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重新对账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重新对账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天色虽然已经很晚,但罗云意并没有留宿梁王府,她还是回了罗家,而且洗漱之后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又进了金玉空间。

    “丫头,皇帝竟然让你做了户部尚书,他这胆子可够大得,引起众怒了吧?”空间别墅客厅内,唐老头一边悠闲地喝着罗云意拿进空间里的新雨茶,一边很有预见性地笑着说道。

    “皇帝的胆子不大还有谁的胆子大!”罗云意从书房里找出一些稍微简单的算术书,她准备翻译成繁体版让钱一四个人开始系统的学习,“吏部侍郎已经在朝殿上撞柱身亡了!”

    “怎么?还真是出了人命?”唐老头放下茶盏皱了一下眉头,“古代的官员就是性子太倔太轴,总是认死理,以为女人是上不得台面的,岂不知这世上有很多女子比他们要强太多了!”

    “爷爷,这位吏部侍郎大人死的原因没那么简单,我怀疑他是被人利用了,恐怕整个威远侯府这次都要倒霉了!”罗云意对唐老头说道。

    “哦?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这才是唐老头最关心的。

    “自从我担任司农官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麻烦不会少,现在做了户部尚书,以后麻烦会更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可怕的!”罗云意无所谓地一笑,“对了爷爷,春耕时的种子和秧苗您都弄好了吗?”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不过空间里植物的生长速度很快,我给你准备了各种大量的种子,你拿到空间外边去育苗吧,另外这些种子育苗的具体方法我也已经写成了繁体字,你直接交给司农司的其他人就好!”唐老头想着自己在空间里多少能给罗云意减轻一些在外的压力,整日无所事事可不是他的风格,“另外,我还准备了两份礼物,你替我转交给廉家的那两个丫头,也算我这个当大爷爷的一点儿心意。”

    “爷爷,你对廉国公府的两个姐姐这么好,我都要嫉妒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爷爷对你不好吗?”唐老头嗔笑着看向罗云意。

    “好!”罗云意笑着说道。

    次日早早起来,罗云意就打算进宫了,也不知道今天的早朝是什么样子。

    “姑娘,您要不再休息一会儿吧,刚才宫里传来消息,今日早朝皇上免了!”谷雨见罗云意披衣起床便说道,“另外,无闻传来消息,有人想一把火烧了户部放账本的仓库,他已经把人给抓住了,那人说指使他这样干的是辅国公。”

    罗云意让无闻派人守着户部放账本的仓库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辅国公如此迫不及待地就想销毁账本,看来这次辅国公府也要倒霉了。

    “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罗云意又问道。

    “无闻只告诉了奴婢一个,其他人应该还不知道!”谷雨说道。

    “如果真是辅国公派的人,他见户部没有着火,肯定就知道事情败露了,怕是已经想到什么应对之法了,不过不要紧,户部的账存在很多漏洞,单从田产这一项查起,恐怕辅国公就要负荆请罪了。”皇帝不是不知道卫家这些年在背后做了些什么,单凭任泽贤拿出的那些证据就足以削去卫家的爵位,以前是看在卫太妃的面子上,这一次皇帝应该是不会讲情面了。

    “姑娘,那咱们还进宫吗?”谷雨问道。

    “进,咱们去户部!”为免夜长梦多,罗云意决定加快查账的步伐。

    于是,主仆三人收拾妥当之后就去了户部,而罗云意直接让无闻把抓到的人送到叶染修那里,他说了其他的事情不用她管,她只需要管好户部的事情就可以了。

    罗云意到存放户部账本的仓库之后,直接让人搬了桌椅板凳进去,她从带来的小背包里掏出纸笔,又掏出两个静音的计算器,既然空间里有这样的“神器”,她又何必浪费自己的脑细胞。

    谷雨和夏至负责将所有账本分成收入和支出两类,并按年份和州县分门别类重新放好。

    钱一四个人也很快被叶染修送进宫来,只匆匆见了罗云意一面,叶染修就从户部离开了。

    天光大亮之后,等到户部官员陆陆续续来了衙门,却发现户部各个房间门口都站了皇家侍卫,官员进出以及携带的任何东西都要进行详细的登记和盘查,存放账本的仓库更是不许其他人进入。

    一整天户部的气氛都很紧张,上一任户部尚书还关在大牢里,两位户部侍郎依旧跪在朝殿上,听说皇帝连水都不愿意给那些跪着的官员,还是皇后娘娘看不过去,让内侍给他们准备了茶水。

