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韶华朝歌正文 第四章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王府内阴雨绵绵,淅淅沥沥的让人心烦,却时不时传来男子的哭声。

    古纯痛苦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汗水布满了俊秀的脸庞,陆君蝶在外面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看着那些男子送进去的热水都变成了血水,君蝶愈加焦急,一拂袖,抓住一个男侍,“说,王妃怎么样了!?”

    “回,回王爷,王妃他有些胎位不正。”男侍都快哭了,王爷太吓人了!

    “滚!如果王妃出了什么差错,本王让你们陪葬!”

    又过了几柱香,紫芝才小心翼翼地汇报,“王爷,王妃和小世子都很好。”

    “小世子?!”君蝶气的将茶盏摔在地上,她如今还没有一个女儿,让她怎么把王位传下去?!

    “主子,其实可以…”紫芝贴在君蝶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

    “很好。”君蝶负手而立,“紫芝,王妃这次生了小世子么?”

    紫芝立马心领神会,“当然不是,是小人说错了,是小世女。”

    “很好,赏!”君蝶一笑,便回了御书房批改奏折。

    “谢辅政王赏赐!”紫芝跪在地上,眸中深沉。

    紫川宫,榻上男子正抱着一个婴孩宠溺地吻着,岚铃进来对古纯作了一辑,“王妃,辅政王朝务繁忙,派奴才来看看王妃。”

    “嗯。”古纯淡淡的应了一声,愁苦染上了眉间,她是故意不想来自己这里吗?“她还说了什么?”许是真的太忙了吧,古纯想着,心里也就不那么难受了。

    “王爷还说,王妃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若是泄露了,便是杀头。”岚铃说着,偷偷观察古纯的表情,瞧他面色惨淡,便退下了。

    古纯苦笑,在岚铃退下后,眼泪便顺着脸庞滚落下来,“我苦命的孩儿,你还如此之小,就要在这纠纷中挣扎。”哭泣了一会儿,古纯抬起头,“婵儿,陆子婵,好么?”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不多久,就有人将孩子抱走,古纯只是淡漠的坐着,看着他的孩子离开,此后父子永不相见,即便相见,也要形同路人。

    古纯想着,若他当初答应了母亲入宫为妃,是不是会比现在好得多,他的表哥祁宁虽说年纪轻轻就走了,可他不仅得到了自己妻主的爱慕,更是与凤王同谱了一曲鸳鸯曲,流芳百世,而自己却沦为了生产的工具,他现在好悔好恨。

    想着,再也抵不住身体的疲惫,昏了过去。

    过了十日,水瓷便醒了,舔舔发干的嘴唇,想要起身,被胸前的伤口疼得倒在床上,旁边的妃离缘赶紧上前扶住她。

    “你醒了。”子辰倚在门边,手里端着琉璃盏,里面浅褐色的液体不用说,一定是药。

    “把药端走,我不喝。”水瓷深吸一口气,从床上坐起,苍白的面上亦是大汗淋漓。这个子辰好是奇怪,不过过了几日态度便有了如此大的转变,到底是为何,说到底自己的一身伤还是他惹下的,心里也多了几分不爽。

    “必须喝。”子辰端着药走近,强硬的把药端到水瓷嘴边。

    眉头一皱,手一甩,药碗砸在地上,碎片纷飞,子辰眼一红,也甩手离去。

    一边的妃离缘看了看水瓷,见她神色未有多大变化,也不言语,只是打扫了碎屑,便去拿了金疮药给水瓷包扎。水瓷看着现在身上的绷带,和先前的完全是两种手法。

    不过水瓷也并未管它,只是躺在床上,想着晤雨的话。

    过了没多久,妃离缘又来了,红着对眼睛,活像只小白兔,水瓷安慰般的摸摸他的头,便让人把他送回去,自己运起灵力养伤。

    过了两三日,水瓷的伤好了些许,只是御医说水瓷勉强保住了Xing命,却省不了落下伤疤,女子落疤可不是什么好事。水瓷只道让御医别管太多,便让人退下了,未过多久,子辰的贴身侍子跑来求见。

    “求求妃主子救救主子吧!”刚入门,寒霜便朝着水瓷跪下,使劲的磕响头,磕的头都破了。

    “你家主子又怎么了,前些日子在太极宫撒的气还不够吗?”雪鸾说着,拉了拉水瓷身上的薄毯,现在快入秋了,主子身上有伤,可千万别着凉。

    “主子,主子自从从太极宫回来后就不吃不喝,也不许旁人靠近,已经三天了,主子还是不吃,奴才,奴才怕主子的身体受不住。”寒霜停止了磕头,额头上的血顺着流下来,很是渗人,“奴才求妃主子救救主子。”

    “去,别在太极宫捣乱,你家主子不吃不喝关我们主子什么事。”雪鸾挥着帕子,一脸不耐。

    “雪姐姐冤枉,我家主子在妃主子昏迷的时候都是主子照顾的,主子还亲自为妃主子煮药,好好的手都烫出了十几个水泡了,手上的伤也不计其数。”寒霜可怜的看着水瓷,就好比是冬日里不慎落水还被遗弃的狗狗一样。

    “你…”雪鸾还想说什么,却被水瓷拦住,如骨瓷的细指将衣服的褶皱理平,起身往外走。

    寒霜一见,高兴的连眼泪也顾不上擦,便出来给水瓷带路。

    雪鸾一见无奈的摇摇头,过了一会儿也没跟上去,想着今日还是偏冷的,便拿过一件薄袍跟着前去了。

    虽说过的时间并不长,可是景色却是大有不同,水瓷想,或许有一天,她长大了,会不会吸取前世的教训,独自一人孤独终老?想着,眼前出现了一抹紫色的身影。

    是谁?水瓷不悦的皱眉,抬起头看看,勾唇一笑,原来是宰相安大人唯一的女儿,安洁儿。

    关于这个安洁儿她倒是有听闻过,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说,而且继承了她爹爹的绝美容貌,可以说小小年纪就在万花从中长大的大小姐。不过这个大小姐自小就喜欢子辰,打死也不要与别家男子有婚约,安宰相老来得子,又是唯一的女儿,自然是宠极了的。

    “你就是传说中的妃水瓷?”安洁儿略带了嘲讽的看着水瓷,“果真是一股子妖气,怪不得呢,就你也想配上辰哥哥?”

    “原来本殿这么有名,让大名鼎鼎的安洁儿都能知道本殿的名讳。”水瓷打开骨扇,黑色的一面在阳光下闪着亮光,打开了掩在鼻子下,只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略带了笑意。只是那眸好比是地狱的冷火,吓得安洁儿一身冷汗。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韶华朝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韶华朝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韶华朝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