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雇民开荒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雇民开荒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你想得倒美!”雷战虎和罗勇霆都怒瞪向叶昱,尤其是雷战虎,他原本就怀疑叶昱是觊觎罗云意手里的珍宝,这下子就更确定了,“刚才修哥儿也说了,可以让林管家去做这件事情,你就歇着吧。”

    “太爷爷,还是让林管家去吧!”叶染修平静的语调里有着谁都能听出来的警告。

    叶昱见梁老王爷似乎真的在考虑让林诚去覃州见那人,立即就苦着脸说道:“我去,我去,这灯我不要还不行了嘛!”早知道吃力不讨好,这趟差事就该让莫三自己去办。

    “办好了,太爷爷给你赏!”梁老王爷看着叶昱的脸上有了笑意。

    叶昱回以微笑,不过里面苦笑的成分比较多,梁老王爷连自己的王府都没了还拿什么赏给他,梁王府的那点儿家底都被叶染修败光了,他要不是实在看不下去玢阳公主欺负老实人,这次才不会管这闲事呢。

    “来,意姐儿,这是赏你的!”梁老王爷指了指炕桌上的那壶还温热的玉美人茶。

    “谢谢老祖宗,不过,您这茶我以后可真不敢喝了。”上一次一壶茶要了她三百万两,这一次一壶茶要了她一幅珍宝,再喝下去,她那空间就是宝贝再多也不够啊!

    “你不喝,老祖宗可自己留着了!”梁老王爷笑笑,这天下肯甘愿让自己“打劫”的,除了叶染修,怕就是眼前的罗云意了。

    “这壶茶我还是要喝的,一幅珍宝换一壶茶,老祖宗,这天底下就属您的茶最贵!”罗云意赶紧把茶壶拿在手里,就那样对着茶壶饮起来,也没人说她糟蹋好茶。

    “那我可要给老友去封信,让他给我多留一些玉美人,哈哈哈!”梁老王爷大笑道。

    喝了茶罗云意没久待,赶紧回去睡觉了,她得养足精神,晚上还得给司农司画图纸、默写农书呢。

    次日清晨,忙了大半夜的罗云意睡得还有些迷糊,就听见外边有吵嚷之声,虽然不太大,但也让她睡不安稳,于是干脆翻身下床去看看怎么回事。

    一打开门,就看到钱如命和黎叔同时站在罗家的院中,罗良承和林洪文也在。

    “五姑娘,你醒了!”钱如命和黎叔都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们来得太早,好像打扰到罗云意的休息了。

    “钱大叔,黎管家,这么早有什么事情吗?”罗云意看着他们问道。

    “五姑娘,这是我家老爷写给你的信!”黎叔温和地笑着,将一封书信递给罗云意。

    打开之后罗云意快速地浏览了一遍,信上内容很简单,任泽贤得知钱如命在滋味楼为罗家种田招收长工,希望罗云意能先考虑那些分到丰县无家可归的流民。

    “黎叔,那些流民有多少人?”罗云意记得去年去府城的时候见到很多流民堵在城门口,房州知府把他们下放给了各县镇,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熬过饥饿严寒的冬天的。

    “大概五六百人吧!”黎叔回答道,“他们被大人分散到各个村落和镇上暂住,只是整个房州都缺粮食,丰县更是如此,冬日里这些流民只能以野菜度日,要不是老王爷给他们送了粮食衣物,他们根本熬不过去。”

    “老弱妇孺都有吧?”罗云意又问道,见黎叔点点头,她低下头不说话了。

    钱如命以为她是为难,毕竟现在耕田是罗云意面对的大事,关乎着整个大禹朝的国运,比起救济这些流民,他认为种田更重要。

    “五姑娘,虽说这些流民也很可怜,但田里干活儿需要的是有力气的人,他们老的老、小小的,弱的弱,只怕会耽误耕作之事。”钱如命在一旁说道。

    黎叔没有反驳,也没有再为那些流民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在那里听罗云意的抉择。

    罗良承和林洪文也是看向罗云意,罗良承自是希望罗云意能出手帮帮那些流民,而林洪文则是考虑能否把这些流民送往别处。

    “黎管家,这些流民是不是都已经落户到丰县?朝廷没有分给他们土地耕种吗?”终于,罗云意抬起眼看向黎叔。

    “五姑娘,这些流民当初都是不愿听从朝廷让他们返回原籍的命令,这才以罪民身份被送往各州县,虽然现在他们都落户到了丰县,不过都是贱籍,是没有资格获得土地的。”黎叔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这件事情我得仔细想想,看怎么更好地安排他们,你那里可有这些人的名册与基本信息,我想先了解一下。”罗云意没有立即应允下来,五六百人可不是能随意安排的,她必须想到妥善之法才行。

