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皇宠小辣妻正文 06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第四十一章造反第二天,田颖就听到了一个满宫哗然的消息,昨天皇上从她这里出去之后,到了太后那里居然和太后大吵了一架。如果仅仅是这样,倒也并不能算什么,问题是皇上居然惩罚太后抄华严经整整三部!此举一出,不仅让后宫变了风云,就是前朝听到这个消息也都目瞪口呆,没想到一向以仁慈孝悌出名的皇上,居然会对自己的母后做这样的惩罚,田颖就算没有听到太后那边的反应,也能想象到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有多么愤怒。对自己又是多么的痛恨。不过这些都不能让田颖在有一点动摇,随着月儿和子晨的死,田颖对这个皇宫更加的深恶痛觉!对太后也没有了半点的怜悯之心!现在,她只想着用自己的力量,在这个后宫里站稳,最终凭借自己的力量,为月儿还有子晨报仇。

    不过虽然消息封锁得严密,可毕竟后宫里人多嘴杂,没过几天,皇上处罚太后的事情还是被外朝很多人知道了,口口相传之下,变得越发的绘声绘色,将田颖说得不堪入耳,同时,众人也都明白了,原来太后此次的受辱是田颖造成。

    作为皇上的亲信,柳儿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更多的来龙去脉,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去告诉了肖逸山。

    两个人约定了暖重楼的偏殿里面相见,彼时只有二人,肖逸山也不掩饰自己的焦急神色,一把抓住了柳儿的手,皱眉就问“她受伤了,伤得重不重?”

    柳儿有些不耐烦,“那就不知道了,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她在皇宫里受伤,皇上那样的喜欢她,就算是天大的伤,他也一定会找太医治疗好的”

    这句话说的肖逸山脸色变了变。柳儿知道,他是担心田颖,恐怕还有男人本能的嫉妒吧。毕竟现在皇上可是和田颖每天在一起的,就算他对田颖的感情在怎么深厚。皇上的尊贵,也不能不顾忌,好半天肖逸山才说出了一句“那就好”

    “哼,你装的挺像,不知道现在心里该如何的心痛了,只可惜你再痛,也走不到她的跟前,皇上因为这次刺杀的事情,大发雷霆,在宫里布置了严密的守卫,就连我这样的人都未必能再见再见到她,更别说从宫外的人了”

    肖逸山看了她一眼,并没有接话。现在他的心里乱得很,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好,多谢你告诉我这一切,如果有机会,还是希望你能见到她替我带一句话去,希望她能小心多谨慎”

    “公子,为什么到了这一步,你还不放弃呢?皇上对她并不算是无情,以我对皇上的了解,为了一个妃嫔,居然和自己的母后翻脸,这种感情到了怎样深厚的地步不言而喻。就算田颖真的喜欢上他,那也是也无可厚非!”

    肖逸山摇摇头“你不了解田颖,她一旦喜欢上什么,决不会改变,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哦,你这样确信?她毕竟是女人,和皇上朝夕相处,怎么就不会变心呢?你不会觉得自己有点太过于自信了吗?”

    肖逸山淡淡的笑了笑,“如果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我如何有能够匹配与她?”

    “你……你简直不可救药,柳儿抛下一句,转身也不再看他”

    肖逸山知道再说下去两人必定更加龌龊,虽然明白柳儿的心意,只可惜这辈子最先遇见了田颖,而且是比所有人都想得更早!叹息一声,肖逸山转身离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儿才压下心头的烦恼,刚要站起身来再去找肖逸山谈事情,门外忽然进来一个侍女禀报王城过来了。

    提起这个人的名字,柳儿心里就烦躁,当即对着侍女没有好气的说道“就说我不在”

    话音还没有落地,王城的大嗓门就从门外响了起来“姑娘我可是听见你就在里面的”

    柳儿头疼的皱了皱眉头,无奈地叹了口气“王公子今天怎么这么好的雅兴有过来我暖Chun楼了”

    “一别几日,自然是想念姑娘了,怎么,姑娘不欢迎?”

    “想我,王公子可真是高看了我,有什么事情不如明说吧,也不要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

    王城见她态度冰冷,心里有些不高兴,可是又想起父亲交代你自己的任务,也不得不压下心头的不快,当即堆着笑脸又说到“姑娘总是这么臭脾气,可是怎么好呢,将来免不了嫁人,难不Cheng人人都要看姑娘的脸色吗,这样可不好”

    柳儿见他说的越发不像话,冷笑一声开口“我嫁什么人,我嫁不嫁都不关你的事情,王公子不觉得多管闲事了吗,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么王公子就回去吧,否则我就叫人送王公子回去”

    “算了算了,既然姑娘没有心情调笑,那么我们就说正事吧”

    柳儿翻了一个白眼,“我倒是不知道,我和王公子之间有什么正事可谈?”

    王成皮笑肉不笑,自己自顾自的做了下来,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品着,斜眼看了一眼柳儿笑起来,“姑娘一心想和我撇清关系,但是偏偏这命运就将我们两人绑在一起,姑娘不要着急,等我说完了再考虑赶我走也不迟”

    柳儿皱起眉头,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干脆坐到他的对面冷冷道“好,那么我就听听你要说什么!说!”

    王城大剌剌的喝了一口茶,这才说道“想必姑娘也知道最近宫里发生的几件大事,皇上可是越来越荒唐了,现在居然连自己的母后都开始惩罚,朝中大臣们议论纷纷,姑娘也不是不知道的,现在前朝留下的几位将军有助守着各自的封地。本来就对现在皇上不满,如今见他这个样子更是蠢蠢欲动,想必爆发也是迟早的事情,姑娘既然忠心于皇上,自然也不希望有这样的叛乱发生,不过以现在皇上的样子,姑娘想要劝皇上听进去,恐怕很难,倒不如和我王家联手,保得江山安稳,可不好么?”

    柳儿听得啪的拍到桌子上豁然站了起来,睁着眼睛冷笑“好一个保家卫国,说的这样光明堂皇,其实明明就是狼子野心,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想要我帮助你们,做梦吧!”

