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我也不服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我也不服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带嫌犯郑晨、柳絮等人上堂!”房州知府一声令下,很快就见几名衙役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和几个长得还不错的女子带进了审案大堂。

    “晨哥儿——”戚氏惊呼一声,有些心疼地看了小儿子一眼,几天不见,她怎么觉得儿子瘦了呢。

    “娘,我没事!”英俊潇洒的少年笑嘻嘻地看向自己的母亲,在他脸上,罗云意可没看到任何颓废沮丧的表情,这小子倒还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哼!”晁治冲着郑晨怨恨地冷哼一声,而对方也没把他放在眼里,颇为挑衅地瞪了他一眼,这让晁治心中怒火更盛了。

    房州知府不敢怠慢,今日可是当着全房州府城百姓的面审案,还有皇帝最器重的梁王爷和清平公主坐镇,他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差错。

    接下来,房州知府就按照大禹朝审案流程严格地开始走一遍,照例先问了一遍案发经过,当然原被告双方都是各持己见,谁都不愿意退让。

    好在,这件案子并不复杂,人证物证齐全,当时的情形有不少人都看到了,是晁瑞鹏要提刀杀了柳絮几个风华楼的姑娘,郑晨仗义出手相救,晁瑞鹏恼羞成怒转手就要杀郑晨,郑晨为了自保在与晁瑞鹏争斗的过程中,一脚将他踢倒,哪想到晁瑞鹏的太阳穴刚好磕到屋内的桌角上,就这样断送了性命。

    说到底,晁瑞鹏是咎由自取,郑晨杀人是自卫,这件案子结案很容易,郑晨无罪释放,风华楼的那几个姑娘因为有蓄意谋杀之嫌,虽然没成功,但也因为她们间接造成了晁瑞鹏的死亡,所以房州知府判罚她们一年监禁之刑。

    **和戚氏听到房州知府判儿子郑晨无罪,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再看外边围观的百姓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看来他们的小儿子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我不服!”晁治已经气得要跳脚,郑晨杀了他宝贝儿子,竟然一点儿事情都没有,那几个贱人也只是受了轻惩,这怎么可以,他要让他们为自己儿子偿命!

    “知府大人,我也觉得不服!”罗云意瞧了一眼暴跳如雷的晁治,又转脸笑着对坐在大堂上的房州知府说道。

    房州知府脸上有惊讶不解闪过,晁治不服他充分能理解,毕竟因为风华楼的这几个姑娘郑晨杀了晁瑞鹏,晁治本意是要杀了郑晨和那几个姑娘的,但现在怕是不行了,不过自己刚才的审案可是按照罗云意之前要求的“公平”、“公正”来办的,她怎么还不满意呢?

    “公主觉得哪里不妥吗?”房州知府有些小心地看了罗云意一眼问道。

    “知府大人,正所谓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怨,刚才审案的时候你也问过了,柳絮姑娘几人之所以对晁瑞鹏起了杀心,是因为晁瑞鹏害得她们家破人亡,还逼着把她们都卖进了青楼里,如果没有最初晁瑞鹏自己种下的因,又怎么会有后来的果呢。再者说,依照我大禹朝律法,逼良为娼,残害百姓,横霸乡里,这可也是重罪,我认为知府大人对柳絮姑娘几人的判罚有失公允,她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情有可原的。”罗云意对房州知府说道。

    “公主所言甚是,那晁瑞鹏本就该死,小人常五,要状告晁家仗势欺人,夺人田产,还请公主为小人做主!”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中突然挤出来一个农家汉子,一脸耿直地跪在大堂外,大声地冲里面喊道。

    “公主,王爷——”房州知府语带询问地看向叶染修和罗云意。

    “带进来问问吧!”叶染修瞥了一眼外边说道。

    “是,王爷!”房州知府让衙役把跪在外面的常五带进大堂,而进来之后,常五先是怨恨地看了晁治一眼,丝毫不惧他眼中的威胁和杀意,对着叶染修和罗云意就是“砰砰砰”几个响头。

    “你有什么冤屈就说吧,本公主和王爷会为冤屈之人主持公道的!”罗云意看向常五说道。

    常五又是感激地磕了几个头,然后便对罗云意几人说道,他本是房州府城一户很普通的农家百姓,祖上留给他几十亩地,就紧挨着晁家的田庄。哪想到晁家看上了他家的地,就想办法要买过去,他爹不愿意就被晁瑞鹏给打死了,他本来是要来府衙告状的,但晁治的夫人抓了他家人,威胁他要去报官,就让他全家跟着倒霉。