    “自是这个道理,名册我已经带来,五姑娘有什么要求,可随时让人去县衙找我家大人。”黎叔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流民名册,这是任泽贤特意交代他要带来给罗云意的。

    接过名册,罗云意回到屋里大略地翻了一翻,发现这些流民以家庭为单位的比较多,虽说有的因为天灾**失去了一些亲人,但很多还是拖家带口逃难的。该怎么安排他们呢?

    “玉婷,你去丰县县衙一趟,让黎管家想办法帮我去找一份较为详细的丰县地图,或者你让他问问丰县本地人,有没有哪些地方无主的荒地比较多的。”罗云意把玉婷叫到跟前吩咐道。

    “是,姑娘!”

    没过多久,快马去快马回的玉婷就拿回来一张丰县地图,同时还告诉罗云意,因为丰县地处偏僻,山地较多,人口较少,所以县里无主的荒地非常多,永岭镇不远处就有大片大片的荒山荒野。

    罗云意展开地图仔细观看,发现的确如玉婷说的那样,很多地方都是山地和荒野。

    “玉婷,你去把诚爷爷请来。”罗云意在这张地图上记下了几个点,然后用从空间拿出来的铅笔在纸上简单地写着什么,等到林诚到了之后,她指着地图上靠近永岭镇的一大块地方说道:“诚爷爷,麻烦您帮我去县衙跑一趟,我打算把这块地方买下来,然后在这里建个小村落,雇那些流民帮我种地开荒。”

    “小小姐,这些地方虽然宽阔,价格也不昂贵,但开荒种地并不是最合适的,要不然丰县这些年耕田总量也不会上不去。”因为罗云意爱种田,所以林诚之前就大概了解了一下丰县这边的土地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没关系的,诚爷爷,这些地方虽然山地很多,但山里水源也丰富,只要把山里的水引出来用于灌溉田地,荒地也能变良田,相信我,没有比这些地方开荒种地最合适的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呵呵呵,既然小小姐这样说,那我这就去县衙把地契办好。”罗云意都这样自信十足的说了,林诚不再发表别的意见。

    “对了,诚爷爷,你顺便找到丰县县衙的黎管家,告诉他我愿意雇佣那些流民为罗家的长工,并且会在永岭镇附近盖一个小村落给他们暂住,哪怕以后他们不在罗家干活了,这住的地方也不会给他们要回来的。”现在这些流民在丰县就像无根的浮木,罗云意愿意给他们一些土壤,让他们把根扎下来。

    “小小姐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办妥的!”自家小小姐和大小姐一样都是心善的性子,这些流民能遇上她,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交代好林诚要办的事情,罗云意又来到了梁老王爷屋子,难得叶染修也在,今天早上她又看到自家四哥拉着两马车蒸馏好的酒出了村子,显得还挺神秘。

    “意丫头,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是不是任泽贤给你出了难题?”早上的事情梁老王爷也听说了,他虽然也可怜那些流民,但觉得他们并不适合呆在山围村,山围村还是人口简单一些为好。

    “老祖宗,也不是什么难题,我打算在永岭镇附近再买一些荒山荒地,盖上村落,让那些流民集中住在一起,并雇他们开荒种地,只是这粮食种子我手里没有现成的,去年汝南郡王府不是给您送了几马车粮食,您还有吗?”罗云意这次是来借粮的。

    “剩的不多了!”梁老王爷不知道罗云意想用那些粮食做种子,去年冬天他给流民送过去几车,现在自己手里最多也就剩下几百斤粮食。

    “你什么时候要?我让人给你送来几车。”这时,叶染修却在一旁接口说道。

    “越快越好!”罗云意诧异地看向他,“你有粮食?”