    王城依旧嬉皮笑脸,“姑娘果然是高洁之人,不过我劝姑娘还是要好好的考虑考虑,王家现在只手遮天,一呼百应,朝中许多重臣也都是我父亲的旧部,如果姑娘投靠王家,那么将来如果打下江山,我一定不会辜负姑娘,我若为王,姑娘便一定会为后,这样的承诺,姑娘也不动心吗?”

    “哼,你以为我会动心?和你这乱臣贼子一般的德Xing?那很抱歉让你失望了!王公子如果没有其他的话,那么就请回吧”

    王成再好的城府这会儿都撑不下去了,没想到这个柳儿油盐不进。居然傲气到这个程度,连皇后的位置都不稀罕,她究竟在想什么?

    阴鸷的看了一眼柳儿,王成喝干了茶杯最后一滴水,霍然站起来,忍着不快撂下一句“姑娘还是在好好的考虑考虑吧”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他这一走,柳儿气的啪的一掌就将他喝过的水杯拍碎。

    没想到朝中的局势居然这样复杂了,看来王成父子一定是有了计划,而且实施得非常顺利,才这样有把握的!现在她要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肖逸山,现在皇上是听不进去了,那么也只有看看肖逸山有没有能力阻止王家父子了!

    想着柳儿一个翻身从窗户跃了出去,她不知道,就在她走出去没多久,身后就有一个鬼祟的跟梢。柳儿按照之前肖逸山告诉她的地址,很快就找到紫竹林附近的一个小屋,那是肖逸山和她的秘密约定地点!果然,老远就听见一阵潺潺的忧愁的琴声。柳儿犹豫了一下,这才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月色下,肖逸山对着古琴,长长的黑发垂下来,犹如九天外的谪仙更加英俊倜傥,柳儿一时看得呆住,完全没有发现身后不远处那阴影里藏着的人!

    “是谁!”随着戛然而止的琴声,肖逸山忽然吐出一句历喝。紧跟着一片竹叶,越过柳儿向着身后的一个方向射去,只听啊的一声,等到柳儿反应过来追出去却已经早已不见了人影……

    第四十二章生产没有追到那个人。柳儿非常沮丧,倒是肖逸山一直安慰她才让柳儿的情绪有所反转。这才将王诚告诉她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肖逸山。听到王家父子的阴谋,肖逸山的脸上也不禁露出忧郁之色。两个人坐在竹林下就这样商量到半夜的时候才分开。而另外一边,王城匆忙地赶回了王府。见到王廷贵之后。将柳儿和肖逸山的事情告诉了他。

    对比王城的城府,王廷贵的心机显然更胜一筹。果断地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当即问王城“你确定你没有看错那个人一定是肖逸山?”

    王诚捂着受伤的胳膊,满脸的不乐意“爹,你怎么还连我都信不过?没看见我都已经受伤了吗?我又不是没有见过他。你忘记之前。辰妃八台大轿进入皇宫,还是我带人过去迎接的?”

    王廷贵点点头“嗯,好。只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具体是什么关系。看来这个肖逸山果然是不简单的”

    王城不耐烦的看了一眼他爹“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柳儿的态度坚决,看来是不会跟我们一路。难道真的要将她除掉?”

    王廷贵很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他“怎么?你还舍不得吗?事成之后多少女人任你挑,又何必恋着她?”

    王城不说话了。虽然他和柳儿的确相处不愉快。可是真要让他下狠手他却也舍不得。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都独独对柳儿有这样深的感情。

    “好了,不要想了,既然柳儿是这样的态度,那么,我也没必要再对她继续心慈手软转去。宫里太后虽然和皇上有龌龊。他是别忘记我们还有别的棋子”

    王城的眼睛亮了亮。“爹的意思是说,良贵妃?”

    原来这个良贵妃正是王廷贵当年推荐上来的。也正是太后为什么如此宠爱她的原因之一。

    “自然是她。你别忘记,良贵妃现在可是宫里唯一有身孕的妃嫔。如果她生下的是皇子。皇上再没有其他的子嗣。这个孩子就是未来的皇上。良贵妃自然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

    “爹。可是皇上喜欢的是辰妃呀”

    王廷贵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那又怎么样?之前是顾忌着皇上因为她而变得萎靡不振。对我们更加有利。现在大局已定还有什么可顾忌。届时,只要随便一个手段都能将她除之后快。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个丫头比想象中的更有利用价值”

    “爹的意思是……”

    “你别忘记,肖逸山可是她的表哥!”

    父子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笑了起来。不管肖逸山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机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对这个表妹还是很在乎的,既然抓住这一点,那么就好办事了,人最怕的不就是有把柄吗?

    半个月后,良贵妃终于生产了。这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就算他现在被疾病折磨的情绪大变。在看见孩子的时候也由衷的高兴起来。宫里也因为这份喜悦一扫之前的萎靡。当然最高兴的还莫过于良贵妃本人。不止是因为她是宫里第一个有孩子的妃嫔,更是因为这个孩子还是一个皇子。

    宫里向来都有母以子贵的说法。良贵妃无疑就是这样的典范。因为这个皇子的降生,皇上不知道赏赐了多少珍玩金银给她,但凡是良贵妃开的了口的,皇上都是尽心的满足。

    也是因为良贵妃的一句话,皇上也终于踏进了太后宫中,亲自向她报喜。彼时太后被这次皇上的不孝打击的心灰意冷,正转着佛珠安静礼佛。听得冬梅之前说良贵妃生产,也是高兴,但还没想到皇上会亲自过来。所以见到儿子,到是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皇上因为有了子嗣,心中的烦恼被暂时压住,此时心平气和终于有了几分悔意。想了想便叹息“母后……儿子来看您了”

    一句母后,叫太后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不过她到底是强势惯了,此时心中感动嘴上却不服软。紧接着说“难得你的孝心。居然还记得来看我!”

    “母后。儿子知道错了……母后一向宽容,原谅儿子这一次吧。对了,不知道母后知道良贵妃生产的消息了么?她为朕生了一个皇子。母后,你做了皇NaiNai了”

    新生命的出世总是叫宫里振奋的。太后的沮丧终于散开,脸上露出几分喜悦之情。“知道了。那孩子可还好吗?长的像谁?”

