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惊人真相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惊人真相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罗云意在皇家田庄查看一番之后便和叶染修回去了,接下来的几天户部各司忙着收粮、换粮的事情,而紧接着旱稻又快到了成熟的时候。

    与此同时,千觉寺附近的书院大部分也已经修建完成,山顶环绕的七栋造型别致的二层独门小院刚建好就被林洪文和玉山先生他们给“霸占”了,因为紫梅居士是一对夫妻,所以他们七个人住了六个院落,剩下的那个院子罗云意理所当然据为己有了。

    “这院子以后就叫望瀑居,外公他们倒是把最好的一处院子留给我了!”这天,罗云意带着两个丫鬟来到了新书院自己的新居内,笑着对谷雨和夏至说道。

    “姑娘,这院子离着瀑布是最远的,位置也最偏,您怎么说是最好的院子呢?”谷雨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里虽然离瀑布最远,但是观赏位置却是最佳的,你不觉得离得太近,水声会吵得人睡不着觉的,而且这里不但安静,推开窗便能看到谷里那大片的土地,到时候在那里种上粮食、蔬菜、瓜果,景色一定比观赏瀑布、山峰、绿树百花更美。”罗云意说着就推开窗朝远处望去,她甚至能看到千觉寺的后山有几名武僧在练武。

    “姑娘,千觉寺有位小师父来找您!”正当罗云意在自己的望瀑居赏景时,夏至领着一个光头小和尚走了进来。

    “小师父,你要找我?”罗云意并不认识眼前这位小沙弥。

    “请问女施主可是罗家五姑娘?”小和尚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眼睛大大的,眼神清澈认真。

    “是!”罗云意答道。

    “空一师叔请女施主去后山见他!”小和尚说道。

    空一大师是自己大哥罗勇泽的师父,又曾经救过叶染修和涂凌的性命,所以罗云意对于他还是十分尊敬的,只是这位大师脾气古怪,平时也不爱主动见其他人,今天怎么让小和尚来找她呢?

    “烦请小师父给带个路!”想着空一大师突然找自己肯定是有要事,罗云意也不敢耽搁,跟着小和尚就去了千觉寺的后山。

    千觉寺后山石壁崖一处山洞内,空一大师盘腿坐在洞内的破烂蒲团上,石洞内到处是散落的木头和木屑,一个大夏天还穿着厚衣服的僧人背对山洞在拿着木头刻着什么东西。

    “大师,您找我?”罗云意在石洞里见到空一大师之后,双手合十问道。

    原本微闭双眼的空一大师抬起了头,目光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罗云意,又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在疯狂刻着木头的僧人,然后让领罗云意三人前来的小和尚先回了寺里,最后又看了一眼罗云意身后的谷雨和夏至。

    “大师,这两个人信得过,您有什么话就说吧!”罗云意似乎看出了空一大师的意思。

    空一大师点了一下头,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将罗云意三人领到石洞角落里那个僧人的背后站定。

    “他叫明了,是千觉寺的疯癫和尚,一直被方丈安排在后厨帮忙烧火,发疯的时候会送到我这里来。”空一大师突然对罗云意说道。

    罗云意觉得此时空一大师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怪怪的,但她还是点点头,看向了那位叫明了的疯癫和尚,他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的年纪,清秀的脸上表情有些呆呆的,侧面看去他的眼神专注中还藏着说不明的恐惧,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刻刀,此时在他手里快成型的是一个光头小和尚,只是小和尚的眼神看起来十分惊恐。

    “你很奇怪今天我为什么要把你叫到这里来吧!”空一大师看出了罗云意眼中的疑惑。

    “是的,大师,为什么?”空一大师不可能无缘无故让自己来这里见他,还把一个疯和尚介绍给他认识,难道是眼前这个疯癫和尚有什么问题?

