正文 第1315章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之机械时代正文 第1315章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魔法师对上牧师。

    一般而言魔法师拿下胜利的概率会高出很多。很多牧师玩家伤害能力平庸,更偏辅助,对上输出职业,能够自保下来就说明技术不错。

    想要打赢魔法师,正常来说因为职业克制很少能够正面打赢。不过,像棒棒糖这种暴力牧师就不一定了。他们这类打法,对任何职业来说都很难缠。

    比任何职业都磨人。

    除非是职业特性压制,比如机械师和盗贼的灵活,会玩的玩家就能把暴力牧师压得很死。但是这种情况不是绝对。

    宁缺对上棒棒糖,这是两人第二次正面对上。第一次是卡兰斯的竞技赛,那场比赛棒棒糖因为自己预判错误,输给了宁缺。自那后,两人没有一次交手。

    这次,谁输谁赢都是未知数。零柳柳是一个弓箭手,听到棒棒糖的话心中燃起怒火,心想算什么东西。

    别人称她第一牧师,还不是因为美化过的脸加的分。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当下抬起弓箭对着棒棒糖射出一支利箭,速度很快,可是比起执酒和狸猫,差得太多了。

    棒棒糖甚至只需要瞟一眼,不用仔细分辨,就能判出弓箭轨迹,直直朝她而来,没有一点技术含量。

    这不是普通攻击。

    而是带着成倍的蓄力攻击,棒棒糖轻松一避,权杖在手中闪烁,一道技能打出。

    零柳柳对宁缺道:“退。”

    她想往右侧退,宁缺拉着她一把扯了过来,两人往左侧退了几步,那技能落在零柳柳想要退的地方,笼罩了三码范围。

    零柳柳靠着宁缺的胸膛,看着那处有一瞬愣神,很快反应过来,红着脸拉开和宁缺的距离。

    宁缺含笑看棒棒糖却是对零柳柳说道:“你的身体动作太明显,对上她,可不要打得那么直白。”

    零柳柳拿着弓箭,羞红了脸。

    棒棒糖嘴角扯出冷笑,权杖翻动,几道光芒相继打出落在了两人所在,光芒打来并不是瞬间,牧师的攻击速度再如何都不可能那么高。

    两三秒的落地时间,足以让玩家进行预判。宁缺翻滚避开一招而后又是走位侧身避开,零柳柳给自己一个护盾,再之后走位躲开。她虽然才一百四十级但也是有技术的,没有技术如何能进的了屠城。

    躲避时她朝棒棒糖所在处射出一箭,箭尾带着橙色光芒,因为射速拉出长距像极了尾巴。

    棒棒糖知道是什么技能。

    没有退后而是在对方弓箭要落时一个翻滚向前同时又护盾套身,宁缺技能被免疫。

    棒棒糖拉近了距离,给自己上了祈福,【速度之力】以及【真言·智慧】。

    下一波宁缺攻击果然如雨滴落而下,大面积铺盖。

    魔法师打牧师,没必要去考虑对方有多少移位技。暴力牧师,走位只是一个因素但不是主要的,如果处境不允许走位,他们就会以血量来耗对手。

    他们依赖的是与战士差不多的血量,攻击则由增益技来堆积,很少会有牧师打爆发。

    棒棒糖早有预料宁缺会趁着这个机会下攻击。她被淹没在酷炫特效的技能之下,零柳柳没有欢呼,但眉间掩盖不了喜悦,抬起弓箭一道【擎天蔽日】直接落下。

    烟尘弥漫间,一道光束直接落在零柳柳身上,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宁缺面上吃惊,只因零柳柳血量顿时去了半血。

    棒棒糖这伤害太过了。

    到底如何做到?

    零柳柳也变了脸色,想要动,可是因为技能带有被动震慑两秒,棒棒糖下一招紧随,宁缺顶盾替她挡下这击。

    零柳柳状态恢复后,感激又带着异常情绪的看着宁缺。

    “你回血。”

    宁缺低声,“我抗一波,后面我们两个输出,一旦我控制住她,有什么技能就放。”

    棒棒糖是暴力牧师中的王者。

    如果不能一波杀了她,他们就能被她耗到没蓝没血。野区里强p,敌人会给自己时回蓝回血?