    “长的像极了儿子。儿子已经吩咐人,等会就抱来给母后瞧瞧”

    “好,难得你这份孝心。良贵妃是投胎,多安排些人手照顾”

    “儿子知道,已经多拨了十几个人过去了”

    母子两人因为孩子渐渐化解了隔阂,不知不觉又提起了皇上小时候的事情。听着那久远的回忆。还有一件件的温情。皇上被疾病折磨的扭曲心理终于彻底平复了下来。半晌感概良多的叹息“近日儿子做了许多的荒唐事。母后……你万万不要记得心里。什么时候你都是朕唯一的母后”

    太后猛不丁的听见这样的话语。受的委屈顿时化成了眼泪落了下来。她也知道这几个月皇上因为身体变化,心理扭曲痛苦。可还是忍不住焦急还把这些事情都硬加到田颖身上,没有一点做母亲的担待,让他夹在这漩涡里更加难受。看见皇上现在如此,太后也不禁生出几分悔意。

    “母后也有不是…母后的心太急了……”

    “不……母后对儿子的养育之情,儿子比谁都知道。怪只怪这恶疾来的突然,让儿子没了主意,今日看见皇子,儿子这才幡然醒悟……还希望不要太迟了”

    太后激动的看着皇上,连连摇头“不晚。不晚。只要你真的能够平息心里的不快。这就都是值得的。皇儿,无论如何你现在已经是做了父皇的人了。Xing子要更收敛些。至于那恶疾,哀家不信,就不能找到人治好你”

    “嗯……儿臣听母后的话。”

    太后欣慰的点点头,忽然不知道想起什么。犹豫了下还是开口“皇儿,现在良贵妃也生了皇子了。宫中一直无后也不是事情。依哀家看。不如就乘机立她为后吧”

    皇上皱了皱眉“立良贵妃为后?”

    “对!哀家是这个意思。现在宫中也只有她生了皇子。况且向日她也对你忠心。若是立后,也无什么不妥……虽然哀家知道你心中喜爱的是辰妃。可是……她毕竟出生阅历有限。皇后要的可是母仪天下。相比起来可是良贵妃更加妥当些”太后知道辰妃在皇上心中地位。为了避免母子两人在因为这女人产生龌龊。太后果断的将心中厌恶收起,貌似公平的分析道。

    果然这番话,比起直接诋毁,让皇上还是动心了。“母后说的是……”

    太后满意的舒了一口气。“不过也不着急,现在她刚生了皇子,也不是时候册封。就等着出了满月在说吧”

    “好……那便如此”皇上说完,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坐了坐便和太后告辞。太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她自然是知道皇上心中的不甘。在他心里,恐怕最想的皇后人选还是辰妃吧。

    永怡宫里,田颖也收到了良贵妃生下皇子的消息。只是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她更加小心,不再沾染一点瓜葛。免得被抓住了痛脚。更何况私心里,她也不希望这个刚出生的小生命有什么闪失。所以就算现在宫里其他妃嫔都已经送了礼物过去,田颖还是没打算送什么。

    一个人正呆呆的坐着,新来的侍女忽然说皇上过来。抬头就看见那明黄色的龙袍已经闯入眼帘。“皇上,你怎么过来了?”

    田颖惊讶的叫了起来。今天皇子出生,皇上不该是陪着良贵妃么?怎么会到她这里来。

    “嗯……朕想和你说说话”

    看着皇上的态度。田颖更加忐忑起来了。眼前的皇上还是之前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又有点不一样的感觉。难道真是为人父亲之后,多了几分休养沉稳?

    这边田颖还在暗自揣摩。那边皇上忽然又开口,叫田颖忽然愣住。“辰妃……朕的心你可真的明白?”

    第四十三章察觉田颖怎么也想不到皇上开口对她说的话,居然是这么一句。之前他虽然也表示过自己的喜爱。可是一直都是用皇上高高在上的口气。仿佛喜欢上自己,是自己天大的荣幸般。根本不似现在,一种无奈沉重的感觉。

    田颖有一瞬间的失神,反应过来无奈苦笑“皇上怎么想起来说这话了,今天皇上应该陪着良贵妃才对……”

    “你又在逃避朕?在你心里就那么讨厌朕?希望朕永远不要踏进你的永怡宫才好?”

    “皇上……臣妾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你不要解释了。我不怪你。颖儿……我知道你对我的怨。你这样的人是不适合在这后宫里呆的。可是为了我自己的私心,还是将你拉入这浑水里,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对你这么深的感情。我也想过放你走。不要在纠缠下去,但是看见你,我却又放不下手”

    田颖睁大了眼睛。听着这低沉肺腑的告白,心底的仇恨都有了一丝的动摇。的确,从进了皇宫,皇上的确没有亏待过她。可是……她也没有忘记,他是她艾家灭门的罪魁祸首!他们之间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也许就算没有这份仇恨。她也不会喜欢他。

    看着田颖不说话,皇上苦涩的笑了起来“你也不必瞒我……你的心意我都知道。颖儿,我只想问你最后一次,你是否愿意真心待我……?”

    田颖骑虎难下。摸不准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犹豫了下才问“皇上这话……意思是什么?臣妾自然是真心待皇上的。既然进了这后宫,哪里还有什么别的念头”

    皇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真的?那好。良贵妃现在生产了,太后提出要立她为后。从其他方面讲,良贵妃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是私心,我却更加希望后宫之主是你。你可愿意?”

    田颖心头一惊。本能的摇头“皇上……怎么会是我呢?臣妾……资历浅薄……”

    “好了。你别说了。我就知道你心底是不愿意的。真是可笑。这尊荣无比的位置。不知道是多少妃嫔的终极梦想,可偏偏你就不稀罕,你告诉朕,你到底想要什么?”

