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 暗查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新壶中天正文 第33章 暗查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叶相死了!

    或许对于叶相来说,来大瑜国之时他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叶相一直都明白,依照阴山鬼蜮那养蛊的脾气,叶相大弟子的身份只是一时的,他死了,阴山鬼蜮很快便会冒出来一个新的大弟子来。

    毕竟大弟子只是大弟子,而那个不会轻易露面的大师兄,却是永远的大师兄。

    轻轻合上叶相圆睁着的双眼,陈元九陷入了沉思,他的内心里始终盘旋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刚才叶相说的话。

    一个女人……还有青衣人?

    不知是否自己过于敏感,陈元九听到叶相说到青衣人时,内心突地一跳。

    世间青衣人不知凡几,可陈元九莫名其妙的就想到了一个人。如果没有那个青衣人,自己也不会走到这里。

    可这个人,太神秘了!

    但直觉归直觉,对于“青衣人”,陈元九思考了半天发觉找不到一点线索。同样没有线索的,还有叶相说的那个女人,幻魔宗的人!

    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骗得了在阴暗环境之中成长起来的叶相?

    骗了他,也骗了自己,更骗了所有的人。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陈元九相信叶相死前的话并不是谎言,所以他心里愈发沉重起来。

    齐漱石的死让陈元九措手不及,内心伤痛不比任何人少,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齐漱石不止是灵葫派的长老,更是大瑜国国师,是大瑜国的中流砥柱。

    所以如果幻魔宗是幕后凶手,那他们刺杀这个慈祥老人的行为,可能并非只是因为他们与灵葫派的恩怨,陈元九隐隐觉得,幻魔宗有更大的图谋!

    至于那个风雨亭,只是千城国控制的的一个世俗势力,与灵葫派、幻魔宗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甚至连阴山鬼蜮都比不上。

    虽然千城国一再的把风雨亭与灵葫派、幻魔宗相提并论,可实际上,风雨亭只是一个松散的组织,里面或许有一些修行之人,但那也仅仅只是一些散修,绝非是国师的对手,更不敢得罪灵葫派。

    风雨亭,只是幻魔宗的一枚棋子!

    叶相死了,阴山鬼蜮的人也都死了,可并不代表线索就断了!要知道跟随着叶相来的人里面,还有安息国的使者!

    安息国和大瑜国世代对立,征战了数百年,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咄咄逼人,这里面如果仅仅凭借阴山鬼蜮的支持,陈元九觉得有些牵强,以前的阴山鬼蜮什么时候没有支持过安息国呢?

    陈元九相信,有些阴谋似乎隐藏在阴影之中,他有必要为了齐长老而查清楚。

    陈元九悄悄走出了驿馆,向着安息国使者的驻地走去!

    “快点,快点,都快点给我收拾!”

    安息国特使的神态慌张的催促着众人,而后又问了一下身边的人,“派去找叶仙师的人回来了么?”

    “启禀大人,还没回来!”一个小厮急忙回答。

    “等回来,马上来禀告!”安息国特使抚着自己的胡须,慌张之中一时不注意,竟然拽下来几根,疼的脸皮一抖,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安息国的驻地早已经是人心惶惶,要知道大瑜国国师死亡这件事,太过重大了,然后灵葫派的大师兄横空出世,阴山鬼蜮注定要承受这种怒火!

    前几天安息国特使还因为得到了准确的情报,洞悉大瑜国的一切部署和安排,在加阴山鬼蜮的大弟子在国宴之上威风凛凛,气势汹汹的压迫大瑜国皇帝,因此有点有恃无恐。可片刻之后,却又发生了如此剧变!

    世事难料,谁说的清楚?

    安息国的特使在自己的房间内走来走去,根本就停不下来!

    “怎么,特使大人这么害怕么?”陈元九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安息国特使的房间内,冷冷的问道,“你在害怕什么?”

    安息国特使正想要喊人,眼前一闪,一柄长剑的剑尖正落在自己的喉咙处,吓得额头瞬间就冒出了冷汗,连连摆手,示意自己不敢反抗,甚至压低了声音,“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小人这不是担心自己的小命么?现在局势这么乱,连齐……国师都……”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怕的不是这个!”陈元九紧紧的盯着安息国特使,不放过任何的神情变幻。

    安息国特使没有说话。

    陈元九当然知道既然这个人能作为安息国的特使,那么定然有出众之处,也定然不会轻易向自己说出真相。

    “叶相死了,阴山鬼蜮的弟子全都死了!”陈元九望着安息国特使的眼睛,缓缓的说道。

    慌张,恐惧,以及悔恨……

    一瞬间,陈元九在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了诸多的神情,生死关头,没有人会不恐惧。

    相对于叶相来说,他安息国特使更是不值一提。

    “你们在大瑜国的依仗,似乎当不了靠山啊!”

    陈元九依旧不紧不慢的用语言打压着对方的气势,顺便用自己手里的长剑告诉他,死亡无处不在!

    剑尖微微的晃动,冰冷冷的剑锋让安息国特使的脖子一凉,微微一疼,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脖颈处渗出丝丝血珠!

    “上仙,上仙,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安息国特使的脸色变得煞白,那剑锋的煞气已经开始侵蚀到他的肌体之内,如果不是他强忍着,不敢哆嗦,恐怕自己脖颈此时就已经会血流如注。

    那种死状,他见过,很残酷!

    短时间死不了,可血液却一点点流干……

    “齐长老待我恩重如山,可他现在死了,我只想知道你们安息国有没有参与其中!”陈元九沉重的问道。

    安息国特使一听这个问题,心情一松,急忙摆摆手说道,“我们不傻,齐国师乃是大瑜国的中流砥柱,我们来这里不是真的为了战争,而是为了能趁机捞点好处,这种时候我们怎么敢……”

    “那大瑜国内跟你们接头的女人是谁?”

    陈元九没有去听他的解释,反而是在这个时候忽然打断他的话,直接问道关键的问题!

    “那个女人是……”

    安息国特使心神松懈之下,竟然顺口就差点说出来,但只是半句话,便硬生生的闭口,有点惊慌的看着陈元九!

    “是不是很惊讶我知道……”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新壶中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新壶中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新壶中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