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意外消息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意外消息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臣妾今日正觉得心绪烦乱,胸口闷热,吃了意姐儿送来的这西瓜,整个人都变得清爽舒坦起来了!”栖凤殿内,王皇后笑盈盈地对孝和帝说道,又转头看了看坐在身边的两位小孙女,脸上是满溢的柔情。

    “罗家姨母种出来的西瓜真甜真好吃,皇祖母,菱溪想每天都吃!”菱溪小公主一边啃着西瓜,一边抬起小脸看向王皇后。

    “你那罗家姨母小气的很,想每天都吃她种出来的东西,还不知道要拿什么来换呢!”孝和帝对于罗云意只给自己送了一个西瓜还在耿耿于怀,他也想每天都吃这种西瓜。

    “皇上!”王皇后带着笑意微嗔地瞪了一眼孝和帝,虽然后宫佳丽无数,但帝后的感情一直非常好,“意姐儿可不小气,她常让人往臣妾这里送很多好吃的,玲珑和菱溪也因为她送来的那些好吃的点心和瓜果开心不少。”

    自从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庄氏离世,玲珑和菱溪两位小公主就变得沉默寡言许多,尤其是稍大一些的玲珑,常常一个人坐在宫里发呆,只有罗云意让人送东西来的时候,才能见到她脸上的一点点笑容。

    “朕不过说了她一句小气,皇后就说朕这么多句,那丫头可是偏心的很!”孝和帝虽然嘴里说着抱怨的话,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满足的。

    “臣妾也是沾了两位小公主的光,要不是她们现在住在栖凤殿,意姐儿又怎么挖空心思往这里送那么多好吃的东西。”王皇后笑着说道。

    “那丫头是个重情义的,庄氏与她不过相交短短几日,她便如此真心相对,只可惜——”孝和帝轻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还在吃西瓜的两位小孙女,庄氏这个儿媳妇死得太可惜了。

    想起害死庄氏的幕后主使,孝和帝就握紧了一下拳头,只要任泽贤再多搜集一些证据,他便可以把卫家这颗毒瘤彻底从大禹朝拔掉了,卫皇贵妃已经被他降为美人,二皇子叶潇也被软禁起来了。

    “唉——”王皇后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听到庄氏的死叶祁并没有回京,只派了亲信之人回府处理庄氏的丧事,最是无情帝王家,哪怕那个人是她的儿子,很可能还是大禹朝日后的储君,但身为女人她也替庄氏觉得些许悲哀。

    就在这时,殿外传来内侍的通禀之声,说是逍遥王爷进宫求见。

    孝和帝从栖凤殿走了出来,随行的内侍还端着半颗切开的大西瓜,到了御书房,见到逍遥王爷,孝和帝便笑着让他先吃块西瓜解解渴。

    “皇帝,西瓜先不急着吃,太后有消息了!”逍遥王爷看着孝和帝一脸严肃地说道。

    “啪!”原本被孝和帝拿在手中的折扇应声落地,孝和帝脸上也满是震惊,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逍遥王爷,“八皇叔,您——您说母后有消息了?母后她还活着?”

    “嗯!”逍遥王爷看着孝和帝十分肯定地点点头。

    而此时此刻在郊外田庄内,罗云意几人也从赶来的叶染修嘴里听到了魏太后还活着的消息。

    “修哥儿,这消息你听谁说的?准确吗?”田庄正厅内,叶茗辰看着面前的叶染修问道。

    梁老王爷、罗云意和叶昱三人也看向了叶染修,当初从浮州回京路上巧遇逍遥王爷并发现那个指南针之后,梁老王爷和罗云意他们就对魏太后是否还活着存疑,逍遥王爷身边的郭游先去了冰尧城打探魏太后的消息,回京之后梁老王爷又派高大宽去了那里。

    因为还不确定魏太后是生是死,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梁老王爷和逍遥王爷他们一直对别人守口如瓶,直到郭游今日从冰尧城加急传回消息,他们才知道魏太后当年竟然走出了十里荒漠,并且现在有可能还活着。

    “准确,只是不知道现在太后具体在何处!”叶染修看着几人说道。

    高大宽在冰尧城已经和郭游会面,两个人携手打探出了关于魏太后的消息,现在他们留在冰尧城就是为了寻找魏太后的下落。

    “修哥儿,具体说说吧!”梁老王爷说道。

    “是,太爷爷!”

