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晁范伏法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晁范伏法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夜色迷离,罗云意从罗思容院子里回到住处的时候,叶染修正在等着她,自然也见到了罗思容给她的“添妆礼”。

    “这是无上经书!”叶染修有些惊讶地将那卷竹简经书拿在手里展开。

    “很珍贵吗?”罗云意之所以选这卷经书不过是为了七华书院的藏书楼能多一本难得的书册,她想着既然是暮园那位主人的遗物,就绝对不是什么凡品,现在看到叶染修的样子,就更证实了她的想法。

    “非常珍贵!”叶染修点头说道,“无上经书乃是佛家至尊宝典,相传存世已有上千年,但因为战火不知遗失何处,没想到竟在覃州出现,我师父任一大师一直在寻找它的下落,希望有生之年能够寻到它,将它请回皇家寺庙供奉起来。”

    “既然这样,那这卷经书你就拿给任一大师吧,不过你得让我先誊抄一遍,我是拿来打算放在书院藏书楼的!”这卷经书再珍贵在罗云意眼中也和一本书册没什么区别,她以前就听叶染修提起过,他的师父任一大师高龄之际还每年都云游天下,似乎是在找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原来就是这本经书。

    “意儿,谢谢你!”叶染修没有拒绝这份厚礼,这些年他也很心疼任一大师四处奔波云游,如今经书找到,他也算是了了心愿。

    “谢什么,都是一家人,对了,这两样也很珍贵?”罗云意指着那套酒爵和那柄软剑问道。

    “这应该是传说中上古神帝使用过的麒麟九杯和江湖上久负盛名的星雪剑,都是稀世珍宝。”叶染修笑着说道。

    “看来我眼光不错!”罗云意决定先把这三样东西放进金玉空间内,或许经过空间灵气的滋养,它们会变得更珍贵也不一定。

    “那是当然,我的意儿眼光一向很好,我的眼光更好!”叶染修这话罗云意怎么听都像是夸他自己多些,不过他说的也对,他眼光要是不好又怎么会喜欢上自己呢!

    第二天一大早,罗云意正打算在覃州采买一些东西回京,可还没出吴家的大门,黄生就有些急匆匆地赶来了,他得到消息,房州那边似乎出事了。

    “王爷,你们是从房州那边过来的,就没觉察出晁治和范由不对劲?”黄生刚刚接到的消息,晁治和范由似乎已经联手开始对付**,他和**是多少年的老朋友,郑家的情况他很清楚,也知道现在**手里的兵力和晁范两个人没法比。

    “黄统领不必担忧,房州那边不会有事的!”叶染修对一脸焦急的黄生说道。

    现在黄生还不知道他已经暗中调派二十万大军前往房州,从覃州这边调派的人马属于府城大营兵部的人,黄生这个城防营统领并不知晓。

    “黄伯父,你就放心吧,房州那边已经安排好了,郑伯伯有元仲帮忙,叶染修也派了兵,晁治和范由真要出手也不会得逞的,再说他们两个作恶多端,我已经留了潜龙剑在房州,可先斩后奏!”罗云意没想到房州那边发生异动会这样快,看来**是不想多留两个人一日了。

    “那我就放心了!”听到叶染修和罗云意这样说,黄生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在房州真的扛不住,他也会派兵去增援的,看来现在不用了。

    不过,接下来的两天,房州那边一直有最新消息传来,不过很多消息未经证实,一会儿有人说**被晁治和范由杀了,一会儿又说房州的守备大营有一半兵士都叛变了,还有人说房州要大乱,又有不少人上山去做山匪了。

    “我要回房州!”这天,郑晨找到罗云意,听到从房州传来的那些消息,他已经有些坐不住了,说来说去,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是因他杀了晁瑞鹏而起,他不能让家人都陷入危险之中,自己却躲在覃州安然无事。

    “你回去除了添乱还能做什么,你爹可比你想象的还要强,给我老实呆在覃州!”罗云意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什么意外,她是很相信**的能力的,更何况还有叶染修的二十万大军在,至于现在那些消息,无非是以讹传讹,并不足信。

    “就算他再强那也是我爹,房州有我的家人,我不能明知道他们有危险还呆在这里,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一定要回去!”郑晨主意已定,他是非回去不可的。

    “你现在是我的马夫,我这个主人不让你走,你哪里都去不了!”罗云意也态度强硬起来,她答应过**和戚氏要好好照顾郑晨的,就绝对不能看着他胡来出事。

    “意儿,让他去吧,我和他一起去,三日后便回!”这时,叶染修从外边走进来说道。

    “你也要去?”罗云意眼中疑惑闪过,“是不是房州那边的事情变得棘手了?”

