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章 津门府云鲍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杂家宗师正文 第二百章 津门府云鲍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div id="content">

    &lt;content&gt;

    ,距大乾京城只有二百里,东临渤海,北依燕山,是拱卫京畿的要地和门户。

    形成始于隋朝大运河的开通,唐中叶以后,成为南方粮、绸北运的水陆重要码头。

    宋金时称“直沽寨”,元朝改称“海镇”,是当时的军事重镇和漕粮转运中心,后大乾立国,太祖在这里筑城,称为,意喻“子车驾渡河之处”。

    后因为是京畿门户,也称门府,属大乾军事漕运重镇。

    ……

    云鲍,是土生土长的人,他所在的云家,更是门府有名的大户人家。

    当年云家先祖,从一个码头扛货的苦力,一步一步打下了一份基业,后来又经过云家几代人孜孜不倦的经营,现如今云家其家资之丰,可以在排进前十。

    而今,云家当代家主云铭老迈,欲卸下家主之位,退居养老,所以打算在云家后辈中挑出一个既年青又出色的人才,继承家主之位,带着云家继续走下去。

    经过层层考核,到最后只剩下三个人选,都是老家主的孙辈。

    云肆,云家二房长子,掌管云家绸缎布匹生意,君家在开了几家绸缎铺、成衣铺,和染房布坊,都归他打理。

    云墨,云家偏支,在守军中任一营统领,掌五千兵马,官职正五品骁骑将军,云墨虽然也是家主人选,但只是凑数的,毕竟云家是商户人家,不能让一个将军掌舵,且云墨还不是嫡支。

    只不过云墨到底是正儿八经的正五品武将,是云家官面上的人,云家上下都得给他一点面子,所以家主人选也有云墨。

    但云墨这个人选只是个形式,云墨自己也知道,所以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

    ……

    还有最后一个人选,就是云鲍,云鲍是云家三房的人,老家主云铭是他亲爷爷,他父亲和云肆的父亲是亲兄弟,只不过一个是嫡出,一个是庶子。

    自古嫡庶有别,所以虽然同样是家主之子,但两房受到的待遇,却是差地别。

    大伯二伯每不问家里生意,整日花酒地,花的银子如流水一般,十足的败家子,爷爷却对二人关爱有加,从不舍得打骂。

    而自己父亲每日勤勤恳恳,打理家里事物,从来不敢怠慢,但却因为一些错就遭到责骂,甚至动用家法。

    大房、二房的风光,对比于自家三房的窘迫,飞扬轻挑的大伯二伯和勤勉懦弱的父亲,这让幼年时的云鲍受了很大的影响,他立誓要出人头地,为三房和父亲出口气。

    ……

    云鲍从年少时就展露出做生意的赋,十六岁就随云家商船南下做生意,十八岁成为商船领队,二十岁独自掌管一家商铺,三年的时间,将商铺利润翻了近一倍,在商界很有名气。

    但云鲍虽然会做生意,但因为庶出父亲,就是不遭家主云铭的喜欢,云铭只把家里不受重视的卖笔墨纸砚、书籍文玩的几间商铺交给了他。

    而像二房的云肆,本事平平,云铭却把云家最赚钱的绸缎布匹生意交给他,可却所托非人,云家绸缎生意在云肆掌舵的几年间没有任何起色,反而有些倒退的迹象。

    ………

    如今云铭准备卸任家主,原本打算是直接传给云肆的,但遭到了云家各支族老的反对,毕竟从各方面能力来看,云鲍要比云肆出色很多。

    云铭虽是家主,但也不敢一意孤行,索性搞出来个考核,来选出下任家主。

    经过几次考核,云墨退出,竞争家主的人选只剩下云肆和云鲍。

    云铭经过和族老的商量后,也给出了最后的考核项目。

    云家是商户之家,而赚钱是商户之本,云铭和众族老决定,那就是在今年九月九重阳节之前,二人各自打理家族交给自己的生意,谁为家族赚的钱多,谁就是下任家主。

    考核是从五月开始的,云肆和云鲍为了家主之位,开始各显神通。

    按理,这样比云鲍是吃亏的,衣食住行,衣排第一,绸缎布匹再怎么也比笔墨纸砚好卖啊,利润也丰厚的多。

    不过云鲍也没办法,谁让他摊上个偏心的爷爷呢。

    ……

    也幸亏云肆能力不强,生意只能算将将过得去,所以云鲍是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没有被落的太远。