    “有!”叶染修刚才就是和梁老王爷在商量这批粮食的问题。

    “你好像没银子买粮食吧,这粮食你从哪里弄来的?”罗云意不解地问道。

    “这还要多亏你的蒸馏器和郑总兵帮忙,覃州城防营的统领非常乐意拿他们的粮食来换极品好酒。”叶染修说道。

    自从去年剿匪**被梁老王爷下令闭门在家,他就很少在人前出现,后来青云寨被灭,莫家兄妹身亡,元仲也带着余下的寨民投靠了罗云意,**心伤无奈的同时也决心重新获得梁老王爷的好感,毕竟逝者已矣,谁能想到当初莫东的夫人柳三娘会和孙天龙勾结在一起,结果把青云寨带上了死路。

    郑家还要在永岭继续呆下去,京城也有郑家的人要看顾,**是不可能断了梁老王爷这根线的,因此他主动示好,暗中找到了叶染修,当得知北疆缺粮草,而山围村的山中秘密产出极品好酒时,就给覃州城防营的统领黄生写了一封信,随着这封信一起的还有一坛子极品美酒。

    很快,黄生就写了回信,大赞酒的醇香浓烈,而且愿意以粮易酒,好酒到,粮食就尽管拉走。所以这段时间叶染修、雷战虎和罗勇霆他们几个人就在山里日夜不停地用蒸馏器加工好酒,并且用快船往覃州送去,之后再从覃州买来较为上等的好酒,而粮食则从覃州城防营直接往北疆运送走。

    了解了这些之后,罗云意还是有不解之处:“买酒也需要银子的,你们哪里来这么多钱?”

    “你的茶钱!”叶染修看着一脸迷糊可爱的罗云意笑着说道。

    “哦!”她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梁老王爷手里可有她的三百万两呢,既然是用于军饷,叶染修拿来换粮食也是正当的,“覃州城防营粮食很多吗?你们这样交易会不会惹麻烦?”

    罗云意是知道繁华富庶的覃州是有好几个大粮商的,只是当初在覃州的时候,她嫌弃粮食价格太贵,就把粮食大多都换成了大豆,但一个小小的城防营能有多少粮食?再说了,朝廷会允许军队的粮食用来私下交易吗?

    “大荒大灾之年,覃州却依旧能够歌舞升平,那些富商巨贾能够安心在城中做生意,你当他们依仗的是什么!如果没有黄生的铁腕手段保护整个覃州城,光是涌进城里的乞丐流民就能给覃州知府和那些富商造成不小的麻烦,黄生在覃州商人中间说话很管用,他的一句话可能比皇上的一道讨粮圣旨更管用。”梁老王爷早就听闻过覃州城防营统领黄生的事情,事实上他就是覃州最大的地头蛇,要不是此人也算是忠君爱国之辈,单凭他残忍镇压那些手无寸铁的流民百姓,自己早就办他了。

    “一坛酒能换多少斤粮食?”山高皇帝远,哪朝哪代都有皇帝也管不了的地方官,覃州那个地方也的确需要一个能人守护,罗云意倒是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

    “一坛酒三百斤!”叶染修答道,“如果不是需要的粮食太多,一坛酒应该让他换一千斤粮食。”

    “那你这酒可够贵的,他也愿意换?”要知道现在粮食价格很高,一坛酒来回蒸馏才能值多少银子。

    “是他担心我不多换,他的粮食好寻,我的极品好酒可难找。”黄生是好酒之人,他那帮属下跟着他久了,也是一帮无酒不欢的军汉,覃州虽美酒不少,但与山围村出品的还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哪算什么极品好酒,都是用人家的酒多蒸馏两次就出来的能入口的东西,真正的好酒首先原料就要精挑细选,酒曲的制造工艺每一步都要精致到位,要想酿出好酒,从开始到酒成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不然这世上的酒也不会分为三六九等了。”罗云意打算等春耕结束之后,就开始自己酿酒喝,主要是酿制一些鲜花、水果、药材之类的酒喝,至于白酒系列,她打算等秋收之后采用上好的粮食来酿制。

    “意丫头,还有比蒸馏器蒸出的更好喝的酒?”梁老王爷这段时间喝茶都已经改成了品酒,实在是好多年都没喝过如此香醇的清酒了。

    “那当然,我师父就给我留——”罗云意赶紧咬住舌头嘿嘿一笑,话说得太快了,差点儿把空间里的好酒给暴露出来。

    不过,梁老王爷和叶染修还是听出了端倪,梁老王爷更是看着她别有深意地笑着问道:“意丫头,你手里是不是还藏着真正的好酒?我可听说去年冬天你拿出一小瓶好酒,让你爷爷和外公他们争了许久。”

