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都是人才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都是人才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公平?朕怎么听说韩丞相之前要招一位举子为婿,只不过那举子因家有婚约而拒绝了丞相府,丞相府竟然派了人去威胁,答应了就能高中,不答应就会落榜,丞相,可有此事?”孝和帝冷冷地看了一眼韩信祖问道。

    韩信祖一听就慌忙跪了下来,赶紧说道:“启禀皇上,臣的确看中一名叫杜衍正的举子的才学,也真心想要召他为婿,只因他说家有婚约,臣只好遗憾作罢,但臣并没有派人去威胁他,还请皇上查明此事,还臣一个清白。”

    “你没有派人,你家里其他人呢?你还是先把这件事情弄清楚,再来和朕说别的事情吧!”孝和帝对他说道。

    “臣遵旨!”韩信祖低下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冷意,到底是哪个不争气的在外给他惹麻烦?

    且不说丞相韩信祖如何急匆匆地回家整理家风,罗云意在会试结束之后便开始准备户部考核的事情,而且与会试结果同天贴出来的还有户部的告示。

    皇帝为了户部的所谓考核不准落第的举子们立即离京,这在举子中间本就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所以户部的告示一出来,还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告示上写着凡是自愿参加考核并通过者,皆可与户部签订一份合约文书,期限至少是三年,户部增设储备司,所有签订合约者为储备司官员”户部的这份新告示上字数很多,更像是一份简略版的现代合同,而罗云意之所以一开始就张贴出来,就是希望那些来参加考试的举子是在自愿主动的前提下。

    “户部这新告示真是有意思,这不是明摆着户部要给自己招长工吗?又不会升官加爵,谁会再参加一场考试!”有些落第的举子嗤之以鼻道。

    “大家还是各自回乡用心苦读,三年后再来京中相会吧!”有些落第举子则是心有不甘,他们苦读诗书是希望能真正地金榜题名,而不是成为户部现在所说的什么“编外人员”,一个“外”字似乎把他们给排除在真正的官场外。

    但也有很多落第举子跃跃欲试,他们觉得进入户部的储备司不失为另外一种进入官场的方式,更何况户部可是大禹朝最重要的衙门,哪怕是衙门里的小吏出了京也都是不容小窥的人物。

    举子们对这份新告示反应不一,罗云意也不着急,会试结果一出来,她就亲自去看了,杜衍正是头名会元,骆临、吴志清和刘子坤三人也都榜上有名,四人将一同参加两日后的殿试。

    殿试这天,罗云意被司农司的王大人急请去西郊的皇家田庄,说是她前段时间给的辣椒种子已经结了果,但是有两棵不太一样,旁的结出来的都是又长又辣的青辣椒,但是这两棵结出来的果实像小灯笼一样圆鼓鼓的,最重要的是结出来的果子有七种颜色。

    “什么?七种颜色?”罗云意听到王大人说了辣椒大棚里的情况,也有些疑惑。

    “是的,大人,这会不会是农神降下的祥瑞之果?要不要立即禀告圣上?”田庄里的辣椒大棚都是有专人看守的,王大人已经警告那些人不要乱说,他自己也不敢擅自做主,这种七彩的果子他觉得是祥瑞,说不定在罗云意眼里就是以前见过的普通果子,所以他不能显得太过大惊小怪。

    走进大棚之后,罗云意看到王大人说的那种果实,笑着说道:“这是彩椒,不是什么祥瑞之果!”

    听到罗云意这样说,王大人莫名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没有急功近利上报皇帝,否则自己在皇帝和罗云意眼里就成了见识浅薄之人。

    这次春耕的所有种子都是唐老头在金玉空间里为罗云意准备好的,她想着可能是唐老头在青辣椒的种子里不小心混入了彩椒的种子,而栽种的司农官也没太在意,就这样阴差阳错地种出了彩椒。

    不过,像这样结出七种颜色的彩椒并不常见,不知是不是唐老头新研究出来的改良品种,她有时间还得进空间去问一下。

    “只有这两棵彩椒?”今年司农司在西郊皇家田庄种了几百亩的蔬菜大棚,其中辣椒就有五十亩,罗云意想问别的辣椒大棚还有没有意外种出彩椒的。

    只见,王大人点了一下头说道:“大人,就这两棵,其他大棚里都是普通的辣椒。”

    “这种七色彩椒也不是很常见,今日正好殿试,你去找来两个大花盆,把这两棵彩椒移栽到花盆里,然后送进宫,也给皇上再添添喜气!”罗云意笑着说道。

    司农司的司农官这么努力地培养和栽种各种农作物,不能只干活不奖励,为下属谋福利也是她这个上官该做的,相信看了这两棵七色彩椒,皇帝也会很高兴的,而帝王一高兴,通常赏赐也就来了。

