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小宴宾客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小宴宾客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安静肃穆的大殿内,孝和帝略有些焦急地在殿内走来走去,虽然他已经接到栗公公的密信,知道了这六年来罗云意所经历的一些事情,但当年发生的很多事情他急切需要罗云意当面和他讲清楚,还有魏太后他的生母究竟还活没活着?

    正当孝和帝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等到极限的时候,去罗府宣旨的内侍回来禀告,叶染修、罗云意、罗勇霆三人正在殿外候着。

    “快让他们进来!”孝和帝急急说道。

    三人进殿行礼过后,孝和帝就先让叶染修和罗勇霆退到一边,这两个人擅离职守的事情他稍后再追究,然后一双龙目紧紧盯向罗云意。

    “抬起头让朕看看!”孝和帝已经做好准备会看到一张不熟悉的脸,但眼前这张少女的脸和六年前罗云意的脸没有任何相似之处,这完全就是两个人的脸,“你真的是罗云意?”

    罗云意已经习惯每个人见到她之后先质疑一番她的身份,面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她的回答永远只有一个:“是的,皇上,臣便是罗云意!”

    孝和帝点了一下头,然后看着她说道:“你把当年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告诉朕,不准有任何遗漏!”

    “是!”罗云意答道。

    她依旧是从皇家田庄接到太后的懿旨跟着黄公公进宫开始讲起,包括在羌吴国皇宫遇到巴雅以及在密室的事情都对孝和帝讲了出来,一直讲到她六年后办好她师叔的丧事从山里出来发现自己身处西南草原,然后到直州又意外救了罗思雪的事情结束。

    当然关于空间以及回到现代的一切她还是省略掉了,而在场的三人都没有任何的怀疑。

    听到罗云意讲起魏太后与廉国公府那位死去的世子还有羌吴国太皇太后巴雅的情感纠葛,他淡淡扫了一眼叶染修和罗勇霆,这本是皇家秘闻,他也知道一些,不过眼前这三位都是他信任的臣子,相信他们也不会出去胡乱说的。

    “太后真的没有一点儿生还的希望吗?”罗云意都能幸运地被高人救走,那么魏太后说不定也有奇遇,孝和帝内心里期望魏太后还活着,只是一时回不到皇宫罢了。

    “这个臣实在不清楚,当时臣已经昏死过去,被师叔带到西南深山救治很久才清醒过来。”魏太后被巴雅刺激的双眼已瞎,十里荒漠又极为诡异,罗云意现在想想仅凭魏太后一个人怕是走不出来的,而她留给她的那个背包里吃喝之物也是有限的,说不定魏太后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

    孝和帝沉默下来,明王之死的真相从罗云意的讲述里他已经完全了解了,恐怕就连自己和魏太后之间的母子疏离他都怀疑被巴雅算计在内。

    既然当年死在疆场上的那个明王是假的,那么作为枕边人的明王妃察觉出来了吗?六年前明王妃被魏太后一道圣旨送去庵堂出家,后来太后失踪、太子逼宫自己并没时间去管明王妃的事情,这六年来明王妃倒是一直安静地呆在庵堂里吃斋念佛。

    只是,明王妃的儿子齐王叶黎轩在朝臣里影响极大,自己已经重新给他分派了封地,把他禁锢在西北之地,但他的势力却一日大过一日,西北早已经是他的天下。

    这六年来,朝中大臣一直催促自己赶紧将太子之位定下,就是担心储君不定,齐王会有异心,可当年太子叶鸾逼宫的事情让自己心寒不已,如今自己还在壮年,并不想将太子之位定下。

    “既然现在你已经回来了,司农司还由你掌管,朕为你官升一级,从今天开始你便是大禹朝第一位正四品的女司农官。”孝和帝看着罗云意说道。

    她在西南直州帮助当地司农官改善土质以及提供高产种子的事情,孝和帝已经知晓了,这也是他没有继续怀疑罗云意身份的主要原因,这世上可不是什么人都是农事高手的。

    “臣遵旨!”罗云意答道。

    孝和帝让罗云意先到一旁的偏殿等候,他和叶染修、罗勇霆还有一些军务国事要谈,等到全部谈完三人从宫里出来的时候,远远看到长风赶着一辆马车停在宫门口。

    “王爷,听说您回京了,怎么不先回府呢?小的专门来接您和表姑娘的!”自从罗云意一行人进了京城,长风便已经接到他们回来的消息,本想着去罗府接的,但听说叶染修他们又进了宫,于是自己就来宫门口等着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表姑娘?”罗云意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长风,这小子还真得把玉婷给拐跑了,听说两个人都有两个孩子了,小的还没满月呢。

