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官兵抓人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官兵抓人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罗云意和罗勇峰走到叶染修所在的桌子前坐了下来,此刻小酒馆并无其他人,也没见莫娘,倒是有店伙计殷勤地把小酒小菜端了上来。

    “莫娘呢?”罗云意坐下之后瞅了瞅问叶染修。

    “在后院!”叶染修回道。

    而随着他话音刚落,莫娘就笑着从后院撩帘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陌生的小姑娘。

    “莫娘见过王爷、王妃、罗五公子!”莫娘笑着给叶染修、罗云意和罗勇峰见了礼,而罗勇峰听她对罗云意的称呼,嘀咕了一句“还没嫁呢”,大家全都会心一笑,也没接他的话。

    “莫娘,这两个小姑娘是谁家的?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呢?”罗云意带些疑惑地看向莫娘身后。

    “王妃不认识她们了?”莫娘笑着把两个小姑娘拉到罗云意的面前,她们有些怯怯地看了一眼罗云意几人,然后按照之前莫娘教的规矩给坐在桌前的三人见了礼。

    “嗯?”罗云意先是不解地又看了两个小姑娘一眼,然后眼睛微微睁大,恍然大悟地说道,“你们不是在汇州表演杂耍的小姑娘吗?”

    “回王妃,是的!”其中罗云意在汇州见到的在绳子上倒立行走的小姑娘点头说道。

    “莫娘,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们怎么会在你这里?”罗云意好奇地问道。

    她记得在汇州的时候,是一个哑巴老人带着七八个孩子的,没想到他们竟然从汇州到了京城,只是为何会在小酒馆出现呢?

    “说起来我收留这几个孩子也是因为王妃!”莫娘笑着说道。

    “因为我?”这下罗云意就更觉得奇怪了,她让莫娘坐下慢慢说。

    莫娘告诉罗云意几人,腊月初七那天,她去正阳街筹办年货,结果看到这两个小姑娘被几个人追着跑,还把她给撞了一下,就在她面前那几个人把两个小姑娘给抓住了。

    两个小姑娘又哭又喊,挣扎着说这些人是坏人,刚好有官差经过,拦住这些人一问才知道,他们都是青楼的人,这两个小姑娘已经卖身给他们青楼。

    青楼买卖女童是常事,所以官差也见怪不怪,大家也只能叹一句两个小姑娘命不好,纵使她们一直喊“救命”,一直说没有卖身青楼,但也没人去管闲事,因为在京城下九流之地这样的事情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上演。

    莫娘也不想管闲事,只是其中一个小姑娘挣扎的时候掉下一个钱袋,她见那钱袋有些眼熟,拿起来看后发现里面绣着一个“罗”字,很像罗云意佩戴的钱袋,于是她便赶上前询问,那小姑娘就哭着说是一个好心的姐姐给她的。

    想着是罗云意帮助过的人,莫娘便伸出援手救下两个小姑娘,又把被青楼扣着的另外五个孩子也救了下来,梁王府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不用她出面,青楼老鸨就把人给放了。

    七个孩子回到小酒馆之后,莫娘询问过他们才知道,一直照顾他们的哑巴老人来京的路上得病过世了,他们这些人都是孤儿,在京城也无依无靠,比起做讨饭的乞丐他们更愿意在街头表演杂耍。

    有一天他们在表演的时候被青楼的老鸨看见,就把他们骗到了青楼里,知道青楼不是什么好地方,两个小姑娘想办法逃了出来,这才有了后边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他们这几个孩子也怪可怜的!”江湖讨生活本就不易,罗云意想起那天小姑娘倒立行走的样子,现在还为她捏了一把汗,只是可惜那哑巴老人过世了。

    “都留下吧,王府以后也需要人!”叶染修淡淡说道。

    莫娘听到叶染修这样说,赶紧拉着两个孩子跪下给叶染修磕头行礼,这几个孩子跟着她不会有什么大前程,但是得了叶染修的准许进梁王府,他们的好日子才算真正开始了。

    莫娘让两个小姑娘退下之后就招呼罗云意和叶染修尝尝她新作的小菜,罗云意夹了几筷子腌制的冬萝卜条,竟然发现里面有淡淡的茶叶香味。

    “莫娘,你腌制的萝卜里放了茶叶?”莫娘的厨艺在罗云意看来比宫中的御厨做出来的味道还要好,要不然东街莫娘的名头也不会在京城都传得很响,她酿制出来的酒虽然和自己用蒸馏器蒸出来的酒不一样,但同样清醇甘冽,是难得一见的好酒。

