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佳女北雀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佳女北雀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意儿!”叶染修直接越过亭中几人走到了罗云意的面前,脸上带着淡然从容又深情不移的笑容,看得佳女南湘双眼冒火,妒意满满,这就是那个不费吹灰之力将她心爱之人抢走的罗家五姑娘罗云意吗?!

    “叶染修,看来这几年你小日子过得不错呀!”罗云意笑着看向叶染修,又看了一眼佳女南湘,想来在东南的时候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不少她所不知道的事情,要说介意肯定是有的,但罗云意可不是无理取闹的女人,自己的男人还是要靠自己来捍卫的,“不过我可没打算在梁王府给别的女人留什么位置。”

    “我也没打算!”叶染修笑着又走近罗云意一步,当众就牵起了她的手,“意儿生气了?”

    “自己家种的菜被人惦记了,我能不生气吗!不过,我这人脾气好,如果这位姑娘有本事把菜偷走,我白送她就是,如今是妾有情郎无意,要是她还想着我这地里的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罗云意始终是笑盈盈的,但谁都听出来她话里的狠决,这还是罗云意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对叶染修表现得如此强势。

    “罗五姑娘就不怕别人说你是妒妇!”南湘恨恨地看向罗云意,她竟敢威胁她,真当南家的人会怕罗家不成!

    “我是妒妇吗?”罗云意故意睁着大眼看向叶染修,然后又看向叶茗辰、叶祁、王楚莹、司空潭等人。

    “当然不是!”叶染修第一个表态。

    “云意妹妹怎么能是妒妇呢,你可是这天底下最善良大度之人!”叶茗辰讨好地说道。

    “罗姑娘不善妒!”叶祁笑着说道。

    王楚莹、年雪乔、司空潭和黄若心自然也不会说罗云意是什么妒妇,而是把她夸赞了一番,又顺带挤兑了一下南湘,气得南湘是全身发抖,她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样的欺辱。

    “你们——”南湘恨不得把这些站在罗云意一边的人都给撕碎,除了叶染修,她把在场的人都给恨上了。

    “湘儿,咱们还是走吧!”终于,一直站在亭中一角默不作声的佳女北雀抬起了头,有些无奈地看向南湘。

    “不,我不走,我要跟着王爷回东南,我生生世世都是他的人!”南湘有些气闷地看向北雀,没想到连她都不帮自己。

    “看来育德苑的嬷嬷真该换了,你们佳女都可以随意出宫吗?”叶祁敛去了脸上的笑容,目光看向的却是佳女北雀。

    “回三皇子的话,我和湘儿是皇后娘娘特许出宫参加今日满月宴的,湘儿只是太痴,还请诸位见谅!”北雀对着几人微微一福礼,不卑不亢地说道。

    “是太痴还是太厚颜无耻,这可真不好说!”黄若心轻声一笑,眼中都是讽刺。

    “你说谁厚颜无耻!”南湘恼怒地看向黄若心。

    “怎么,这位姑娘没有自知之明。”黄若心冷冷一笑。

    “哼,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爹可是东南王!”南湘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她的身份。

    东南王府乃是大禹朝开国至今第一位异姓王府,在大禹朝的东南之地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和影响力,几乎整个东南沿海都在南家的势力范围之内。如今的东南王是南信敖,南湘是他的嫡次女。

    “东南王府出来的女人就可以这么随便吗!”黄若心轻视地看了一眼南湘,她在覃州的时候就听她爹说起过东南王,都说东南海盗多,百姓日子不好过,在黄若心看来,东南王府就是东南最大的海盗。

    “你——”南湘没想到说出自己的身份对方还如此无礼,一时气结当场,而此时佳女北雀也已经走到她身边。

    “湘儿,别闹了,咱们该走了,要不然皇后娘娘会怪罪的!”北雀扯了一下南湘的衣袖,她不该一时心软答应南湘来找叶染修的。

    “不,你甘心我不甘心,叶染修,你到底愿不愿意娶我?”南湘有些失去耐心。

    “不愿意!”叶染修冷声说道。

    “叶染修,你会后悔的!”南湘含泪悲愤地看了一眼叶染修,又恶毒地瞪了一眼罗云意,然后一脸决绝地跑开了。

    北雀无奈摇头,紧跟着追了上去,却在经过叶祁身边时,听他漠然说道:“北雀公主,好自为之!”

