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魏家相邀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魏家相邀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罗云意听到明王妃吊死的消息之后,最先想到的却是七年前齐王叶黎轩找到她让她尽快离京的情景,那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自己会遇到危险,而之后自己和魏太后被掳到羌吴国,齐王叶黎轩对此又知道多少呢?

    魏太后下旨将明王妃葬在慧慈庵并不许任何人祭拜的消息在京城一石激起千层浪,尤其是严令齐王不许进京,自明王死后一向疼爱明王妃母子的魏太后为何这趟回来就变了脸,众人私下里都在暗自揣测。

    这天,罗云意来到梁王府看望梁老王爷和涂凌,叶染修出发去汇州已经有十天了,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姐姐,你心情不好吗?”涂凌见罗云意喂他喝完粥之后坐在一旁发呆,便出声问道。

    “没有!”罗云意对着他笑了一下,“你这几天恢复的不错,项爷爷说,再过一段时间你就能试试下床走路了。”

    “嗯,等我身体好了,就带姐姐去吃冰果子,这是我答应姐姐的!”涂凌眉眼带着笑意,他何止是恢复的不错,简直是恢复的神速,冰尧城的那些人就等着他的报复吧。

    “看来真是长大了,你可比七年前懂事多了!”涂凌这七年的遭遇让罗云意对他心生怜悯,而这几天他对自己的过度依赖她也能理解,或许对于他来说,这个世上也没几个值得信赖的人了吧。

    “姐姐,我早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涂凌笑着说道。

    “既然不是小孩子就像个大人一样安心静养,我先出去了!”罗云意站起来说道。

    “姐姐,你明天还会来吗?”涂凌眼含期待地问道。

    “有时间我一定会过来的!”明天魏国公府宴客,魏家可是专门给她这位户部尚书下了请帖。

    罗云意关上门之后就在王府后花园找到了坐在凉亭里纳凉赏景的梁老王爷,刚从宫中给魏太后诊病回来的项老坐在他的对面。

    “项爷爷,太后的身体怎么样?”罗云意在两个人的下首坐了下来,自己倒了杯凉茶喝了起来。

    “太后身体并无大碍,只是眼睛怕是很难再看见了!”这也是项老和宫中御医共同诊治得出来的结果。

    这个时空医疗水平毕竟还是太落后了,如果在现代,像魏太后双眼这样的情况是可以医治好的。

    “对了,项爷爷,我发现涂凌的身体这几天恢复的很快,您之前不是说他要经过很长时间的调养才可以好的吗?”罗云意将心中疑惑对项老说出来道。

    “这小子又在偷练天魔老人的邪魔功夫了,我已经劝过他,但显然他没有听进去,涂凌心中恨意太深,我担心他会再次走火入魔!”对于涂凌这位冰尧城的二公子,梁老王爷之前并没有多深的感受,原本怜惜他和叶染修经历了同样残酷的事情,但这小子却非要选择一条邪路走。

    “王爷说的没错,他的身体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这么快,绝对不是用了正途,照这样下去,短时间内他虽然能武功大涨,但对他的身体伤害也会极大,如果他继续这样,怕是活不过弱冠之年。”项老也对罗云意说道。

    “意丫头,我看这姓涂的小子比较听你的话,有时间你劝劝他吧,仇恨已经懵逼了他的眼睛,再这样下去,他苦熬撑下来的这条命也很快会断送的!”梁老王爷看着罗云意说道。

    “老祖宗,您放心吧,我会找时间劝劝他的,对了,项爷爷,您能不能再具体和我说说涂凌的身体状况?”罗云意也不想涂凌年纪轻轻就这样没了性命。

    接下来,项老就把涂凌身体的具体情况告诉了罗云意,同时,梁老王爷也把涂凌正在修炼的天魔老人的邪魔功夫大概对罗云意讲了讲。

    回到家之后,罗云意便进入金玉空间找到了文真道长,然后将涂凌的情况对他说了。

    “世间万物皆与阴阳五行有关,人的身体里同样也有阴阳两种气场存在,阴盛阳衰、阳盛阴衰都会令人的身体出现问题,丫头,照你所说,修炼邪魔武功的这小子体内阴气过重,只要让他再修炼一种至阳内功心法,使阴阳平衡,那么他就不会英年早逝了。”文真道长对罗云意说道。