    牧师的消耗时间取决于蓝条的多长。

    如果蓝条总量比他们多,那么就认栽吧。暴力牧师并不是没有弱点,有的牧师并不能做到像棒棒糖这般,在攻击起来的时候防御也在。

    很多暴力牧师是堆血量以及攻击的。

    蓝条只需要找顶配的戒指和项链就能足够他们挥霍,耗死别人。

    棒棒糖的装备镶嵌十颗顶配的【坚韧之石】是基础。她那把永生之杖,是魔法书记载里,当下牧师最强的英雄系列权杖。

    北溪为了培养她,什么好东西都会给棒棒糖寻来,并且亲自为她打造。所有,棒棒糖的装备都是图纸打造而来,并带有其他人没有的额外的百分之五的属性加成。

    棒棒糖的装备加上她的操作意识,造就如今机械时代的第一暴牧,也是北溪的专属牧师。

    她既能预判北溪走位,必定有过人的预判意识,棒棒糖攻击十有九必中。

    说话间身后有凛冽的寒风,宁缺蓦地回身权杖重重敲地,护罩自权杖顶端形成,将棒棒糖攻击抵挡向两边分散。

    棒棒糖权杖祭过头顶,宁缺表情一变,这个时候用禁咒?

    棒棒糖身边萦绕流动的光线,形如蛋状将她包裹。金色的光芒透着令人心中不安的威慑力,零柳柳不知那是什么技能,看着又不像是禁咒的动静。

    她在宁缺背后低声问道:“这是什么?”

    “你还有盾么?”宁缺答非所问。

    零柳柳抿唇,“还有一个。”

    “那提速带盾退开。”

    宁缺落了这么一句就在这时蓦地一撤护罩,一个逃生随机传送开,回身朝棒棒糖那边打出一个技能,但是晚了。零柳柳有些不解,反应慢了一秒,只是一秒,退开带盾。可是仍旧没有来得及出攻击范围。

    盾裂,大半伤害落在她的身上,残血只余百分之三。

    零柳柳惨白着脸。

    退后拿出血药,宁缺上去掩护,棒棒糖不给反应,眼神一扫预判宁缺走位,一道技能想要逼他退开,宁缺反倒迎上,硬生生抗下这道技能。

    零柳柳血量瞬间恢复,宁缺丢了百分之二十的血。宁缺防御不低,对上棒棒糖,还能被她打那么多血,总归是因为他是脆皮。同等级装备下,棒棒糖若是打兵王,一招肯定带不走那么多得盾。

    血量堪比战士或者比战士高,针对的是大多数,而不是绝对。

    棒棒糖有一瞬的怔住。

    因为宁缺的行为,不在她的预料之内。她以为这人是无情冷血的…没有想到有那么一天,会看见这人为了一个人以身挡技能。

    很快回神,棒棒糖垂下眼眸掩去涌上的情绪。

    回上血了又怎么样?

    棒棒糖为自己上了状态,而后权杖再度脱手,橙色的火球在权杖四周飞舞,棒棒糖视线定格在宁缺身上。

    那人与她相对,看出了她此时的情绪,握紧了权杖。

    他这一战必须赢,但是赢的概率对半。现在在这野区里时刻都有玩家来往,他若要认真与棒棒糖打,半个小时两个人都不一定能分出胜负。

    太过浪费时间,并且其他玩家若看见他们在这里火拼,明日传出,又会将屠城与机械时代的矛盾推到前面。

    “你还有盾么?”

