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梁王迎亲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梁王迎亲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姑娘,您忘了奴婢通晓鸟兽之语,即便不出谷也能知道这世上的很多事情。”立春的语气只是在说一件对她来说极其稀松平常的事情,塔吉族一向与世无争,否则这天下早就不同。

    “我倒是一时给忘了,对了,立春,如果我想知道北疆的一些情况,你能不能想办法了解到?”罗云意很想知道罗勇泽他们在北疆的真实情形,孝和帝、叶染修、罗良承他们即便是告知自己一些,但说得也不具体,更多是报喜不报忧。

    “姑娘,这个时节怕是有些困难,鸟兽都在冬眠之期,因为南北迁徙的缘故,现在想要通过它们打探最北方的事情不太容易,不过,奴婢还是会试试看的!”立春说道,然后又看了一眼罗云意,略有些小心地问道,“姑娘,奴婢四人想为您训练一些鸟兽作为‘信使’,您同意吗?”

    “同意,你们四个看着办吧!”既然立春四人有这个本事,做什么要埋没掉呢,说不定以后还能派上大用场呢!

    “是,谨遵圣女之令!”

    眼看距离大婚就剩下一天了,一切的繁忙似乎都在放慢脚步又似乎变得紧张急切起来,从十天前,罗云意就交给谷雨和夏至各一部数码相机,她们的“任务”就是将自己准备大婚以及大婚时的整个过程都偷偷拍录下来,当然洞房花烛是除外的。

    对于罗云意时不时拿出一些令人震惊的稀罕玩意儿,谷雨和夏至早已经习惯了,她们深切知道自己就是为了保护罗云意和她的“秘密”而存在的,连“神鸟”都乘坐过了,还有什么是她们不能接受的得呢。

    而罗云意只是想给未来的自己和叶染修,还有他们的孩子留个纪念,到时候用空间里的彩色打印机打印出来就可以了,这可比画师要画出来的逼真。

    “叶家那小子就是有福气,把我的宝贝丫头都娶走了!”看着走进空间里一身大红嫁衣的罗云意,唐老头一脸感慨地说道。

    “丫头,这是我送给你的成婚贺礼,希望你和你的丈夫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文真道长将一个青花小瓷瓶递给了罗云意,里面是他特意为罗云意和叶染修熬制的药丸。

    “谢谢道长!”罗云意将瓷瓶打开看了一眼,里面的两颗药丸散发出了一股清香,“道长,这药丸有什么作用?”

    “这是我们这一门的秘丹,需要十分珍贵齐全的药材和秘法才可以炼制而成,能解百毒、强功力、护丹田,更有延年益寿的神效,是我耗费大半灵气炼制而成,你记得一定要服下。”文真道长灵体在金玉空间里的这些日子,让他与罗云意的关系变得亲如一家,此刻他和唐老头“嫁孙女”的心情是一样的。

    “道长,谢谢您!”两颗丹药竟然耗费了文真道长大半的灵气,这让罗云意很感动也知道这秘丹极其珍贵,在空间里凝聚灵气虽然比外边要容易些,但也需要苦修的,文真道长的这份情谊她永不会忘的。

    “丫头,爷爷的都是你的,不过你明天就要出嫁了,爷爷也要表示一下,这套七彩琉璃鸳鸯灯盏是我这两天精心烧制出来的,还有这幅字是我刚刚写的,已经给你装裱好了,嫁了人就真的成了大姑娘,早点儿生个大胖小子让我看看,好好地过日子。”

    唐老头一共烧制出了十四盏七对颜色各异的鸳鸯琉璃灯,只要把蜡烛放进去点燃,这些灯就会散发出独特美丽的光芒,而他也写了一副苍劲有力的“家和万事兴”字画给罗云意,希望罗云意能够“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爷爷,谢谢您,我会的!”罗云意收下了礼物,无论是唐老头还是文真道长为她付出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很多很多,而她一直都明白,也努力不辜负。

    终于,她盖上了红盖头,穿着一身火红的鸾凤和鸣嫁衣端坐在自己的屋内,等待着那个和她共度后半生的心爱男人骑着高头大马来娶她。

    “几个哥哥都不在家,我可不能让他这么容易就娶走我家意姐儿,兄弟们,待会儿给我好好堵门,绝对不要轻易把新郎官给放进来!”今日罗云意与叶染修大婚,罗勇峰作为娘家哥哥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极重,在大禹朝女方亲眷堵门越厉害越代表对自家女儿的看重,意思就是在告诉男方不要小瞧了女方,她娘家可是有人依仗的。

    “峰哥儿,你就放心吧!”彭钊和郑晨都摩拳擦掌满脸兴奋之色,作为娘家人出席的叶昱、谢霄、沈天赐也都是默契一笑,看来今日叶染修这个新郎官可不好进罗家的大门。

    “峰哥儿,你可不能太过分,不能误了吉时!”林菀清刚好经过听到自己小儿子的话,又瞅了一眼他身后站着的罗家将士,这阵仗哪像是要嫁妹妹,分明就是要打群架嘛!

