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安王知情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安王知情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梁王府海棠阁内,气氛有些诡异地安静,罗云意和叶茗辰不约而同地看向一直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的叶染修。

    自从在正厅见过那些明了用木头雕刻出来的情景,叶染修就没说过话,梁老王爷回房之后,他们三人就来了海棠阁。

    “修哥儿,你要是想发泄就发泄,千万别憋在自己心里,云意妹妹和我都在,我们都是你最亲近的人。”叶茗辰最先忍不住看着叶染修说道。

    罗云意则是有些担忧地看了叶染修一眼,刚刚从叶茗辰的嘴里,她才知道上次庄氏的死牵扯出了卫家还有野狼山的事情,而那个戴帷帽的人正是当年卫太妃陪嫁宫中的贴身侍女,也是安王的奶娘,而救他的小丫鬟正是这位老奶娘的娘家侄女。

    真相呼之欲出,当年野狼山的惨剧是一场彻彻底底的阴谋,而幕后主使便是卫家,或者是卫太妃本人,要知道现在的安王妃正是卫家的女儿。

    只是罗云意不明白的是,安王的奶娘和她的娘家侄女为什么会救下叶染修,还有叶染修的亲娘如今是否还活在世上。

    “云意妹妹,你倒是说句话呀!”叶茗辰见罗云意只是看着叶染修不说话,他使了一下眼色。

    “茗辰哥哥,我没什么可说的,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卫家做了那么多恶事,一定会受到惩罚的,现在咱们首先要查清楚那位老奶娘和她的侄女当年把安王妃带去哪里,或许——”罗云意话没说完,但叶茗辰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或许叶染修的亲娘还活在这个世上。

    叶染修猛然起身就抬脚往外走,罗云意赶紧一把拉住他,问道:“你去哪儿?”

    “千觉寺!”叶染修目光幽深含冰,他一定会让卫家的人生不如死的。

    “我陪你一起去!”罗云意语气坚定地看着他说道。

    叶染修转头看向她,然后握紧了她的手,两个人出了梁王府。

    快马一骑到了千觉寺的后山,两个人发现空一大师和明了已经不见了,又去了寺里寻,结果被告知两人在罗云意离开之后就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空一大师是故意带着明了想躲开我们的。”站在千觉寺内,罗云意对叶染修说道。

    明了这些年算是空一大师的另一位徒弟,而空一大师一直都是个极其护短的师父,他是不想旁人再来打扰明了的生活,毕竟这些年明了也受了不少苦。

    叶染修微微点了一下头,不过他心中已经下了决定,无论空一大师带着明了去往何处,他都要找到明了问清楚更多的事情。

    此时,千觉寺里进香的香客并不是很多,叶染修带着罗云意往寺里的往生殿走去。

    上一次两个人是在除夕守夜的时候来这里的,不过当时因为安王在,所以两个人没有进入到殿内,这一次殿内倒是没有其他人在。

    以往来到往生殿,叶染修总会焚香祭拜一番,但这次他只是站在自己母亲的供奉牌位前,眼中藏着的情绪仿佛海潮来临之前的安静,罗云意走到他身旁站定,轻轻握住了他有些冰凉的手,希望能带给他一些温暖。

    “小时候,我很羡慕辰哥儿、虎哥儿他们,虽然我有太爷爷疼着,但还是很羡慕他们有爹娘宠,可我一生下来就没见过自己的亲娘,那个男人也抛弃了我,后来你也不见了,太爷爷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我很怕你们一个个都离我而去,那就剩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叶染修反手紧握住罗云意的手,没有人知道他是多么惧怕孤独和抛弃,也因为如此,对于自己所拥有的幸福他都会拼了命地看紧。同样的,对于那些打碎他幸福的人,他也绝对不会手软。

    “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的,只要找到老奶娘的侄女,说不定就能知道你娘的下落。”叶茗辰告诉罗云意,安王的老奶娘回乡没多久就病死了,她那个侄女也不见了,罗云意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一定会找到她的!”叶染修下定决心说道。

    从千觉寺回来,罗云意心情有些沉重,后宅里的勾心斗角她并没有真切经历过,但是经历两世,她很懂人心,也看过太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伤害他人的事情。

    以前只觉得叶染修是个傲娇的古代贵族少年,他有着令很多人羡慕的权势和富贵,更有着大禹朝老祖宗的疼护,在别人眼中,他是威名赫赫的战神王爷,是皇帝最器重信任的人,但又有谁能看得到他内心的孤寂与深藏的恐惧,就是她不也是把他当成自己最坚强的后盾,却忘了后盾也有脆弱的时候。

