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章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本王想静静正文 第46章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正版阅读,尽在晋·江·文·学·城

    心下猛然一跳, 陆季迟忙低头道:“皇兄笑了, 臣弟,臣弟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不好意思啊!

    平时那么骄傲要强的一个人, 就算想明白了决定求和了,可因为一场意外落水和几个虚幻的梦境就吓得在你面前又是发怂又是哭的, 这会儿反应过来了,能不觉得丢脸么!

    陆季迟心里累累的, 面上努力做出尴尬但又不愿表现出来的样子。

    正琢磨着该怎么继续往下演,昭宁帝忽然笑了起来:“你啊,莫非还难为情了不成?”

    陆季迟一愣,想什么, 又听这笑面虎一样儿的青年, “不就是在朕面前哭……”

    “皇兄!”猛地一掐大腿, 脸就涨红了, 陆季迟心下龇牙咧嘴,面上却只再也绷不住了似的抬起头, “那日的事情, 还请皇兄全忘了吧!”

    昭宁帝眉尾一扬, 意味深长地:“全忘了?你确定?”

    陆季迟倍感羞耻地点点头, 半晌才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 身子微微一僵。

    “……的话不算!就我当时的样子……”他艰难地挤出半句话, 片刻顿了顿, 彻底泄了气似的往椅子上一坐,“太损形象了,皇兄忘了吧!”

    和那突然出现在御书房,在他面前又是软弱示好,又是抱大腿哭泣的样子不同,今这熊弟弟的反应虽然也叫他意外,却并没有太多装疯卖傻的嫌疑,所以……那他真的只是因为落水受了惊,又受到梦里旧事的影响,才会那般失态?

    昭宁帝目光微转,语气调侃道:“不想忘,难得阿迟有那样有趣的时候呢。”

    “皇兄!”陆季迟不敢置信地抬起头,又窘又恼的样子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

    昭宁帝觉得有趣,忍不住:“想让朕忘了也不是不行,两句好话听听。”

    陆季迟:“……”

    “看来阿迟并没有……”

    “皇兄英明神武英俊潇洒英雄盖世!”

    看着叫这话挤得面红耳赤,却还努力想要保持自己形象的少年,昭宁帝愣了愣,切切实实笑出了声。

    这样的熊弟弟甚是可爱啊。

    只是……一个心中装满了野望的人,真的会因为一场意外落水,几个虚幻的梦境就改变自己的志向吗?

    他目光微闪地笑了好一会儿,见陆季迟脸色由红转黑,最后破罐子破摔,一副“你爱笑就笑吧,我什么听不见”的样子瘫在了椅子上,这才终于停下来:“好了,都是自家兄弟,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你时候的糗样朕也没少看不是?”

    陆季迟给了他一个“谢谢哦,并没有被安慰到”的眼神。

    昭宁帝又想笑了。

    ***

    又这般你来我往地对了几招,兄弟俩便不再言语,专心陪方珍珠吃起了饭。

    吃完饭后,陆季迟准备告辞,昭宁帝却叫住了他:“等等,朕忽然想起来,昨儿你皇嫂按照你的要求挑出了好些张京中闺秀的画像,你走的时候一并带回去吧。”

    陆季迟一愣,方珍珠也是一愣。

    “好好看看,若是有看上的就来告诉朕,朕给你们赐婚。”

    ……这动作也忒快了!

    陆季迟心里暗暗叫苦,面上却没所谓地应下了。

    倒是方珍珠吃惊之余忍不住道:“赐婚?十一这是打算成家了?”

    昭宁帝点头,想什么,外头忽然有人来禀报,是左相在御书房门口跪晕过去了。

    “晕了?”昭宁帝挑眉,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是冷冷一笑。

    其实来寿宁宫之前,陛下的心情是非常不美丽的——以左相为首的几个老臣为了劝他收回与西边国互市的命令,已经在御书房跟他磨了一早上了。

    连年的大战掏空了国库,可重建朝廷需要钱,安国定邦也需要钱,昭宁帝刚登基那会儿穷得差点当龙袍,这些年也一直勒紧裤带,想方设法地省钱赚钱。

    与西边国互市这个主意是他深思熟虑后定下的,偏偏那些个迂腐的老臣认定了蛮夷凶残,不守信用,与他们做买卖不利于边关稳定,也有损自己大国的身份,整日上蹿下跳地要他收回成命。

    昭宁帝再好的脾气也叫他们磨锐了,冷笑着丢下一句“众卿爱跪就跪吧”,便来找熊弟弟的麻烦了。没想到熊弟弟不知是真的想通了还是道行加深了,竟一点儿尾巴都没有露出来……

    陛下觉得很没劲,决定回御书房继续折腾那几个没眼色的老顽固。

    只是刚要起身,一向木讷,不爱话的亲娘又开口了:“左相?他又为难陛下了?”

