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姐姐,真好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姐姐,真好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滂沱大雨中安王像个无魂的野鬼游荡在寂静的街道上,当年的真相竟是如此残酷吗?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安王悲喊出声,但回答他的只有漫天无情的雨,像一把把利刃穿透他冰凉的骨头,狠狠扎进他的心。

    大喊之后他便往前狂奔,但叶染修刚刚的话又在他耳边响起:“如果你还想让娘再死一次,那就去找卫家的人对质!”

    慢慢地,他停了下来,眼中再也不见往日的浑浊,而此时他走到了丁字路口的分叉点,正如很多年前他要做出选择那样,是往左还是往右?

    这一次,他不再犹豫,眼中是从来没有过的决绝。

    大雨下了两日终于停了,而这场雨正是百姓们需要的,雨后庄稼长得更快,大家都在期待今年能是个丰收年。

    这一天散了早朝,罗云意坐着马车准备前往田庄,却在半路差点儿撞倒喝得醉醺醺的安王。

    自那日安王得知当年野狼山的真相,罗云意发现他似乎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酒不离口。

    “王爷,您没事吧?”罗云意掀开了车帘看着歪倒在马车旁的安王问道。

    “有事,有大事,你答应给我的好酒,为什么还不给我,我今天就要喝,今天就要喝!”安王冲着马车里的罗云意喊道。

    罗云意眉头一皱,自己什么时候答应给这个无缘的公公好酒了?她又抬眼看向安王,发现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清明和期待,想了想,便笑着对他说道:“王爷要是不嫌弃,我府里正好有几坛好酒,您跟我去尚书府拿吧。”

    “哈哈哈,不嫌弃,不嫌弃!”安王大笑着就爬上了车架,也不坐在车里。

    到了尚书府,罗云意领着安王进了一间院子,然后真的拿出了两坛好酒,这可是她用高产小麦亲自酿制出来的白酒,味道醇香久远,辛辣之中更有一丝甘甜,度数稍高一些。

    安王这些年可谓是饮酒无数,他是王爷好酒自然没少喝,因为皇帝比较疼他,所以就是宫里的贡酒也常常都进了他的肚子,但光闻酒味他就知道那些酒没有一种能比得上眼前的酒。

    “王爷,这两坛是我刚酿出来的酒,送给您!”对于安王这个公公,罗云意也说不清是什么感受,大抵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安王没有拒绝,笑着接过酒,看着她说道:“你很不错,修哥儿找了一个好妻子!”

    “您今日不单单是来找我要好酒的吧,有什么话您就说吧!”罗云意示意安王坐在椅子上。

    安王也不客气,将酒坛子放在紧挨椅子的桌上,然后目光凛凛地看着罗云意问道:“野狼山的事情你都知道吧?”

    “嗯!”罗云意轻轻点点头,安王似乎并不意外她会知道这些。

    “如果——如果当年奶娘真的救了琪儿,那么奶娘的侄女青杏很可能带着她躲在汇州。”安王有些艰难地说道。

    他糊糊涂涂过了二十多年,如今一朝清醒,很多被他尘封在脑海最深处的记忆都倾泻而出,他记起奶娘在临离去前那番不明所以的话,其中她还特意提到了汇州,如今想起来当时她说那些话都是意有所指的。

    一切都是自己太蠢,如果当初自己再去认真调查一遍,或许就能发现野狼山的事情没有那么单纯,也或许在内心深处他并不想去怀疑自己的母亲,在爱与怀疑中挣扎他觉得非常痛苦,所以选择用酒来麻痹自己。

    但现在当血淋淋的真相摆在自己面前,那个最疼爱他的母亲却是害死他心爱女人的凶手,他难以接受却也必须接受,奶娘是绝对没有权利动用卫家的力量的。

    安王很想当面质问卫太妃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要尽快找到青杏,说不定他的琪儿此刻就和青杏在一起。

    只是,他却不能亲自去寻找,因为这些年他与卫太妃母子虽然不太好,但事实上卫太妃对他看管的很严,一旦他有风吹草动势必会引起她的怀疑,所以他即便内心激动也不敢表现出来。

    “王爷,您为什么不去告诉叶染修反而来找我呢?”罗云意定定地看向安王,他们父子不是已经说上话了吗?

    “我没脸见他!”安王脸上都是苦涩的笑容,“我知道他一直怨我、恨我,现在怕是再也不会原谅我了,我也不奢求他的原谅,一切都是我自食苦果,还是你来对他说吧!”