    “是的,王妃!”莫娘笑着说道。

    罗云意之前听梁老王爷和叶染修都提到过,莫娘是已过世的梁王妃从东南茶乡湟州老家带过来的,而湟州盛产茶叶,莫娘原本便是采茶女。

    湟州和浮州离得并不远,罗云意在隐茶庄园的时候除了喝玉美人,也喝过其他几种口味的茶,其中就有湟州盛产的新雨茶。

    所谓新雨茶其实是进入冬季的第一场雨下过之后采摘的茶叶经过特殊的工艺制作而成的,这种茶清新自然又带着一股清凉之气,非常败火,最适合在夏天饮用。

    罗云意对于味道也很敏感,尝过一次就很难忘记,莫娘用的应该就是新雨茶,只是这种茶似乎产量并不多,莫娘竟舍得拿来腌制咸菜。

    “莫娘,你用的是湟州的新雨茶?”罗云意还是想确认一下。

    “回王妃,是的,没想到王妃只吃了一点儿小菜便能尝出茶的种类,其实湟州盛产好几种茶叶,这种新雨茶腌制小菜有清凉之感,非常爽口!”莫娘解释道。

    “是不错,这种茶叶你还有吗?我也尝试一下用这种茶做些点心!”罗云意笑着说道。

    “奴婢这里新雨茶多的是,王妃想要多少都有!”莫娘笑着说道,她身后可是有整个茶乡做依靠呢。

    “那真是太好了,我还准备做茶酒,你给我多准备一些,嗯——有多少要多少!”罗云意笑着说道。

    “王妃真的吗?”莫娘显得有些激动,事实上湟州的茶农这几年日子并不好过,好多茶叶都卖不出去,毕竟顶级茶叶不是那么好得,一般的茶叶富贵人家看不上,普通百姓又买不起。

    “当然是真的,我不但要做茶酒,还要做茶点心,茶饮料,没有茶可就没法做了,我还打算在京城开一家专卖酒水点心的铺子,到时候生意应该不会差,所以这茶就显得更为重要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茶的事情你交给莫娘来办就好,铺子今天让长风去看看哪里合适!”叶染修听到罗云意说要开铺子就笑着说道。

    “意姐儿,你说的这些酒水点心在覃州也卖吧,生意保准不会差,我给你的那两间嫁妆铺子就很合适!”罗勇峰成婚之后就准备去覃州呆着了,他还是比较喜欢覃州那个地方,如果罗云意把铺子开到覃州,他就有好酒和美味的点心吃了。

    “铺子的事情不急,等我把刚才说的东西做出来再说!”制作茶酒糖是不可或缺的一味原料,但是现在制糖坊在王皇后和三皇子叶祁的手里,卖出的价格可是贵得很,她想自己再建一个制糖坊,这事情有些棘手她还得和叶染修好好商量一下。

    “好,一切随你!”对于罗云意要做的任何事情,叶染修都是持支持态度。

    罗勇峰听到叶染修这样说,有些满意地点点头,看在他如此宠溺罗云意的份上,成婚前这一段时间他这个做哥哥的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几个人正坐在小酒馆内兴致很高地听莫娘说起湟州的那些茶叶,就听到外边有嘈杂的声音传来,还有怒叱之声。

    不等莫娘吩咐,早有机灵的小伙计跑去街上打听是怎么一回事,很快小伙计就回来了,告诉几人说是官府在抓犯人。

    “大过年的也不让人安生!”莫娘皱眉说了一句,而就在这时从后院走来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他有些着急地看了一眼莫娘。

    “怎么回事?”莫娘看向他问道。

    “大娘,后院躲进来一个人!”小男孩很小声地说道,但耳力过人的罗云意和叶染修他们还是听到了。

    “王爷,王妃,奴婢先去看看!”莫娘告罪一声起身,然后跟着小男孩去了后院,不一会儿又从后院走了出来,“两位主子,躲进后院这人正是外边官府要抓的人!”

    “直接把人交给官府就好!”叶染修说道。

    不过罗云意见莫娘脸上有不忍之色,多嘴问了一句:“莫娘,你可问过此人犯了什么事情?”

    莫娘听到外边官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赶紧走到罗云意面前小声说道:“王妃,他说自己是京城北郊七家村的村民,因为他们村得罪了城里的大户人家,整村人都被陷害要去千里之外服劳役,他是偷跑出来告御状的,不过那大户人家太厉害,得了风声要把他抓走,还说他是犯了杀人罪的江湖大盗,其实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百姓!”