    或者说还有血量替那女人抵挡么。

    棒棒糖技能轰出,宁缺带着零柳柳退。勉强在技能边缘,金色的火焰溅到他们身上,带走一点血量。

    零柳柳自身本就可以自己走位,但是实话实说,零柳柳打不赢棒棒糖,她的走位都能被棒棒糖轻松预判出来。

    棒棒糖做了北溪御用牧师那么久,早就被北溪磨砺出了一身本事。不说零柳柳等级比棒棒糖低那么多,装备就比不上,技术……或许是有的,可是零柳柳毕竟不是专业竞技的玩家。

    竞技赛里她都没有排行。

    技术上没有任何比较性,她在这里,打不动棒棒糖不说,还能拖宁缺的后腿。但是宁缺不能赶她走。

    甚至要动用一切办法护下她。

    要么棒棒糖死,要么他死。或者,棒棒糖越过他强杀了零柳柳。

    零柳柳若被强杀,宁缺在屠城的位置就会比较尴尬。而他能做的,就是让零柳柳知道,他是在用尽办法保护她。

    两人避开,棒棒糖技能紧接着又落。宁缺回身打了一个伤害反弹,棒棒糖看得冷笑,护盾在手,一招范围技落,笼罩两人。

    她不曾想有一天宁缺会为了这么一个人,如此仓皇的打出了反弹这种技能,何其狼狈。

    棒棒糖只觉得刺目与讽刺。

    宁缺在机械时代时,第一魔法师的位置是他的。他可以在任何人面前高傲自大,也无人敢指责他一句不是。

    他可以目中无人,不会为了任何人放下身段,更用不着去保护谁。

    如今,宁缺这样。

    棒棒糖连最后一丝感情也被他磨灭。

    不再留情。

    永生之杖的【虚无之魂】甩了出来,三道人影围住了两人,宁缺攻击,发现攻击被吞噬。

    棒棒糖权杖脱手,吟唱了起来。

    脚下的魔法阵越发扩大,直接把他们两人都包围住。宁缺蹙眉,拉着零柳柳沉声道:“这招禁咒谁都逃不了,你用技能脱离战场,到前面等我。我想办法抗下,后面跟你回合。”

    “不行,我陪着你。”零柳柳咬唇,“我不会丢下你。”

    棒棒糖冷冷道:“两人一起死吧。”

    “走。”宁缺沉声,语气不容置疑。“我摆平她,你必须活着,别让我白死。”

    零柳柳红了眼眶。看着棒棒糖恶狠狠瞪了一眼,随即技能一扔下一秒直接化作一只火鸟扑往前方。

    棒棒糖技能落,零柳柳回头只看见宁缺以身殉技。身上闪烁着蓝色对的光芒。

    零柳柳感受到身后的追击,一股脑往前方跑,她要去喊人,让棒棒糖不得好死!

    待人完全离开。

    棒棒糖握着权杖慢慢回身。

    地上狼狈的男人撑着双手静静地看着她,半晌,棒棒糖权杖聚集光芒。

    宁缺盘坐着,仰头含笑看她,“你舍得杀我么?”

    棒棒糖轻声一笑,“你以为我打偏技能只是不愿意杀你?”

    “要不然呢?”

    棒棒糖俯视他,“我只是想要你一个回答。”走到宁缺跟前,弯腰盯着他,棒棒糖轻声却一字一句问道:“背叛公会,可是你自愿的选择?”

    宁缺被她一双橙色的眼眸看得晃了神,下意识拉着手用力一扯,棒棒糖一瞬惊慌,天翻地覆。

    宁缺压着她,眉眼都在笑。

    “糖糖,许久不见可是想念我?”

    棒棒糖讥笑,“你算什么。我都有男朋友了,为什么还会去惦记你。”

    宁缺低下头,棒棒糖蹙眉想要挣扎,幸而宁缺没有继续下一步动作,两人呼吸交融,棒棒糖恍惚间听到他似乎喃了一句,“我想你。”

    再回神过来时,宁缺仍旧带着一张假面,笑得虚伪。

    “技术有长进了。”

    棒棒糖抬脚要往他身上踢去,吓得宁缺赶紧翻滚避开,棒棒糖从地上起来拍着身上的灰尘,冷笑看他。

    宁缺翻身坐起,看着她带着莫名的自信。“你心里还有我的位置,你还喜欢我。”

    不是疑问而是笃定的陈述。

    棒棒糖静静望着他。

    看得宁缺逐渐收敛了笑容,他慢慢起身,拍着身上的灰尘不再言语。往日,棒棒糖还会反驳。

    如今一字未发,他该如何猜测心思。想起之前所做,该伤心的已经伤透心了。他自己做的太绝,谁会原谅。

    棒棒糖背过身声音轻飘飘传入他的耳朵,“我一直以为你就算不会认真喜欢我,也不可能离开公会。”

    “是我高估了机械时代在你心里的位置,你到底还是一个薄凉的人。”

    宁缺闻言,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笑。是了,他就是一个无情无义,冷血残酷的人。认清就好了,离他远远自然更好,省得他在屠城呆的尴尬。

    棒棒糖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前方。

    握紧了权杖。

    “宁缺,你自己保重。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不要死。”

    宁缺猛地一震,抬头看向回身举杖的棒棒糖。

    大步上前将人紧紧拥入怀中,用尽力气。

    “我会离你远远的,让你再也看不见,摸不着。所以,你别死。”棒棒糖左手抓着他的衣襟,颤着音说出了这番话。

    最终,圣洁的光辉将他淹没。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之机械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之机械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之机械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