    “不是,我是想速战速决,咱们还得回京成亲呢!”叶染修给了罗云意一个安心的笑容。

    “梁王爷,那咱们就赶紧走吧,云意妹妹,你在覃州安心待几日,我们很快就回来的!”如果房州此时能有叶染修在,郑晨想着晁治和范由就是有天大的能耐也会事败,对于叶染修的能力全天下人都是知晓的。

    “那好,你们快去快回,有什么难处及时让人通知我!”罗云意并没有吵着要一起去,她是很相信叶染修的能力的,而自己也不想让他分心,就安心等在覃州好了。

    叶染修对着罗云意点了点头,然后带着郑晨就离开了,他们乘吴家快船只用了大半天就到了房州城外的码头,然后便乔装改扮进了房州府城。

    “王爷,您怎么又回来了?”看到叶染修和儿子郑晨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很是意外。

    “爹,您没事吧?”郑晨则是有些关心地上前询问。

    “我能有什么事情,不是让你呆在意姐儿身边吗?意姐儿,是不是她也回来了?”**往两人身后瞅了瞅,并没有见到罗云意的影子。

    “意儿她现在在覃州,二十万大军已经在城外秘密待命,这里的事情一天之内结束吧,本王还要回京!”叶染修最不喜欢在战事上拖延,要不是知道**的个性,他当初在房州的时候就办了晁治和范由了。

    “是,王爷!”**本想再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但看叶染修又特意从覃州赶回来处理此事,就知道自己不能由着性子再拖下去了,早点解决也好,房州也能早一日安稳。

    “王爷,守备大营那边属下已经安排好了,有三万兵士愿意听您号令!”元仲是曾经青云寨的二当家,在三山十八寨也一直很有威信,很多山匪虽然投降朝廷进了守备大营,但对他还是极为信任和推崇的,更何况他们在守备大营也早就看不惯范由那些人的无耻勾当。

    “好,快点儿结束吧!”晁治和范由要是耽误了他回京的行程,他不介意今晚就送他们去见阎王。

    天空有些阴沉沉的,寒风开始变得刺骨起来,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后边始终钻不出来,房州城最近几天谣言乱飞,人心惶惶,府城大街上行人都变得少了许多。

    “范兄,我怎么觉得这心里有些慌,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晁家大院内,晁治和范由相对而坐,两个人正商量着如何给**致命一击,让他和郑家都永无翻身之日。

    “贤弟多虑了,能有什么问题,清平公主和梁王爷早已经离开了房州,**不自量力想要和你我抗衡,他这是在找死,纵子行凶,私放永岭逃犯,收受罪臣贿赂,还要加害你我这两个朝廷重臣,他不死谁死!”范由说得阴狠,脸上是有些扭曲的笑容,看得一旁的范刚心里一抽,以前他觉得自己够狠够毒够恶,但跟在范由身边这几年,他觉得自己那些所作所为太不值一提了。

    “范兄说的是,**欺人太甚,我一定要让他死,要郑家所有人给我儿陪葬!”晁治手握成拳愤恨说道。

    “贤弟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无利不起早,范由帮着晁治最终的目的是想让京里的一品大员晁储光帮自己升官,房州再好也是偏僻的南疆苦寒之地,就算是做守备大营的主帅,那也没有去往富庶之地或京城里更好。

    就在这时,晁家的一名下人慌慌张张地奔进来,冲着晁治他们就说道:“老爷,不好了,咱们家被房州知府衙门里的官差给包围了。”

    “好一个房州知府,他倒是长胆气了!”晁治猛拍桌子站了起来,一直唯唯诺诺的房州知府自从罗云意来了一趟就胆子大了,不但和他晁家对着干,现在还敢带官差包围他家,真是找死!

    “只有官差吗?”范由目光一紧,似乎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好像还有大营里的人!”那下人也不确定地说道,顺便偷偷瞅了一眼范由。

    “不好!”范由却是一怔,抬脚就要急急离开,然后又顿住看向晁治,“贤弟,这怕是**和房州知府预谋好的,看来我那守备大营也出了叛徒,我必须立即赶回去,你家里可有方便出去的地方?”

