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想不起来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想不起来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早早的几个村子的村民就聚在了山里的小溪边,附近山里也有不少浅溪深潭,不过只有此处的水常年流动不干,算是此地水资源最充足的一条溪流了,只是离村民们居住和生活的地方以及农田都有些远。

    尤其是每次取水,村民们都要经过一个三十多丈高极陡的崖坡,下雨湿滑的时候非常容易受伤,有几个村民都因此摔断了腿。

    村民们到的时候,罗云意已经带着户部的几名官员在查看此处的地形,然后她在崖坡下面选择一处溪流水源落差有一丈多高的地方放置了一个奇怪的铁家伙,并在铁家伙的一端接上了一条软软的长长的管子,然后罗云意直接让人将这根管子拉到了崖坡上。

    “谷雨,将抽水机的进水管打开!”罗云意站在崖坡上冲下面的谷雨喊了一声。

    “是,大人!”谷雨拧开了进水管,只见流动的溪流水有很多进到了那个被罗云意称为“抽水机”的铁家伙里。

    “大人,软管出水了!”负责制作抽水机的工部铁匠刘激动地喊道。

    虽然之前在罗云意的田庄已经试验过这种抽水机,但真的只把它放在有落差的溪水里就能从低地方把水抽到三十多丈高的地方,这简直就是个奇迹,最令铁匠刘兴奋的是他也参与了这种奇迹的创造。

    “效果不错!”崖坡上看到软管里冲出来哗哗的流水,罗云意笑着说道。

    这种自制改良的抽水机不用电不用油,只是利用水位的落差产生的能量便能把水压到高处,而且落差越大,抽水的高度就会相应加大,她在抽水机里安装了一个小零件,像这样一丈多高的落差,可以把水抽到三四十丈的高度没有问题。

    “出水了,竟然真的出水了!”所有围观的村民都震惊的有些傻了,他们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亲眼看到这样神奇的一幕,“多谢大人!”村民们呼啦一下子都跪了下来,眼中都是对罗云意这位女尚书的崇敬之意。

    “大家都起来吧!”罗云意让村民们都起身,然后又对他们说道,“现在水虽然从下面抽了上来,但要流到你们各自的村里、田里还有一段距离,接下来你们必须尽快把水引到山下的农田里,可以先用竹管引水,等到农闲时,从这个地方修建引水槽到自己各自的村落,以后无论是吃水还是浇田都不用跑这么远了。”

    “大人放心,小民等人一定会尽快把大人说的引水槽挖好,现在大家都去砍竹子,快点把竹管架好往山下引水!”几个村里最有威望的人吩咐道。

    仅用小半天的工夫,村民们就把水引到了山下,各家各户提着木桶到竹管出水口,不一会儿自家的水缸就满了,他们打水从未这样轻松过,这可都是托了罗云意的福。

    抽水机的事情很快就在京城传扬开来,不少人听说这样的新奇事件之后,都特意跑到山中溪边来观看,一时间原本籍籍无名的几个小村子成为了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的对象,就连当朝帝王都知道了。

    “真的是把水抽到三十多丈高的地方?”朝殿上,孝和帝看着罗云意问道。

    “回皇上话,是的!”罗云意说道,想来已经有不少人去那几个村子偷偷打探过了,所以朝殿上的群臣脸上倒是没见震惊之色。

    “罗爱卿,你是怎么办到的?”孝和帝再一次感叹自己重用罗云意真是太对了,不但户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是百姓们也跟着受益不少。

    “碰巧而已!”罗云意没有多说。

    抽水机的制作并不复杂,不过她也只是交给了苍氏一门的人来做,其他人就是想模仿也没有那么容易。

    工匠们都有自己不传的技艺,罗云意虽然不是正儿八经的工匠,但她会的可比技艺最高超的工匠还要多,尤其是她想出来的那些新奇工具,孝和帝听都没听说过,而且就算是普通的农具之类的,经过她的改良也会更加好用。

    “罗爱卿,你能不能让人多打造一些这种抽水机?若是哪个地方有涝灾,或者湖水就要决堤了,用抽水机把水赶紧抽出来不就好了!”孝和帝想着这种抽水机既然能抽水,对于抗涝不是很有好处吗!