    “小人一个普通百姓哪里是晁家的对手,几十亩地就这样被晁家霸占了,我爹的仇也不能报,否则我全家性命都得赔上。今日我常五就豁出去了,还请公主、王爷为小民做主,还小民一个公道!”常五说到最后双眼通红,眼泪已经快忍不住落下来。

    “胡说八道,随意污蔑朝廷命官,可是死罪!”晁治猛地走到常五的面前,抬起脚就想朝他踢过去,他是习武之人,这一脚下去常五怕是命都没有了。

    “晁统领是想当着本王的面来个杀人灭口,死无对证吗!”叶染修冷寒的声音在晁治的背后响起,还没等他走到常五的面前,就见罗云意身边的谷雨已经护在了常五的面前,一脸冰霜地盯着他。

    “晁统领急什么,本公主可不会只听信一面之词,事情真相究竟是怎样的,查清楚不就知道了!”罗云意慢悠悠地说道,然后又看向了房州知府。

    “公主,王爷,小民也要状告晁家!”这时,围观的百姓中又有人站了出来,同样一脸愤懑地看向晁治。

    而紧接着,有不少百姓就像事先约好似的,全都站出来要为自己讨公道,而且他们准备的还挺充分,自己就带了人证、物证过来,都省了房州知府再派人调查取证了。

    一时间原本要审案的大堂,变成了百姓们对晁家的控诉批斗大会,光状告晁家的状纸就有厚厚一摞,这其中牵扯到晁家的人从主子到奴才都有,而且所做恶事更是罄竹难书。

    罗云意脸色越来越难看,叶染修的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和戚氏坐在一旁识趣地闭嘴不言,晁治则开始有些坐立难安。

    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城防营统领,父亲虽是朝中的一品大员,但大禹朝的律法也是越不过去的,罗云意今日根本就是针对他而来,如果百姓们所说的这些罪行都成立,单凭皇帝的御赐金牌,今日他怕是就要人头落地。

    “晁统领,你怎么看?”罗云意明明是带着一丝笑意看向自己,但晁治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很明显百姓们是有备而来,而这幕后操纵之人他瞥了一眼**,怪不得罗云意这么信心满满要审案,根本就是**准备好了一切在这里等他呢。

    “公主,您刚才也说了,不会听信一面之词,事情真相究竟是怎样的,还是要让知府大人调查清楚。下官也确有教子不严、管家不善之过,回府之后定会反省自身,对于那些仗势欺人的恶奴,也定会严惩。城防营还有公事在身,下官就先走了!”晁治觉得现在自己必须赶快回去想对策,儿子没了他可以再生,但官职没了或者性命没了,那才真是得不偿失。

    “晁统领先等一下,咱们先把风华楼的案子结了再说。”罗云意说完看向房州知府,“知府大人,判吧!”

    房州知府看了一眼气闷不吭声的晁治,对着罗云意和叶染修点了点头,既然清平公主都说柳絮等人情有可原,那么自己这个时候又怎么会做恶人呢,再说可有全城百姓看着呢。

    于是,房州知府依旧判郑晨无罪,当堂释放,同时也判柳絮几人免了一年的刑罚,并让风华楼的老鸨将卖身契还给她们,自今日后,她们便可以从良恢复自由身了。

    “好!”对于这最后的判决,围观的百姓全都拍手称快,大赞房州知府判的公道,更赞清平公主和梁王爷为民做主。

    “晁统领,你有什么异议吗?”罗云意又看向了晁治问道。

    “下官不敢!”晁治后牙槽都要咬烂了,难道他儿子就白死了?!

    “既然晁统领没有异议,也认为这案子判得公允,那就结案吧,另外,柳絮等人是因为晁瑞鹏作恶才身心受创,本公主认为晁统领应该对她们做出一些补偿,就一人补偿一座两进的宅院吧。”罗云意笑着说道。

    晁治听到罗云意这样说,一口鲜血就想吐出来,敢情他赔了儿子,丢了面子里子,今日还要搭上大把的银子,罗云意也欺人太甚了,但是他却不敢这时候出声反驳,实在是证据确凿,当着叶染修那压人的目光,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多谢公主为我等伸冤平反,只是晁家的东西我们不要!”柳絮此刻泪流满面地跪在地上,她朝着罗云意和叶染修的方向感激地磕着头,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还自己这帮姐妹们一个公道,她便已经知足了。