    田颖无声的在心里呐喊。她想要自由,想要报仇。想要和肖大哥厮守终身。可是她能吗?眼泪缓缓的流了下来。田颖沮丧的摇头“臣妾什么也不想要……臣妾只希望能够平安平静到老”

    皇上盯着她低垂的头,就仿佛要看传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一般。好半天,才泄气的摇头“我明白了。辰妃,这是朕最后一次对你的妥协。往后,朕再也不会对你多想了……”

    田颖抬头,就看见那双薄情的眼睛。心中莫名的反而放松。是了,这才是这个薄情自私的帝王该有的嘴脸。而不该是那般深情款款。就算他之前对自己有几分真心。也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不妥协吧。时间久了。他总会感到不满意。今天这样的冷情也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吧。

    “是……臣妾谨记”

    随着田颖不卑不亢的说完。皇上终于放下了最后的一丝执念,站起身来大步的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太后安插在田颖身边的侍女也将这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太后。念着佛珠的太后听闻,当即睁大了眼睛。厉声叫“什么?皇上居然打算立她为后?气死我了……还以为这孩子总算是醒悟了。没想到都是装出来骗哀家的”

    “太后……您先别生气。那个辰妃最后没有答应……”

    “好一个没有答应!哀家该高兴吗?她一个区区的妃子居然连皇后的位置都不要。按的什么心?她想要什么?”

    太后越想越气。将早上那微博的一点怜悯彻底的丢了干净。思来想去,急忙传了冬梅去叫了王廷贵进宫。

    一时三刻王廷贵进来。看见太后又在发怒,稍微一想也能知道是因为什么。不过现在他还是不得不为田颖说好话。

    “妹妹天天礼佛,怎么还是这样容易动气呢”

    “哼,哥,你说为什么!叫你去查的能人异士到底查到了没有”

    王廷贵敷衍的点头“自然是有了眉目了。不过……准确的消息还要等一等”

    太后听见王廷贵说有消息,反应过来激动的站起来“你说的可当真?真的找到能治皇上病的人了??”

    “当然了。我去找,还能不尽心么?不过那老师傅出去游学,还没有回来。只等着他一回来,我就带他进宫里”

    太后信以为真,当即高兴的作揖,嘴里直念阿弥陀佛。她哪里知道,其实王廷贵早已经知道那个大师在哪里了。

    自从太后布置了脚王廷贵去寻找民间大师、。王廷贵到真的积极了一段时间。毕竟是自己亲侄子么。布下的众多眼线里,到是很快就有了消息。叫人意外的是。查来查去,居然就查到了西域天师身上。传说这个人善于用毒,可以叫人不知不觉见就着了道。其中有一种蛊毒正是可以控制男人那方面的能力。

    本来王廷贵只是寻找能治疗这病的大师。可是得知这消息之后。却敏感的察觉到其中悬疑。巧合的是,无意间又从江湖上的朋友那里打听到,肖逸山居然是西域天师的关门弟子。单独看着两个人都没有问题。可是一旦放在一起,在联想到肖逸山和辰妃的关系,这其中就大有文章了。

    不过,现在王廷贵有了谋逆之心,想要利用肖逸山,自然在太后面前不好说破的。也只能这样敷衍过。当然这也只是权宜之计。今晚上他可是准备宴请肖逸山的,到时候若是他有异心,在告诉太后真相也不迟。

    在太后宫中又劝慰了几句,王廷贵便打道回府。王城已经收拾妥当。看见王廷贵回来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就说“爹,我已经派人去请肖逸山了”

    王廷贵点点头“好。今晚上务必要说动肖逸山和我们合作。这个人不简单。没想到他和西域天师有这层关系。如果不讲他拉拢到身边,我只怕留着会对我们不利”

    “爹,你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肖逸山顶多也就是江湖上的势力而已。咱们至于还要拉拢她么?现在皇上心智扭曲,什么事情不都还是你说了算……”

    “闭嘴!平时叫你多学多看,没想到还是这样眼界短浅!那刘柳是什么样的人,没有背景势力,她会和肖逸山一路?还有这个辰妃。居然这么快就笼络了皇上的欢心。要是她愿意,就算良贵妃现在生了皇子,也未必能够争的过去,这一件一件一幢幢,是可以小瞧的吗”

    王城被教训。耷拉下脑袋,懊恼的叹“好好,知道了”

    “明白就好。所以今晚务必招待好了!最不济,也要套出,他背后的势力”

    “我明白了!”

    这边王城父子在府里大摆筵席,那边王府的人也将将好的到了暖Chun楼。彼时柳儿正在偏殿和属下说事,侍女进来就回禀王府的人请。她这话语一出,柳儿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会不会是场鸿门宴呢?随即传了王府的人进来问话。

    “奴婢拜见柳儿姑娘”

    “嗯。起来吧。我听人说,王大人叫我去府上赴约?”

    “是的,我们大人说和姑娘各司其职,都是皇上跟前当差的,理应多走动走动。”

    柳儿眉头皱了起来。这理由可真是冠冕堂皇的。可是如果真是如此,为什么这么多年今天才想起来。这王廷贵的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哦。这样?那除了我还有谁?”

    来人忽然笑起来“大人特意让我转告姑娘,除了姑娘之外,还有一位客人。这客人姑娘也认识,他就是辰妃的表哥肖公子”

    柳儿手中的茶杯忽然抖出稍许。眼睛蓦然睁大了起来。“你说……是肖逸山?”

    “正是他。姑娘应该是认得的吧”

    柳儿恼怒的看了他一眼,冷哼“好。我这就准备去,你先走吧”说着话试了眼色叫人支使开那人。独自一人坐了好半刻。

    没想到王廷贵居然会叫了肖逸山,他这是准备做什么?以那只老狐狸的城府,绝不会做对自己没利的事情……想着柳儿终于站起身来,冲着侍女就吩咐“去将那套华服取出来……”

    第四十四章拉拢

    柳儿到达王府的时候,人还没有到,老远就听见从王府里传来丝竹靡靡之音不绝于耳。正好王城走到了大门口,一眼看见柳儿,满面笑容地迎了上来。张嘴就说“姑娘,看我们多有缘分,我就知道你此时会来”

    柳儿现在惦记着肖逸山的生死,自然没有心情与他调笑。横眉冷对就是一句“王城,不管你们打得什么主意,今晚若你们动一动肖逸山,我定和你们势不两立。”

    “姑娘说的哪里话。肖公子是我们的座上宾,又是辰妃的表哥。王家和他井水不犯河水,远无仇近无怨,怎么可能对他有其他的想法,姑娘真的是说笑了。”

    “但愿如此!”柳儿冷冷撂下一句,王城这才将她迎了进去。

    穿过亭廊水榭。不知道又走了多长终于到了花园附近。老远在湖边就可以看到长袖善舞一派热闹的景象。柳儿不知道现在肖逸山过来了没有,着急走了两步迎上去。借着湖面上挂着的各色灯笼,还有宴会场地布置的宫灯,很快就发现一侧的位置,肖逸山已经老早就坐在那里了。

    至此,柳儿那点侥幸破灭。心里忍不住埋怨,看他平时那样谨慎,没想到现在倒是就这样放松。也不怕他们在酒水里放什么猫腻么?

