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事情真相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事情真相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这人是假的!”叶染修说完,先罗云意一步撕下了“罗勇峰”脸上的人皮面具,竟然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陌生男子,“来人,把他弄醒!”

    这下子在场的人是彻底地傻眼了,佳女紫儿更是不敢置信地看向被撕下人皮面具的人,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南湘也没想到事情还会有这样的反转,这个人明明是罗家的五公子,怎么会变成假的呢?

    “长得这么丑还敢假扮小爷做坏事!”罗勇峰走上前狠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人。

    “峰哥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菀清也有些糊涂了。

    “娘,我一直都和彭世子他们在一起,是听有人说我在这里欺负了佳女,觉得好奇就来看看,至于事情的真相,说实话,我也不清楚!”罗勇峰看起来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好端端地和彭钊几人在一起,怎么就成了淫贼了?!

    “这个我们可以作证,五公子一直都和我们在一起!”跟在彭钊身边的几个世家公子纷纷说道。

    “除了几位当事人,其他人先去正院等候观礼,我会查明事情真相,给所有人一个交代的!”叶祁扫了一眼所有人说道。

    事情如此反转,众人是始料未及,各种各样的疑云和猜测也多了起来,不过三皇子既然已经不许他们再多参与此事,大家也只好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准备离开了。

    “你不能走!”南湘和紫儿突然同时出声道,她们一个是对罗云意说的,一个是对扶着林菀清准备离开的罗勇峰喊得。

    “大家都看到了,这件事情和我五哥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对谁欺负了紫儿姑娘不感兴趣,为什么不能离开呢!”罗云意说道。

    “你打了我就这样算了?”南湘怒目而视道。

    “你若不是做了该打的事情,我又怎么会出手呢!打都打了,你去皇上那里告状吧!”罗云意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却听得南湘气得牙根疼。

    “紫儿姑娘,天地良心,我连见都没见过你,你可别讹诈我,欺负你的人是他,你找他去,娘,咱们走!”罗勇峰故意大声地说道,扶着林菀清就往前走去。

    “你——你——”佳女紫儿胸口起伏得极快,她不该一时迷了心窍,见是罗家的公子就起了非分之想,事后更不该听南湘的话弄得此事人尽皆知,这次她不但让家族蒙羞,清白尽毁,之前所幻想的种种都成了泡影,怕是只能以死明志了。

    众人在正院等了小半个时辰就见三皇子叶祁出来了,他简短地告诉众人,假扮罗勇峰的那人是个易容高手,原本是受人指使想装扮成罗勇峰的样子在三皇子府闹事,结果被一个小丫鬟拦住去路,说是廉家七姑娘要见他。

    那人便跟着小丫鬟进了一间房,没想到却种了迷情香,原本作为江湖人他是可以避过的,但是看到走进来的女子长得明艳动人就起了色心,将计就计猴急地和那女子有了肌肤之亲。

    只是没想到迷情香里还有一种无色无味的迷药,事后他昏睡了过去,至于身上的酒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且他已经当场指证,当时走进房间里的正是佳女紫儿。

    事情到此似乎已经真相大白,但是这样的真相却让众人大跌眼镜,怎么听着都像是佳女紫儿故意用计勾引罗勇峰,却没想到真凤遇假凰,聪明反对聪明误,毁了自己的清白名声,到最后她还想反咬一口说是罗勇峰的错,大家还真是小看了她的心计。

    至于假扮罗勇峰的人受谁指使,三皇子叶祁没有说,也没有人问,只能说这是一桩自作自受的戏码,罗勇峰运气好,没有被别人算计了去。

    没有人去追问佳女紫儿最后的结局如何,罗云意只知道当天就从育德苑传出消息,佳女紫儿因行为不检被逐出了育德苑,至于她是生是死又去了何处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南湘也因为言语有失被育德苑的嬷嬷惩罚,以后京中大小宴席都不准她参加了。

    三皇子叶祁和佳女北雀的婚礼并没有被这件事情影响太多,大家怀着有些复杂的心情吃了一顿热闹的喜宴,然后便各回各家了。

    不过罗云意从三皇子府出来绕道又去了正阳街,同行的还有叶染修、叶昱和叶茗辰、谢霄、罗勇峰、彭钊六人,七个人在正阳街上的一家酒楼雅间内坐了下来。

    “今天的事情真这么巧?”几人一坐下来,叶昱就痞笑着看向罗勇峰问道。

    “二姐夫,太巧的事情一般都很难发生!”罗勇峰意味深长地眨了一下眼睛,彭钊也在一旁笑得耐人寻味。

    “别卖关子了,快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谢霄也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还有隐情。