    说完这些,安王抱着两坛酒就离开了尚书府,而罗云意在他走后继续前往田庄,但却让无闻去找了叶染修。

    很快,叶染修就来到了罗云意的面前,两个人在田间找了处安静的地方坐下说话。

    “无闻说你找我有急事?”罗云意很少派人去寻他,所以一见到无闻叶染修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

    “安王找了我,他说你娘有可能在汇州。”罗云意看着叶染修说道。

    “他亲口说的?”叶染修微微握紧了拳头。

    “嗯!”罗云意点了一下头。

    “我立即去汇州!”叶染修抬眼看向了罗云意,不管他娘还活没活着,只要有一点儿线索他都要去确认。

    “你去吧,老祖宗这里有我呢!”罗云意微微一笑说道。

    “嗯!”叶染修起身专注地看了罗云意一眼,然后骑着快马直接出了京城。

    叶染修走后的第三天,罗云意就被长风接到了梁王府,见过梁老王爷之后她才知道,高大宽已经带着涂凌提前回来了,再有两天护送魏太后的叶昱和郭游他们也会到京城。

    “老祖宗,高侍卫和涂凌呢?”罗云意问道。

    “涂凌那小子身体太差,你项爷爷正在给他治病!”梁老王爷说道。

    过了一会儿,项老来到两人面前,罗云意见他神色有异,忙问道:“项爷爷,他怎么样?”

    “情况不是特别好!”项老说道,“他受过很重的内伤,走火入魔之后又被人废了武功,外伤也有不少,再加上他暴饮暴食,五脏六腑都出了问题,恐怕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调养好。”

    “没有性命危险吧?”罗云意又问道。

    “暂时没有,不过很奇怪,他被人废了武功,身体里却还是有一股隐藏的力量,我担心这力量稍有不慎会伤到他自己。”项老说道。

    “怎么会这样呢?”罗云意不是很懂内力这些东西,不过在金玉空间里也听文真道长说过一些,像涂凌这种情况,很可能是他被废武功之后又重新修炼了内力。

    “天魔老人的武功一向邪门,不是说这小子是天魔老人散尽内力才救了他吗,想来他已得天魔老人真传,这力量应该是他重新修炼内力所致,邪魔功夫对他身体并无益。”梁老王爷说道。

    “项爷爷,老祖宗,我能先去看看他吗?”对于涂凌罗云意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更何况一听说自己出事他便赶去羌吴国救她,这份情谊她也是不能忘的。

    “去吧,听大宽说,这小子一路上都在念叨要早点见到你!”梁老王爷说道。

    长风领着罗云意来到涂凌暂住的悠然居,高大宽正打算关门从房里走出来,见罗云意来了,便又把门打开了。

    罗云意冲着高大宽点头示意,然后走进了房间里,在寝房的床上她看到一张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那一头格外耀眼的红发却让罗云意忍不住心头一酸。

    她离开时,他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不过短短一年多,当年的小魔童就长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只是这少年因为常年被关在暗牢之中,脸色极其苍白,仿若透明的瓷娃娃般。

    看了一会儿,罗云意就从房间里走出来,在问过项老涂凌何时会醒过来之后,就去了梁王府的后厨熬粥。

    端着粥罗云意再一次来到了涂凌所在的房间,而此时他还紧闭双眼没有醒,不过粥的香味让他的眼珠子转了转,不一会儿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罗云意忍不住轻声一笑,这小子还和当年一样,见到好吃的就表现异常。

    “你——”涂凌睁开眼便看到一个漂亮的陌生姑娘对他笑,眼中不禁有了冷意,“你笑什么!”

    “没笑什么,你既然醒了就喝点儿粥吧!”罗云意见他身体虚弱就端着一碗热粥走到了他跟前。

    “我不喝!”涂凌阴沉沉地看了罗云意一眼,无奈他身体太虚弱,根本撑都撑不起来,只能躺在那里看着罗云意吹凉了勺子里的粥送到他嘴边,但他却倔强地将嘴闭紧。

    “真的不喝?”罗云意离得近都听到涂凌肚子里的“空城计”,嘴角不禁又露出了笑容,还是这么别扭呀,“这可是我在厨房苦心熬了很久的粥,你闻闻,很香的,估计你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香的粥!”