    新任的户部尚书带着人一头扎进账房仓库连吃喝都不出来,皇家侍卫更是把仓库围得水泄不通,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整整三日,除了上厕所,罗云意带着钱一四人和自己的两个丫鬟就没走出仓库一步。

    大禹朝户部每十年都会销毁一次之前的账本,只留下一本大账,而现在仓库里正是大禹朝近十年来的全国各州县上缴的总账,原本是打算春季对账之后便销账的,哪想到户部在这个紧要关头出了事。

    “那丫头还在仓库里没出来?”御书房龙案之后,孝和帝脸上闪过一丝担忧之色,他知道罗云意一进入户部就带人在对账,并且在账本里发现了大问题,不然也不会有人要一把火烧了那些账册。

    “回皇上的话,罗大人进去整整三天了,今天依旧没出来!”栗公公说道。

    “传朕的旨意,让她回家休息两天,对账岂是短时间就能结束的。”罗云意可是梁老王爷和叶染修最心疼的人,也是他极为看重的臣子,可不能累坏了。

    “是,皇上!”栗公公起身要走,又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孝和帝说道,“皇上,那朝殿上的大人们——”

    “不用管他们,朕倒要看看他们能撑到几时!”孝和帝冷着脸说道。

    栗公公轻轻叹了一口气,准备去户部传皇帝的口谕。

    从御书房走出来,小内侍提着灯笼给栗公公照明,栗公公看了一眼天上皎洁的明月,此时已经过了子时,是正月十三了,再有两天就是正月十五了,京城这几天的气氛可是不太好。

    “谁?”栗公公走着走着就听到护送他的皇家侍卫冲着前方喊了一声。

    “我!”很快,从黑夜的影子里走出一个人,正是看起来有些疲累的罗云意,她身后还跟着两名抬着一个大木箱子的皇家侍卫。

    “原来是罗大人,皇上正让老奴前去户部传旨,让大人回家好好休息两天呢!”看到是罗云意,栗公公赶紧笑眯眯地迎了上去。

    “栗公公,我能不能现在见一见皇上?”十年账目已经全部对完,自己和钱一几个人都快累瘫了,好在成果也非常显著。

    “当然能,皇上还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呢,大人跟我来!”栗公公亲自领着罗云意来到了御书房。

    孝和帝见到罗云意和她让侍卫抬进来的大木箱子,脸上闪过一丝复杂和迷惑,便问道:“罗爱卿,这箱子里的是你三日对账的成果?”

    “回禀皇上,正是!此箱里正是大禹朝近十年来所有州县重新对账之后的明细账本,臣已经做了表格和汇总,还请皇上亲自过目!”罗云意说完打开了木箱子。

    大禹朝一共有三十个州,这个箱子里有三十一本账册,其中各州一个账册,账册里是此州十年来的所有收支账目,里面罗云意用表格、图画都做了详细的记录和比较,最后那本是总账册。

    “你竟然用三天就对完账了?”孝和帝一脸震惊地看向罗云意,十年的账册三天就对完?这也太神速了!

    “回皇上,不是臣一个人的功劳,还有臣的两个丫鬟和梁王府的钱一四人帮臣一起完成了这件事情!”罗云意可不会抢功劳。

    “好,都有赏!”孝和帝说完走到了箱子前,拿起一本账册先翻看了起来,第一眼就被里面直观、清晰又明确的账目收支表格给惊到了,“这也是爱卿想到的?”

    罗云意点了一下头,笑着说道:“皇上,这样账目看起来更清楚具体,省了很多麻烦。”

    “嗯,非常好,非常好!”孝和帝大赞道,这样的账册就是一个外行人也能看懂。

    “栗公公,领罗爱卿去偏殿歇息,朕先看看这些账册!”孝和帝见罗云意眼睛熬的都有些肿了,便心疼地说道。

    “臣多谢皇上,不过,臣还是想回家休息!”古代的公务员也不好做,加班加到现在,罗云意非常想念她的床了。

    “那就送爱卿先回家,早朝你就不必参加了!”孝和帝说道。

    “臣多谢皇上!”不用早起就太好了,罗云意笑着出了御书房,却没看到身后翻阅账册的孝和帝脸色越来越黑。

    罗云意这一觉睡到了次日清晨才起来,早就吩咐不要人来打扰她,所以她起来吃早饭的时候才知道就在她睡得昏天暗地的这段时间,京里发生了好几件大事。

    而一听说罗云意睡醒了,司空潭、黄若心还有罗勇峰都聚在了她的小院,三个人兴高采烈地要给她讲讲昨日发生的几件大事。

    “都发生什么大事了?”看着自己两个嫂嫂和五哥脸上兴致勃勃的样子,罗云意喝了一口玉美人茶,满足一叹问道。

    “云意妹妹,威远侯府被封了!”这是司空潭告诉罗云意的第一件大事!