    “还是我来说吧!”彭钊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饮下,然后看着几人笑了笑,“今天有个佳女偷偷找到我和峰哥儿,让我们小心一点儿,说是南湘和那个佳女紫儿准备设计陷害峰哥儿,让我们不要中圈套。我和峰哥儿本打算将计就计给这两个女人一个教训,却正巧看到那个小丫鬟碰见假的罗勇峰,我们就藏在暗处看了一出好戏,为了防止那人逃跑,我又给他下了点儿迷药,后面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

    “那个佳女为什么要好心地通知你们?她又是怎么知道的?”罗云意疑惑地问道。

    “意姐儿,你还记得在瑸州天神庙救灾的事情吗?那个佳女是瑸州知府的女儿,她原本是和她娘在天神庙上香,却被大雨困在了那里,她一直记着当时的救命之恩,选上佳女之后,她刚进京时被你又救了一次,在上次的除夕宫宴上也认出了你,并且知道南湘一直想对付你,就暗中留意南湘的一举一动。”罗勇峰对罗云意解释道,他们这也算是好人有好报吧。

    “原来是这样!”罗云意点了一下头,她是对这位好心的佳女没什么印象,看来找机会要见一见了。

    “那个佳女紫儿是自作自受,她要不是存了要害峰哥儿的心,说不定我们就救下她了。你知道南湘让她做什么吗?”彭钊眼中有了冷意。

    “做什么?”罗云意几人好奇地看向他。

    “她帮佳女紫儿进入罗家做少奶奶,佳女紫儿要在罗家给她做内应,随时将罗家众人的一举一动都告诉她,她说是因为自己恨罗家的五姑娘,可是我怎么觉得她是让佳女紫儿在罗家做奸细!”彭钊像是看穿了南湘的心思,事实上他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都明白了。

    罗家虽然之前被流放永岭,但现在可是大禹朝帝君最器重的武将之家,罗家有四子如今都效力军中,罗勇霆更是威震北疆的大将军,要知道南湘可是东南王南信熬的女儿,这里面的弯弯绕绕难免不会让人多想。

    “哼,她以为我们罗家是那么好进的吗!”罗勇峰脸上也是冷意骤起,自从罗家平反之后,未免罗家再遭人利用和陷害,每一个进入罗家的下人都是被查了祖孙十八代的,想要混进罗家做奸细可没那么容易。

    “那到底是谁指使那人假扮我五哥的?”罗云意这话是看向叶染修问的。

    “是一个前几日被皇上砍头的官员的家人!”叶染修没有再多说,不过其他六人都明白,肯定是有人因为罗云意查账的事情对罗家怀恨在心,想在三皇子娶侧妃的喜宴上栽赃陷害给罗家一个教训,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人算不如天算,最后事情反而败露了。

    “看来还是因我而起呀!”罗云意无奈一叹说道。

    “意儿不要自责,都是他们自己的错,自作孽不可活,你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叶染修看着罗云意说道。

    “没错,意姐儿,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那些官员要是不贪不做恶事,皇上也不会治他们的罪,佳女紫儿要不是存心不良也不会作茧自缚,就是便宜了南湘!”罗勇峰觉得他要找三姐夫吴宝好好聊聊东南盐商的事情了,东南王府他同样不会放过。

    “五妹妹,你要做好准备,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户部重新查账你的确得罪了不少人,以后出门万事小心,我看像今天这样的栽赃陷害恐怕只是开始,我会让南琴山庄的人多注意江湖人士的动向!”谢霄是南琴山庄庄主的义子,现在他在江湖上的地位也不低。

    “多谢大姐夫,我会小心的!”罗云意感激地看了一眼谢霄说道。

    叶染修没有说话,但他也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多派几个高手保护罗云意的安全,朝堂上的事情他也要多费心了。

