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韶华朝歌正文 第一章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凤阙皇宫内,一枝极为突出的白梅花悄悄探入了窗内。

    “水瓷,孤立你为太女好不好?”榻上,一名白发女子身着白衣金纹袍,怀中抱着一个金布包,眉目间尽是悲痛,虽说如此,但却无法影响她那举世无双的美貌,那风华绝代的面庞添了几缕疲倦和憔悴,殿內挂满了白绫,一阵风吹过,白绫飘拂,加之那侍女低低的哭泣声,愈加显得殿內那阴沉的悲伤。

    琦绣自小跟着妃君颜,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对她的主子自然是十分了解的,也看见了主子失去了王后是何等的悲痛欲绝,不禁取了帕子擦泪,“主子,别太伤心了,王后是个好人,定能投胎到一个好人家,来生再与您做夫妻。”话语间透着嘶哑,与那心疼,“主子,你可千万要撑住,您是这凤阙的皇,国家的顶梁柱是您,任何人都可以倒下,唯有主子您不可以倒下,主子的头发,怎地,才一个晚上啊,全白了。”

    妃君颜好看的眸子注视着床上的男子,她的嗓子嘶哑的几乎不能说话,祁宁的死几乎带走了她的活力与生命,如果不是凤皇这个身份束缚着自己,或许现在她就是一缕魂魄,与祁宁一同轮回,她的祈宁,她的一生所爱,为她诞下了皇位继承人,小心的把婴孩放到男子身边,肩上的白发滑落到榻上,如同一只羽翼,美的凄殇。

    外面的哀号声越来越大,侍女们都慌忙地打开殿门跑出去,几滴鲜血溅在白绫上,似红梅点点。

    君颜凭一口气撑着,嘴角忽的勾起一抹笑,悲怆却又动人,昔日她所疼爱子民一个有一个的死去,她却做到了心如止水,她是从未做过明君,还是,从来都是把自己当做一个没有感情的机械?自己仿佛在等一个人,如不是此愿未了,或许她早已离世。忽的,感觉喉间一股腥甜,君颜从怀中拿了一方帕子咳,未等君颜看清咳出的是何物,便收紧了手,目光似痴似迷看着榻上男子。

    “榻上婴孩尚不会说话,更不懂得你的话,你又何必问她?”陆君蝶一身白麻,腰佩白玉环,手中一支玉萧,萧身隐隐有光华流动,纯白的流苏随着她的走动而微微摇晃,与妃君颜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上亦是十分憔悴,眼角处还有红肿。

    “孤愿意,祁宁都走了,你还来做什么?”你若要王位,只管来取,孤在这世上早已没了牵挂,只盼一死。却又想到了令祁宁身体脆弱的毒是陆君蝶下的,如若不然,祈宁又怎么会死,眼中闪过一瞬间的狠厉,“你还嫌害他不够惨么?”君颜从榻前抽出一把宝剑,剑身倒映着妃君颜充满了愤怒的眸子。

    “只是看看他,并无他意。”君蝶的目光看向榻上,如果她不是觊觎王位的话,她就不会下药控制祁宁,更不会把他送到宫里来,如果她那日狠心一点把他的孩子打掉,或许今日她便不会一身白麻来到这里了。自己一身的白麻,即便是小心翼翼不让那些所谓忠臣的雪溅上,却依旧染上了那令人作呕的气味,望向榻上,榻上的男子容貌堪称完美,连妃君颜和陆君蝶都要输他三分,他的面色青白,想来走了挺久的了,那嘴角的一丝满足的笑更让天地为他倾倒,身边的一个用金布包着的女婴正安详的熟睡,仿佛现在发生的所以事情都与她无关。

    “别忘了,他是你的皇姐夫。”君颜一剑刺进君蝶的右臂,穿了过去,血水顺着剑身流下,一滴滴滴在雪白的地毯上,红的刺眼。君蝶松开了剑柄,看着自己妹妹的伤,听到了外面的哀嚎,喃喃道,“为什么不躲开?”是因为愧疚,还是对她这个将死之人的怜悯?

    “还记得十七年前的事么?”君蝶皱皱眉,咬着下唇将剑拔出来,疼得她倒吸一口气,把带血的剑扔在地上,不顾右臂血流如注,“你我那日初见,就在树下。”

    “没错,是凤阙王宫的神树下,那年我十岁,你却有十二,我本该叫你姐姐的,却成了你的姐姐。”很好笑,不是么,因为当年顽皮的自己说要当姐姐,凭着自己太女的身份与母皇的宠爱改变了两人的辈分。君颜陷入了回忆中,“现在想来,那时的时光真好,有你,也有母皇和父后,还有皇姑。还记得吗?太傅曾说过太祖母的话,世上有两个王,一个王能够永远得到权利,却得不到另一个王有的人心,这两个王相互制衡,是绝对不可以打破的。”现在想来,开国女皇真的是有先见之明,提前预言了她和君蝶的未来,注定矛盾,却又相互依存。

