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63章 逆天而行,行路难!(3)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正文 第2363章 逆天而行,行路难!(3)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娘亲还给我们吧我们保证,不乱用的”

    宝宝腆着一张精致的小脸,萌萌哒的讨好

    眼巴眼望啊

    没有储物袋,没有宝贝傍身,她们都不敢肆无忌惮的闯祸了啦

    “哼如果你们乱用,娘亲就收回来记住了”顾长生闻言,冷哼了一声道。

    女儿毕竟是自己生的,顾长生还能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

    但是,也正是因为是亲生的,所以,顾长生哪怕是知道这储物袋中的宝贝是宝宝和贝贝闯祸的底气,顾长生到底是不肯不换给他们

    万一她们遇到了危险,又没有兵器宝贝傍身,那顾长生才是没地儿哭去呢

    所以

    有的时候,爱是不会挂在嘴上的,就像顾长生,她其实真的很疼爱自己这一双女儿的,只是,这一双女儿着实有点儿让人不省心,顾长生这个当娘的,都不得不变成母老虎了

    各中心酸,也就只有顾长生自己能够体会了

    宝宝和贝贝听到这话,哪里有不顺着杆子往上爬的道理,当即伸着肉嘟嘟的小爪子,一把就将各自的储物袋给抢了回去,低头,打开储物袋检查了一番

    看到里面堆积如山的宝贝并没有减少

    宝宝和贝贝当即面面相觑,无声的笑了

    宝贝回来了

    底气倍儿足啊

    又可以肆无忌惮的闯祸了啦

    “你俩,可给我仔细点儿,莫要忘了娘亲之前说过的话”顾长生看着自家女儿那样的神情,顿时觉得头都打了,扶额,道。

    这可真是,让人操碎了心啊

    “知道的我们知道的呢娘亲,你就放心好了”宝宝作为两个小孩子的代言人,闻言当即拍着小胸口保证道。

    “呵呵”顾长生闻言,只能呵呵一笑,自家女儿是个什么性子,她还能不知道吗

    嘴上保证的很好很好的,一直都是这样的呢,但是呢

    真要是遇到了闯祸的契机,这俩熊孩子,那也是毫不犹豫,一往无前的

    什么保证啊什么的,分分钟就忘到天边去了,怎么可能还记得其他

    “这次,娘亲是真的没有跟你们开玩笑,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娘亲此来目的非比寻常,本是逆天而行,逆天而行,行路难,你们两个可都仔细一点儿,莫要被天道桎梏,平白的伤害到了自己”

    顾长生扶着额头,再一次的强调

    身上流淌着祖神血脉,没有人比顾长生更加清楚明白的知道,有些事情,做起来的难度

    就比如,她想要复生自己的母尊,这本就是逆天而行之事,逆天而行,哪里有这么容易的

    难不成,你还真的当天道是摆设吗

    天道那玩意儿,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是,却拥有着让人无可撼动的力量,顾长生能够清楚明白的感觉到,她们现在所遭遇的一切,仿佛都是冥冥之中的注定,而这份注定,不知不觉间,都让自己在这天外天的路,更加艰辛

    就比如眼前自家这一双女儿吧,若非是她们随着自己来到了这里,顾长生哪里用在天外天耽搁这么许久的时间,等待着女儿长大

    这也是上天的注定,不是吗

    这么想着,顾长生的神情少不得就凝重了起来

    行路难

    行路难啊

    难比上青天有没有

    顾长生这厢不胜唏嘘,可是宝宝和贝贝却跟没事儿人似得

    毕竟年纪小,知道了真相,也只是知道了而已,能不给顾长生这个当娘的使绊子,也已经是很不错的事情了,你不能肖想他们有大人的思维,毕竟,他们年纪小,只需要有无忧无虑的童年就够了

