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痛打南湘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痛打南湘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三皇子府就在紧邻京城正阳街的另外一条街上,罗云意赶到的时候府门前已经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的热闹景象。

    只是,当她一走进皇子府,那些投射在她身上的异样目光就开始变得多起来,毕竟如今京城这场大风浪正是她重新查户部的账才引起的,因为她一个显赫至极的国公府一夜之间几乎家破人亡,而好端端的威远侯府李家也没了,无数的官员在这场风波中丢了性命、丢了官,已经有人暗中称她为“女煞神”,想着离她越远越好。

    “意姐儿莫要在意!”林菀清自然也注意到了那些目光,她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

    “娘,我没事的,您不要在意才好!”罗云意笑道。

    她问心无愧,又何惧他人怎么说、怎么想!

    “云意妹妹!”正当罗云意跟着林菀清在三皇子府婢女的带领下往女客们暂歇的地方去的时候,王楚莹和年雪乔还有罗思雨、罗思玥四人迎了出来,四个人说笑着拉起罗云意去了别处。

    在三皇子府的一处赏景池边,罗云意跟着王楚莹四人看到叶染修、叶祁、叶茗辰、叶昱、谢霄、王牧都在池边的亭子里谈笑着,三皇子叶祁一身大红色新郎服侍,显得尤为喜庆扎眼。

    一见到罗云意,叶茗辰先笑嘻嘻地迎上去故意说道:“我当是哪位贵客来了,原来是咱们的尚书大人,听说您最近平步青云,可是皇上眼前的红人!”

    “叶世子说笑了,都是皇上抬爱,本官只做了分内之事!”罗云意也打着官腔一本正经地说道。

    “哈哈哈”其他人都跟着欢笑起来。

    “听说户部最近氛围极好,这都是罗大人的功劳!”三皇子叶祁也是一脸称赞地说道。

    “功劳不敢当,不过还是那句话,职责所在!”罗云意对着叶祁行了一个臣子礼笑着说道。

    “好了,好了,又不是外人,说话何必这么累,云意妹妹,听说你要在京城开家酒水点心铺子,真的假的?”叶昱笑看着罗云意问道。

    “本来是有这个打算的,不过现在我刚接手户部,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所以铺子的事情以后再说!”罗云意回说道。

    “别等着以后了,我在京里有铺子,咱们合伙开怎么样?”叶昱可是很喜欢罗云意送到旻王府的那车年礼,尤其是那些酒和点心。

    “也算上郡王府一份儿!”叶茗辰抢着说道。

    “还有我!”谢霄也跟着说道。

    “那个——能也算上我吗?”王牧也在一旁微笑着说道。

    “罗大人,要开铺子可别忘了我这皇子府!”叶祁自然也要分一杯羹。

    “意儿很忙,没时间开铺子!”叶染修冷冷地扫了一眼这些人,他还想着赶紧把两个人的婚事给办了呢,但是春耕这段时间户部都会非常忙碌,而且梁老王爷已经让任一大师算好了日子,他和罗云意的婚期定在了今冬的腊月初六。

    “接下来的好几个月我真的会很忙,实在没那么多精力开铺子,不过我可以提供一些酿酒和制作点心的方子。”罗云意笑着说道,在场的都是沾亲带故,还真是没外人,而对自己人她又一向很大方。

    “那可真是太好了,不过铺子要是真开了,自然少不了云意妹妹你那一份儿!”叶昱大笑着说道。

    “意姐儿,咱们去那边说说话!”罗思玥微微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叶昱,就知道欺负她妹妹。

    罗云意跟着王楚莹和罗思玥她们四个来到了距离池子不远处的一艘石头画舫上,五个人在画舫甲板上随意坐了下来。

    “意姐儿,我听说西南那位老神医住在梁王府?”罗思玥声音略微压低地问罗云意。

    “二姐是说项老,没错,他的确跟着我们来到了京城,不过一到京城他就进山采药去了,我都好久没见到他的影子了。二姐找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罗云意有些担忧地问道。

    “没有,我很好!”罗思玥笑道,“是我一个朋友想请老神医去她府里帮忙诊病!”