    “别说这些糟心事了,今日是赏灯节,晚上大家都出来玩吗?”每年大禹朝只有正月十五赏灯节是没有宵禁的,叶茗辰已经打算带着妻小好好玩玩了。

    “当然要出来了,旻王府可准备了一百零八盏祈福灯呢!”叶昱笑着说道。

    “我们汝南郡王府准备了三百盏金钱灯,到时候肯定是我们府的灯最先被抢完的!”叶茗辰有些嘚瑟地说道。

    在大禹朝赏灯节一直都有“抢灯”的习俗,通常是大户人家多准备一些花灯随意地挂在街上,若是有人喜欢便会被拿走,谁家的灯最先被“抢”完就说明接下来的日子生活更顺遂。

    “峰哥儿,你们罗家准备了什么灯?”彭钊好奇地看向罗勇峰问道。

    “灯的事情都是娘和大嫂她们在操心,我不太清楚!”罗勇峰不好意思一笑说道。

    “五哥,咱们赶紧回家吧!”罗云意突然起身拉着罗勇峰就要走。

    “怎么了?”叶染修和罗勇峰都看向有些着急的罗云意。

    “回去做灯呀!”罗云意突然想起在大禹朝并没有许愿灯,而许愿灯的制作方法很简单,她想做一些许愿灯晚上放到天上去。

    “云意妹妹,你还会做灯?”叶茗辰睁大了双眼问道。

    “意姐儿当然会做灯了,当年我们从海上回来的时候,她做了火把鱼灯帮助渔民吸引了鱼群,那次原本一无所获的渔民回来的时候鱼舱都装满了。”罗勇峰很是骄傲自豪地说道。

    火把鱼灯?叶茗辰几人听着都有些奇怪,不过他们对晚上罗云意要制作的花灯就更有兴趣了。

    “很快就天黑了,做灯还来得及吗?”谢霄问道。

    “来得及,来得及,我制作的灯很简单的,晚上你们一定要来抢我家的灯,保准你们不会后悔的!”罗云意笑着说道。

    “需要帮忙吗?”叶染修一脸宠溺地笑着问道。

    “不用,不用,晚上你们来抢灯就可以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那我们可就等着了!”

    罗云意从正阳街匆匆回到罗家之后就去找林菀清和司空潭,听到罗云意想做一种新的花灯,司空潭立即找来负责给罗家做灯的灯匠。

    “你照着我画的样子多做一些这样的灯,越多越好,记住下面的底盘要固定好,我要在里面放上燃料。”罗云意画了一张许愿灯的图纸对灯匠说道。

    “姑娘放心,这灯不难做!”不过就是用竹篾和纸糊成一个特别简单的类似帽子一样的大灯,只要有足够多的纸和竹篾就可以了。

    “那就好!”罗云意又忙着去找一些燃料,比如松脂、羊油、固体蜡之类的,黄若心也不知道她要多少,竟是从铺子里买了很多回来。

    到了这天晚上,家家门前都挂上了好看的灯笼,罗家一共做了五百盏灯,其中两百盏是寻常所见的平安灯,而另外三百盏是罗云意让灯匠做出来的许愿灯。

    入黑之后,罗府门前罕见停了好几辆马车,大家都是冲着罗云意的新灯来的,罗时瑞这几个孩子更是兴奋地围着罗云意转。

    “小姑姑,这究竟是什么灯呀?怎么没有可以用手提着的地方呢?”罗时奇展开一个许愿灯,怎么看这灯都太平淡无奇了,根本没有外边的花灯好看。

    “这是许愿灯,你可以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心愿,然后让这灯飞到天上去,天上的灯神看到你的许愿灯它就会灭了,许愿灯飞得越高越远,灯神听到的就越清楚,你的愿望也就越可能实现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灯神?真的吗?”大家全都看向了罗云意,最重要的是他们还从未见过能在天上飞的许愿灯,就这些看起来一戳就破的薄纸能飞到天上去?不太可能吧!

    “当然是真的!”罗云意让谷雨、夏至拿来笔墨,然后走到了站在门前观灯的罗良承和陈老夫人面前说到,“爷爷,奶奶,你们在第一盏许愿灯上写下心愿吧!”

    “哈哈哈,好好好!”罗良承高兴地拿起罗云意递过来的笔,在展开的许愿灯上写下了“国泰民安”四个字,陈老夫人则在旁边写下“家睦安康”四个字。

    等两位老人写完,罗云意让他们将许愿灯立起来,然后在下面点燃了燃料,灯满满鼓起来的时候,她让罗良承和陈老夫人慢慢放开手中的许愿灯,而灯竟缓缓朝天上飞去,并且越飞越快,越飞越高,一会儿竟是看不到了。

    “小姑姑,这灯真的会飞呀!”罗时瑞眼中都是惊喜,他也好想放开一只许愿灯,他想自己的爹爹了,不知爹爹何时能回来看他。

    “小姑姑怎么会骗你呢,瑞哥儿,你也许个心愿放飞吧,灯神一定会听到的!”罗云意笑着说道。

    “嗯!”罗时瑞使劲地点点头。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