    叶染修告诉几人,郭游到了冰尧城之后就去暗中寻找当初卖指南针给他的那个落第秀才,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被他查出那个落第秀才其实是个盗墓贼,但指南针却不是他从墓室里挖出来,而是从一个大户人家的小丫鬟手里骗过来的。

    顺藤摸瓜,郭游很快查出了那个小丫鬟的身份,她竟然是冰尧城城主府的下人,专门负责给被关在暗牢里的原城主府二公子涂凌送饭,不过那小丫鬟四年前就死了。

    “涂凌怎么样?”罗云意从现代回来之后,一直听到的消息是涂凌在冰尧城易主之后便下落不明,她还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呢。

    “他应该和太后在一起!”叶染修特意看了一眼罗云意,“当初你被掳至羌吴国之后,涂凌便和他的师父天魔老人闯进了十里荒漠,想来那时你已经被你师叔救走,而他们却意外救下了被困在荒漠里的太后。郭游查到天魔老人为救涂凌内力散尽而亡,而涂凌报仇心切终致走火入魔,被涂磊找到的高手困在城主府的暗牢里日夜折磨。高侍卫到冰尧城之后,两个人合力将涂凌救了出来,涂凌告诉他们,自己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把太后先急急安置在羌吴国边城的一个小村落里,本打算尽快通知我去把太后接回来,谁知被涂磊找到并一直困在城主府暗牢里,所幸他身上还有太后匆忙之中塞进他怀里的指南针,并告诉他这是你的东西,指南针被涂凌一直藏在暗牢里,有一次被送饭的小丫鬟不小心看到,那小丫鬟就趁他昏迷将指南针偷走拿出去卖掉了,没想到却被人骗走了,涂凌气恼之下,便把那小丫鬟给杀了。高侍卫和郭游带着涂凌去羌吴国寻找太后,幸运的是,太后没被任何人发现行踪,一直在那个小村子生活着。现在他们几个正在返回京城的路上!”

    “谢天谢地,真是太好了!”听完叶染修的话,罗云意长舒一口气,魏太后还活着,也不枉她为了救她丢了一条命。

    “是呀,真是太好了!”叶昱也是感叹说道,“需不需要我去护送太后回来?”

    “我已经先派了人过去,不过你最好还是走一趟,羌吴国的国君金奇也得知了太后还活着的消息,一心想把太后作为人质,此时正派人四处追缉他们,涂磊得知涂凌不见了,也派了高手在追杀他们。”叶染修看着叶昱说道。

    “那我现在就走!”叶昱猛地起身说道。

    “路上小心点儿!”梁老王爷看了他一眼说道。

    “太爷爷放心,我一定把太后安全护送回来!”叶昱难得严肃认真地看向梁老王爷说道,然后又笑着看向罗云意,“云意妹妹,记得多给旻王府送几个西瓜,你姐姐和孩子们会很喜欢的。”

    “二姐夫,你就放心吧,西瓜我也会给你留着,保证坏不了!”罗云意对他说道。

    叶昱笑着点点头便骑着快马离开了,他得先回府一趟召集人马,然后立即去和高大宽几人汇合。

    另一边,丰收之日得知魏太后还活着的消息让孝和帝显得异常兴奋,六年多了,悬在他心口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要落地了。

    罗云意自然也很高兴,不过身为户部尚书,接下来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就是收粮、换粮,这一次叶染修的兵部会和户部一起进行这项工作。

    以往户部从百姓手里收粮税,都是由当地县官负责将全县粮食收齐,然后运送到州府,再由州府送往京城户部国库。

    而这一次因为户部和百姓签订了耕种合约文书,所以是由户部官员带着人去百姓家里亲自收高产粮食,并且还要带着户部的普通粮食拿去给百姓们兑换。

    这天,宝平村一大早就见长长的车马队来到了村口,马车上堆着一袋袋的粮食,村民们已经将打好的所有高产粮食准备好,除了按照合约文书将八百斤麦子给户部,剩下的麦子他们都会换成普通的粮食,至于下一季的麦种,因为田产亩数很可能会有变化,秋播之前再去户部领种子重新记录即可。