    “老祖宗,您就别惦记我那点儿东西了,您放心,只要今年粮食丰收,我就给您亲自酿一坛好酒喝,等到过几天春暖花开之后,我先给您酿杏花酒和梨花酒喝,不过这粮食——”罗云意看向叶染修笑笑。

    “会再多给你几车,不过好酒要给我留几坛,等我从北疆回来的时候喝!”叶染修也开始馋罗云意说的好酒了。

    “没问题,保证让你喝够!”几坛酒换几大车粮食,罗云意觉得这生意真挺划算的。

    粮食种子的事情敲定之后,罗云意就回家画了一张流民新村的规划图,她给这个新村子取名叫希望村,是希望这些流民来到这里之后重燃生活的希望,越来越好地努力生活下去。

    任泽贤让县里的孙主簿用最快的速度给罗云意办好了买地文书,并且命黎叔通知那些流民,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成为罗家雇佣的长工,而且还可以住进罗家为他们盖的村子里。

    次日一大早,罗云意带着少卓、玉婷还有林诚一起到了永岭镇上不远处的一片山脚下。

    此时,层峦叠嶂的群山连着天际那即将消散的鱼肚白为人们绘制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群山下一眼望不边的野地满是随风摇曳的荒草丛,春天到了,冬眠的动物们也苏醒过来,在比人还高的草丛里不时快速地闪过身影。

    这是一片很少有人踏足的荒野,也是这里的人们最熟悉也最容易遗忘的地方,几百年来,没人想要在上面开耕庄园,只因为这里荒僻又没有水源。

    “师父,咱们就在这里建希望村吗?”这里的荒草可比山围村外的还要难清理,而且还要在这里盖房子、种庄稼,少卓觉得困难很大,甚至觉得不太可能。

    “没错,就是这里,多好的地方呀!”在现代可找不到这么原始又面积广阔的处女地,而且罗云意发现这些荒草从里有很多野生苎麻且长势极好,大概猜测了一下这下面的土质应该和山围村外的荒地差不多,深耕之后肥沃的土壤说不定就露了出来。

    “小小姐,我觉得那些流民未必都肯来这里!”这里第一眼很难让人想到“希望”这个词,林诚觉得大多数人看到这片荒野对于即将生活在这里可能更多的是绝望吧。

    “这个不强求,咱们和他们是雇佣关系,一切以自愿为前提,不过一旦成了希望村的村民,有些规矩还是要守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在制作希望村建村规划图的时候,罗云意也为这个村子制定了一些规矩,毕竟这里名义上可是她的地方。

    “小小姐说的是,你给他们落脚的地方,还给他们提供了生活的保障,他们自然是要守好你的规矩的。”就是罗云意不说,林诚也会暗中告诫那些流民,而且待会儿是他负责和这些人签订契约文书,这文书上的内容该怎么写,他早就有了主意。

    罗云意他们大概等了有小半个时辰,就看见黎叔领着黑压压一大群人从远处缓缓走来,破衣烂衫、面黄肌瘦的人群里不时能听到老人的咳嗽和孩童的哭喊。

    “大家都安静些,五姑娘不喜欢吵!”黎叔一路上已经多次叮嘱这些流民,只是这些人被困苦的生活和残酷的现实折磨的有些麻木,也不把官府里的人当成一回事,反正朝廷也没有真正过问他们的死活。

    所以,当这帮流民被黎叔带到那片荒草丛生的野地时,原本来时还抱一些希望的流民眼中除了惊愕,还有无奈的任命,当然也有很多人眼中露出了抗拒和不满。

    这些人眼中的神情罗云意全都捕捉到了,她只是轻声一笑,就示意林诚和他们说话,而黎叔依旧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也没有多说话,更没有给这些流民介绍罗云意等人的身份,以至于很多流民以为他们要见的东家是林诚。

    “想必之前黎管家已经和你们说的很清楚,今天让你们过来,就是想为我家招长工,期限是二十年,你们若是愿意现在就可以签下契约文书,以后这里就是你们暂住和耕种的地方。”林诚锐利地扫了一眼面前的流民,声音颇有些冷地说道。

    二十年?罗云意惊讶地看了一眼林诚,她之前可没说限制多少年,怎么林诚一张口就变成了二十年,恐怕到那时她早就不在永岭了吧。

    林诚只是对着罗云意淡淡一笑,眼中示意雇人的事情交给他,罗云意点点头。

    “这里?”人群中有人不满地喊了一声,“那要是我们不愿意呢?”