    “道长,您有没有这种至阳的内功心法?要是涂凌现在开始修炼,还来得及吧?”罗云意问道。

    “有倒是有,不过我担心你说的那小子未必会修炼这种至阳功法,因为一旦修炼之后阴阳平衡,他的武功进度就不会那么快,甚至会遏制他正在修炼的邪魔功夫,他可以变成一个正常人那样生活,但不一定会成为武功高手。你不是说他报仇心切,那他未必很甘愿修炼这种至阳功法。”文真道长对她说道。

    “道长,我想劝他试一试。”罗云意有些殷切地看向文真道长。

    在她看来,报仇的方式不是只有杀人一种,涂凌之所以这么急迫地修炼天魔老人教他的功夫,无非是要回冰尧城找他的哥哥涂磊报仇,但要是用他的命来换,罗云意觉得太不值了。

    “好吧,我将这套至阳内功心法先传授给你,修炼这套内功心法心境一定要平和宽广,否则效果也会大打折扣。”文真道长叮嘱道。

    “云意明白!”罗云意点头道。

    次日一大早,罗云意先去了一趟梁王府,将文真道长的那套功法交给了涂凌,然后又急匆匆赶往了魏国公府。

    今日的魏国公府门庭若市,车马盈门,这是一场为庆贺魏太后归来而举办的宴会,今日不但魏太后会回自己的娘家,就是孝和帝和王皇后也会陪同一起前来,对于魏国公府来说这是莫大的荣耀。

    罗云意一身俏丽女装出现在魏国公府的赏景园内,对于这位大禹朝第一位女尚书,名门淑媛对她是又好奇又嫉妒,就连真正的皇家公主也没有她在皇帝和太后面前得宠,开国至今她是第一位有封地的郡主,现在又是第一位有两个州封地的异姓公主。

    “云意妹妹,你怎么才来呢?!”王楚莹和年雪乔一看到罗云意出现就笑着迎了上去。

    “抱歉,有事来晚了!”罗云意笑着说道,她看到自己的两个姐姐罗思雨和罗思玥正在被一帮贵妇围着说话,也就没喊她们。

    “你现在可是大忙人,我们都要闲死了!”王楚莹脸上无聊闪过,“我们去那边吧,大长公主和我娘她们好像要急着见你。”

    “急着见我?”罗云意带着疑惑跟着两人来到魏国公府赏景园内最大的一个待客厅内,大长公主、林菀清、谢氏、旻王妃、汝南郡王妃和魏国公夫人南氏等都在厅内正说笑着。

    罗云意施礼见过几人之后,南氏这位女主人送了她一对非常珍贵的龙凤手镯做见面礼。

    三年前,魏国公府的国公爷就成了魏纵,而南氏正是魏纵的正室,说起来这位南氏与东南王南信敖还沾亲带故,想起皇帝现在对东南王的态度,接过手镯罗云意不由地多看了南氏两眼。

    “公主为何这样看着我?”南氏长得妩媚娇艳,看起来年纪不是很大,再想想一脸冷硬凶相的魏纵,这对夫妻的组合也让人觉得挺奇妙的。

    “夫人太美,让云意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还请夫人见谅!”罗云意浅浅一笑,这也不算是违心之语,南氏的确长得好看。

    “公主真是好一张巧嘴,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南氏笑颜如花地说道。

    “夫人,国公爷请清平公主去青客居一趟!”这时,有小丫鬟走进来说道。

    “国公爷可有说是什么事情?”南氏看了一眼那小丫鬟问道。

    “奴婢不知!”小丫鬟答道。

    “既然是国公爷相请,云意就先告辞了!”

    罗云意跟着小丫鬟来到了魏纵青客居的书房,她走进去的时候,魏纵正一个人坐在书案后边。

    挥手让小丫鬟退了下去,魏纵站起来请罗云意坐下,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意姐儿,听说你们户部要在赋税上做文章,是不是真的?”

    “国公爷这是听谁说的?”罗云意笑眯眯地反问道。

    她那边才有些动静,魏纵这边就已经知道了,究竟是户部有人走漏了消息,还是皇帝身边的人不牢靠呢?!

    “我自有我的门道,你就说是不是吧?”魏纵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势霸道,身上的冷厉之气从来就没有缺少过。

    不过,罗云意并不怕他,她和魏纵也算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对于魏纵这个人自问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是!”罗云意也没有瞒他。

    自从孝和帝答应永良郡可以“十年不交税、百年不加赋”,罗云意就在想大禹朝赋税改革的事情,现在户部的赋税制度非常不合理,百姓承受的赋税之重更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如何减轻百姓的赋税负担就成了户部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你打算怎么做?”魏纵直勾勾地盯向罗云意问道。

    “国公爷,有些事情不该问还是不要问了吧!”罗云意微微一笑,又看向他,“国公爷在担心什么呢?”