    “原来是这样,那我派人去寻寻项老,找到之后再通知二姐!”罗云意也笑了。

    “好,意姐儿,谢谢你了!”罗思玥微微松了一口气。

    “都是自家姐妹,谢什么!”罗云意说道。

    接下来,五个人就在画舫甲板上坐着聊天,这地方又清净又能赏赏春景,可是比那些女客们呆的地方好多了,她们只管等着观礼、吃宴即可。

    不过,几个人想要安静地呆着却偏有人不如她们的心愿,汝南郡王妃身边的一个丫鬟来到画舫低声对王楚莹说了几句话,然后王楚莹就朝着罗云意三姐妹特意看了一眼。

    “发生什么事情了?”罗云意问道。

    “好像是宫里的佳女们来参加喜宴出了事,和你五哥似乎有些关系!”王楚莹脸色变得郑重起来,虽然只听婢女说了几句话,但她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什么事情?”一听和罗勇峰有关,罗思雨和罗思玥都腾地站了起来。

    “去看看吧!”罗云意见叶祁几人已经先出去了,想必他们也知道外边出了事情。

    罗云意几人来到女客们呆的院落,发现院子里早就围满了人,还能听到里面传来女子嘤嘤的哭泣声,而林菀清已经气得满脸通红。

    “娘!”罗云意和罗思玥走到了林菀清的面前,“怎么了?”

    “都是你五哥干的好事!”林菀清怒其不争地说道。

    罗云意看了一眼被几名佳女围在中间小声哭泣的女子,长得花容月貌,美艳无双,哭戏也不错,只可惜眼睛里没多少真委屈。

    “哼,堂堂罗家公子没想到竟是如此卑鄙无耻之徒,紫儿的名节就这样被他给毁了!”南湘冷冷地瞥了一眼罗云意,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讽刺和恨意。

    “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罗思玥有些着急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正在前厅陪着长公主和旻王妃、汝南郡王妃说话,就听到有人说你五弟喝醉了酒,还欺负了一个佳女,被人当场撞见,现在还没醒呢!”林菀清不相信自己的小儿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生气的是一向机灵的罗勇峰竟然被人算计了。

    “娘,里面的真是我五哥?”罗云意也不相信罗勇峰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很清楚罗勇峰对于廉家七小姐的感情有多深。

    “罗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是我们这么多人冤枉了罗家五公子!哼,罗家不会不想承认吧,紫儿也是名门闺秀,你们罗家毁人清白,要是不以正妻之礼把她娶进门,就等着被皇上治罪吧!”南湘有些得意地一笑说道。

    “你话真多!”罗云意冷冷地扫了一眼南湘,“我不相信五哥会做出这种事情!”

    “哼,他是你哥哥,你自然要这样说了,我们育德苑的佳女可不会撒谎!”南湘最不喜欢的就是罗云意看她的眼神,能将她体内的火气给一下子就挑起来。

    “是吗?那可不一定!”罗云意可不会只信一面之词。

    “先把罗五公子弄醒再说!”叶祁脸色也变得冷硬起来,这件事情怎么看都觉得是有预谋的。

    不一会儿从房间里走出来两个小厮,抬着一身酒气的罗勇峰走了出来,看他衣衫还有些凌乱,实在有些令人想入非非。

    廉润儿也在围观的人群中,不过她脸色一直很平静,廉瑾儿站在她身边,见小厮把还在醉酒的罗勇峰抬出来,悄悄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

    罗云意走近罗勇峰仔细地看了一眼,眼中有亮光一闪而过,然后笑眯眯地看向那位还在哭泣的佳女紫儿问道:“这位姑娘,你确定是眼前这人刚刚在房间里欺负了你?你没有认错人?”

    “就是他,绝对不会错,他喝得醉醺醺的,还捂住了我的口鼻,我怎么都挣扎不开,最后还狠狠咬了他一口,就这样我的清白被他——被他——”说着,紫儿又放声大哭,显得极为委屈无助。

    众人看到罗勇峰的右手虎口处的确有一排牙印还透着血迹,想来紫儿并没有说谎。

    “紫儿姑娘,我只能说你今天比较倒霉,我们罗家是不会迎娶你进门的!”罗云意像是很可惜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在场的除了叶染修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向她,其余众人都有些不解她这话的意思。

    “我紫儿也是名门出身,如今身心受辱,已无脸苟活于世,我现在只求一个公道,才好安心上路!”紫儿意志决绝地说道。

    “哼,没想到罗家竟如此欺负一个弱女子,我们佳女乃是皇上下旨精挑细选入育德苑接受嬷嬷们的教导的,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意欺辱我们,就算你们罗家权势显赫,也不能这样逼紫儿!”站在紫儿身边的一个佳女义愤填膺地说道。

    她这些话也成功地获得了在场很多人的认同,南湘看到罗云意的目光就更加得意了。

    只见南湘讥讽地笑道:“世人谁不知道罗家人说话做事都是图一时之快,想当年不也有人勾引佳女私奔,在外生下了野种吗!”