    左相是个脾气固执,清高自傲的倔老头,仗着自己是三朝元老,没少与昭宁帝作对。要不是看在他虽然烦人,但对大周忠心耿耿,对他也有相助之恩,且在朝中影响力甚广的份儿上,昭宁帝早就叫他卷铺盖滚蛋了。

    佘太后关心儿子,自然也知道这些,只是她过去是不会问的,如今……

    虽然这个便宜儿子总是皮笑肉不笑的看起来很可怕,但既然占了人家母亲的身子,就该担起人家母亲的责任,何况佘太后残留的记忆告诉她,她是很想将这些关心诉之于口的,只是嘴笨,总是不知怎么表达才好——都是做母亲的人,方珍珠明白佘太后的感受,也不愿叫她留下遗憾,所以想了想,又拧眉道,“他怎么总是这样?太不像话了!”

    昭宁帝敏锐地感到了一点儿怪异,但打死陛下他也想不到自家亲妈已经换了个芯啊,所以这点的怪异感并没有在他心里留下什么痕迹。

    “母后别担心,他难不倒儿臣。”

    那倒是,毕竟他才是皇帝。可这打不得又赶不得的,也着实非常烦人。

    方珍珠想什么,陆季迟忽然开口:“听君之言忠君之意,这都是为人臣子的本分,若真有人仗着自己年纪大,倚老卖老地给皇兄添堵,皇兄只管大耳光子抽他就是!”

    近来朝堂上为这事儿闹得不可开交,陆季迟自然也知道,忙抓紧机会表了一发忠心,“若是不方便亲自动手,那就让臣弟来,正好我也看那破老头儿不爽很久了!”

    当然,话是这么,拽拽的表情却不能崩,毕竟眼下还不是可以无所顾忌地拍马屁,抱大腿的时候。

    “听君之言忠君之意是为人臣子的本分?”昭宁帝有一瞬讶异,随即就玩味地笑了起来,“这话听着有些意思。”

    你要是喜欢听,以后我每跟你一百遍啊!就是拜托能不能别再笑了,怪吓人的!

    陆季迟默默吐槽的同时心下微松。虽然想也知道昭宁帝不可能这么快就打消弄死他的念头,但目前的发展看起来还算乐观——至少,他看他的眼神里没有上回那种叫人胆寒的东西了。

    其他的……慢慢来吧,看谁演技压得过谁!

    ***

    虽然心里烦死了左相,但他毕竟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昭宁帝不可能真的让陆季迟去抽他,便只摆摆手走了。

    陆季迟不好多留,也跟着走了,走之前方珍珠悄悄问他:“听我很快就要做婆婆了?”

    陆季迟嘴角一抽:“你想什么?”

    方珍珠飞快地看了他两眼,声叮嘱:“要长的好看身材好的。”

    陆季迟:“……穿越都改不掉您这颜控的毛病?”

    方珍珠斜了他一眼:“穿越能改掉你饿了就想吃东西的毛病不?”

    陆季迟:“……饿了想吃东西那是本能,不是毛病。”

    “我这也是本能。”方珍珠冷漠脸,“行了跪安吧,记住我的话!”

    “……哦。”

    陆季迟无语地抱着一堆闺秀的画像出了宫。

    魏一刀听昭宁帝准备给他赐个媳妇儿,顿时就阴谋论了:“这里头肯定都是些丑八怪!要么就是出身卑微,配不上殿下!”

    陆季迟随手打开一幅,看见了一个亭亭玉立,巧笑倩兮的美人儿,美人儿旁边写着几个大字:左相嫡幼女,孟氏婉妍。

    惨遭打脸的魏一刀:“这……一定是拿错了!”

    陆季迟又随手打开一幅,依然是个花容月貌,出身勋贵的大美人。

    魏一刀沉默片刻,嫌弃摇头:“竟连着拿错了两张,这干活儿的宫女也太粗心了!”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本王想静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本王想静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本王想静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