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采花大盗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特工王妃不好惹正文 第3章 采花大盗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钟锦春扶着楚俏回了栖鸾殿,一路上倒也安安分分,楚俏问什么她便答什么,既不多嘴也不隐瞒,显得格外乖顺。

    至于她此番投靠楚俏图谋的是什么,她没开口提,楚俏便也不问,毕竟俗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

    打发走钟锦春,楚俏便着人备热汤沐浴。

    屏风后升起袅袅腾腾的云雾,殷红的花瓣随波飘荡。楚俏慢慢解开衣衫,雪白的肌肤将将暴露在空气中便被热浪烧的粉红。

    她踏入木桶之中,那日从登天楼跌落时留下的大大小小的伤疤还未痊愈,此时沾着热水隐隐犯痛,她咬着牙,将整个身子浸入水中。

    楚娇啊楚娇,这些伤痛迟早有一天她会百倍千倍的奉还!

    青萝捧了一把皂荚来搁在案上,欢欢喜喜的道:“王妃,奴婢替你搓背吧。”

    楚俏摆摆手道:“不必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可是王妃从前最喜欢奴婢......”青萝待要辩解两句,却被楚俏一个眼刀吓得立马噤了声,乖乖退了出去。

    伤口的疼痛感渐渐退去,热流沁透四肢百骸,让楚俏紧绷的身子渐渐放松下来。她将头枕在木桶边缘,合上眼,努力构思自己这一世的美好蓝图。

    忽然,她觉得背后一凉。有人在她的身后,不超过五步的距离。

    这是杀手的直觉,前世她就是凭着这种直觉和本能才无数次的化险为夷。

    这人绝不是栖鸾宫的人,纵使她此时没有刻意防备,但能悄无声息近她身的人这世上怕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楚俏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握住手巾转身向后抡去。这手巾吸足了水,恍若鞭子一般横扫过去,劲道绝对不小,却被人轻轻松松接住了。

    “呵,王妃好大的脾性。”男子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在空荡的房间里荡漾开来。

    飞溅的水花扑熄了烛光,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楚俏勉强能瞧清他穿着一身绛紫色的锦袍,腰间悬着一块上好的玉佩。夜半三更闯人家闺房,除了采花大盗还能是什么?看她怎么收拾这个人渣。

    楚俏当机立断弃了手巾,随手抓起一把皂荚冲他脸上扔去,冷笑道:“知道本妃的身份还敢闯进来,不要命了?”

    趁他偏头躲避的功夫,楚俏连忙从水中起身披上一件外袍。

    澹台云瀚眉头一皱,隐约有些怒意。这个女人居然敢砸他的脸?他将手巾仍回水里,三两步逼上前:“怎么,孤来看看王妃还需要提前禀报一声?”

    “少废话!”楚俏满心计划着如何用这具力气不足的身子将他打趴下,一时竟未注意他的话,先发制人一记扫堂腿。

    地上满是水迹本就有些打滑,加之澹台云瀚怎么也想不要楚俏居然变本加厉,一时不防竟让她得手了。好在他反应快扶住了木桶,这才不至于跌倒在地。

    楚俏见一击无效,并掌作刃又是一记手刀照着澹台云瀚脑门劈去,却被他一把扣住手腕。

    楚俏岂甘就此服输,屈右膝直抵他命门。

    澹台云瀚面色一黑,使了三分劲道便轻轻松松将楚俏抵在墙上动弹不得。他一手扣住楚俏两只手腕,一手抬起楚俏的右腿,一时间竟有些好奇,这具看上去不堪一击的身子怎会有如此大的爆发力?从前怯懦胆小的楚俏今儿怎敢对他动手?

    楚俏敏感的发觉他二人此时的状态十分暧昧,更加断定了他是采花贼的念头。打肯定是打不过了,毕竟这具身体实在太过羸弱,如今看来唯有智取。

    虽是大难当头,她却意外的平静,望着澹台云瀚的双眼道:“你现在放开我还来得及,出了栖鸾殿王府上下数百朵鲜花任君采撷。如若不然,我现在就将侍卫引来。栖鸾殿外统共有十二名侍卫,纵使你武功高强也插翅难逃!”

    她这意思竟是将他当成采花贼了?澹台云瀚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他贴近楚俏的脸蛋儿,眼神直直看尽楚俏眼底,声音带了些许警告意味:“女人,你看清楚我是谁?”

    楚俏皱着眉头嫌恶的别开脸,冷声道:“我管你是谁,我数三声你若不放开我就叫了!三.......二......一......”

    这女人,是真瞎还是从未将自己放在眼里?澹台云瀚怒火中烧,掌心微紧,几欲将楚俏的手腕生生捏碎。

    不过这事委实怪不得楚俏。从前澹台云瀚就不待见她怯懦的性子,成婚多年来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加之楚俏刚刚穿越过来,有些记忆还很模糊,又先入为主的认为澹台云瀚是采花贼,所以当真没能将他和自己的夫君对上号。

    楚俏吃痛倒吸一口凉气,心一横,张嘴咬住澹台云瀚的脖颈。尖锐的牙齿刺破温热的肌肤,一丝丝血腥气在她口中蔓延开来。

    开玩笑,若是真让外人瞧见了她同一个陌生男子共处一室、衣冠不整,她这个本就不受宠的王妃岂还有活路?面子什么的虽然重要,但是和命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她好不容易才又活一次,才不要这么窝窝囊囊不明不白的就死了。

    澹台云瀚吃痛,剑眉拧作一团乱麻,他松开楚俏的手腕,两指钳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松口,继而狠狠往边上一甩。

    楚俏脚下一滑,跌坐在地。她鹅蛋脸如剥壳的鸡蛋一般光滑细腻,远山眉微微蹙起,杏仁眼里掩藏着怒意,染了鲜血的朱唇愈发鲜艳欲滴。宽大的外袍在放在的争斗中滑落了一半,露出圆润的肩头和精致的锁骨......澹台云瀚怒气未消,腹中又起邪火,他从前怎么没发现呢,自己的王妃竟然也是个如此诱人的尤物。

    澹台云瀚抚上脖颈,意料之中瞧见一手猩红。他目光愈发阴鸷,一步步逼近楚俏。

    他的目光太具有侵犯性,让楚俏十分反感。她将衣袍拢的紧了些,后背抵着墙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右手悄悄握住地上舀水的木勺。

    眼见澹台云瀚越靠越近,千钧一发之际,门外忽然传来叩门声。

    “王妃你没事吧?”原来是在殿外候着的青萝闻声赶来了。

    澹台云瀚的脚步戛然止住。他本是听闻楚俏今日醒了,还将李氏打晕了,心生好奇才来瞧一眼,并未叫任何人知晓,而是悄悄潜入栖鸾殿的,如今自然不能让人看见。

    “女人,你给孤记住——”澹台云瀚抹了一把脖子上的血迹,“来日定会百倍奉还。”说罢振袖转身,自窗口纵越而去。

    楚俏甩了甩酸痛的手腕,望着澹台云瀚的背影陷入沉思。还要再来?这个采花贼还真是不死心啊。看来她这几日得加紧锻炼了,若是能恢复从前一半的体力也不至于像今日这般毫无还手之力了,她仰天长叹。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特工王妃不好惹》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特工王妃不好惹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特工王妃不好惹》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