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韶华朝歌正文 第十六章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水瓷怀中的测灵牌掉出来,想起安洁儿的师父对自己说是极为稀有的雷系,那么,她就来试试所谓雷系灵力。

    从意识海中抽出一丝灵力,感觉到有一股小小的旋风在吸收着拿一丝灵力,变得越来越大,水瓷抽了意识海将近一半的纯粹灵力来锻造那股旋风,与此同时,旁边一个更大的旋风也运转起来,吸收着雷系旋风不能吸收的灵力。

    而外界的变化是,众人惊讶的看着水瓷,尤其是安洁儿,以及子辰的师父,他从未见过如此纯粹的雷灵力,而且这个少女周身的雷灵力不是普通的蓝色,而是紫色,紫到发黑,黑中又透了一点碧色。

    水瓷的纯粹灵力她是存了好久,加上先天灵魂带来的灵力,整整让水瓷登上了不止一个境界以上,其灵力纯粹到周身的不是灵者的神清气爽,是灵者的感觉隐隐有突破的感觉。

    “你…”安洁儿很想仰天长啸,既然老天生了她安洁儿,为什么还降一个妃水瓷。她努力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是超不过她,她有的天赋,神器,都是她所没有的,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

    水瓷缓缓睁开眼,看见的是安洁儿的脸,愤怒而又怨恨,长鞭袭来,她不动,仅仅靠着自己的雷电屏障就可以不受攻击,与之前有很大区别。

    安洁儿彻底疯狂,心底有声音问她,“你想要胜过妃水瓷么?你想要得到陆子辰的心么?”

    “想,我想!”安洁儿忽的大吼,只见她周身弥漫着一股股黑气,最后黑气凝成一个人,再定眸,不正是骨翎,不过她较之帝卿记忆中的骨翎更加憔悴,少了几分生气。

    “玄贞,我们又见面了。”骨翎一笑,本该很温暖,可是水瓷感觉到了她笑容背后的冷漠。

    “我不认识你。”水瓷亦是一笑,“不过,既然你就是骨翎,那么,安洁儿就是玄贞五魂之一。”

    “是啊,只要我让你们不能香噬,玄贞就不会出现,不过,貌似你已经把帝卿给香噬了,真是该死,我该早点出来的。”骨翎扳着手指,极美的容颜透出的漠然,“五魂之一的鬼魂拥有控制死灵的能力,神魂可以招来神雷,玄贞,噢不,妃水瓷,我记得你的凡人名字叫这个,当初你没死真的是太可惜了。“是啊,当然不会死,因为我还要重返天界,继续让你们匍匐在我的脚下,是么?东海龙女。“水瓷并未打算和她动手,毕竟,现在她的实力不够。

    “你休想。“骨翎唤出一柄九曲剑,御起灵力刺向水瓷,水瓷御起所有灵力对抗,结果还是生生震出一口血。

    “妃水瓷,认命吧,只要你一天没收集好五魂,你就别想杀死我。现在的你,就像是蝼蚁,让我连杀你的兴趣都没有。”

    水瓷半跪在地上,看着周围,时间仿佛早就静止在安洁儿说她想的时候,抹抹嘴角的血迹,水瓷召唤出青鸾,一柄碧绿的长弓出现在水瓷手中,如果她没有看错,青鸾周身泛着些许的雷光之外还多了几分暗色。

    “骨翎,你在害怕。”水瓷左眼炽热,发出摄人心魂的光,“你在怕我收集完五魂,你就不能再对我产生威胁。”

    “哼,妃水瓷,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骨翎一挥长剑,欲向水瓷刺来,动作干净利落。水瓷用青鸾来抵御,却是让青鸾生生露出一丝不小的裂缝。

    就在水瓷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骨翎却突然收了手,看向一个方向,水瓷趁这个机会赶紧离开骨翎的攻击范围。

    “炳朝仙人,你干嘛阻挠我。”骨翎一挥长剑,美目含怒,“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只见子辰旁边的老头子摇着头,一脸神秘莫测,“你还不能杀她,既然你恨她入骨,不如等她集齐四魂与你决一死战,若是你输了,你就把手上的安洁儿还给她,若是她输了,她就要自毁神魂,不存于世,如何?”