    “好了,姑娘就等你了”。王成热情的招待了,又将柳儿招呼到座位上,又亲自为她到了酒水。这才走到王廷贵的身边嘀咕了几句。

    柳儿就称着这段功夫,看向肖逸山。肖逸山仿佛是感受到柳儿的目光,偏过头来递给她一个安心安慰的神色。那目光仿佛是再说,我都明白,就这一眼,柳儿忽然就安定了下来。肖逸山不比旁人,他既然敢过来,那也就是完全明白其中的凶险。也许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自己也许真是多虑了。柳儿一边听着耳内的丝竹音乐,一边暗笑自己的敏感。

    也就是在此时音乐忽然戛然而止。紧跟着上位的王廷贵端起了一杯酒站起来,冲着柳儿和肖逸山两人说道“今日老夫能邀请到公子和姑娘两位,实在是蓬荜生辉。老夫先干为敬一些,谢二位赏光”。说着话,将酒杯一饮而尽。柳儿眯着眼睛打量王廷贵。直到现在为止,王廷贵都看不出来一点其它的动机,但是以她和王廷贵相处这么多年的了解,她绝不相信,王廷贵真的是那么好心的宴请他们,这其中定然是有着什么诡计。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想法一般,紧跟着王廷贵就说出了一句“今日在座的,都是我们自己人。我王某人,也说句大言不惭。朝中有资格能坐在这里了,恐怕也只有二位。”

    柳儿听不下去,这话说的仿佛他们几个人已经是一条船上的。难道王廷贵来,就是宣布将他们两个人强行拉到了他的队里?他以为口头宣布一声,他们就要为他拼命?或者就真的成了他的人?换给别人,这话说出,恐怕就是无法脱身,毕竟今日约会,也不是什么隐秘行为。只可惜她是柳儿。她若不想。就算十个王廷贵也未必能拦住她。

    柳儿想的不错。王廷贵怎么可能就只有这样的手段呢?扫过底下见柳儿两人都不说话,王廷贵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自然,我王某人也不会亏待两位。凡是与两位有瓜葛的,我也必定会精心照顾。”

    此话一出。肖逸山和柳儿的脸色顿时变了起来。柳儿无父无母自然不会有什么有瓜葛的人,那么也就只有肖逸山了……而和肖逸山有瓜葛的人,无非也就是辰妃了。

    “王大人是什么意思”肖逸山耐着Xing子笑着问道。

    “肖公子这么聪明不会不明白。宫里良妃娘娘已经生了皇子。恐怕接下来就该是皇后了吧……至于辰妃娘娘……呵”

    “如此我倒要恭喜娘娘了。不过就算这样,想必辰妃娘娘在宫里也不会有多难过的,毕竟皇上,还是那么喜欢她的,自然,也要多请大人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

    王成有点耐不住Xing子,刚要说话,王廷贵却打断了他“肖公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皇上是最中意辰妃娘娘,只可惜身体却不那么听使唤。至于什么原因,我想肖公子是最清楚不过的。如果皇上知道了这件事情。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呢?”

    柳儿的脸色变了变。眼光不自觉地飘向了身边的肖逸山。王廷贵的意思难道是说皇上疾病是肖逸山所为?。冷不丁忽然想起西域天师。如果真是他,倒也能说得过去。况且他也有这个动机。。只是皇宫戒备森严,他究竟是如何进去的?这个人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势力?

    “哦,大人倒是查的清楚。那么大人倒是说一说,希望我做些什么。”

    王廷贵见肖逸山的话语松动,舒了口气。哈哈笑起来“肖公子果然是实务者为俊杰。其实早在初见的时候,老夫就知道公子定然非池中之物。现在朝廷荒唐,百姓水生火热。老夫深感有愧先皇。尤其是西南几位将军,现在更是乘着皇上患病期间,蠢蠢欲动,大有揭竿而起自立称王的意思。与其如此,到不如先行一步。保卫江山,也不辜负皇上的一片厚爱”

    肖逸山忍不住冷笑,好一个保卫江山呢。“王大人一心为民,真叫在下佩服。只是在下只是区区一介莽夫,如何就让王大人垂青呢?恐怕叫王大人错爱了”

    王廷贵开始键他松口还以为有了几分希望,如今听着这话语婉转拒绝。当即有些不快。“公子何必谦虚。放眼朝中,想要和老夫为伍的人大有人在。可是老夫为何独独选了你。公子何必装糊涂?”

    柳儿下位看着王城目中忽然露出杀机。心里沉了下。忽然开口“今日王大人宴请,柳儿还没有谢过大人呢。犹豫来的匆忙,也没有带什别的。柳儿就为几位献上一舞吧”

    “好。那就劳烦姑娘有心了”王廷贵见柳儿打圆场,顺水推舟的敷衍了下去。

    紧跟着婉转的音乐响了起来。柳儿身着无色华服,衣袖翩跹,仿佛一只飞舞的蝴蝶般。一举一动极尽飘逸动人。看的上位的王城眼睛都直了。心中爱慕更加深重。而作为局外人的王廷贵却在这场表演里发现一个情况。柳儿的眉目顾盼流星深情的一再凝望肖逸山。而肖逸山的目光则是躲闪不定。

    上位的王廷贵看的清楚,心中不由暗笑。原来这柳儿看似不近人情冷血杀手,却也有着这般小女儿的情怀。居然喜欢肖逸山。这到是出人意料。不过对自己眼下之事却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因为就算肖逸山不能和自己为伍。那么至少柳儿又多了一个把柄到自己手中。两方制约。他到是不相信。这两人还能抗拒自己?

