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韶华朝歌正文 第十一章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玄贞女神,一路好走。”青尘斩断了锁神链,任玄贞如同残蝶飞往轮回道。

    一羽箭翎由青尘的耳边飞过,直直没入玄贞的心口。

    “弑神翎?!”青尘眸光一暗,想去抓住,无奈他的能力不够强,只抓住了玄贞的衣角,撕拉的一声,衣裂。

    玄贞闷哼一声,绝美的面庞绽出一抹欣慰的笑,碧落黄泉,倾尽了天地。活了这么久,或许,今日她便能解脱了。

    骨翎手持阳弓,还保持着射箭的姿势,暗青的衣裳上鲜血点点,禁地的机关,可不是好闯的。

    “翎儿,你是在做什么?”青尘袖中的手紧握成拳,他想杀了她,但他不能,她的爹爹是东海龙王,他想杀了玄天还要他的援助。

    “青尘,她注定是个祸根。”骨翎隐下眸中的感情,玄贞姐姐,对不起,如果你在,你会害了青尘。如果你知道我们要杀的是你的弟弟,那么,你必然会倾尽天地,也要报仇。

    青尘墨色的发扬起,眸中有的,只是愤怒,“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她的命格安排了世世都为帝王,桃花千千万,但想要重新回到仙界,还必须断情绝爱,帝王后宫三千,怎么可能断情绝爱。

    “一切皆有可能,你别忘了,上古大神中本来就没有玄贞的名字。”骨翎轻轻从背后环住了青尘,“忘了她吧,为了我们的孩儿,也为了你的天下,我爹爹已经答应了,攻打妖界,就算不能灭了妖界,也能让他们元气大伤。”

    “好,骨儿,你辛苦了,事成之后,你将会是我唯一的王后。”青尘反拥住骨翎,将头埋在骨翎的肩膀里,两人深拥无言。

    玄贞看着他们二人忘我拥抱,一滴清泪落下,仙体消逝,她也无可奈何,要不是她把凝聚了自己一半灵力的噬魂珠留在了妖界,以防不测,没想到这倒让骨翎钻了个空子。

    “不过,我可是上古大神玄贞啊。”玄贞回头看看轮回道,双手结印,口中默念咒语,一道天雷落下,玄贞消失在轮回道中。

    转眼之间,暑去东来,水瓷又长了三岁,如此算来,她已有了十岁,到了选贴身侍子的年纪。

    眼前列列的美人,就是水瓷将要选的侍子,贴身的侍子,在主子成年以后如果主子同意将会成为侍郞,而皇族的侍子更是要精中求精,美貌,智慧都要是人中龙凤。

    水瓷挑眉,这些年,她能够偷溜出宫见柯,还得多亏了她那声名狼藉的名声,不然她以为她能躲过君蝶的眼线么?

    纤手抚过暗金的蟒袍,眉眼出落地愈加像祈宁,一头青丝随意的搭落在身后,说她是京城里的只懂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又有谁信。

    “皇姑当真是好疼本殿啊,这么多的美人,本殿当真是想全要了。”水瓷随意地搭起脚,一枚金币就不动声色地落到了岚铃手里,一脸的色迷迷,眼底的淡漠没人看得见。

    “是,辅政王仁慈,这回的侍子辅政王指名道姓让二皇女陛下先选。”岚铃暗暗掂了掂手中的金子,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心底早已暗喜。说来辅政王也奇怪,这二皇女如此昏庸,为何辅政王还如此器重她,每次都给她最好的,连世子都没有享受过如此殊荣。

    “岚铃姑姑是宫里的老人了,自然是懂得本殿的习惯的,剔了那些不听话的,留下几个便好。”水瓷懒懒的打一个哈欠,灵力四散,没有她想要的人,正想收回,只觉得碰到了一层阻碍,灵力不能深入,水瓷淡淡的往那望了一眼,岚铃便识趣的在那个侍子的名册上画了一个红圈。

    “风语,一世。”岚铃带着略微讨好的笑看向水瓷,只见水瓷点点头,便带着其余的侍子退下了。

    “你叫一世。”水瓷扫了他一眼,勾唇一笑,看来姓陆的在她身上下了血本了,江湖第一美人的爱子,这么多年了,君蝶还是不信她。

    样貌确实不错,她见了这么多美人,他也算得上是上等美人了,“此后,你叫凰影。”