    “启禀皇上,抗洪单靠抽水机是不行的,关键还在于河道的梳理、修建水库等措施,再说,像这种事情都是工部的事,臣的户部还有好多事情要忙呢!”罗云意推辞道。

    “那你把图纸、工匠都给林岩,朕让林岩带着工部的工匠来做!”孝和帝连忙说道。

    “图纸臣不小心给烧掉了,一时还真想不起来,工匠臣已经送还给工部了,想来林大人已经见到他们了!”罗云意笑了一下说道。

    “启禀皇上,罗大人的确把臣送过去的四名工匠都送回了工部,不过他们说自己只负责图纸上的一小部分打造工作,其他的都是罗大人的人负责,所以他们也无法打造出一个完整的抽水机。”铁匠刘和木匠陈他们说的言之凿凿、语气诚恳的样子,林岩也一时分不出真假,而且他们说了,就算把抽水机拿到他们面前,他们也未必能打造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这必须是好几个工匠同时完成的,关键还在于罗云意手里的抽水机的图纸。

    不过很明显,罗云意现在是不打算把图纸无偿贡献出来的,想来她还在为稻种分成和永良郡的事情生气,林岩觉得她是不会那么容易把图纸拿出来的。

    听完林岩的话,孝和帝也心知肚明罗云意是故意不把图纸拿出来的,现在抽水机的神奇作用已经在百姓中间传扬开来,朝廷若是只打造出一个抽水机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罗爱卿要怎么样才能想起抽水机的图纸呢?”孝和帝看着罗云意问道。

    “最近心情不好,脑子不好使,所以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想起抽水机的图纸!”罗云意笑了一下说道。

    “罗大人,为臣者应该为君王分忧,为国家社稷着想,为黎民百姓谋福祉,你既然能打造出第一个抽水机,那么想必第二个、第三个也不会太难,罗大人还是快快想起图纸吧,免得误了你们户部自己的事情!”丞相韩信祖看着罗云意出声说道。

    原本他对罗云意这位女尚书是有诸多不满意,大禹朝的朝堂之上怎可有女子参政,但架不住皇帝对罗云意的信任,而且她手里还有三位帝王的信物,就是群臣也都不敢说什么。

    后来他见户部在罗云意的带领下越来越有章法,百姓们获得的好处也逐渐显现出来,她又为户部选拔了不少可用之人,甚至要开书院为朝廷为户部为百姓培养更多的农事人才,自己对她已经慢慢改观。

    但到底是见识浅薄的女儿家,还爱记仇,不过是皇上趁她不在将杜衍正几人早做安排,又在稻种分成和郡邑的事情上摆了她一道,她就和皇上闹起了小性子,打造抽水机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她竟然推三堵四的,实在是不应该。

    “丞相这话从何说起,下官一直在为皇上、社稷、百姓尽心尽力,户部的事情更是亲力亲为,我不敢说自己是多好的一个官,但我至少没有愧对自己身上的这身官服。但公是公,私是私,为官者若是公私不分,才是真正误了君王社稷的大事。再说,我的东西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想一个抽水机我都头疼了好多天,现在忘了也是正常。”罗云意淡淡回道。

    “皇上不是已经封了你为清平郡主,还是大禹朝第一位有郡邑的郡主,你这还不满足吗?”人心不足蛇吞象,韩信祖觉得罗云意要求的有些多了。

    “丞相大人,这郡主封号和郡邑皇上若是愿意收回去,我正求之不得,还有这户部尚书也可一并拿了去,反正我对做官没什么兴趣,嫁了人,相夫教子过悠闲的日子岂不是更好!”罗云意声音有些冷地说道。

    这帮人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难道这一切都是她主动要求的吗?她不过是做到“尽职尽责”四字而已,至于不在她职责之外的,她收取相应的利息为什么不可以!

    “好了,好了,罗爱卿莫要生气,韩丞相也是为朕分忧,朕知道这段日子你作为户部尚书辛苦了,这郡主的封号和郡邑朕已经给了你,岂有收回的道理,朕也知道爱卿你心里有委屈,这样吧,城南的皇家田庄朕赐给你做嫁妆,另外再准许你开一家制糖坊,如何?”孝和帝打着商量说道,要是罗云意真扔下这一切不管,最后吃亏的还是他这个皇帝。

    “臣多谢皇上赏赐,如果皇上肯答应永良郡十年不交税,百年滋生人丁不加赋,说不定这图纸臣就想起来了,又说不定一时想得多了,连抗洪抗旱的大型抽水机都能想起来了!”罗云意故意揉了一下太阳穴说道。

    “什么?十年不交税,百年不加赋?!”罗云意这话一出口,群臣就开始议论开来,孝和帝都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他却被罗云意最后一句话说得动了心。