    一曲之后,王城大叫起来“姑娘简直如同九天仙女一般,美的不似人间之物啊”

    肖逸山也点头陈赞。刚才柳儿舞蹈的确是美不胜收。

    “的确,老夫一向知道姑娘武功了得,没想到音律舞蹈也是这样极致。皇上果真是没有看错人的”

    “王大人过奖了。王大人位高权重,什么人没有见过,能让大人夸赞,可真是柳儿的运气呢”

    几个人客套一番。王廷贵此时到也不再着急逼迫。只是暗中话语试探起来肖逸山。

    “肖公子。皇上生病的事情想必你是知道的。说起来我这个做舅舅的看着也心痛。不知道这世上是否真的有什么法子可以治得好皇上的病呢?”

    肖逸山不在意的笑了笑“王大人不必多滤。皇上乃是九五之尊。自然会有天意”

    “天意?若是如此到好。只怕人为啊……”

    “人为?呵,大人恐怕多虑了。皇宫那样的地方又岂是那么容易人为的?”

    王廷贵见肖逸山说话是滴水不漏,也套不到什么有用的。渐渐没了耐心。又和柳儿说了几句朝中动向。便着人送他们回去。

    路上柳儿松了口气。见四下无人,边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能那么轻易的进入皇宫?还有皇上的病是不是你弄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和辰妃同房。是不是?”

    肖逸山猛不丁的听见她的询问。楞了下,转瞬敷衍“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信了王廷贵的话。别忘记,他现在可是巴不得我们两人内讧。到时候他就可以乘机将我们拉拢过去了”

    “真的只是这样?”

    “姑娘那么聪明,怎么这事情上又犹豫多疑了呢?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证据呢?”

    柳儿被说的郁闷。想想王廷贵的为人,到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那好吧……就算这样。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做?王廷贵箭在弦上,想必很快就会动手了。在这之前。他一定是要你的一个肯定答案。若是你的答案是否定。那么他一定想办法先除掉你……”

    “我不会给他这个寄回的。你放心”

    “哦。你这么自信?到底是什么法子?”

    肖逸山忽然神秘的笑了笑“这江山是只能姓刘。绝对不会变成姓王就是了”

    第四十五章出动

    在柳儿和肖逸山离开没有多久之后。王家父子也在灯下商量。

    “爹。难道我们还要等吗?明显那个姓肖的不会任我们摆布,不如……”说着做了一个手起刀落的表示。

    王廷贵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别说杀的了杀不了。就是真杀了他,柳儿那边又要如何?做事情不动脑子,枉费我日常那么教你!”

    王城懊恼起来“爹的意思是?”

    “哼。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痴情种子。你恐怕不知道吧。那柳儿的心上人居然就是那个肖逸山!”

    “什么?怎么可能。柳儿怎么会喜欢上别人?”

    “怎么不会?这也可见着肖逸山绝非一般人。所以更不能轻易的叫他死了”

    王廷贵说完扫了眼一边满脸愤慨的王城。无奈的摇头“天下好姑娘多的是!大事为重!事成之后。还不怕她刘柳不从了你嘛?”

    王城咬着牙,半晌才点点头“我知道了”

    王廷贵见总算安抚了王城,这才交头接耳的安顿下去……

    就这样一连五六天。王城不是在暖Chun楼,就是在紫竹林做说客。碍着王廷贵的面子肖逸山和柳儿到也不好正面和他冲突。只是尽力周旋。

    自然,其中最深的目的还是拖延时间!因为只要他们一旦翻脸,王廷贵定然就要下毒手了。到时候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

    只可惜。柳儿向来高傲惯了。一天两天的应付还能承受。一连七八天的虚假笑脸。终究是忍耐不住了。直到今天,王城也是过分,居然用肖逸山威胁她。因为毕竟肖逸山是没有官职的。而且对外也只是普通人而已。

    柳儿受不了这威胁,终于没忍住的和王城闹翻了!

    “哼。回去告诉王廷贵。就说我柳儿绝度不会和你们为伍。死了这条心吧。我就不信皇上会被你们迷惑!还有。你们如果敢动肖逸山。那也别怪我柳儿痛下杀手!”

    彼时王城是又气又恼。终于不再表现痴情面目。看着柳儿就是一句“那你就等着敬酒不吃吃罚酒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柳儿本以为按照自己在皇上身边的重视。王城父子就算闹翻了。一时间也不至于能捏住自己什么把柄。但没想到。王廷贵也已经没了耐心。终于开始下定决心铲除自给了。一旦人有了什么决心,总会找到理由。在于王廷贵这样的人身上,更是如此。

    王廷贵是没有柳儿什么实质Xing把柄。可是他还有一张颠倒黑白的嘴。在王城回到王家,将柳儿和肖逸山的态度添油加醋的说明白之后。王廷贵当天下午就进宫见了太后。究其原因,自然是因为太后更相信他,也更容易说服。

    冬梅将王廷贵带了进去的时候,太后还以为他是为了皇上的事情而来,激动下亲自下去迎接了他、“哥哥,是不是那个大师找到了?”

    “唉。暂时是没有。不过,也并不能说没有进展。至少……”

    “至少什么?哥,你到是说啊”

    王廷贵故意表现出几分犹豫,这才说“虽然那个大师还没有回来。不过……我倒是查出了皇上的病因!”

    太后正为王廷贵的话语沮丧,猛不丁听见这样的转机。当即焦急的问“那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起来……不得不佩服妹妹的眼光。当初你说这辰妃是祸水。我还只当你是瞧不上她的出身。现在才知道妹妹看人毒辣。”

    “怎么又扯到了辰妃身上……哥哥的意思莫非是,皇上的病是因为辰妃而起??”

    王廷贵无奈的叹息“唉……我也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和她有关系。自从上次你叫我去查找大师。底下的人到是很快就告诉了我那人。你可知道牵扯出了谁?居然是肖逸山!就是辰妃那个表哥!

    更叫人想不到是,肖逸山居然和皇上身边的柳儿关系匪浅。所以,如果他们真要联合起来做ian什么的话到是方便的很了!”