    水瓷汗颜,怎么算都是她吃亏,不过现在是Xing命攸关的时候,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好,妃水瓷,等你集齐四魂之日就是你我决斗之时,你可不要死在了你自己手上啊。”骨翎说完,化作一股黑烟消失。

    “就这么走了?”水瓷从地上站起来,感觉一股眩晕,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水瓷醒来时,已是两日后,水瓷看着碧绿的竹屋,叹一口气,对着面前的男子是活生生的怨,她明明说打死都不回来的。

    “你总算醒了,再不醒过来,你的那些男宠都要彻底崩溃了。”墨莲端着药,给水瓷喂了一口进去,然后见水瓷皱眉,又送了一颗蜜饯。

    “男宠?”水瓷舒一口气,动动身体,发现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你说哪些?”

    “你还当真是无情,居然都已然不记得谁了。”墨莲把毛巾递过来,又指了指衣柜,“衣服已经帮你订做好了,你自己穿一下,热水也烧好了,在屏风后面,我去告诉他们你醒了。”

    “好,你去就是。”等墨莲出了门,水瓷才翻开被子,脱下亵衣,打算好好洗一个澡,发现自己的大腿外侧有一个拳头大的黑色骷髅,水瓷抚额,这个可不是个好迹象。

    约莫一柱香后,水瓷打开房门,发现外面的树下四个谪仙般的人儿在慢悠悠的喝茶。

    “瓷儿,你出来了。”子辰最先看见水瓷,想要上前,发现被一个人抢了先。

    “瓷儿,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吓死离缘了。”离缘蹭着水瓷的脸,一脸卖萌。

    “喂,瓷儿是我的,你不要乱动。”子辰恼怒,一手掰开离缘,离缘不肯,两人就争起了水瓷。

    “离缘,水瓷才刚醒,身子还很虚,你小心一点。”墨莲失笑,忙把水瓷拉出来。

    水瓷感激的看一眼墨莲,只见一名男子缓缓向自己走来,红衣银发,妖娆绝世。

    “他是绝歌,是医卍谷的谷主,也是他救的你。”墨莲向水瓷介绍着绝歌,青色的衣衫上略微沾了些许的泥土。

    “原来是这样,多谢谷主了。”水瓷微微行了一礼,只觉得一股柔和的桃花香包裹了自己,自己便被强制站起来。

    “大恩不言谢,水瓷姑娘若是有兴趣,不如给人家做谷主夫人,恩?”绝歌将扇子掩在鼻下,一双桃花眼使劲放电,最后的一声更是酥了人的骨头。

    “谷主夫人?看起来挺有意思。”离缘眸光一冷,一柄双刃剑直直没入绝歌身后的树中,只见那绝歌一双桃花眼仍旧是含笑的样子,轻巧一闪,仿佛是世间最美的舞蹈,优雅而妖娆,躲入了水瓷怀中。

    “你可别拿我做挡箭牌。”水瓷轻轻一推,绝歌便如一只蝴蝶飞到了离缘的剑尖上,足尖轻轻一点,便安然的落到地上。

    离缘又是一剑刺来,绝歌只是两根手指在面上一弹,离缘手中的剑便飞了出去。

    水瓷在一旁看着,看着地上的双刃剑若有所思,离缘是自己手把手教的,在这个世界应该算得上是中上流,而绝歌对付起离缘却是如此轻松,让自己这个师傅面子上怎么说呢?

    离缘输了,也不恼,只是弃了武器与绝歌玩起肉搏,水瓷看着两人胡闹,含笑摇摇头,也坐下来跟墨莲子辰二人看戏。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韶华朝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韶华朝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韶华朝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