    罗云意觉得自己这个女友是不称职的,以后她应该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叶染修,她要给他一个真正温暖的家,一个坚不可摧的情感堡垒。

    第二天,罗云意接着宫里内侍传话,说是两位小公主又想吃西瓜了,她便让人去田庄里摘了几个西瓜,还有其他瓜果,然后又亲自做了点心,带着这些东西去了王皇后的栖凤殿。

    “意姐儿,你公事繁忙何必亲自送来,菱溪这孩子吵闹着非要吃西瓜,本宫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王皇后看着罗云意笑着说道,又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已经在吃着西瓜的菱溪公主。

    “皇后娘娘,是我的疏忽,以后每天我都会让人送一些新鲜的瓜果进宫的,对了,怎么没见玲珑公主?”罗云意只在栖凤殿看到了菱溪公主,但却没有见到庄氏的另一个女儿玲珑公主。

    “玲珑在跟育德苑的嬷嬷学习规矩礼仪,但是这孩子自从庄氏死了之后,性子就有些变了,不是发呆就是冷冷的,唉,本宫都不知道该如何教导她了。”王皇后轻叹一口气说道,然后又看向罗云意一笑,说道,“意姐儿,你琴棋书画可是厉害的很,不如你收下玲珑这个女弟子吧?”

    “皇后娘娘,我平日里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恐怕没那么多时间来指导玲珑公主,耽误了她可不太好!”当公主的老师罗云意还真没有想过,而且她的确是太忙了。

    “没关系的,你只要抽出一点儿时间教一下玲珑就好,这孩子怕还是在宫里不太适应,回到皇子府又冷冷清清的,我也不放心让她一个小孩子放在外边,让她偶尔跟着你出去撒撒欢儿,我想她心情会好一些。”王皇后并不是真的要让罗云意教玲珑公主什么,而是想借此机会让一个信任的人带玲珑公主出去走走。

    “皇后娘娘放心,以后我会多抽出一些时间带两位小公主出去玩的。”罗云意已经答应庄氏会好好照顾她的两个女儿,虽然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来陪伴两位小公主玩,但是她会不少能让小孩子开心的东西,而且宫里的确太闷了,并不适宜小孩子的健康成长。

    “好好好,本宫就知道意姐儿你会答应的!”王皇后心情很好地说道。

    “皇后娘娘您笑起来真好看,叶染修那家伙就是冷冰冰的,不过他一笑起来,和皇后娘娘也是有几分相似的!”罗云意目光一闪将话题扯到了叶染修的身上。

    王皇后不疑有他,听到罗云意夸赞自己,脸上的笑容就更多了,而且打趣罗云意道:“意姐儿,你这是夸本宫呢,还是在夸修哥儿?呵呵呵,我和修哥儿他娘长得很像,所以修哥儿才会有些像我。”

    “我听王家姐姐说过,她的两个姑姑都是天仙一样的美人,而且温婉和善又聪明绝顶!”罗云意笑着说道。

    “哈哈哈,莹丫头那孩子就会胡说!”王皇后笑骂道,但言语之中是隐藏不住的宠溺和喜爱。

    “王家姐姐才没有胡说呢!”罗云意接口说道,然后顺势一转,看向王皇后试探性地问道,“皇后娘娘,您能不能给我说说修哥儿亲娘的事情?”

    王皇后原本带笑的脸上微微凝滞一下,看向罗云意的目光也开始带有审视,问道:“今天你怎么会想要问修哥儿亲娘的事情?”

    “皇后娘娘我没有别的意思,而是他对我说过从小就很羡慕别人有娘疼,有爹宠,可他却没有,对于自己的亲娘他知道的很少,只从别人口里得知当初安王妃是为了生他才没命的,虽然叶染修没说过,但我知道他对自己亲娘的死其实一直很内疚。”罗云意眼神低落下来。

    “修哥儿怎么能把这件事情怪在他自己的头上,他娘的死是个意外,谁都不想的!”王皇后脸色一正说道。

    但罗云意却无法现在就告诉王皇后,当年野狼山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谋杀。

    “如果这件事真要怪,就要怪他爹安王,当初是他违背太妃的意思非要去王家求亲,娶了琪姐儿却又没有保护好她,琪姐儿死后他不但没有好好照顾他们的儿子,还把修哥儿过继到梁王府,他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对于安王,王皇后是满满的抱怨和不满,她最珍爱的妹妹嫁给了他而他却让她死得那么凄惨,自己永远都无法原谅他。