    “意姐儿,你要拿皇亲国戚、世家大户开刀,我管不着,但是魏家我希望你不要动,这份基业我是不会让人轻易夺走的。”魏纵冷眼说道。

    “国公爷,你觉得是什么能使魏国公府长长久久地兴盛下去?是世袭的爵位、皇家的看重还是魏家名下那些几十万亩的田产土地?”罗云意同样神色一冷,尽然今日魏纵非要把话说开,她就如他的意。

    “你查我?”魏纵并不想和罗云意作对或为敌,他只希望罗云意能松松手将魏国公府给漏过去。

    “作为户部尚书,本官连皇上、皇后有多少身家田产都查得一清二楚,更何况是其他人呢!”这段时间户部储备司的十五名新任年轻官员除了每日被罗云意逼着学各种本事,就是在田产司帮忙彻查大禹朝皇亲国戚和世家大户的所有田产土地,目的就是为了接下来户部的赋税改革做准备。

    “你知不知道你要做的事情会得罪多少人?!就算有太后和皇上护着你,你户部尚书这条路也走得不会太顺畅!”魏纵有些规劝意味地说道。

    “我不怕!”罗云意看着他毫不迟疑地说道,“国公爷,辅国公府是个什么样的下场,我想你比我更清楚,魏家几十万亩的田产有没有问题,你也比我更清楚,我不是想做什么流芳千古的清官名臣,我只想让这个国家能存在的更长久一些,让这个国家百姓的日子过得更好一点儿。无论你想让我做什么事情,请恕我不能答应,而我给出的理由,就是刚刚你需要回答的那个问题的答案,等你想清楚了,就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魏纵是个聪明人,他虽然看重名利,但对于大禹朝还是忠心耿耿的,罗云意相信他会做出对魏家对他自己更好的选择。

    罗云意的话让魏纵变得沉默起来,罗云意刚刚问他如何才能使魏国公府长长久久地兴盛下去?其实这也是他一直在想的问题,只是他也没有找到那个最让他满意的答案。

    “让开,我要见父亲!”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男子轻斥小丫鬟的声音。

    “世子爷,国公爷正在书房会客,您现在不能进去!”这是小丫鬟阻扰的声音。

    “让他进来!”魏纵冲着门外冷冷地喊道。

    不一会儿,罗云意就看到一个长相与魏纵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推门走了进来,见她在屋内,似乎明显一愣,从他的眼神里,罗云意看出他是认识自己的,而且他还对自己行了礼。

    “什么事情?”魏纵看了一眼自己的长子魏以林问道。

    罗云意见他们父子似乎是有话要说,本想告辞离开,但魏纵却没让她避嫌先走,魏以林看了一眼罗云意这个外人,想了一下便看向魏纵说道:“父亲,我不想娶南湘为世子妃!”

    “我什么时候说要让你娶她做世子妃了?”魏纵眉头皱了一下。

    魏以林是他发妻生下的嫡子,而南氏是他的第二任夫人,这些年在南氏这位嫡母的打压下,他这个儿子倒是越来越有本事了,这也是他为何任由南氏“欺负”自己这个儿子的原因。

    人总要经历一些挫折、磨难才能成长得更快,大家族里出来的男子,尤其是将来要继承一府重任,就绝对不可以没点儿本事。

    “我的好母亲此刻正在太后娘娘面前极力劝说呢,说要在育德苑的佳女中为我挑选一位世子妃,她觉得南湘甚好,东南王也有结亲的意思。”魏以林颇有些讥讽地说道。

    “哼,真以为我魏国公府的大门是想进就进的!”魏纵对于东南王南信敖同样是没什么好感,他魏家未来的主母也绝对不能姓南。

    “可是那个女人——”魏以林眼中有着厌恶,如果他不是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早就让南氏在魏国公府呆不下去了。

    “不用管她!”魏纵要不是留着南氏还有用,这个女人早就被他休了,他又看了坐在一旁饮茶的罗云意,突然嘴角扯动一下,笑着对自己的儿子说,“待会儿要是太后娘娘问你的意思,你就说清平公主已经答应给你做红娘,我也同意魏国公府的世子妃由她来挑选。”

    “国公爷,这个玩笑可开不得!”罗云意放下手中的茶盏有些意外地看着魏纵说道。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