    但云鲍心里知道,若是一直这么下去,二人的距离也会慢慢拉开,他也只能落败,如果自己失败,二房的云肆成为家主,那他们三房和他父亲就永远抬不起头来,

    云鲍不甘心!

    ……

    而就在这时,云鲍从京城的朋友那里得来了一本书——《隋唐演义》。

    朋友告诉云鲍,这本隋唐风靡了整个京城,有无数人为之着迷。

    云鲍听了朋友的话之后,心中一动,他用了一两夜的功夫,将三本隋唐全部看完,心神荡漾之间,产生了一个想法。

    把《隋唐》拿到来卖,是不是一个赚钱的路子呢。

    云鲍是个行动派,想到就做,他即刻去调查《隋唐》这本书的一些情况。

    期间有一个事让他没想到是,那就是聪明人不止他一个,已经有人往倒卖《隋唐》了,只不过可能因为资金或者魄力不够,只是打闹,一次倒卖个几十几百本。

    不过就是这样,《隋唐》在门府已经慢慢开始范围的流传,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席卷。

    而让云鲍惊喜的是,据他的调查,倒卖《隋唐》利润不低,从京城两钱银子收,到散卖,三钱银子起步,最高甚至能卖到五钱,利润非常可观。

    云鲍是个有魄力的商人,既然看准了,就果断下手。

    在云肆的压力下,他选择赌一把,云鲍带着从各个店铺筹集的银两,来到京城,收了几万本《隋唐》,然后回到,用在京城学到的发传单的宣传方式,好好造了一回势。

    那些银子是云鲍掌管的商铺中的流水,如果赌输了,那他在这次家主争夺中就可以提前退出了。

    《隋唐》并没有辜负云鲍的期望,不到半个月,几万本《隋唐》销售一空,为云鲍的账目上添了几千两银子,一举反超云肆,将其远远的甩在身后。

    云鲍局势一片光明。

    ……

    但让云鲍没有想到的是,云铭能够偏心到这种程度,竟然动用家主的权力,帮云肆弄了几个大生意,二人差距慢慢变。

    云鲍提出过不满,但被云铭无视了,这也让对家主之位更加渴望。

    时间来到了八月末,云鲍的帐目上也就比云肆多了一千两银子,距离很,而且据他得到的消息,云铭又给云肆弄了个大生意,只要在重阳节之前完成,就可以进账近两千两。

    云鲍的局势岌岌可危……

    ……

    不过云鲍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隋唐的潜力已经挖完,单靠商铺普通的生意没有任何的胜算。

    而正当云鲍绝望时,他得知了马晋新书销量火爆的消息,这让云鲍心里产生了一个大胆而疯狂的想法,他决定像上次一样,再豪赌一把。

    和之前那次不一样,上次云鲍买的是盗版,平均一本书二钱银子,但这次新书《岳》是独家正版。

    当然他可以等盗版出来,但那时估计家主之位已经没了。

    云鲍咬牙,拿出全部的银子,来到京城,再新华书店找到安逸,用一本九千银子的价格,提了两万本新书,他要背水一战。

    八月三十一日晚

    急匆匆带着两万本新书赶回的云鲍,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来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月亮。

    心里五味杂陈,既有些恐慌,还有一些期待。

    自己这次还能赌对吗……

    ……

    ps:可以领取粉丝称号了,点击后面的作家感言就可以了,有战力值的还可以领起点币和经验……

    &lt;/content&gt;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杂家宗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杂家宗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杂家宗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