    顾长生看着自家女儿那童稚天真的小模样,全然沉浸在储物袋回归的欣喜之中,仿佛丝毫没有被自己的身世打击到的样子,顿觉

    特么的,很是苍白无力啊有没有

    自家这双孩子,心咋就这么大呢

    难道,自己不是人,而是魔神这样的消息,都不够让他们惊艳一把的吗

    竟然,只是初初知道,稍微震惊了那么一下下,就没有反应了

    挫败感

    十足的挫败感

    顾长生这个当娘的,顿时就觉得自己当的好失败的样子,还不如自家妖孽,让自家这一双女儿来的期待感强烈呢

    哎

    这还没有找到自家妖孽呢,她这个当娘的,眼瞧着就要失宠的样子,虽然,她原本也没有狠受宠过

    这种感觉,真心

    凉凉的呢

    “哈哈,贝贝,等我们去了帝都,我们就去找父王好不好”

    “”贝贝沉默。

    “娘亲总是瞻前顾后的,太无趣了,我们自己去找,来的比较快”宝宝兴致勃勃,“我们有这么多宝贝,我们这么腻害,帝国的皇宫还能拦得住我们吗我们去找到父王,直接告诉他,我们就是他的孩子,贝贝你说,父王会不会很惊喜”

    “”贝贝闻言,继续沉默,只是,瞄了宝宝一眼,那一眼之中

    很是富有深意

    活像是在看一个小傻子样的

    一旁的顾长生闻言,嘴角忍不住的一抽

    尼玛

    亏得自家宝宝还这么兴高采烈,还说自家妖孽会不会惊喜

    惊喜你个球啊

    失去了记忆,根本就不记得前尘过往,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双女儿,自家妖孽惊喜那肯定是没有的,惊悚倒是少不了的

    不过,看见自家女儿这么有兴趣的样子,顾长生也不打算戳破她的美梦了

    美梦什么的,就是用来做的

    自家宝宝端是太小瞧帝国的皇宫了,还真当自己天下无敌,能够在帝国皇宫之中如履平地呢

    也是想太多

    就让她继续做梦吧,反正,顾长生是不会让他们遇到危险也就是了

    这几日,顾长生将自家放逐在庄子上的女儿,终于接了回来,而宝宝和贝贝,体验过了一番辛苦的自力更生之后,就算是依旧傲娇吧,但是,到底是接地气了许多,看到庄子上有老爷爷背东西什么的,宝宝和贝贝也不会再嫌弃他们身上脏乱了,反而会上前去帮忙

    这让顾长生很是欣慰,颇有一副教女有方的样子

    然而

    这庄子的平静,终是没有平静太久,或许是冥冥之中注定,顾长生这才回来不足一月的时间,帝都那边就已经传来了消息

    这一日,顾长生坐在庄主的院落里,看着传到了自己手中的信笺,复又垂眸,看向那站在下首位置,明显有些坐立不安的年轻小伙子,凤眸之中,满是若有所思之色

    “这信笺,是谁让你传来给我的”

    顾长生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

    这信笺之上,别的倒是没有多写,只是提醒自己,不日之后,帝都顾相府即将来人,接自己回去,而自己,不论如何,都要搪塞过去,千万不要跟着来人回去

    那言辞之间,仿佛隐约在提点自己,若是自己跟着来人回去帝都,肯定会遇到不测和风险一般

    “这个这个小的也不知道啊,小的只是帝都街头的卖花郎,是有一个穿着很是体面的老嬷嬷,将这个信笺交给了我,还给了我很多很多的银子,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信笺,送到你的手中”那年轻的小伙子,一脸憨厚,脚上的鞋子都已经磨破了,看了一眼顾长生的长相,就再也不敢抬头了

    好美

    好美的女子

    卖花郎活了这么就,游街串巷,也算是见过不少人,可是,却从没有见过一个女子,竟然能够长得如此貌美

    美的让人窒息,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仿佛多看一眼,都是亵渎一般

    “卖花郎走街串巷,脚程颇快,找上你,那老嬷嬷倒是很有眼光,只是,你既然收了她的银子,又何必如此不辞劳苦的跑上一趟”顾长生闻言,垂眸,奕奕然的开口道,“要知道,你就算是昧了那银子去,并不曾到这里传信,她也未必能够在找得到你”