    “是,谢二皇女赐名。”凰影单膝跪地,俊秀的面容并未露出半点卑微,毕竟是江湖中人,不会像京城人那么文绉绉的,一个肠子打十几个结。

    再看那风语,一袭白衣与凰影所着之玄衣相反,眉宇间透露出的是如同阳光温柔的淡雅,但他的眼睛处有一只眼睛被布蒙着,多了几分神秘,“你就叫凤,鸣凤。”

    “是,谢吾主赐名。”鸣凤并未像凰影一样下跪,倒是多了几分自傲。

    水瓷可不是那些人,认为这种野马驯服了很有成就感,她要的,是扮猪吃老虎。

    “原来,这就是岚铃姑姑调教好的人,真叫本殿长见识了。”水瓷美目一扫,一柄长鞭便如同苍龙飞向鸣凤的膝关节。鸣凤冷不丁被袭,闷哼一声,跪了下来,即便水瓷没看他,也能感受到他的恨意。大丈夫能屈能伸,连下跪都不能做到,又能成什么事。看向一边的凰影,面色苍白,只怕是把她当成了喜欢鞭打奴隶的人了吧。

    水瓷扔下手中的鞭子,并未理会鸣凤与凰影,独自坐到主座上,小手抚上酒杯上的花纹,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你们要记住,无论你们是什么身份,什么人,都与我无关,我这个人最讨厌脏的东西,被别人用过了没关系,但是如果别人与我共用一个,或者使用我用过的,别怪我无情了。”一番话,好似是对两人说的,又好似跟另一个人说。

    看来,君蝶训练的很到位,连军师出身的自己都无法发现破绽,又或许,两人都不是。

    水瓷挥挥手,示意他们下去,无力的按按太阳Xue,昨日喝酒太多了,那个尚书之女是酒缸里泡大的吗?自己这副身子,沾酒即醉,好在自己有开药,并没有麻烦太多人。

    抚向腰间,水瓷眸中阴暗,命运果真是弄人,偏偏把王位丢给最不想要它的人。自己不过是区区弱女子,命运为何如此玩弄她?

    赤足走在波斯新进贡的地毯上,水瓷拉开柜子,取出件用蓝底白花包着的东西,放在桌上,打开一看,竟是一套纹身工具。

    水瓷取出里面的东西,又打开了一个暗格,底下的是一块玉佩,色泽莹润,水瓷放在手心中,握紧了玉佩。

    忽然听见门外有脚步声,水瓷心下疑惑,手下却没有停止收拾,门外人在推门进来前有一丝的停顿,水瓷抓住这个机会将暗格拼好,一脚把箱子踢到床底下。

    “瓷儿,你在吗?”熟悉的声音传入水瓷的耳中,水瓷连忙去开门,见到的是一张焦急的脸。

    “何事?”水瓷疑惑的看着子辰。子辰近几年出落地愈加的美貌,有时水瓷看见他都会愣住。

    “瓷儿,母亲在你的身边安排了死士。”子辰的话让水瓷哑然,她刚刚测试过两个人,情绪都极其容易外露,根本不适合当死士,更何况是潜伏在她身边。

    “你确定?”难道那两个人真的是死士么。水瓷迷惑了,如果没有绝对的证据,她是绝对不能这么下定义。

    “嗯,我亲耳听见的。”子辰看了看四周,拉着水瓷进去。

    水瓷皱眉,“那你听到了什么?”

    “岚姑姑亲口对母亲说的,人已经安排过去了。”

    “那你知道是谁吗?”水瓷替子辰理好因为担心她而跑来而弄的褶皱,漫不经心。

    “内定的那个。”子辰抓住水瓷的手,“你怎么不担心,你要知道你随时都会受伤害啊。”

    “子辰,你到底是谁?”水瓷挣脱开子辰的手,一柄银针钉入子辰身后的木桩里,闪着妖异的光。

    子辰不明所以的看着水瓷,绯色的衣袍裂开了一条长缝。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韶华朝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韶华朝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韶华朝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