    天杀的晁瑞鹏已经死了,她不希望以后还和晁家再扯上什么关系,晁家的东西她觉得恶心。

    “对,我们不要!”其他几位姑娘也纷纷说道。

    “比起你们曾经受过的伤害,以及以后你们要面对的艰难,一个小小的院落太过不值一提,这是你们应该得到的补偿,也是本公主的命令,全都收下吧,我想晁统领是不会赖账的。”这个时空对于青楼女子并不是那么宽容,虽说柳絮几人从良之后可以过新的生活,但新生活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展开的,有个小小院落傍身对她们来说多少也能是一种安慰。

    “柳絮,你们就收下吧,要是嫌院子晦气,直接卖掉就行了!”这时,郑晨在一旁笑着说道。

    晁治听到郑晨这样说,双手握的咯吱响,他一定要杀了郑晨,而**看他那怨毒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儿子,嘴角闪过冷笑,晁治必须要除掉,否则他郑家就家无宁日了。

    最后,晁治气呼呼地离开了房州知府大堂,而他在百姓们鄙视不满的目光中显得有些落荒而逃,终究是有些心虚的。

    案子虽然审完了,房州知府却变得更忙碌了,因为好多百姓现在要状告晁家,他一下子收了那么多的状纸,可得好好看看,自己今天算是把晁治彻底给得罪了,既然选择站在**和罗云意这一边,这大腿他可得好好抱住。

    罗云意和叶染修则是被**和戚氏请到了府城内的郑家大宅,郑晨则是见到罗勇峰之后,就拉着他要去喝酒,这几天在知府大牢里呆着,他浑身都难受极了。

    “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哪里都不许去!”**怒瞪了一眼郑晨,这小子就知道出去惹事。

    “晨哥儿,那天你真是不小心踢到了晁瑞鹏?”罗勇峰凑到郑晨身边,冲他眨眨眼小声问道。

    “当然是不小心,我哪知道他那么不经磕!”郑晨也笑着对罗勇峰眨了眨眼。

    罗勇峰看着他这样回答,脸上的笑容显得意味深长,对于郑晨的武功和性格他还是多少了解一些的,他不相信当时郑晨会不知道那一脚下去晁瑞鹏就会没命,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

    郑晨和罗勇峰的声音虽然不太大,但罗云意、叶染修和**耳力惊人全都听到了,看来这件事情的真相还藏着隐情,不过现在案子已经结了,到底是意外还是故意,也只有郑晨自己心里最清楚。

    现在除了晁瑞鹏的亲爹晁治会计较这一点,其他人自然是甘愿忽略不计的,晁瑞鹏是该杀之人,他死一点儿都不可惜,没道理再赔上郑晨的性命。

    “意姐儿,看来郑伯伯要求你一件事情了,晁治不是傻子!”**不怕晁治,即便他知道郑晨是有意杀了晁瑞鹏又能如何,反正他现在是恨死了郑晨和郑家,他担心的是晁治和范由联手,到时候房州就会是他们的天下,那么罗云意这个封主日后管起房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郑伯伯,有什么话你就说吧!”罗云意看着他说道。

    “经过今天的审案,晁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晨哥儿留在房州我怕迟早没了性命,你和王爷离开的时候把他也给我带走吧。”**有些恳切地看着罗云意说道。

    “郑伯伯你不用担心,我和叶染修会处理好晁治和范由的事情再离开房州的,今日见百姓对晁家怨声载道,我又怎么会容忍晁治继续在这里作威作福,现在房州可是我的地盘,他现在是畏惧我和叶染修在这里,等到我们离开了,难保他不会打击报复,所以处理干净了我们再回京!”罗云意笑着说道。

    “意儿说的没错,我们会多留两天的!”反正有“神鸟”跟着,只要不误了自己和罗云意的大婚,叶染修也决定处理好房州的事情再离开,而且他已经派人去临近的三州去调兵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喜出望外,罗云意和叶染修能留下来帮忙除掉房州最大的两个祸害,他自然是乐见其成,房州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穷困偏僻的南疆苦寒之地,罗云意曾在这里播下了希望的种子,如今这种子已经开花结果,百姓们的日子可是越过越好了。

    房州是他的养老之地,他不能眼看晁治和范由把它给毁了,这一次他定会倾尽全力帮助罗云意和叶染修的。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