    “皇上,此事万万不可答应!”韩信祖第一个出声反对,若是开了不交税、不加赋的先河,以后各州府岂不是要跟着闹起来。

    “丞相大人先别急,众所周知,刻州永良郡是个人口极少的穷地方,十年交的税加起来可能还没京城一个县一年交的多,至于滋生人丁不加赋,丞相大人可能不知道,刻州百姓的人口一直是往外迁居的多,几百年滋生人丁的总数还没有别的州十年添加的人口多,整个大禹朝所有州里刻州的人口怕是最少的了。”此时,林岩突然站出来说道。

    “回禀皇上,臣也听说刻州那个地方是穷山恶水之地,每年朝廷都要拨发一定的银两救济当地的百姓,永良郡山多地少,人口就更是稀少了,皇上倒不如考虑一下!”大学士年乙庸也站出来说道。

    “皇上,臣弟觉得年大学士说的不错,罗大人说的这个条件答应也没什么!”参与早朝的旻王也站出来说道。

    “启奏皇上,臣也觉得此事万万不可!”也有官员选择站在了丞相韩信祖一边。

    不一会儿,满朝文武就分成了三派,一派认为皇帝应该答应罗云意的要求,一派认为皇帝不应该答应,另外一派保持中立不发表意见。

    孝和帝也有些犹豫了,说实话他很想答应罗云意,但又隐隐觉得一旦答应了自己说不定会后悔,可不答应罗云意怕是真的不会把图纸拿出来。

    最后,他将目光转向了原本中立一派的任泽贤,问他道:“任爱卿,你觉得朕该不该答应?”

    任泽贤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孝和帝,然后恭敬行礼说道:“启奏皇上,臣相信皇上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为了国家社稷和黎民百姓,所以无论皇上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臣都明白您的苦心,相信其他大人也都是如此想法。”

    孝和帝一听就笑了,任泽贤这是让他这个皇帝自己拿主意,同时又给了他一个台阶也堵住了其他官员的口,不过这可不是他想从任泽贤嘴里真正听到的话,于是说道:“任爱卿,你何时也变得这么会说话了,朕要你说该不该让永良郡十年不交锐,百年不加赋!”

    “回禀皇上,臣做巡查御史时曾到过刻州去过永良郡,每年朝廷会拨发三十万两银子救济永良郡当地的百姓,但永良郡一年上交的赋税竟不足十万两,如果清平郡主的郡邑不再需要朝廷的救济,能够做到自给自足,就是对朝廷最大的贡献了。”任泽贤对孝和帝说道。

    虽然任泽贤没有明确回答孝和帝的问题,但是他的话在场的都听明白了,永良郡那个穷地方,三年的赋税还比不上朝廷一年的救济,只要永良郡不再要朝廷的救济,十年不交税还真是没什么。

    “清平郡主,你觉得任御史说得方法如何?只要你永良郡不再需要朝廷的救济,那朕便可以答应你所说的十年不交税,百年滋生人丁不加赋!”此刻,孝和帝没把罗云意当成户部尚书,而是作为永良郡郡邑的封主来问的。

    “只要皇上答应臣的要求,臣的封邑便不再要朝廷的救济!”罗云意抬头看向孝和帝,目光坚定地说道。

    “好,朕答应你!”孝和帝终于做出了决定。

    就这样,刻州的永良郡成为大禹朝历史上第一个十年不交税、百年不加赋的封地,而因为罗云意这位郡邑的封主,永良郡的百姓即将迎来他们以及他们子孙后代几辈人的颠覆性改变。

    早朝散后,罗云意特意拉住了任泽贤对他道谢,要不是他的那些话,孝和帝说不定就会拒绝自己的要求。

    “罗大人不怪我建议皇上把每年的救济银子给你的郡邑停掉?”任泽贤唇角露笑地看向罗云意问道。

    “这有什么可怪的,我奇怪的是为何永良郡每年都会有朝廷拨发的三十万两的救济银子?任大人知道吗?”大禹朝每年需要银子救济的地方可不少,罗云意不解的是永良郡怎么年年都有三十万两呢?!

    “罗大人作为户部尚书,应该很清楚朝廷每年救济银子的去向,真不知道永良郡为何年年都有三十万两?”任泽贤笑得有些神秘。

    “不知道!”罗云意摇了一下头。

    “罗大人今日回府之后不妨去问问你的外公,我想他应该知道答案的!”任泽贤说完便笑了一下走了。

    她外公?永良郡难道真的和她外公林洪文有什么牵扯不成?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