    “你说什么!”罗云意阴沉着脸走到南湘面前,罗思玥和罗思雨也是一脸愤怒地看向南湘。

    叶染修、叶昱和谢霄他们全都冷然地看向南湘,她这话谁都听出来是在说当年的罗震和林菀清,这是生生地在羞辱林菀清,而羞辱他们的岳父、岳母就是在羞辱他们的妻子,他们岂能容忍。

    “哼,既然做了就不要怕人说,自己做了丑事,盖是盖不住的!”好不容易逮到这次好机会,南湘又岂会放过打击罗云意。

    “啪——啪——”两声响亮的耳光在空气里久久回荡,好多人都傻眼地看向动手打人的罗云意,她竟然狠狠扇了南湘两巴掌。

    “你——你打我?!”南湘捂着脸,又是震惊又是愤怒地看向罗云意。

    “打你是要你记住,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既然东南王不会教女儿,我就帮帮他,记住祸从口出,下次就不是两巴掌!”罗云意很少当众动怒,但南湘这次触到了她的逆鳞,没有人可以出言侮辱她的父母,骂她她或许还可以忍,但对她的父母不敬甚至羞辱她的父母家人,她可忍不了!

    “罗云意,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别以为有皇上和梁王府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是你爹你娘私奔生下来的,你不是野种是什么!”南湘像个泼妇一样出口喊道。

    “你错了!”罗云意眼似利刃一步一步靠近南湘,她现在何止像个女煞神,简直是索命的女阎罗,就连熟悉她的人都被她身上此时迸发出来的威压气势给吓到了,他们从未见过这样强势令人觉得害怕的罗云意,“我不需要靠任何人撑腰,南湘,你这次真的惹到我了!”罗云意的嘴巴几乎是紧挨在南湘的耳边小声说道,她脸上带着笑,但出口的话却让南湘寒到了骨子里。

    说完,罗云意含着笑退后一步,脸上恢复了寻常所见的温和,看了一圈周围的人,淡淡说道:“本来我罗家的事情不需要向旁人说明什么,我爹娘也不爱解释,但既然有人误会当年我爹和我娘的事情,在这里我就说一下,我爹和我娘本是太后娘娘保得媒,只不过我外公当年看不上我爹,觉得他就是个武将家的小子,哪配得上他的女儿,还没等太后赐婚就想把我娘嫁给旁的人,我爹也是少年心性,情急之下拉着我娘就走了。后来到了眉桥镇,在我爹的好友齐伯伯和齐伯母的见证下成了亲。当时男未婚,女未嫁,虽一时未得父母应允,但却有媒妁之言。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本是世间最美好的一件事情,怎么到了某些人的嘴里就变了味道呢!”

    “没错,我祖父、祖母和外公都说过,当时他们其实已经同意了爹和娘的婚事,之所以派人找他们,是希望他们可以回京成亲,哪想到他们会乘船离开,最后船还出了事,令他们后悔多年。所幸上天所怜,我们一家人出了海岛,小妹也得高人教导不惧流言蜚语为大禹朝尽心尽力,烈日炎炎之下还要为百姓培育高产粮种,甚至她都没有时间给自己缝制嫁衣!”罗思玥说着说着眼圈都已经红了。

    叶昱看着妻子伤心,脸上也不见往日的嬉皮笑脸,好一个南家,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这样算了的!

    “好了,二姐,说这些做什么,皇上给了我差事,我就要办好,别人理不理解不重要,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我相信大家的眼光都是雪亮的,绝不会被假相蒙蔽了眼睛,就像眼前一样,你们以为自己看到的是真相,但却被人骗了!”罗云意笑着又走近了还在昏睡状态的“罗勇峰”,然后蹲了下来,正准备伸手去摸此人的脸,却听到身后传来嬉笑声。

    “呦,好热闹呀,大家看什么呢!”彭钊的声音一想起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有人转头看去,当看清彭钊身边的人,却是猛然睁大了眼睛,怎么还有一个罗勇峰!

    只见,罗勇峰正笑嘻嘻地站在彭钊身边,同他们一起的还有几个世家公子,而且他们都是一脸好奇不解地看向人群,当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个“罗勇峰”,也都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叶祁的脸色变得有些黑,今日是他娶侧妃的日子,闹出这样一出事,是想给他添堵吧!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