    “辅国公也被皇上下了大狱!”这是黄若心告诉罗云意的第二件大事!

    “皇上将佳女北雀赐婚给三皇子做侧妃了!”这是罗勇峰告诉罗云意的第三件大事!

    “还有吗?”前两件罗云意不觉得奇怪,毕竟看过那些账本之后皇帝没被气得当场杀人就已经算是克制力很强了,至于第三件还真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还有一件是关于你的!”司空潭笑着说道。

    “关于我?什么?”罗云意问道。

    “据说昨日早朝,皇上拿着你不眠不休三日对好的账册狠狠砸在了那些跪在朝殿上反对你做户部尚书的人,还责骂他们居心不良,为官一任却只懂得祸害一方,每年都要贪国库几千万两的银子,国库是生生被他们掏空的,当场就有不少官员直接被拉出去斩了,还有不少人下了大狱,现在外边可是一片血雨腥风的!”黄若心说道。

    “意姐儿,你知不知道,外边现在都在传,你这位新任的户部尚书为了对账三日不眠不休,已经累得昏迷在家,如今还卧病在床,好多人来看你都被爷爷拦住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要出面为好!”罗勇峰看着她说道。

    “唉,皇上这是在给我拉仇恨呀,你们说,我现在走出罗家的大门会不会有人拿刀砍我?”孝和帝这次真是雷霆手段,杀伐也太果决了些,她这户部尚书上任没几天可就把满朝文武和权贵都给得罪了。

    “我看哪个敢!”罗勇峰脸色一冷说道。

    “云意妹妹,你不用怕,那些官员都是咎由自取,百姓们可都是拍手称快。”司空潭笑着说道。

    “我担心的是京中的账册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而这些账册又是各地方送进京的,有些是真的,有些可能是假的,事态可能比你们想象的还要严重!”官场本就是名利场,京中也好地方也好,这就是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孝和帝想一下子把这张网扯破,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几百年存在的陋习,官官相护结成的利益同盟,还有各种各样的弊端毒瘤,绝非一次对账就能肃清的,这是个漫长又艰难的过程。

    “五妹妹,你想这么多干什么,天下的官员多得是,皇上杀几个不过是杀鸡儆猴罢了,影响不了大局,再说,各司其职,其他的事情自有别人来过问!”黄若心是个聪明的妇人,官场上的一些事情她也是多少知道些的。

    “就是,就是!”罗勇峰也在一旁附和道。

    “我知道!”罗云意笑笑,她只要做好户部尚书就可以了。

    “姑娘,司农司的人又来了!”谷雨在门外禀告道。

    “让他们进来吧,我正好也有事要和他们说!”正月已经过了一半,司农司该为春耕做准备了。

    “云意妹妹你既然有公事要忙,我们就先出去了!”司空潭和黄若心、罗勇峰离开之后,就见有罗家的下人领着王大人、周大人和秦观三人进了罗云意的小院。

    三人见罗云意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昏迷不醒,全都松了一口气。

    “罗大人,您身体没事了吧?”这几天户部大门也关上了,人人自危,两位户部侍郎也都被皇帝一怒之下给斩首示众了,还有几个户部官员吓都吓病了,直接辞官不做了。

    “我没事,就是对账的时候睡得少,在家多休息了一会儿,你们不用担心,今天来得正好,我本打算开户部大会的时候再说,不过看现在的情况,怕是要延后了!”罗云意笑了一下说道。

    “大人,是什么事情?”王大人问道。

    “我在京郊有一处私人的田庄,年前就已经让人盖上了大棚,而且我还找到了一批不错的麦种,听说京中有些地方冬季因太过寒冷无法种植冬小麦,那就补种春小麦,你们赶紧找人去统计一下有多少这样的田地,我看手里的麦种能种多少亩地!”罗云意对三人说道。

    “是,大人,下官等人这就去办!”王大人三人喜上眉梢地说道,虽然罗云意现在做了户部尚书,但是司农司的事情她依旧是很上心的。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