    “他有没有说那大户人家为什么要陷害他们一个村的人?”罗云意追问道。

    “说了,说是那大户人家看上了他们村靠湖的几百亩地,想要占为己有,村民们不愿意卖地,过一段时间就在他们村祠堂挖出了一块造反的石板,然后就有大批的官兵来到他们村把他们都给抓起来了。”莫娘快速地说道,而她话音刚落,官差已经呼啦啦来到了小酒馆前。

    “你们要干什么?!”小酒馆的伙计拦住了要往里面闯的官兵。

    “让开,官差办案,不得阻拦!”罗云意听到外边传来官兵的高声怒喊,紧接着是官兵和伙计的争执之声。

    “叶染修!”罗云意转眼看向叶染修,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长风,告诉外边的人,本王不想被打扰!”叶染修会意一笑,出声对长风吩咐道。

    长风答应一声便走了出去,也不知他低声和那官差说了什么,很快外边官兵的脚步声就离小酒馆越来越远了。

    等到官兵走远,莫娘把叶染修、罗云意和罗勇峰领到了小酒馆的后院房间里,躲进来的人此刻正藏在床底下,门外还有两个孩子看守着。

    “你出来吧,我家主子来了!”莫娘将那人领到了三人面前,罗云意看到是一个二十多岁衣衫破烂的年轻人。

    年轻人也不知道莫娘说的主子是谁,他见面前的三个人衣饰华丽,气度不凡,在他们这些小老百姓眼里,这样的人非富即贵,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招惹的起得,所以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多谢贵人救命之恩,还请贵人发发慈悲,救救我们七家村!”年轻人带着哭腔说道,一边说还一边磕头,头很快就见了血迹。

    “你先别磕了,说说你叫什么名字?你得罪的是京里哪家大户?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不要撒谎,我可是会找人去验证的!”罗云意看着年轻人说道。

    “回这位姑娘的话,小的叫赵亮,京城北郊七家村人士,我们村就在郊外的七星湖边,自祖上就有良田八百亩世代耕种着,前不久有人来到我们村,说是要出银子买我们村的田,但是族长说了,这田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绝对不能卖,卖了田,这世上也就没有七家村了。后来我们得知那人是辅国公府的管家,要买我们田的是辅国公府的二爷。姑娘,我刚才对这位大娘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村世世代代都是良民,族长说,当初祠堂修建的时候他一直在场,根本没有埋下什么石板,这一切都是辅国公府污蔑我们七家村的!”赵亮有些愤怒地哭诉道。

    几人一听赵亮说那户人家是辅国公府,罗云意几人不约而同都把目光转向了叶染修,但他听后脸上表情始终是淡淡的,没什么特别的变化。

    “叶染修,不如把人送到任泽贤那里去吧,上次宝平村被强占土地的事情不就是他办的案,这一次还交给他吧!”罗云意看着叶染修说道。

    任泽贤现在是巡查御史,强占土地的事情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虽然要调查的对象从财主、县令变成了辅国公府,但依照罗云意对他的了解,任泽贤应该是目前最有可能为七家村村民翻案的一个人。

    “长风,照王妃的意思去办!”叶染修对身后站着的长风吩咐道。

    “是,王爷!”长风让赵亮起来跟着他走。

    赵亮听到罗云意提起任泽贤的名字终于莫名松了一口气,事实上宝平村的事情早就在京城内外传开了,这一次族长也是叮嘱他要找任泽贤去告状,哪想到他刚进城就被官兵发现了,好在峰回路转,遇到的贵人又准备把他送到御史大人那里去。

    赵亮千恩万谢之后跟着长风离开了,罗云意和罗勇峰也准备回家了,叶染修让人找来马车要送他们回去。

    “王爷,就麻烦你先送意姐儿回去!”走出小酒馆,罗勇峰忽然又改了主意,他看着叶染修说完又转向了罗云意,“意姐儿,我有事晚点儿回家,不用等着吃晚饭!”

    “好,五哥你去忙吧!”罗云意也不问罗勇峰是什么事情,她可不是林菀清,什么都容易担心。

    叶染修和罗云意上了马车,谷雨和夏至很识趣地没坐进去,马车慢悠悠地穿街走巷朝着罗家的方向而去。

    “八百亩耕田可不是小数目,辅国公府要买这么多田干什么?我听说京中很多大户都喜欢买地,但买了也不好好耕种,反而荒废很多,皇上怎么就不想办法治理一下呢?”罗云意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叶染修。

    “皇上不是不想治理,而是因为先祖帝留下的一条圣训,才会让贵族强占土地愈演愈烈!”叶染修以前不关心农桑土地之事,但后来罗云意进了司农司,很多事情他便开始上心了。

    “什么圣训?”罗云意问道。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