    “皇后娘娘,当初太妃不同意安王娶安王妃吗?”罗云意看着满脸怒气的王皇后又问道。

    “不同意,当初太妃为安王选的是一位辅政大臣的女儿,但安王不愿意,最后还是先帝做主让他娶了王家的女儿。琪姐儿性子单纯,嫁人后哪懂后宅之事,卫太妃一直想给安王娶侧妃侍妾,也因为这个原因怀孕之后她的心情时好时坏,更是常常做恶梦,不然也不会去千觉寺进香祈福。”王皇后气愤地说道。

    “那安王妃有没有说过为什么不去皇家寺庙而是去千觉寺呢?”罗云意又问道。

    王皇后回想了一下说道:“我记得琪姐儿好像说过,她是听人说千觉寺香火灵验,想在生产之前去寺里祈福保佑孩子能平安出生。”

    “安王妃听谁说的?”罗云意又紧追一句,但王皇后却有些奇怪地看向她。

    “意姐儿,你给本宫说实话,为什么突然想问这些?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王皇后突然一番之前的温和形象,眼中露出威压之光。

    “皇后娘娘,我就是随便问问,没什么问题,就想着事情怎么会这样巧,安王妃听人说千觉寺祈福灵验,然后回来的路上就遇到了意外,而且又这么巧有狼群闻到了血腥味,安王府的侍卫就是再不济,也不可能全都被狼群咬死,这野狼山的野狼也太厉害了吧!”罗云意意有所指地淡淡说道。

    罗云意的话让王皇后变得沉默起来,这些年她不是没有想过当年的事情发生的太过蹊跷,只是她一直找不到证据,或许她应该再找找当年陪嫁自己妹妹王雨琪的那些人,好好问问当初在安王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转眼到了六月里,而天气变化异常,雨说下就下,这下罗云意正在自己的尚书府和叶染修对坐饮茶,叶茗辰就慌慌张张地从外边冒雨跑来了。

    “茗辰哥哥,你怎么连伞也不打?”看了一眼外边的瓢泼大雨,罗云意起身看向已经淋成落汤鸡的叶茗辰。

    “我没事!”叶茗辰对罗云意说完又转向叶染修,“修哥儿,不好了!”

    “怎么了?”叶染修问道。

    “今日我和谢霄在和风楼说起了野狼山的事情,想让他在江湖上帮忙打探一下消息,没想到被你爹听到了!”叶茗辰也没想到安王今日会在和风楼出现,而且这么巧地听到了他和谢霄的话,“现在你爹跑去梁王府了,你是不是要回去看一看?”

    叶染修脸色冷了下来,也就停了那么一下,便站起身说道:“走吧!”

    叶染修三人赶到梁王府正厅的时候,就看到胡子拉渣、浑身湿透、一身酒气的安王跪在梁老王爷的面前,额头上已经磕红了。

    “皇爷爷,求求您告诉我,求求您告诉我,求求您”安王叶世宁仿佛不怕疼地一边磕头一边祈求,而梁老王爷看向他的眼中夹杂着心疼。

    “不要为难太爷爷,你想知道什么,我来告诉你!”叶染修面无表情地走到安王的面前,如果当年眼前的这个男人多用些心去调查,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辰哥儿他们说的可是真的?当年野狼山的一切都是阴谋,你娘可能还没死?”安王现在被巨大的狂喜填满,但又怕一切只是他痴心妄想。

    “你想知道真相就跟我来吧!”叶染修冷冷地瞥了一眼安王,转身朝着外边的大雨里走去。

    安王有些踉跄地起身,赶紧追了上去,而罗云意和叶茗辰也想追出去,但却被梁老王爷阻止住了。

    “这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梁老王爷看了一眼在雨中渐渐消失的两个身影说道。

    罗云意和叶茗辰只好坐在厅里等着,听着外边哗哗哗的雨声,罗云意的内心却无法平静下来,安王知道真相之后会怎么样呢?

    大概两炷香的时间,叶染修就撑着一把伞重新来到了厅里,他身上的湿衣服也已经换了下来,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

    “人呢?”梁老王爷并没有看到安王跟着走进来。

    “已经离开了!”叶染修答道。

    “全都告诉他了?”梁老王爷又看向叶染修问道。

    “嗯!”叶染修淡淡回道。

    “修哥儿,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要是你爹去找太妃对质,卫家的人要是知道你娘当年没死在野狼山,会不会——”叶茗辰担心卫家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叶茗辰所担忧的也正是罗云意心里担忧的,卫家当年做出那么狠辣绝情的事情,为了消灭证据,如果安王妃还活在世上,那她一定会有危险的。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