    北雀脚步一顿,双手微微握成了拳头,不知在隐忍着什么,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亭子。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要办,莹儿,咱们先走吧!”叶茗辰拉着王楚莹就离开了亭子,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宴席快开了!”叶祁也抬脚离开了,还意味深长地看着叶染修和罗云意笑笑。

    “对对对,咱们得快点走了!”年雪乔对着司空潭和黄若心说道。

    “那走吧,别再耽搁了!”黄若心拉着司空潭跟着年雪乔也离开了,不一会儿亭子里就剩下叶染修和罗云意了。

    “都走了,咱们也走吧!”罗云意想要甩开叶染修紧握的手,但这家伙手劲儿太大,她挣扎不出来。

    “好!”叶染修微微一笑,不等罗云意再挣扎,直接将她抱起施展轻功离开了王大学士府,骑上一匹快马来到郊外一处环境优美的田庄内。

    “你把我带这里来干嘛?”要是林婉清没看到她,一定会很着急的,再说哪有擅自离开的客人,更何况皇后娘娘还在学士府呢。

    “你们家的菜需要浇水!”叶染修拉着罗云意来到田庄内一处较为幽静的清泉边,两个人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不浇,枯死算了!”罗云意冷哼一声在离叶染修几步远的地方坐了下来,小手拔着地上的青草。

    看她有些气鼓鼓的样子,叶染修笑笑,靠近她坐了下来,强硬按住她想起身的肩膀说道:“意儿,我和南湘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都是她自己想太多,这六年来我心中只有你一个。”

    “你确定没有做过让人家误会的事情?山洞守了一夜是怎么回事?夸人家撑船撑得好又是怎么一回事?从实招来,不然我就把菜砍了喂猪!”罗云意故意恶狠狠地说道。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叶染修开始将自己在东南发生的一些事情对罗云意娓娓道来。

    六年前,罗云意和魏太后失踪之后,叶染修发疯似得寻找,当得知她们被劫持到羌吴国,立即马不停蹄地赶过去,可还是差一步,罗云意他们消失在了羌吴国的十里荒漠之内。

    叶染修进入十里荒漠只寻到了罗云意身上的匕首,他不相信罗云意已经死了,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找寻她身上,孝和帝和梁老王爷便决定让他守在东南沿海之地。

    叶染修想着罗云意是从海上来的,或许有一天她还会从海上出现,于是就到了浮州领兵驻守。

    东南沿海之地是东南王的天下,而且周围很多海岛都有占岛为王的海盗,叶染修领兵攻打他们,常常是事倍功半,进展缓慢,他觉得海盗像是提前预知了朝廷要攻打他们的消息,而泄露消息的很可能是东南王府的人。

    叶染修在浮州势必要和东南王打交道,也去过几次东南王府,而南湘是东南王府的小郡主,对他是一见倾心,总是时不时地纠缠他。

    有一次,他遭人追杀时,南湘突然出现,更不慎掉入山下的水潭,他就把人救上来扔进了山洞升起了一堆火,然后在洞外等人来接应他们,哪想到南湘会误会。至于说夸赞她撑船一事,叶染修根本不记得了。

    “就这些?”罗云意歪着头看着他问道。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东南王府,我可能早就把她丢进海里喂鱼了,我怀疑东南沿海一带的海盗和南家或多或少都有些关系,肃清东南水匪海盗之患关键还在东南王府。”叶染修对罗云意没有隐瞒地说道。

    “现在我把东南王府的小郡主给得罪了,对你去东南是不是会有影响?”罗云意没想到还有那么多内情在。

    “不会!”叶染修说道,“从我一到浮州,东南王南信敖就视我为眼中钉,东南沿海一带一直都是南家的天下,皇上突然派我去领兵,在东南王看来,皇上这是打算削弱东南王府的势力,东南王又怎么会眼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东南王既然这么不放心你,你怎么还把老祖宗一个人留在浮州,应该把他送回京城才是!”罗云意有些着急地说道。

    “你不用担心,他还不敢动太爷爷,再说,太爷爷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休养身体,一般人很难见到他的。”叶染修说道。

    “这世上可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既然叶染修说东南王府的势力很大,东南王又想对付他,那么老祖宗的安危就更为重要了。

    “那咱们就快点去浮州接老祖宗!”叶染修觉得梁老王爷要是知道罗云意还活着,说不定身体也会变得好一些,能够受得了路途劳顿,那到时候他就可以想办法先把梁老王爷送回京城,对付东南王的时候也免了后顾之忧。