    太后惊诧万分,好半天都不能相信般“你说的是真的?那柳儿不是皇上身边的心腹么?怎么又会和肖逸山扯上关系?还有那肖逸山,他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单单是这肖逸山和皇上疾病有关这一点,恐怕就是居心不良了”

    听到此处。太后心中已是大怒。没想到这辰妃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幸亏王廷贵发现的早。否则,还不知道会有乱子。皇上却还想着立她为后!

    “既然已经查出来。那肖逸山可是被抓起来了?”

    王廷贵面露难色“这个倒没有。一是我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二是毕竟牵扯柳儿……而且辰妃……”

    “哼!还要什么证据!那辰妃之前进宫就不愿意。恐怕和肖逸山也有什么瓜葛!所以才会有了皇上突然怪病!必定是这样!还有什么可怀疑!”

    王廷贵无奈的点头“太后说的是……可是……皇上毕竟对辰妃有情。这样说出来。总是不能交人信服。再加上……太后怕是忘记了,之前皇上因为辰妃和你之间的龌龊了?”

    太后脸色变了变。的确。辰妃是皇上的心头肉。那少年人的感情一旦发芽都没有理智。可以忘了自己这个母后。怎么就不能忘记第二次?

    想到这里,太后懊恼的拍了一巴掌身边的小几“那你说,现在要怎么做?难不成眼睁睁看着辰妃将皇上控制在手里?”

    王廷贵见目的已经达到,笑着安慰“那到也不会……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既然这肖逸山和辰妃关系匪浅。那不如就让皇上看个明白”

    太后稍一思索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等着王廷贵一走。太后就叫冬梅去找了皇上过来。两方一坐定,就婉转的道出了自己的意思。

    “皇上……哀家瞧着辰妃进宫以来。总是郁郁寡欢,尤其是最近。你可知道什么原因?”

    “母后……您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母后不是一向不大喜欢她么?”

    “哀家喜欢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欢就好,只是显然这个辰妃……对皇上也不是那样上心。这点上,你在其中看不明白。但是哀家是过来人却明白的很”

    皇上一时说不出话来。的确。感情这种事情局外人也许看的是清楚些。母后也许就是看到了自己贵为天子却得不到那一个人的苦楚。所以才会埋怨辰妃吧。

    “母后的心意儿子今日才算明白了”皇上由衷的叹息。

    太后摇摇头,语重心长又说“你明白就好。你能放的下固然好。你放不下……也要劝自己放心。你毕竟是皇上!至于辰妃……若她是真心待你,其实母后也能容下她。问题是……”

    皇上见她说到此处忽然不开口了。心里一紧。忍不住追问下去“是什么?母后怎么会那么清楚辰妃所为……母后到底想说什么”

    “皇儿。母后听说……辰妃有个表哥叫肖逸山?你觉得此人是什么样人?”

    皇上眯起来眼睛。今天母后虽然心平气和谈论辰妃。可是每一句话又仿佛已有所指。现在更是提起肖逸山。这个他当初就有些怀疑的男人……

    “母后的意思是……辰妃心中有了别人。那个人是肖逸山?”

    太后见皇上说破。欣慰的笑了笑“母后可没有这样说。不过,辰妃自从进宫到现在不高兴却是真的。至于她为了什么不快。母后可不得而知了”

    虽然太后从头到尾也没有说出肖逸山和辰妃有染。但句句话都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这地方。这也是太后的阴鸷处。知道皇上厌恶自己和辰妃正面相对。所以只在一边引导。其实,对于这种事情,只要引导就足够了。

    果然,皇上烦恼的皱起了眉头思索。一件件一幢幢隐秘忽然就串联了起来。难道真的被爱情蒙蔽了头脑?为什么就会那么轻易相信了肖逸山和辰妃的话呢?自己对她是那么好。如果他真的心中没有别人。怎么会对自己这样冷淡?

    “皇上……哀家知道你的心思。可是这女人的心,一旦不再你身上,恐怕是很难拽的回来的。

    与其如此,不如到是痛下决心也不要牵着走……”

    “好……这件事情朕会处理”半刻的沉默后皇上忽然说出这么一句。太后看了他一眼,那张脸上虽然依旧在极力的维持着尊贵,可是眼神里的悲伤她这个做母亲的,却看的清清楚楚。

    只可惜,辰妃就像毒瘤一样,不得不清除。就算是痛,她也不能手软的选择。

    “皇上……我倒是有个法子。辰妃在宫里也不开心。她进来这么久和家人在也没有见过。不如就乘此机会叫她去和家人团聚一番。若是没有那些踪影,就罢了。若是有的话……”

    虽然太后的话没有说完。但皇上已经明白过来。微微思量。转瞬像是下了最大的决心般。终于点头说道“好……那就依着母后的意思办吧”

    第四十六章央求太后提出叫辰妃回家看望父亲第二天,皇上身边公公就过来传消息。乍听这个消息,田颖好半天反应不过来。皇上怎么会忽然想起来叫自己回家呢?不过不管原因如何,能回到去看望爹爹,都是一件叫人万分高兴的事情。

    准备妥当之后,当天下午,皇上就派人将田颖送往了金家。金成龙一家实在没有想到,一入宫深似海居然没有在田颖身上成为事实。全家人自然高兴万分。尤其是杜兰兰没想到还能在见到这个可爱的妹妹。等到太监公公都下去,两人回到屋里相拥而泣。

    “小颖,太好了,我总算又见到你了。你不知道爹和大哥有多担心你”

    田颖也是泪流满面。如同见到了自己亲身姐姐般。拉着兰兰的手颤抖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房门正好被推开。金成龙带着杜梦走进来,一眼看见两姐妹哭泣,也跟着唏嘘不已。

    “回来就好。实在没想到,咱们还有相见的一天。小颖,快来让娘看看你”

    田颖激动的点头,站起身来一头冲进了杜梦的怀里。这一刻在宫里所有的惊险恐惧。都化成了满满的委屈,任泪水汹涌的流在了杜梦的衣衫上。

    屋子里顿时一片唏嘘。唯一还能保持理智的,也只有金成龙。对于田颖回金家探亲。他自然是比谁都高兴的。可是这不符合常理的一举,总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更叫人觉得奇怪的是。那些侍女和公公在护送田颖到了金家之后,居然全部都撤走了。换句话说,现在田颖和皇宫没有一点羁绊了。

    皇上这是打的什么心?就算宠爱辰妃,也不至于这样的松懈皇家礼仪啊?