    一个老嬷嬷

    还能传出顾相府的消息,如此藏头露尾给自己通风报信,甚至,连顾相府的下人都不敢用,可见,行事的小心谨慎,如此,这银子给了,这信能不能传到她的手中,还真未可知,但是

    这信,终究是传到了自己的手中

    “怎么可以那样俺走街串巷卖了的花钿,可是俺做的都是良心买卖,收了人家的银钱,自然要完成人家的交代,只是这一路真的太长了,我一路之上未曾停留休息,还走了这许多日,不知道这信送来的是不是晚了,有没有耽误事情”卖花郎闻言,当即摸着脑袋,一脸憨厚的道。

    “不晚”顾长生闻言,当即勾唇轻笑了起来,看着下站的这个憨厚的小伙子,心底,不由得喜欢,想了想,道,“这信笺传来的不晚,也不曾耽搁事情,你如此忠厚,注重信用,倒是颇得我的欢心,我且问你,你的家中,还有何人”

    “俺我的家中没人了啊,我本是乞儿,在路边行乞,攒了一些银钱,才做起了卖花郎,我连名字都没有,哪里有家啊,不过,我收了那老嬷嬷的许多银钱,应该可以买上二分地,可以有个家了”卖花郎闻言,很是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大户人家,一般对他们这种出身微贱的人,都很是不屑一顾的,这一点,卖花郎已经见过太多了

    毕竟走街串巷卖花,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干的,他也是受过不少冷眼,曾被无限驱逐过的

    而顾长生,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些

    看着眼前这个憨厚老实的小伙子,嘴角勾勒的弧度,逐渐加大,缓缓的收起了那信笺道,“能够走街串巷,游走在帝都权贵门庭间,受得住冷眼,八面玲珑,还能让那托你传信之人信赖有加,看起来,你的品性,毋庸置疑”

    顾长生看人素来有她自己的准则,而这个小伙子,在她即将前往京都之时,入了她的眼,也算是一场缘分

    “呵呵小姐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卖花郎闻言,当即挠着头道,那憨厚的脸上,已经是一片嫣红。

    这小姐不光人长得貌美,而且,还一点儿都没有权贵人家小姐的架子,卖花郎真的是很喜欢呢,只是,他终是出身微贱,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我如此夸赞与你,那是因为你当的起我的夸赞”顾长生闻言,低笑了一声,道,“小花郎,你可知道,你为我传这封信的危险有些银钱,不是那么好挣的,尤其是大户人家的银钱,权贵门厅是非多,你走街串巷,应该有所听闻”

    “这个”卖花郎闻言,当即踟蹰了起来,最后,偷瞄了顾长生一眼,还是咬牙道,“不是都说富贵险中求吗而且那老嬷嬷告诉我,事关你的性命,我这才答应来送信的,能够拜托到我这路人眼前,那老嬷嬷定然已是无计可施,我若是不帮忙传信,就会害了人的性命,我不能那么做”

    卖花郎说这话的时候,可谓是情真意切,那憨厚的脸上,满是真挚之色

    顾长生闻言,更是凤眸之中,满是慈爱的摇了摇头,“一颗忍心,玲珑剔透,纵然出身差了些,但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为我传信,你离开庄园以后,就陷入了险境,你若是不嫌弃,就留在我身边吧”

    顾长生这话,当即让那卖花郎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小姐你说的,是真的”

    他以为,他收了银钱,冒险来送这一趟信之后,命运如何,就只看天意了

    能不能消受那些银钱,也只看自己的命了

    没想到,这个美到极致的女子,却说让自己跟着她

    “当然是真的或许你曾听过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顾长生”顾长生闻言,斜依在座椅之上,神情散漫,缓缓开口道

    这卖花郎走街串巷,认识的人定然很多,而自己,曾经也是名噪一时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