    “嗯!”罗云意点点头。

    两个人没再回王大学士府,罗云意是在傍晚时分被叶染修送回罗家的,林婉清看着她也只是无奈摇头一叹,皇后娘娘都不怪罪,她就更不能说什么了。

    罗云意觉得很对不起年雪乔,第二天让夏至专门送了礼物到学士府给年雪乔赔礼道歉。

    又过了两日,罗云意竟然接到三皇子叶祁的请帖,说是请她听书茶楼一叙。

    这天,到了听书茶楼雅间内,罗云意没有看到叶祁,却看到自己救下的那位佳女等在房内。

    “佳女北雀见过恩公!”罗云意一进入房内,北雀就对着她郑重福了一礼。

    “姑娘快别多礼!”虽然眼前的佳女和对叶染修表白的南湘关系不错,但罗云意却并不讨厌她,这个女子身上有一种她很喜欢的温雅从容的气质,“姑娘也姓北吗?这个姓倒是不多见。”

    “北雀没想到恩公竟然是女子,还是大禹朝第一位女司农,很多年前,北雀就听家兄说过恩公的很多事情。”北雀抬起头对着罗云意柔和一笑,连罗云意都不禁被她绝美的容颜晃了神。

    “哦?”罗云意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家兄姓北名柳,字锦之,他说与司农司的罗大人乃是好友,还说这位罗大人最喜欢喝玉美人,这一次我身为佳女进宫,他让我转送一份礼物给自己的好友。”北雀说完将身后带来的包裹放到罗云意的面前打开,里面是六包玉美人的茶叶。

    “你是锦之的妹妹?!”罗云意更为惊讶地看向北雀。

    北雀点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罗云意说道:“恩公,湘儿说的话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我会多劝劝她的。”

    “没关系,是我的谁都抢不走,不是我的留也留不住!我只是没想到锦之还有这样一位天资绝色的妹妹,对了,你哥哥现在怎么样?”罗云意爽朗地对北雀笑着问道。

    “哥哥还好,只是家中事多,他与嫂嫂要年后才能来京城。”北雀说道。

    “你哥哥已经成亲了?”罗云意说完这句话自己忍不住也乐了,六年都过去了,北柳成亲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看来自己得补上一份贺礼了。

    “是的,三年前,哥哥娶了东南王府的南平郡主,也就是湘儿的长姐。”北雀这也算间接解释了她为何和南湘走得比较近的原因。

    “哦!”罗云意笑笑,没再多问,而北雀也起身告辞,她出宫的时间很短,必须尽快回育德苑。

    北雀离开之后,罗云意在雅间里没有起身,不一会儿叶染修和叶茗辰、叶祁都走了进来。

    “没想到这北柳公子还没忘了云意妹妹,存下了这么多的玉美人,云意妹妹,送给我一包吧!”叶茗辰笑着凑了上来。

    “汝南郡王府什么好茶没有,别惦记我这点儿玉美人,我要留着慢慢喝!”罗云意将包裹赶紧又重新系好,叶染修则是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茶叶,“对了,三殿下,那天我怎么听见你喊北柳的妹妹为‘北雀公主’,这是怎么一回事?”

    “云意妹妹,这你都不知道,六年前在咱们大禹朝东南沿海相邻之地有一个小国家叫海布国,这个国家在一处海岛之上,海布国只有一个姓氏,那就是姓北,你说的北柳是海布国的太子,他的妹妹北雀自然就是公主。六年前海布国发生内乱,很多人逃到了大禹朝的东南沿海之地,东南王收留了他们,而这时海布国的国王宣布归顺大禹朝,皇上便保留了北雀公主的身份,并下旨封北柳为越王,这可是大禹朝的第二位异姓王。”叶茗辰给罗云意解释道。

    “既然北雀是公主,那她又怎么成了佳女?”罗云意有些奇怪地问道。

    “东南王想要迎娶北雀公主为东南王妃,她不愿意,越王就让她成为佳女进入育德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就看她自己了!”叶祁在一旁慢悠悠地说道。

    “东南王有多大了?”罗云意好奇地问道。

    “今年他都五十五了,北雀公主还未及笄呢!”叶茗辰对罗云意说道。

    北雀公主长得倾城倾国,东南王那个老色鬼岂会甘愿放手,叶茗辰觉得要不是北柳处事果断,极力保护北雀公主,北雀公主说不定早就被辣手摧花了。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罗云意没见过东南王,但不妨碍她讨厌东南王府的人,尤其是听叶染修说了一些东南沿海一带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东南王的女儿看上了她的男人,看来这次去浮州她也得做好应对东南王府的一些准备。

    ------题外话------

    这几日事多,更新时间晚些,抱歉哦!^^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