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韶华朝歌正文 第十四章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费力的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片雪白,水瓷想把手抬起来,却发现自己被点了Xue。

    “你醒了。”帘韵放下正在研磨的药粉,取下水瓷眼上的白布,“你身上的毒我帮你解了,可是你还不能走。”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办。”水瓷看着他,一脸的无奈,虽说你长的挺好看,挺合她胃口的,可惜就是脑子差了一点。

    “哦,对了,小猴说我要收诊金才行。”帘韵转过身,如玉的脸上挂着温良的笑,“不过貌似你也没有多少钱,算了,我就亏点,让你做我的徒儿,也算是把老头子的心愿了了,既然你有事,你要走也可以。”

    水瓷一翻白眼,她怎么会这么倒霉啊!尼玛你说话能不能征求一下被害人的意见,怎么说能不能把她的Xue道解了。

    静默一会儿,水瓷解开了Xue道,起身就要走,却被一双带着淡淡药香的手拉住。

    “你不是说我可以走了嘛?”水瓷皱皱眉,挥开了他的手,在离开他的手之后,水瓷的脚立刻失去了知觉,瘫软在地。

    “嗯,我后悔了。”帘韵纯良一笑,把水瓷扶起,“你若是不答应,那就算了。你想做什么我也不能说什么,不过我要做什么你也不能管了。”

    “看来我是非答应不可了。”水瓷低下头,美目中一抹算计闪过,“我会和你学医的,我能被你们抓住一次,也能被抓住第二次,对么。”七日,足够把那些暗处的小老鼠抓出来,尝尝猫的利爪了。

    “七日太多了,给你三日。”帘韵说着,便走向了屏风后面,于此同时,水瓷身上的无力感也渐渐消退了。

    这个人,不简单。水瓷摸着自己的腿,心下也大概知道他是谁了。

    不过,三日过后,打死她也不会再回来了!

    站起身,摇摇晃晃的朝门外走去。帘韵站在屏风后,靠着墙,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红晕,喃喃自语,“是她,真的是她的气息,太好了,卿儿,再等等,很快一切都会好了。”

    水瓷强行催动灵力回到皇宫后,便失去了知觉,鸣凤见况立刻横抱起水瓷,而凰影则是去请太医。

    篁太医可以算得上是宫里的老人了,她的NaiNai本是宫里的太医,后来明智的投靠了辅政王,才得以活命。

    篁太医把着水瓷的脉,心里却是疑惑不以,明明脉象微弱不似常人,更贴切与死人,但这个皇女却能够活到十岁,或许更久,倒是一奇人。

    “篁太医,主子怎么样?”凰影着急的握住水瓷的手,眉目间的焦急不言而喻。

    “妃主子一切安好,只是累了而已。”篁太医看了看凰影又看了看鸣凤,对鸣凤招手,“你跟我出来。”

    鸣凤抿了抿薄唇,跟着出去了。凰影看着他们出去也没有说什么,鸣凤是篁太医的外甥,两个人难得一见,叙叙旧也在情理之中。

    “鸣儿,你也真是傻,这个人无权又无势,你跟了她只会吃苦。”篁太医苦口婆心的劝说,“你爹爹也不希望你这么做。”

    “这是我们低等人的悲哀,不是?”鸣凤垂下了眸子,“我会好好考虑你的话的,记得照顾好我爹爹。”

    篁太医摇摇头,在他耳畔低语几句便走了。

    这厢水瓷已经悠悠转醒了,瞧见了焦急的凰影的表情,暗暗催动灵力,果真是恢复了,而且如果将之前的灵力比喻成半杯水,那么现在就好比是一杯水的分量。

    “主子,你醒了。”凰影面上一喜,忙起身去倒水,结果被绊了一跤,倒在了榻上。

    水瓷无奈的笑笑,扶起凰影的身子,调侃道,“怎么,这么着急就要服侍本殿了。”

    “哪,哪有。”凰影红了脸,嘟囔着,见鸣凤进来了,拉过鸣凤挡在自己面前,“鸣凤你看,主子当真是欺负我,你可要帮帮我。”