    “是,大人!”王大人赶紧笑着答道。

    这可是他们司农司的人栽种出来的,也让那些总是质疑司农官的人看看,他们可种出了七种颜色的果实,这是前所未有的稀罕事情。

    当王大人兴高采烈地亲自带人去移栽七色彩椒的时候,罗云意便在田庄里四处查看起来,近段时间她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尚书府那三十亩培育基地的修建工作上,对于司农司田里的事情过问的相对就少了,不过王大人他们并没有让自己失望,种出来的东西非常优质。

    尤其是大棚里的各种蔬菜和时令水果,长势极好,就连山里补种的春小麦都破土而出露出了绿油油的芽苗。

    王大人将两颗彩椒送进宫里的时候,正赶上皇帝在钦点状元,本来孝和帝还在犹豫该把这状元之位给杜衍正还是给骆临,两个人的表现同样优异,都是令他非常欣赏的人才。

    看过司农司种出来的两棵七色彩椒之后,孝和帝龙心大悦,金口一开,便把两人都点为了状元,还把两棵七色彩椒赏给二人。

    当然,孝和帝也没有忘了司农司和罗云意这位提供种子的户部尚书,大家都得了皇帝的赏赐,就连西郊皇家田庄的管事、下人也都得了赏。

    赏赐的消息传到田庄内,大家一片欢腾,罗云意也很高兴,不过她高兴不是因为得了皇帝的赏赐,而是因为杜衍正和骆临都被皇帝钦点为状元。

    只是很快罗云意就笑不出来了,她临近关城门才从皇家田庄回府,结果回来之后就听说,皇帝殿试一结束就把两位状元郎分到了中书省和门下省,一位做了从三品的中书侍郎,一位做了从三品的谏议大夫。

    罗云意想着就算她最看重的杜衍正和骆临被皇帝“抢走”了,但还有刘子坤和吴志清以及其他几名表现很不错的人,哪想到刘子坤被林岩要到了工部,吴志清被年乙庸和王谦硬扯进了学士阁。

    也不知道今天大殿上的官员都怎么了,见皇帝和林岩、年乙庸他们抢着要人,一个个也都变聪明似得为自己衙门拉拢人才,就连叶染修的兵部都抢去了几人去做文官。

    户部因为罗云意这位户部尚书不在,很显然成为了弱势方,两位户部侍郎就算极力争取,好多青年才俊也都成了别家桌子上的菜,他们只能摇头一叹,谁让今天“尚书大人不在家”呢!

    “欺人太甚!”罗云意听说之后气鼓鼓地坐在自己院子里,罗震和林菀清看着女儿动怒的俏脸,无奈一笑。

    “意姐儿,官员任免本就是皇上做主的事情,你要是气不过,明日上朝再抢几个人到户部不就行了!”罗震劝慰道。

    “爹,皇上就是只老狐狸,他明明答应我让我为户部多挑选几个可用之人,结果他看杜衍正和骆临他们是大才之人,竟然先下手给他们安排了职务,而且还都是他近身可用的人,这就是在撬我们户部的墙角,还有林岩、年大学士他们,一个个都是老奸巨猾,平时看着不争不抢老老实实的,这回跟着凑什么热闹。还有叶染修,他们兵部也抢了我看上的人,还说让长风帮我留意,哼!”罗云意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她怎么就今天偏偏不在朝殿上呢?

    “意姐儿,你就别生气了,皇上这样安排定有他的用意,再说你们户部不是还要再考核一次吗?满京的举子多得是,你总能再找到几个可用的人才!”林菀清笑着说道。

    “娘,到手的肥肉被——”罗云意很想说“被狗叼走了”,但又咽了下去,她总不能骂皇帝和自己未来的夫君吧,“本来都是我的,我的,结果现在都是别人的了,这种心情您能明白吗?”

    罗震和林菀清看着罗云意此刻懊恼气愤的样子,反而相视一眼,轻声笑了出来,不知为何,他们觉得此时此刻的罗云意反而更像个娇憨可爱的女儿家,她气鼓鼓的样子就是让人忍不住会发笑。

    “爹,娘,你们还笑我!”罗云意干脆噘起了嘴。

    “姑娘,梁王爷来了!”正在这时,门外有小丫鬟禀告道。

    “告诉他,本姑娘今天不想见他,哼!”罗云意余怒未消。

    “请王爷进来吧!”罗震笑着微嗔了一眼罗云意,还真成了小孩子心性了。

    叶染修走进来的时候,见罗云意冷着一张脸,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一脸温和的笑意,他先是笑着恭敬地给罗震和林菀清行了礼,然后又看向了罗云意:“意儿,怎么了?”

