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刃谭 正文 六十九,无众生相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呓语刃谭呓语刃谭 正文 六十九,无众生相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 )    他是谁,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虽说这一切并不是正在发生的事,但看情况这件事应该是真实发生过的。高晓六不明白催动阵法的人此举意欲何为。    阵法再次运转,眼前的一切景象再次变了样。没了山川树林,一间破败的茅屋出现了在高晓六的面前。    还是之前持板斧行凶的那名汉子,他随手将手中还沾着血迹的板斧朝着地上一扔,一脚蹬开已经是摇摇欲坠的破门走了进去。看来,此处应该是他的家。    屋内有一位大约三十左右的妇女。朴素的衣着并没有掩去她那清秀的面目。这名妇女在等着他回来吃饭。    “没天理啊,这样的人竟然都会有老婆。”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眼前看到的只是一些影像,高晓六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汉子看都没看他的老婆一眼,坐下就埋头大吃。而他的老婆紧挨着坐到了他的身边,开始向他抱怨着什么。    高晓六不用认真去听,他都可以知道说的是什么。汉子家境贫寒,他老婆自然希望他可以好好过日子,不要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汉子很快就喝完了一碗粥。与其说这是一碗粥,倒不如说这是一碗清水。碗里实在没有几粒米,清可见底。汉子将碗朝桌子上一扔,意思让他老婆再来一碗。    他的老婆并没有端起碗起身去厨房盛粥,而是怯懦地表示这已经是最后一碗。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    汉子顿时就不高兴了,自己在外面一无所获也就算了,这回到家中连顿饱饭也吃不上。真不知道他的老婆一天在家中都干了些什么,他开始破口大骂。骂着骂着,汉子犹觉不过瘾,一巴掌就甩了上去。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而然,看来他平时也是经常这么干。    他的老婆在刚开始也由他这么骂着。当他一巴掌甩上去后,他的老婆就不愿意了。这一切到底怪谁,这是我的错吗。还不是因为你没有出息。你要是整天能好好的过日子,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家里至于连下锅的米也没有吗。想着这一巴掌不能白捱,他的老婆还手了。一下子扑上去,在他的面上挠出了五道血印。    自己被娘们在脸上留了印记,传出去自己还怎么见人。汉子一脚将骑在自己身上的自己老婆踢开,反过来压在她身上,双手紧紧地捏住了他老婆的脖子。他也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他的火性被激了出来。    他的老婆刚开始还挣扎反抗着让他撒手,可是慢慢地就再也没有力气。没有了呼叫声,也没有了反抗。他的老婆被他活活捏死了。    看到自己的老婆被他捏死了,汉子起身拍了拍自已衣服上的土。就像个没事人一样转身就出了屋子。他一直干的就是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勾当,一条人命对他来说或许真的不算什么。    重新捡起门口的板斧,汉子就要再次离去。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重新进了屋子,不一会儿就又出来了。这下汉子扬长而去,头也没回一次。    他身后的屋子着火了,大火可以将一切燃烧殆尽。包括他的罪恶,包括他的过错。原来他重新回到屋子里就是为了放那一把火。    看到这里,高晓六已经没有在继续看下去的意愿了。他以为他之前在潼关释放的不过是一些犯下过错的穷苦劳役。现在看来他错了,他错得一塌糊涂。    自己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六亲不认的畜生,想不到,自己竟然亲手释放了他,让他得以继续作恶。    眼前的幻影消失了,一切都回到了之前的模样。    之前的那个声音再次四面八方响起:“他,不过是你上次释放的那群劳役其中一个。你释放的那群劳役里,比他恶毒,比他作恶多端的比比皆是。你还不认罪吗?”    自己竟然成了自己最不愿意成为的那种人。高晓六接连后退了几步,劲力一松手中的鸣鸿掉在了地上。    “好,既然你已认罪。那么,就让我等来替天行道吧。”一直暗中催动阵法的人终于要现身了。    数道兽鸣接连响起,高晓六所处的这一方林子上空四周出现了数十道巨兽虚影。这十道巨兽虚影正在一点点将高晓六包围起来。十道巨兽虚影分别是‘龙、虎、猴、马、鼍、鸡、鹞、燕、蛇、骀’。    这十道巨兽虚影下各有一名道人,道人各自做着一些类似自己上方巨兽的动作。象其形,取其意。他们是楼观十子,他们为何一出手就要逼死高晓六。    不论怎样,此时的高晓六绝对地凶多吉少。他已经完全没了反抗之心,他连鸣鸿都丢在了地上。    对他冲击不止之前汉子所作的种种恶行,还有汉子劈死的那个读书人。他是谁,他为何与我如此相似。    高晓六可以说是已经不战而败了。他的心已经彻底大乱了。而这或许才是楼观十子正想要的结果。    看到已经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了,楼观十子也不怠慢誓要将已经毫无还手能力的高晓六就地正法。    ……    一座九层佛塔高耸入云,塔前的一众和尚盘坐在地双手合十正在听着方丈怀一和尚的讲经。这是他们每天早上都要做得早课。这里是那佛骨圣寺法云寺。    不同于往日,今天法云寺众人都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方丈怀一和尚的那个衣钵弟子小和尚不在,而方丈怀一和尚竟然也没有问众人小和尚去了哪里。没有了小和尚,方丈的经还能讲得下去吗?    要知道,平日里的早课讲经都是小和尚提问,方丈怀一和尚回答。两人一问一答,流畅无比。一众和尚也早已经习惯了如此的早课模式,突然没了小和尚提问的早课他们还真不习惯。那个小和尚今天贪玩去了哪呢,怎么连早课也不上了。    不仅如此,就连方丈怀一和尚也是与平日的行为大相径庭。他不停地来回走动,断断续续地讲着经文。全然没有了平日的得道高僧风范。    突然,怀一和尚双掌合十对着楼观方向轻言:“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善了个哉的,你们连他也不愿放过吗?你可要一定撑住啊,他马上就到了。”

    <>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呓语刃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呓语刃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呓语刃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