    “别什么事都拉鸣凤当挡箭牌,鸣凤可不是你,比你乖多了。”水瓷向鸣凤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主子,我能出宫一回么?”鸣凤站在榻边,单目看着水瓷。

    “不能哟。”水瓷挑着鸣凤的下巴,目光狭促,“不过怀有凤种七月你的爹爹就可以进宫照顾你了。”

    “不劳主子费心了。”鸣凤面色一暗,眸中的阴沉不言而喻。

    “开玩笑的,想出去明日早些起来就好了。”水瓷松开对鸣凤的桎梏,眉目冷清,“今晚不用守夜,你们好好休息吧。”

    凰影一愣,服侍她这么久,还没有见过她这么冷清的样子,这当真是那臭名远扬的二皇女么?

    “我累了,你们出去吧。”水瓷摆摆手,抓过被子把头蒙住,二人见此,只好出去。

    未过多久,门便被打开,又一次的合上,水瓷从榻上起来,眨眨清明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男子,温雅如莲,不似女子娇柔,不似男子粗旷,一身白衣卿相,青丝垂落,眉目间净是温润,迷人眼眸。

    “我是墨莲,师傅应当和你说过。”他说着,额前的碎发落下,修长而美丽的手指拂过,多的是自然。

    “知道,你这么着急来找我,是怕我不回去?”水瓷挑眉,这个墨莲是帘韵的大弟子,年有二十还未定亲,虽说这里女子十五成年,男子十七就该成亲,作为男子,像墨莲这样的,应当是十分少见了。

    “我既然被师傅许给了你,那便是你的人,又哪里来的怕?”墨莲抿唇一笑,笑的清雅。

    “既然是我的人,我却不知你的心在何处。”水瓷轻轻的将袖口放下,眼角瞧着窗外的人影,起身将窗户打开,原是妃离缘,子辰这两年倒是很少再见,听闻他是十三岁那年测试有卜算之力,被他的师傅带离的皇宫。

    “缘儿,可有什么事?”水瓷看着他,昔日的孩童已长成了青涩的少年,眉目间愈加的惹人怜爱。

    “也并无什么大事,瓷儿这么晚了还不睡么?”妃离缘略一低头,垂落的青丝遮住了绯红的双颊。

    “只是有客人来了,外面风大,缘儿进来吧。”水瓷淡淡的扫一眼墨莲,将窗户关上,又取了三个茶杯,倒上茶水,取了其中一个坐下,看着妃离缘进来。

    墨莲也毫不客气的坐下,妃离缘见屋内还有一个男子,一愣,心下暗想,瓷儿从不留男子在她房内,难道是瓷儿的心上人,未来的正夫?那自己岂不是没有希望了吗?妃离缘眸光一暗,心中不由得对墨莲产生怨恨。

    水瓷对妃离缘招招手,默默叹一口气,这个妃离缘看似柔弱,实则很有手段,而且对自己的占有欲太强,如果没有自己压制着,说他敢大开杀戒她就丢了他,不然他可能会直接杀了她身边的所有男Xing生物。

    妃离缘眸光一亮,直接飞奔冲进水瓷怀中,糯软的声音低低的唤着她的名字,丝毫不理会一旁的墨莲。

    水瓷自然是无法甩掉妃离缘的,如果妃离缘生气,黑暗系的破坏力不是任何系可以承受的。只好用一只手抱住妃离缘,另一只手喝茶。

    “他是谁?”妃离缘沉浸在水瓷的怀抱中,闷闷的问出一句。

    水瓷并未答话,倒是墨莲开口了,“她的夫君之一。”

    妃离缘不相信的睁大了眼,他怎么忘了,瓷儿身边的子辰也好,墨莲也罢,都在瓷儿这里讨到了夫君的名分,真是有心机,唯有他还没有被水瓷予诺。

    墨莲见过了水瓷,便是要走了,水瓷起身要送他,走到门外,墨莲在她额前印下一吻,便如风离开,留下地上一两片莲花瓣。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韶华朝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韶华朝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韶华朝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