    “哼,你熬的粥怎么能和她比,滚,我不吃!”涂凌干脆连眼睛都闭上了。

    “臭小子,几年不见,你脾气见涨呀,给我把嘴张开!”罗云意还没这么伺候过别人呢,这臭小子竟然不领情,她脸色一变,直接低声轻吼了一句。

    涂凌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直直地看向罗云意,她骂自己的语气为何这样熟悉?但眼前的这张脸他并不认识,而且这粥的香味的确是很诱人。

    “怎么了?换张脸你就不认识了?”罗云意撇了一下嘴。

    “姐姐?”涂凌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真是她?你的脸怎么——”

    “刚醒过来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也不要说太多话,赶紧喝粥,我还等着你身体好了,给我带冰尧城的冰果子吃呢,这可是当初离开京城的时候答应我的。”罗云意笑着又舀了一勺粥。

    听到罗云意提到“冰果子”,涂凌脸上突然就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真好,他的小姐姐没有死。

    “傻笑什么,张嘴!”罗云意将勺子靠近他的嘴边,涂凌乖乖地张开嘴喝粥,眼睛始终不离开罗云意,不一会儿一碗粥就见了底。

    喂完了粥,罗云意就想站起来,但涂凌却慌忙喊住她:“姐姐,你要去哪儿?”

    “我哪儿都不去,将碗放在桌子上,这么久没见,你怎么还和小孩子似的,学会黏人了!”罗云意笑着打趣他道。

    “姐姐,我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在这世上能让我黏着的就剩下你了!”涂凌笑了一下看着罗云意说道。

    但是这话却让罗云意听着有些心酸,涂凌虽然性格有些恶劣,但也是因为跟着天魔老人学武功所致,小小年纪的他就承受了太多的苦痛。

    他的父亲、母亲死了,师父也死了,而他被自己的亲哥哥关在暗牢里折磨这么多年,想来身心都备受摧残,如今重见天日,罗云意希望他以后的日子能够过得顺遂一些,快乐一些。

    “我可不喜欢别人黏着我,所以你赶快给我好起来,要是不听话,看我怎么惩治你!”罗云意故意恶狠狠地看着他说道。

    “姐姐,你回来,真好!”涂凌笑着又闭上了眼睛,一切都才刚刚开始,从他身边夺走的他会夺过来,属于他的他会死死守护住,而不属于他的只要他想要他也会不计手段弄到手。

    见涂凌又睡着了,罗云意才拿着空碗离开,而接下来的两天,罗云意每天都尽量抽出时间来看看他,更变着法的给他做些好吞咽的吃食。

    “姐姐,你不能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吗?”涂凌有些可怜兮兮的看向罗云意,原本张开的英俊脸庞带着一些少年人的撒娇意味,让罗云意都怀疑这几年暗牢的生活是不是让他转了性子。

    “我现在是户部尚书,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忙,而且今天太后就要回到京中,皇上让我一同前去接她,你在府里好好养伤。”罗云意对他说道。

    “那你见完太后还会来看我吗?”涂凌一脸期待地看向她问道。

    “有时间我一定会过来的!”罗云意笑着说道。

    “那我等你,你什么时候来,我就什么时候休息,你要是不来,我就一直等着!”涂凌执拗地说道。

    “你真是越长大越不听话了!”罗云意瞪了他一眼说道。

    “姐姐,你难道不知道吗,听话的人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涂凌笑嘻嘻地说道。

    “你这是什么歪理邪说,好了,快闭上眼睛休息,我走了!”罗云意给他掖了一下被角,然后起身离开了。

    罗云意并没有看到在她关上房门之后,涂凌脸上的笑容已经换成一片阴冷的冰凉,并开始闭目调息,开始修炼天魔老人曾经教他的武功心法。

    京城郊外十里望客亭内,孝和帝带领文武百官有些焦急地在等待着,他已经接到准确消息,今日魏太后一行人就会到京城。

    “怎么还没到呢?”孝和帝焦急地往官道上张望。

    “皇上,您别急,有昱哥儿护送,放心吧!”王皇后在一旁安慰道。

    “是呀,皇上,太后娘娘吉人自有天相,这是咱们大禹朝的福气!”韩信祖也在一旁笑着说道。

    不一会儿,就有一对人马从官道远远行来,然后便有侍卫快马来报,说是魏太后到了。

    “快,快随朕前去迎接!”孝和帝慌忙从望客亭走出来,脚步极速地往那对车马而去,王皇后和文武百官随后也紧跟上。

    罗云意也跟在孝和帝的身后,她看着越走越近的一行人,心里面此时也是感慨万千,近七年的时间过去了,没想到她和魏太后还能再见面。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