    金成龙满满的疑惑在胸。只是看着一家人团聚不忍心说破。直到吃过了晚饭,田颖疲累的打哈欠才乘机说“好了。今日小颖刚回来。被你缠了这么久,早就疲惫了。还是让她先休息吧”

    一直和田颖在一起的杜兰兰当即不满的嘟嘴。拉着田颖就叫“不要。爹。妹妹好不容易回来。今晚上我们两人一起睡”

    金皓一边无奈的摇头“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小孩子气。二小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呀?”

    “你才幼稚!你这是羡慕,羡慕我是女儿身!”

    金皓彻底无语。苦笑看向金成龙,却意外发现父亲给他做眼色,想了想当即明白过来。站起来叉腰不屑的叫“我羡慕你?哼,我要是女孩子,不知道比你这个丑八怪要漂亮多少倍。就算我现在是男人,都不知道比你好看多少。需要羡慕你吗?”

    “你……你……金皓!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哈哈,兰兰是个丑八怪~怎么样,你打我啊?来啊来啊~”

    “你给我站住!好你个金皓,别怪我心狠手辣!”

    眼看着两人打打闹闹的跑了出去,田颖焦急的看向金成龙“爹……”

    话还没有说完。金成龙已经不在意的摆摆手“没关系。是我叫皓儿将兰兰引开的”

    “啊……爹,这是做什么?爹爹有话和我说吗?”

    “是……兰兰这孩子撑不住气,很多事情不能叫她知道。爹就想问你……皇上,为什么忽然叫你回家来了?要知道,一入宫深似海,宫里的妃嫔几乎都不会出宫的”

    田颖也露出疑惑的表情“我也觉得奇怪呢。皇上忽然就叫我回家探亲,也没有什么预兆啊”

    金成龙被说的越发起了疑心,思量半天不得要领。猛不丁的好像记得了什么。看看四周,越发压低了声音问“那么,你和肖公子的事情,在宫里可是被人知道了?”

    田颖眼皮重重跳了下。捂着心口慌张的摇头“我不知道……不过自从肖大哥被下令在也不许进宫之后,皇上也并没有在提起他。”

    金成龙点点头“也许是我多想了。时候不早了。你先去睡吧”

    田颖答应了一声。这才满腹心事的往厢房走去。随着她一离开。金成龙立刻回到屋里乔装打扮。乘着夜色悄无声息的到了紫竹林。彼时肖逸山正在月下抚琴。听见人声就掩藏了起来。金成龙率先叫了一声“肖兄弟……”

    “金大哥?你怎么到这里?”

    为了不连累金成龙一家。自从田颖进宫之后,两人这还是第一次见面。

    金成龙看了看四周。随即拉着肖逸山进了木屋。两方坐定,借着桌上的灯火才开口“肖兄弟恐怕还不知道小颖回金家了吧?”

    肖逸山吃了一惊“什么?颖儿回金家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中午的时候。现在她还在金家。我只怕这其中祸水,所以特意来通知你一声”

    肖逸山感激的笑了笑“多谢大哥”说完就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宫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柳儿居然都不知道。可见皇上现在多么不信任她。也侧面证明了王廷贵的势力。

    在回头想想田颖忽然被放出宫。别人不知道,他怎么能不知道其中意思。王廷贵一心想拉拢自己。现在看到自己态度坚决。自然不会在留着自己。而辰妃又是自己的软肋。他一定是想用田颖将自己勾出来。到时候来个一箭双雕。还能替太后除掉了辰妃。也叫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真是老谋深算。好毒的心!一边看着肖逸山默默不语在算计的金成龙。看见他忽然露出的一抹阴森笑容,便知道他一定是明白了什么。焦急就问“肖兄弟可是知道其中玄机?”

    肖逸山微微思量。最终还是没有说破。金成龙毕竟是局外人。他本就不想连累到他们。有时候知道的秘密越多,越危险。想至此,点投诚恳的说道“金大哥,我的确是明白其中用意,只是,却不方便和大哥说透。还望大哥海涵。另外,以后就算在有什么事情。大哥也不要冒险过来找我。我与大哥不同。”

    金成龙自然明白这个不同是什么意思。肖逸山是神秘的江湖客。而自己则是老实的生意人。有家有口根本经受不了什么变故。这番心意不由叫人感动。

    “肖兄弟客气了。人生在世难得知己。为了肖兄弟,也值得”

    “有大哥这句话,就足够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大哥还是赶快走吧”

    金成龙见他说的决绝。也不再强留。随即告辞往家中走去。也就是他前脚走。后脚柳儿进门。

    “你怎么来了?”肖逸山边收拾东西边没抬头的问了一句。

    “我自然是来告诉你好消息”柳儿皱着眉头,看着肖逸山手里收拾的包裹。不等他回话,又继续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有事情要南下几天。这几天你都不用过来找我了,还有,你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现在王家父子已经开始行动。你自己要多保重”

    柳儿楞了下。这还是第一次听见他说如此关心的话。心底某个地方不由的涌出热流。

    “我和你一起去……”

    “不必了。我过几日就会回来。而且,朝中也需要你接应……”

    柳儿越发觉得糊涂。皱眉就问“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回来你就知道了。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姑娘。替我照顾好田颖。”

    柳儿心中苦涩。一把拉住了他“你就这么信得过我?你不怕我杀了她?”

    肖逸山无奈的摇头“你要是想杀颖儿。谁又能拦得住你。她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柳儿双眼直直的看着面前一张英俊的面庞。又是无奈又是感动。最终缓缓的放开手说出一句“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好好的活着”

    肖逸山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随即拍拍她的肩膀。转瞬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只留下柳儿看着那背影,无奈的苦笑。爱上这样一个人,也许注定自己会失败。可是她不后悔。如果在有一次选择,她也许还是会奋不顾身的选择与他一起。就算最终的结局不尽人意,也总算没有枉费来到这繁华世界一次吧……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皇宠小辣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皇宠小辣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宠小辣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