    “表姑娘,您瞧这话说的,小的不认识您还能认识谁,婷儿还没出月子,我就没告诉她您回来的消息,不然她一准跑出来见您!”长风为自己的妻子玉婷解释道。

    “不急,你要好好照顾她,我有时间就去见她!”罗云意笑着说道。

    “战虎一家在南疆,辰哥儿估计也知道你回来的消息了,咱们去听书茶楼等他吧!”叶染修本想让罗云意跟他回梁王府,但现在京城有罗府,依照罗勇霆护妹的程度来看,他是不会让罗云意这时候去梁王府的,那么去听书茶楼应该没问题。

    “午饭前尽量把意姐儿送回家!”罗勇霆不打算跟着叶染修和罗云意去听书茶楼,他从北疆赶到西南,又从西南回到京城,这一路上也有些乏了,再说他还没有见过其他家人和自己的小妻子,就先放过叶染修一会儿吧。

    “放心吧!”叶染修和罗云意坐进了马车里,长风将马车帘挡好,然后轻扬马鞭,马车朝着福运街的方向驶去。

    叶染修待马车帘一放下,一个伸手便将罗云意扯抱进自己的怀里,然后趁机双唇开始侵城掠地,而赶车的长风假装什么都听不见,脸上喜滋滋地光想唱小曲儿,他家王爷的春天终于来了。

    马车在拥挤的茶楼门前停了下来,六年前茶楼里最火的是老池头讲的白眉大侠,六年后白眉大侠依然是京城人士的最爱,老池头一部书反反复复说了六年,客人们听不厌,他也就说不厌。

    上了茶楼顶层雅间,叶染修和罗云意坐在房内等叶茗辰,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来人猛地将房门推开,罗云意就看到叶茗辰走了进来。

    “修哥儿,云意妹妹呢?咦——这姑娘谁呀?”叶茗辰有些奇怪地看着和叶染修坐得很近的罗云意,在他印象中,能坐在叶染修身边的女人除了当年的罗云意,就是眼前这个长得还不错的少女了。

    “茗辰哥哥,你不认识我了?”罗云意故意笑着看向叶茗辰,听说他娶了叶染修的表妹王楚莹,现在也是孩子他爹了。

    叶茗辰见罗云意喊他“茗辰哥哥”,心下越发狐疑,这世上能如此称呼他的人并不多,可眼前这少女他真的没有一点儿印象。

    “姑娘,你是——”叶茗辰还没有反应过来。

    罗云意显得有些伤心地说道:“不过是换了个样子,茗辰哥哥竟然认不出我来了,还真是让人心里难过。”

    “换了个样子?你——你不会是云意妹妹吧?”叶茗辰瞪大了眼睛。

    “唉——”罗云意叹了一口气当是回答。

    “你真是云意妹妹?”叶茗辰围着罗云意上下打量了一圈,连忙说道,“也太不像了,修哥儿你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叶染修可是第一时间把我认出来的,茗辰哥哥到现在都没认出来,哼,我新酿的好酒可没你的份儿!”罗云意冷哼一声说道。

    “云意妹妹别生气,实在是你的样子变化太大了,不过依然是那么如花似玉般地美丽。嘿嘿,好妹妹,你的好酒呢?”叶茗辰嬉笑着一张脸凑近两人说道。

    “我打算明日在家中宴客,你要是有时间可以过来喝杯酒!”罗云意笑着说道。

    “有时间,有时间!”叶茗辰忙说道。

    三个人又在茶楼说了会儿话,罗勇峰就来叫罗云意回家吃饭了,陈老夫人她们正在家里等着呢。

    从茶楼出来,叶染修和叶茗辰回了梁王府,罗云意跟着罗勇峰回去与家人吃团圆饭,她连几间铺子都没时间看一眼。

    到了第二日,罗云意要在罗府小宴宾客,而且是她亲自下厨,叶染修、叶茗辰、叶昱和谢霄他们早早就来了罗府,女人们下厨帮忙,男人们就在亭子里喝茶聊天。

    “小姑姑,这烤炉里是什么?好香呀!”罗家从永岭搬回来之后后厨就盖了烤炉,逢年过节少不了烤鸡、烤鸭和饼干、鸡蛋糕之物,但就算罗云意手把手教出来的玉婷做出来的味道都让众人觉得差了一点点什么。

    罗家人都已经有六年没有吃过罗云意下厨做的饭了,今天前来参加小宴的都是罗云意在京城最亲近的人。

    “这是小姑姑做的饼干,和滋味楼的可有些不同,你闻闻就知道了,是不是特别香甜?”罗云意自从唐老头过世之后也很少下厨,不过她的厨艺并没有退步,家里奶娃多,她就给孩子们做了很多点心吃。