    “娘,您就放心吧!”罗勇峰满脸调皮的笑意,他今日挑选出来的罗家将士可各个都是好手,梁王府有多少人他也是清楚的,到时候要是看叶染修可怜,只要多给自己一些开门红包喜金,他就高抬贵手放他进门。

    林菀清对着小儿子无奈笑着摇摇头,又急匆匆往罗云意的院子而去,进了待嫁的主屋,见丫鬟、婆子都在有条不紊地忙碌着,这里反而是整个罗家此时最安静的地方了。

    “意姐儿——”林菀清进屋轻轻喊了一声,然后走到了罗云意的面前。

    “娘——”罗云意回应了一声,就想伸手掀开红盖头,但是被林菀清快一步压住了双手。

    “别动,现在掀开可不吉利!”林菀清笑着在罗云意身边坐了下来,透过红红半透明的盖头摸了摸她的脸,不舍之情溢于言表,“娘的意姐儿也要嫁人了,意姐儿,你怪过娘吗?”

    “娘,您这说的什么话,我怪您做什么!”罗云意也明白林菀清的不舍,好在她已经有几个姐姐出嫁了,对于嫁女儿的心情林菀清应该能适应了。

    “娘一直都觉得对不起你,你没有在娘的身边长大,又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真正在娘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娘不算养过你,也没有教过你什么,娘知道你是个心地良善的好孩子,修哥儿也是个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嫁到梁王府你也会成为一个好妻子、好主母。意姐儿,娘不求你大富大贵,只愿你一生安康和顺,但娘也知道你已经做不得这世上最普通的女子,也过不上寻常人最简单平淡的日子,无论你以后还会遇到什么,娘一直都在,娘即便是没有大本事,为我的意姐儿也能努力撑起一方天地,意姐儿,什么都不要怕,娘在!”林菀清轻轻柔柔满含深情坚毅的声音传进罗云意的耳里,流进她的心里,然后又涌到她的眼眶里,化为一汪清水却被她强忍着不落下。

    两生两世能遇到林菀清这样一位母亲,罗云意很知足,也很感激。

    “娘!”罗云意觉得任何话此时都显得多余,她侧身紧紧抱住林菀清,感受母亲身上的温暖,而眼泪也终于再也忍不住滑落下来。

    而此时,梁王府迎亲的队伍已经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叶染修同样一身鸾凤和鸣的喜服,将他映衬的丰神俊朗、气宇轩昂,而跟在他身后前往迎亲的除了梁王府的府兵,就是东街的一些老百姓。

    众所周知,梁王府虽然宅子大,但是里面没几个人,这段日子都是莫娘带着东街的百姓为叶染修的大婚忙里忙外,听说罗家那边堵门的人不少,长风觉得不能输了阵仗,和莫娘商议之后就从东街挑选了不少人站在了迎亲的队伍里。

    “那边来了多少人?”罗勇峰这边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从第一道大门到罗云意院子里的房门,每一道门他都做好了安排。

    “五少爷,梁王府那边不多不少算上新郎官一共来了九十九人。”有下人得了消息跑来对罗勇峰说道。

    罗勇峰点了一下头,叶染修这是按照大禹朝迎亲的规制来的,男方来九十九人,寓意“长长久久”,这也是表示对女方的一种尊重和成婚之后的期望,想来叶染修凑齐这些人也不容易。

    今日可是大禹朝的“农神”出嫁,百姓们也都自发庆祝起来,家家都挂上了红灯笼、红布条或者贴上红纸,只为沾沾农神的喜气,祈福祝愿农神和他们大禹朝的梁王爷能有个更加幸福美好的未来。

    当然,前来罗家围观的百姓更是不少,府门外早已经是水泄不通,好在京城府尹很有预见性,老早就派了人过来维持“交通”和“治安”,更专门为叶染修开出了一条迎亲专道,可以让他们的梁王爷畅通无阻地将户部尚书大人给迎娶回家。

    “到了,到了!”罗勇峰带着人躲在罗家大门外,心里略有些小紧张,第一道大门可是关键,他绝对要守好。

    “咚咚咚!”三声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刚好能让门里门外靠近站着的人都能听见,“大门开,喜事来,白首齐眉佳人配,比翼双飞良缘到,莫误吉时乐百年。快快开门,迎亲的来了!”