    罗云意因为想来宝平村附近的皇家田庄看看与司空潭、晗影公主合开的织线坊,所以就顺道把宝平村的高产粮食给收上来,再把普通粮食兑换给村民们。

    同来的还有叶染修,他说自己是兵部尚书,既然这次是兵部和户部一起办事,他自然也要跟来看看,以防有人趁机捣乱。

    没人敢说这两位尚书大人趁着替皇上办差还光明正大地一起相会,对于两人的到来,宝平村的村民是热烈欢迎的,村长鲁老汉早就准备好了最好的山茶招待他们。

    “两位大人,请用!”鲁老汉恭恭敬敬地亲自将两杯温热的山茶端到叶染修和罗云意的面前,今日天也特别热,喝一杯这样的山茶同样解渴又解暑。

    “鲁老伯,你不用在这里特意招待我们,去忙吧!”罗云意对鲁老汉一笑说道。

    今日户部带了三个较大的机械台秤,是罗云意让工部和苍氏一门的人共同打造出来的,专门用于秤粮食等大型重物的。

    鲁老汉离开之后,罗云意和叶染修喝完茶便来到了村民们交粮、换粮的现场,双方粮食都是装袋准备好的,而且每袋粮食其实双方之前都自己先称量过了,都是一百斤一袋。

    罗云意到的时候,见官员很认真地每一袋还都要过称,笑着说道:“既然大家都是称好的粮食,那就一袋换三袋,不用再费劲称一遍了,你信我,我信你,彼此都省些时间和力气。”

    “大人,还是秤一下吧!”有跟来的户部官员说道,他怕百姓会在斤两上弄虚作假,他们户部这些粮食可都是实打实地一百斤一袋。

    “不用了!”罗云意直接挥手说道,真要论担心缺斤少两,也是百姓怕当官的欺骗他们。

    尚书大人都亲自发话了,那位官员也不好再说什么,除了每户每亩应该上交的八百斤,剩下的都是拿百姓一斤高产粮食换户部三斤普通粮食,省去了大部分的称量工作,收粮、换粮的进程就加快许多。

    宝平村虽没有七家村种的高产春小麦多,但每家每户也都种了两三亩,而且亩产量也都是一千四五百斤,这一次能和户部兑换的粮食可是不少。

    今日这样热闹的场面却很少见宝平村的女子在场,都是家里的男人们在出面交粮、换粮,此刻她们正不顾酷热在织线坊忙碌着。

    “咱们去我四嫂的皇家田庄看看吧!”罗云意看着叶染修说道。

    因为有脚踏纺车的缘故,罗云意几人合开的织线坊出线率非常高,而且织染出来的织线不但结实耐用颜色更是多种多样,就连宫里的制衣司都专门在她们的织线坊里买绣线。

    “好!”叶染修唇角微扬,今日他本就是来陪罗云意的。

    两个人进入皇家田庄之后,见到女工们都在认真地用脚踏纺车织线,院子里也有工人在负责染线,染好的线有专门的人将它们缠好拿到铺子里去卖。

    田庄有一个专门的院子正在晾晒已经染好的各种粗细颜色不同的麻线和兔麻线还有其他女工们想出来的参杂动物皮毛的线,五颜六色的线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谁把天上的云锦扯碎了似的,异常美丽绚烂。

    罗云意随意扯了一根长长的红色麻线,检查了一下,线的质量非常好,根据线的粗细来看,她手里的这根麻线做绣线最合适。

    “你帮我拿着这根线的这头儿!”罗云意对着叶染修甜甜一笑,将线的一头儿递到他的手里,叶染修顺势就接住,有些不太明白她想要干什么。

    罗云意一笑,也不多做解释,将这根红色麻线用手指从头到尾捋了一遍,然后拿着线的另一头走得稍远一些,将这根线扯紧在手掌心里轻轻搓了一下,紧接着又将线的这头交给叶染修。

    循环往复几次,原本细细的适合做绣线的红色麻线在罗云意手里成了一根红绳,她依旧让叶染修扯着红绳的一端,然后就用这一根红绳编了一个手链,最后戴在了叶染修的手腕处,扣上了绳扣。

    “好看吗?”罗云意握着叶染修的手腕看着红绳问他。

    “好看!”叶染修却是深情地看向她。

    在他眼中,罗云意刚刚用一根红线编织的不是手链,而是那无需用言语表达的千千情丝,是她对他的爱,她对他的心,而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心底不断涌出的甜蜜与幸福将他包围,抚平了这段时间他所有的伤痛和悲愤。

    “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运!”罗云意抬头对着叶染修甜甜一笑。

    这段时间她在户部的确是很忙,与叶染修相处的时间也不是那么多,但每天两人都会想办法见一面,所以即便是短暂的相处,哪怕叶染修刻意掩饰和隐藏他的不良情绪,罗云意还是可以准确地感知到,但她也感觉出来叶染修并不想现在就告诉她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一直都在想能让叶染修更开心一些的方法,今天来到皇家田庄看到这些红线,就想给他编一条红绳手链,希望这根满含她浓浓情意的红绳手链能给他带来好运和好心情。

    “一定会的!”叶染修将罗云意紧紧搂在了怀里,无论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有她在便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