    “嗯,好香呀!”滋味楼的饼干点心罗时瑞吃过不少,但那里面的香味和此时罗云意做出来的很不一样,自家烤炉出来的味道尤其香。

    “云意妹妹,这个烤炉里是烤鸡吗?怎么这味道和君悦楼的不一样,我从来没闻过?”只要罗云意一进厨房做饭,大家不自然地就朝厨房而来,然后在厨房外边聚在一起等着,东西若是做好了,直接就在厨房外边吃,也不讲求那么多规矩礼仪了。

    “茗辰哥哥,你的鼻子依旧那么灵,这里面的确是烤鸡,是你从未吃过的味道,今天这烤鸡是我新研究出来的调料腌制烤成的,味道绝对是最好的!”罗云意为了今日宴客可从空间里拿出来不少的好东西,其中就有类似于奥尔良腌料的调料,做成烤鸡风味独特又刺激人的味蕾,相信一定会成为君悦楼的招牌烤鸡。

    “我想喝鱼片粥!”罗勇霆也点起了自己的最爱。

    “四哥,放心吧,无论是鱼片粥还是大包子,今天我都给你准备了,而且我还给你准备了一种好酒。”罗云意最后这句故意说得小声,但跟过来的几人都听到了。

    “云意妹妹,你可不能偏心,我们虽然是你姐夫,但也是你的亲人,好酒也要有我们的份儿,谢大哥,你说是不是?”叶昱看着谢霄说道,他得找个同盟军从罗云意那里要好酒喝。

    “对,云意妹妹可不能偏心!”谢霄也想尝尝罗云意说的好酒。

    “哼,意姐儿这好酒是给我准备的,你们都别想!”罗勇霆瞪了一眼叶昱几人,好酒是他的,谁都不给!

    “酒人人都有份儿,只不过有些酒不是谁都能喝的,到时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罗云意为了今天的小宴准备了好几种酒,其中就有为罗勇霆特意准备的烈酒,当时她往空间里备酒的时候,只尝了一口就觉得罗勇霆肯定会喜欢的,自己还特意学了此酒的酿制之法。

    罗云意六年前曾把酱油、醋等的制作方法交给了陈老夫人,而这六年来罗家的滋味楼也的确酿制出了口味特别纯正的酱油和醋等调料,有了这些调料罗云意做起红烧肉、糖醋鱼和其他新鲜菜式就更得心应手了。

    忙了一上午,做了满满两大桌子的菜,男人们一桌,女人们和孩子们一桌,等到热腾腾的美味佳肴端上桌,罗云意又让人从她房间里抬出来一个大箱子放在罗良承和罗震中间。

    叶染修和罗勇霆坐在罗良承的另一侧,他们同时看向那个箱子,现在桌子上什么都有了,独独缺了罗云意说的美酒,难不成这个大箱子里就是酒?

    “意姐儿,这里面是什么?”罗勇峰好奇地问道。

    “这都是我师叔藏起来的好酒,这六年我已经学会了它们的酿制之法,你们尝尝哪个好喝,有空我给你们酿出来!”罗云意笑着拍了拍大木箱子说道。

    一听说是好酒,而且是罗云意那位高人师叔“藏起来的好酒”,一桌子的男人眼睛都贼亮,瞬间都盯向那个箱子。

    “打开,快打开!”罗良承更想快点尝一尝。

    罗云意笑着点了一下头,将箱子打开,里面满满当当地摆了一二十瓶现代的白酒,而且瓶子有高有低、有大有小,竟是每一种都不一样,最重要的是盛酒的瓶子几乎都是透明的。

    “爷爷,您尝尝这个,这个口感极好!”罗云意从箱子里拿出一瓶上等白酒递给罗良承,又拿出另外一瓶递给罗震,“爹,这个酒给您,尝尝好不好喝!”

    “好,好!”罗良承和罗震高兴地接过,但两个人看看瓶口都有些为难,这该如何打开呢,他们可舍不得把这么好的瓶子给弄烂。

    “四哥,这个是给你的!”罗云意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盒子递给罗勇霆,又拿出一个四方透明的瓶子递给叶染修,“这个是给你的!”

    罗勇霆和叶染修两个人也笑着接过,他们的瓶子虽然看着装的酒不多,但感觉里面的酒比其它的都好一样。

    “云意妹妹,我的呢?我的呢?”叶茗辰和叶昱他们见罗云意分酒,都有些着急地问道。

    “不要着急,在场的人人有份,不过喝了这一瓶今天可就没了!”罗云意又给桌上的其他人也都分了一瓶酒。

    “意姐儿,这酒该怎么打开?”罗震拿着一瓶酒不知道从哪里下嘴。

    “爹,我来给您开!”罗云意接过罗震手里的酒瓶,熟练地打开,随即一股浓郁的酒香充满每个人的鼻孔,让在场之人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赞一声“好酒”!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