    “想娶我罗家女儿哪有那么简单,你们先在外边等等吧!”罗勇峰透过门缝大声地笑着说道。

    “本王可一刻都等不了!”叶染修早已经翻身下马,笑着对门里说道。

    “等不了也得等,今天你娶亲,我却舍不得嫁妹妹!”罗勇峰平时是有些怯叶染修的,但是今天他作为娘家哥哥完全可以毫无顾忌地去“为难”叶染修这个妹夫。

    “王爷,您别急,小的有办法!”长风笑着凑近叶染修,然后冲梁王府迎亲的人群打了一个手势,接着就一眨眼的工夫,不知道哪里突然出现了一群虎头虎脑的孩童,竟有百十人之多,而且这些孩童簇拥着一位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老婆婆,他们一起涌到了罗家的大门外。

    “百岁婆带百子千孙前来贺喜,请开门!”慈祥和蔼的百岁老婆婆敲门笑道,跟着的孩童也都嬉笑叽喳着拍门,一时间罗家大门外显得喧闹极了。

    门内的罗良承、林洪文等人脸上震惊闪过,立即对罗勇峰大声说道:“峰哥儿,快开门!”

    世间能活百岁之人极为少见,而百岁婆领着百子千孙来道喜,这在大禹朝可是头一次。

    “这样就给开门?”罗勇峰原本得意的笑脸瞬间拧成了苦瓜,他还有好多“招数”没使出来呢。

    “你个傻小子还愣什么,快开门迎百岁婆婆和百子千孙进门!”陈老夫人有些急切地对罗勇峰吼了一句。

    “哦,哦!”罗勇峰赶紧打开了大门,他誓要坚守的第一道大门就这样轻易地被梁王府的人给“攻破”了。

    罗家大门一打开,百岁婆婆就喜笑盈盈地踏进来,一群孩童也瞬间笑闹着涌进来,见人就伸手讨要喜金,而被百子千孙讨要喜金可是一种有福气的象征,来到自己面前讨要的孩童越多,预示着以后自家子孙越旺盛,这可是大大的好兆头。

    “喜金,喜金!”孩童在罗家四散跑开讨要喜金,而凡是被孩童讨要喜金的人都是一脸笑意,非常大方地掏出身上的银子、首饰等物给他们,来到自己面前讨要喜金的孩童越多他们就越高兴。

    “给,给,给!”林洪文大笑着将身上能拿得出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今日他外孙女出嫁他高兴,现在好几个孩童围到他身边讨要喜金就更开心了。

    林明辉也被几个孩子缠着要喜金,他给得更是大方高兴,最近罗云意让神医项老帮助妻子调理身体,如果足够幸运,那么在他们这个年纪还是有机会要一个孩子的。

    叶染修带着梁王府迎亲的人随后非常顺利地进了第一道门,罗勇峰看着他冲自己挑了一下眉,心里就更憋气了,这招百岁婆婆带百子千孙迎亲开门真是高,他是没讨到便宜,接下来就看叶昱、谢霄和沈天赐他们得了。

    “修哥儿,这第二道门可是我来守,别的我也不要,你只要成婚后让云意妹妹给我画幅清明上河图就行!”叶昱有幸在皇宫里见过那幅被孝和帝珍藏起来的清明上河图,而且更知道了这幅图是罗云意所画,所以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罗云意能再给他画一幅。

    “如果你不想自己的糗事被更多人知道,最好现在乖乖打开这第二道门!”叶染修气定神闲地看着想要以“开门”作为要挟的叶昱。

    “糗事?我能有什么糗事?你要是不答应,我可就不开门了!”叶昱一脸丝毫不在意地说道。

    “真的不开?”叶染修倒也不急。

    “不开!”叶昱这次表示坚决不会被叶染修给吓到。

    叶染修抿唇轻笑,歪着头凑到叶昱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叶昱当即就变了脸色,不知是气得还是憋屈得,有些恨恨地看着叶染修说道:“修哥儿,你真要把事情做这么绝?”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叶染修笑意不减地说道。

    “好,你厉害!进去吧!”威胁不成反被威胁,叶昱也是一口老血想要喷出来,叶染修竟然拿他尿床的事情威胁他,这可是他最大的隐痛和心理阴影,卑鄙,太卑鄙无耻了!

    轻松过了第二道门,而第三道门的守门人正是叶染修的好友沈天赐,两个人相视一笑,沈天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每年二十坛的万仙醉。

    “三十坛!”叶染修笑着对好友说道,这可是他最大的诚意了。

    “王爷,快请进!”沈天赐当即就给打开了门,看得一旁的叶昱和罗勇峰更憋气了,同样是守门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