    “范兄跟我来!”晁治也知道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范由可是他在房州府城最大的依仗,两个人要是都着了**的道儿,事情才是真的麻烦了。

    范由和范刚被晁治带到后院的一间偏房,里面有条密道通往府外,两个人从密道急急出去之后,晁治将密道重新关上。

    一个房州知府他还不放在眼里,他倒要出去看看,今天谁能把他怎么样,也正是这样的自负,让晁治再没了逃命的机会。

    房州知府在元仲的陪同下带着潜龙剑还有晁家这些年在房州所犯下的累累罪行,无惧晁治喷火的双目,直接撤了他城防营统领之职,没收其全部家产,并将晁家所有犯罪之人都押入大牢。

    晁治和家人这些年在房州所犯之罪证据确凿,房州知府又有先帝的潜龙剑在手,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但即便这样他也不甘愿伏法试图想要逃跑,但被元仲阻止,两个人大打出手,最后晁治被元仲抽出潜龙剑割下了头颅。

    再说另一边范由和范刚从晁家密道逃出来之后就直奔守备大营,只是当两个人赶到大营的时候,却发现大营里安静至极,似乎别说人连一只活物也没有。

    寒风瑟瑟,两个人不禁抬头朝着主帅大营上方的帅旗看去,范由妹夫还在滴血的头颅吓得两人往后连连倒退好几步。

    察觉情况不妙,两个人转身就想跑,却见守备大营的大门被猛地从外边关上,然后四周墙上突然出现拿箭对准他们的兵士,紧接着叶染修和**从他们正对着的帅帐里走了出来。

    看到眼前这两个人,再看看四周的情形,范由和范刚知道他们这次完了,两个人同时跌坐在地上,一脸灰白绝望之色。

    叶染修和郑晨重新离开房州城的时候,城墙外挂着晁治、范由、范刚等人的头颅,百姓们从城墙经过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畅快地朝他们的头颅吐一口口水,房州城的祸害终究是除掉了,以后他们就有好日子过了。

    罗云意再见到叶染修的时候,刚好是和他约定好的三日后,得知房州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结束,接任晁治和范由官职的人也在来的路上,她便安心多了,而他们也该回京了,否则真的就赶不上自己的大婚了。

    “意姐儿,你们路上要小心,一定要常来覃州玩!”罗思容拉着罗云意的手久久不愿放开,她嫁的远,以后想见家人一面隔着的便是万水千山。

    “三姐,我会的,你别忘了我可是房州的封主,以后这里我肯定常来的!”因为空间里有“神鸟”在,罗云意现在并不在意距离的问题,如果以后陈老夫人他们想罗思容或者罗思雪了,那她就开着“神鸟”把她们都接到京城去,只是不知道自家人的接受力如何,会不会被“神鸟”给吓到呢?

    “你们路上小心,一路顺风!”吴宝拍了拍罗勇峰的肩膀,嘱咐他路上好好照顾罗云意。

    黄生今日也来送行了,而且除了给即将成婚的叶染修和罗云意送了份大礼之外,还让他们帮忙给黄若心母子捎去了很多礼物,他说自己很想念罗时奇那小子,让黄若心有时间一定回覃州娘家看看。

    相聚,离别,罗云意挥手同罗思容他们道“再见”,然后启程回京。

    路上一行人再不敢耽搁,快马加鞭不到半个月就赶回了京城,而此时离两个人的大婚之期还剩下二十天。

    “意姐儿,你可算是回来了!”罗云意回到罗家的这天,天空飘着纷飞的小雪,林菀清看到她的身影,急得上前拉住她说道。

    “娘,怎么了?”罗云意还以为是不是她离京的这段时间家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只是林菀清眼瞅着她的大婚将至,却不见她这个新娘子的影子,心里太过着急了些。

    “你的嫁衣宫里已经赶制出来了,得先试试合不合身,万一不合身还要修改,现在还有二十天,绣娘们辛苦些倒是没有问题,还有大婚时要佩戴的首饰,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都送来不少,你看看喜欢哪个,还有——”一见到罗云意,林菀清就开始不停地说起来。

    “娘,打住!我刚从外边回来,您让我歇会儿再说嫁衣、首饰的事情,还有,四嫂怀孕了,年前可能回不了京,四哥也已经没事了!”罗云意希望罗勇霆和晗影公主的消息能让她娘暂时饶过她,赶路这么急,她现在真的很想好好睡一觉。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