    “但有一个例外,”君蝶的伤口血已经止住,冷笑着将地上的剑捡起,“两个王会同时爱上一个人,那个人,只会选择你!”君蝶怒吼着,“凭什么命运如此不公,你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你有的我全都没有!”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你还不知悔改么?你永远看不到在你身边的人,只有当你失去的时候你才懂得珍惜!”可是偏偏是你的不珍惜,我才会拥有那么好的祁宁。君颜转过身背对着君蝶,那瘦弱的双肩不知是怎么担起一个国家的重任。

    “在你夺走祁宁的时候,我就说过,你的王位迟早不保,你明知道祁宁是我心中挚爱。”君蝶顿了顿,眸光闪了闪,“看在你为大凤江山尽心尽力的份上,给你一个君王的尊严。”将剑用金黄的帐子擦拭干净,递给君颜。

    “蝶儿,拜托照顾好瓷儿。”这是我最后的请求,君蝶,或许你不知,早在祁宁临盆之前,他就告诉我,你想要王位,你是我的妹妹,却不是正统皇室,可我又怎么会让你失望,我的王位,早就注定是你的,此生,我有祁宁,足矣。

    君颜缓步走到榻边坐下,抱起女婴,轻轻的耳语几句,最后眷恋的看一眼祁宁的面容,祁宁仿佛有感觉般,微翘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清泪。

    君颜捡起地上的剑,一步一步地跨出了朱红色的大门,唇角的血滴在玉砖上,溅起点点红雨,白发散开,宛如死人。被称之为英雄的勇士们无一人动,她们是她的子民,却背叛了她,不得不说,她是个好君王,她们应给她以敬意。

    轻勾朱唇,一抹不知何意味的笑绽放在君颜脸上,倾尽毕生芳华,却如昙花一现。祁宁,我仿佛看到了你,在那年我们初遇的梨花树下,那年梨花点点,你一身绿衣,迷了我的眼,窃了我的情,我二人在那树下,旁边是我们的孩儿,极美的容颜像极了你,活泼可爱,一家和睦。

    外面的安静令人心惊,但君蝶不为所动,走到榻边,用完好的左手抱起水瓷,“你是君颜的第二个女儿,也是最后一个孩子,长女身上并没有凤皇专有的梅花痕胎记,那就一定是你了。”凤皇,凤凰,那个相传了千年的预言,会是这个孩子么?她只知晓,若没有这个孩子,她将永远打不开凤阙千年的宝藏。

    即便只是个传说,但其可信度的却是极高。开国女皇妃烟月,是千百年难遇的奇女子,当年骑在桃花马上征战四方,在那个动乱的年代,打下了凤阙的大片疆土,在民间,妃烟月就是战神与光明的化身,而关于这个女皇,听闻她的丈夫是从另一个界面过来的强者,从另一个界面带来了一个不可言说的宝藏,而宝藏的钥匙,被妃烟月的丈夫封印在了妃家的血脉里,世世代代,每一个拥有梅花痕的皇女,都会是下一代的女皇。

    坐到榻上,君蝶细细的端详祁宁,如同穿越了流年,透过了时间看到了那个在桃花林里比桃花还美的少年,柔化了她脸上的戾气,轻轻一叹,虽有荣华利禄又如何,没有所爱之人在旁,江山再好,权利再诱人,也不过是飞烟一场罢了,对于一个死了心的女子而言,什么都不再会重要,就像是现在,没了祁宁,她就像是失了灵魂的木偶,过去的雄心勃勃以及得到了王位都不足以令她有半分的热血沸腾。

    祁宁,没有你的江山,我要来何用?可这妃水瓷是妃君颜和你唯一的女儿,我断不会将王位传给妃家的人,也不会亏待了你的女儿的。

    一拂袖,君蝶抱着水瓷走出了大门,环视一周,鲜血染红了白砖,皇宫里尸横遍野,在汇成一条小溪的鲜血中,一缕白色的断发尤为明显,“昏君已死,其女妃水瓷继位,本王身为她的皇姑,代为监国,如新皇昏庸,本王必定大义灭亲,另选人才!”

    “新皇万岁万万岁!辅政王千岁千千岁!”三十万身着红袍的战士们齐齐跪下,呼声震天,陆君蝶闻着空气中的铁锈味,仰望天空,见那白云飘荡,轻叹一气,不知是否为那逝去的佳人。

    那夜,本是夏晚凉风拂,却是雪花飘零,所落之处,片片皆殇,次日破晓照碧瓦,皇宫早已易主。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韶华朝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韶华朝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韶华朝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