    明知故问,罗云意狠狠瞪了他一眼,干脆转头不理他,但她这样的表现反而让叶染修露出更加宠溺的笑容。

    “修哥儿别见怪,意姐儿今天想吃肉了!”林菀清抬起左手轻轻抵唇笑道。

    “娘——”罗云意又羞又恼地看了一眼林菀清,见她眼中毫不掩饰的取笑之意,自己也忍不住无奈一笑,“您就知道帮着外人欺负自家女儿!”

    “外人?意儿,这里哪有外人?”叶染修笑着还假装瞅了一眼四周,眼中促狭之意渐浓。

    “哼!”罗云意给他一个轻哼,他不就是外人!

    罗震和林菀清想着这两人肯定有话要说,他们在场怕是不太方便,于是寻了一个借口便出去了。

    等到罗震和林菀清离开之后,叶染修将房门关上,直接把罗云意拉到自己怀里,见她还在闹别扭想挣扎,便搂得更紧了些。

    “还在生我气?”叶染修凑近她耳边低声问道,声音磁性魅惑,让罗云意觉得酥酥麻麻又痒痒的,“那些人是我为你‘抢’的,明日我就让他们去户部,人都给你了,别生气了。”

    “哼,本尚书不稀罕!”罗云意在叶染修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说道。

    “真不稀罕?”叶染修的嘴已经开始不老实了,顺着罗云意的玉颈游走起来,但被罗云意给推开了。

    “梁王爷,请你老实一点儿,本尚书今天对你没兴趣!”罗云意微微一笑,从叶染修的身子里像条鱼似的滑出来了。

    “可我对你有兴趣!”叶染修的笑意带了一丝别样意味,不过他知道自家这只小猫今天心情不好,逗弄一下就行了,惹急了他可没好果子吃,“那些人你不要?”

    “不要,不就是人才吗!本尚书有的是方法寻到更好的!”罗云意又恢复了以往的理智和冷静,果然他人都是不可信的,一切还要靠自己。

    “那好吧,有需要帮忙的就说一声!”叶染修笑着说道。

    “不必了!”罗云意赶紧挥手,她怕又帮倒忙。

    罗云意本想第二天早朝找孝和帝好好说说“抢人”的事情,结果叶染修告诉她,孝和帝把明日的早朝给免了,而且之后几天都没空见她,让户部有事直接写折子送进宫里就行了。

    罗云意岂会看不出孝和帝的心思,他肯定是怕自己同她要人,结果连见都不见她了,别以为躲着她这笔账就这么算了,总有一天她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虽然皇帝故意躲着罗云意不见她,不过殿试选人的第二天,林岩和年乙庸不约而同来了罗家,却发现罗云意出门了。

    “罗大人不会是故意躲着不见我们吧?”林岩笑着看向罗良承。

    “意姐儿说她今日约了好友在尚书府宴客,所以大学士和林大人来得还真是不凑巧。”罗良承笑着说道。

    “我倒是觉得时机刚刚好,好久没有吃到罗大人做的饭菜了,罗老元帅,既然罗大人不在府中,那我就先告辞了!”年乙庸一笑,他打算转道去尚书府。

    “年大人,一起吧!”林岩也笑着同罗良承告别,不过两个人出了罗府之后,他看着年乙庸问道,“咱们去了尚书府,不会被拒之门外吧?”

    他们两个是为数不多知道罗云意想借这次会试和殿试为户部选人的事情,结果爱才心切的他们也同孝和帝一样为自己的衙门谋了一把人才的福利,尤其他们选的人还是罗云意早就中意的人,怕是这次罗云意会记恨上他们。

    “哈哈哈,放心吧,罗大人心胸宽广,绝对不会的!”年乙庸笑着说道。

    “那就好!”林岩一笑。

    不过,他觉得罗云意就算现在不计较,以后怕也会找补回来,要知道她可是“奸相”林洪文的外孙女,岂会去做亏本的买卖。

    两个人来到了尚书府,而且正如年乙庸说的那样,罗云意不但没把他们拒之门外,反而没事人似的笑盈盈把他们迎进了尚书府。

    他们到宴客厅的时候,发现杜衍正、骆临、吴志清和刘子坤四人都在,除此之外还有梁老王爷、叶染修、王谦和王牧父子以及叶茗辰、叶昱和谢霄等人,至于来的女眷都在尚书府的花厅闲聊。

    “两位大人随便坐,今日尚书府小宴宾客,美酒佳肴管够!”罗云意看着后到的林岩和年乙庸笑着说道。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年乙庸笑着说道。

    “客气什么,不用客气!”罗云意带着笑意说这话怎么都让在场的人觉得她意有所指呢!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