    罗云意却发现此时空一大师将目光转向明了身边的那些已经雕刻完成的东西上,有房子,有床,有桌子,有椅子,还有女人,是的一个用木头雕刻而成的漂亮女人,只是这女人眼睛是闭上的。

    空一大师的目光最终落在这个木头美人上,罗云意不明所以,又仔细瞅了瞅这个木偶,然后眼中一亮,这个木头美人的面容她好似在哪里见过,哪里呢?对了,是宫里,王皇后和这个木头美人有**分相似。

    “大师——”罗云意此时满脸惊讶地看向空一大师,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个木头美人为什么和王皇后会那么像,而此时明了手中的小和尚快雕刻好了。

    “凡尘俗事我本不打算再参与,贪嗔痴念、七情六欲不过是空空一场,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能如何,爱也好,恨也好,不过是人间走一遭,只是终究有些事情是无法永远隐藏起来的。”空一大师感慨一叹道。

    当年,就是因为他的狂放不羁,过多参与世外之事,才让自己最珍爱的徒弟,一个丢了性命,一个成了残废。

    他曾怨恨自己的师兄任一大师将他关在山中数载,说他身为出家人却造了杀孽,戾气过重,当某一天他顿悟之后,才发现自己很多事情都错了,这世间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是因果循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要走,而该走什么样的路也都是他们自己选的。

    所以他学会放下执着,不再理会俗事,一心要在山中禅修,哪想到前段时日明了受到刺激又发狂起来,紧接着就像现在这样开始疯狂雕刻东西。

    这些年每当明了发疯,空一大师就教他用木头刻东西,这样他才能保持安静,久而久之,明了的雕刻手艺比他还要厉害,只是他刻出来的东西却引出了一段陈年往事,说不定更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原本,空一大师是打算将一切都隐瞒在这千觉寺的后山之中,可今日听说罗云意来到了附近的书院,纸是包不住火的,当年的真相迟早有一天会被查出来,为了让明了解脱出来,他才让小和尚将罗云意叫来。

    “大师,云意不太明白您说这些话的意思!”罗云意满脸的不解。

    “你很快会明白的!”空一大师说道。

    明了突然放下了手中的刻刀,然后将身边散落完成的东西全都搂抱进怀里,然后猛地起身朝着山洞里面的一个小山洞走去,空一大师紧随其后,罗云意也跟了上去。

    等到罗云意跟着明了和空一大师进了小山洞,整个人惊讶地有些说不出话来,小山洞的地上摆满了用木头雕刻出来的各种物事,而且还是有场景的。

    比如第一个场景是寺门外一个老和尚在和小和尚微笑着说话,然后小和尚背着一个包袱下了山。

    紧接着的场景是小和尚走到一处山中因贪玩太累便躺在一处大岩石后边睡着了,然后一队人马经过,紧接着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被人抬到了山边的林子里,围在她身边的还有丫鬟、婆子、侍卫模样的人。

    罗云意看到这里心里一凛,有些急切地往下看去,下一个场景就是女子在痛苦地呐喊,那些丫鬟、婆子围着她,然后有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现将他们团团围住,接下来就是残忍的屠杀场面。

    大着肚子的女人终于生下了孩子,而此时黑衣人也把人杀得没剩几个,就在他们准备杀掉抱着刚出生婴儿的丫鬟时,一个带着黑皮面具的人出现了,然后那些黑衣人就离开了。

    等到这些人离开之后,又出现一个戴着黑色帷帽的人,那名活下来的丫鬟抱着婴儿跪在这个人的面前,然后戴黑色帷帽的人就在空中撒了一种药粉,不一会儿远方就有狼群跑来。

    小和尚似乎是听到狼吼惊慌之下弄出了声音被发现了,戴黑色帷帽的人本打算杀了他,那丫鬟却突然抱着婴儿跑到了刚才大着肚子的那个女人面前,此时那个女人的眼睛是睁开的。

    也不知道丫鬟又跪着对戴着黑色帷帽的人说了什么,两个人竟然动手去脱那个还活着的女人的衣服,而下一个场景就是小和尚在一个破败的茅草屋里照顾一个躺在床上的女人。

    最后的一个场景,也是明了刚刚摆出来的,那个带着黑色帷帽的人又出现了,并且强逼着喂了小和尚喝下一碗东西,小和尚满脸惊恐地看向那人,而那人带着床上已经醒来的女人离开了。

    所有的场景罗云意都看完了,心里是极大的震撼,原来当年野狼山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吗?她几乎可以肯定明了刻出来的那个大着肚子又和王皇后相似的木头美人,正是叶染修的生母安王妃王雨琪。

    “大师今日叫我来就是想让我看这些吧?”二十多年前发生在野狼山的惨剧可是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为此她的未来公公安王可是把野狼山的活物都给杀光了。

    “那你看明白了吗?”空一大师意有所指地看向她问道。

    罗云意点了一下头,然后又看了一眼已经起身又开始摆弄刻刀的明了:“大师,我能不能问他一个问题?”

    “恐怕不能!”空一大师摇了摇头,他很清楚罗云意想要问明了什么,“明了已经神志不清二十多年,而且他一生下来就是个哑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父母才把他扔在了千觉寺的寺门外。”

    罗云意没想到明了不但疯癫还是个天生的哑巴,但她实在有太多问题想要从他嘴里知道答案了,于是看着空一大师问道:“那他现在能听懂旁人的话吗?用摇头和点头也不能回答吗?”

    “如果你是想问安王妃当时是不是还活着,那我可以替他回答你,至少在明了喝下那碗令他发疯的药时,她还是活着的,现在是死是活我想就要靠你自己去查了!”空一大师说道,然后又定定看了罗云意一眼,“之所以让你知道这些,是因为这件事情事关那小子的生母,而你即将成为他的妻子,这是你们的家事,有你在那小子身边总好些。”

    空一大师当年和任一大师虽然师兄弟关系不睦,但是对于叶染修这个师侄他多少还是有一些感情的,对于叶染修的性情也多少了解一些,所以在得知当年野狼山的惊人真相之后,他才想到让罗云意先知道,在他看来,罗云意与旁的大家闺秀是不同的,她是一个更智慧更有判断力的人。

    “空一大师,谢谢您让我知道这些,这个小山洞我还可以带别的人过来吗?或者这些东西我能带走吗?”罗云意看了一下地上明了刻出来的那些东西问道。

    “我已经准备带着明了离开京城了,这些东西你想拿就拿走吧!”空一大师对她说道。

    “大师,你们要离开?可是明了是唯一知道当年真相的人,他是最重要的证人,能不能”罗云意没想把这件事情瞒着叶染修,明了是关键证人,若是这时候离开可就不好找了。

    “明了要说的能说的都已经在这里了,我不想他的生活再被打扰,好了,你拿着这些东西赶紧离开吧!”空一大师的脸色也是说变就变,语气也冷了下来。

    罗云意也是知道空一大师的性格的,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让谷雨和夏至将小山洞里的东西都带走,而明了见她们拿走自己刻出来的东西,也不哭不闹不发疯,还在专注地刻着他自己手里的木头。

    罗云意拿着这些东西心情有些沉重复杂地来到了梁王府,她有些犹豫该不该此刻踏进去,一方面她觉得叶染修若是知道当年的真相,一定会很难过痛苦,而另一方面她又觉得叶染修有权利知道这一切,毕竟这有关他的生母。

    最终罗云意还是走了进来,她先见到了梁老王爷,叶染修此刻不在府里。

    “怎么了,意丫头?”梁老王爷看着有些愁眉苦脸的罗云意笑着问道,“是不是户部又出什么问题了?”

    “老祖宗,不是的,户部现在的事情都进展的很顺利,只是我今天意外知道了一件事情!”罗云意深吸一口气看向了梁老王爷。

    “什么事情让你为难成这样?”梁老王爷问道。

    “老祖宗,您待会儿看了就会明白了!”罗云意让谷雨和夏至将带来的东西原样复位,很快她在千觉寺后山小山洞里看到的场景也在梁老王爷面前展现出来了。

    梁老王爷脸上的神色从最初的疑惑到好奇再到震惊,最后脸上更有了怒意,真没想到当年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的,根本不是什么野狼闻到血腥味杀人,而是有人蓄意谋杀。

    “意丫头,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弄来的?修哥儿知道吗?”梁老王爷看向罗云意问道。

    罗云意便将今日在千觉寺后山见到空一大师和明了的事情都告诉梁老王爷,然后对他说,自己来王府就是想告诉叶染修的。

    “老祖宗,您觉得这件事情现在适合告诉他吗?不然我再调查多一些的证据或者查出戴帷帽的人是谁,再对他说呢?”罗云意问梁老王爷道。

    “现在就告诉他吧,或许他知道的比你还要多些!”梁老王爷早就觉察出叶染修最近有些异常,他在暗中调查安王府的事情而且是很多年前的事情,本就有些怀疑的他现在可以确定,叶染修对于当年的真相肯定也知道了什么。

    “太爷爷,什么知道的多些?”就在这时,叶茗辰嬉笑着大踏步走了进来,叶染修也同他一起。

    两个人跨进梁王府大厅的时候,同时往摆满木头物件的地上看去。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