    “雇长工不是买奴仆,你们愿意就留下,不愿意现在就可以走,不过留下的日后要听主家的话,主家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惹是生非的村民主家有权利赶走你们。”林诚神色不变地说道。

    “照你这样说,做你家的长工和奴仆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不知道你们能给多少银子了,县城的范员外可是给一个月三百文,他家夫人的大丫鬟一个月能拿一两银子呢!”说话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他身边站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女,少女旁边站着一对中年夫妇。

    “我家给的银子不多,但会管你们吃住,庄稼丰收了,主家也允许你们留下一成。”林诚觉得罗云意对这帮流民太好了,管吃管住给工钱还给粮食,天底下这样的好主家可不好找。

    林诚这句话一说,好多流民都有些心动了,现在他们就需要一个稳定的住所,能有一口饱腹的东西吃。

    “就这地方能种什么东西,人还不得饿死,爹,娘,咱们还是回去吧,等妹妹进了范员外家做了大丫鬟,咱们就不愁没银子花了。”年轻人冲那对中年夫妇使了一个回去的眼色,虽然他们是贱籍,但却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主家,房州的有钱人也不少,做什么要跟着人家苦哈哈地种地。

    “爹,娘!”那少女也看向那对夫妇,她也不想留下,她哥哥说她进了员外府只要机灵点儿,说不定就能成为姨娘,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还有丫鬟伺候,好日子在后头呢。

    “黎管家,那我们——”那对夫妇有些为难地看向黎叔,他们也更愿意女儿进范员外家。

    黎叔对那对夫妇温和地笑笑:“你们不愿意就可以回去,我家大人也说过,他只是怜惜你们想给你们找个可靠的去处,不过一切还要看你们自己的意思,是走是留,你们自己做主。”

    黎叔这句话是对那对夫妇说的,也是对在场的所有流民说的,进入罗云意的羽翼之下绝对比进入什么员外家要好得多,就看这些人自己能不能抓住机会了。

    “走吧,走吧,留在这里吹什么冷风!草长得比人还高,住的地方都没影,留在这里也是个死!”年轻人高声嘟囔两句,拉着自己的妹妹和爹娘转身就离开了。

    有了第一户先离开的,接下来又陆陆续续走了不少流民,当林诚念出日后村民需要守的规矩时,又有不少人选择了离开,到了最后,剩下的流民只有三四百人了。

    “你们都愿意留下来?”罗云意出声问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些人看不上她这希望村,她也不强留,但留下的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后悔的。

    “我们愿意,只要不饿死,别说是二十年,一辈子我也愿意摁手印!”有个老实巴交的中年汉子高声喊道,他身边围着四五个半大的孩子。

    “这文书可是每个人都要签的,哪怕是女人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也是要签的。”林诚这是为了防止村民有外心,他就是要把这些人都变成罗云意的死忠下人。

    “诚爷爷,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罗云意把林诚拉到一旁,小声地说道。

    罗云意并不想做周扒皮、黄世仁那样肆意压榨长工的东家,只要眼前这些人按照她的要求做好长工该做的事情,她就可以给他们多一些的福利和生活保障。

    “小小姐,我知道你宅心仁厚,但这些流民原本就不是心甘情愿来到丰县的,要想让他们安心留在此处,就必须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林诚对她说道。

    罗云意想想也是,就不再过问雇人的事情,全都交给了林诚来处理。反正自己又不是为了压榨这些人才雇佣他们的,而是为了给他们一条活路才选择帮助他们的,但人要活在这世上,尤其是好好活着,就不能仅仅只靠别人的帮助,还需要自己的努力。

    林诚和黎叔帮这些流民用最快的时间签好了雇佣文书,然后让一些青壮劳力留下,用割草机先把荒草处理干净。

    “这些野苎麻都留下,让家里的女人帮忙做成麻线,其他荒草先堆在一旁,以后有用!”罗云意打算把希望村建设成一个生态农庄,只要这三四百人能抽出一半的劳动力,这几天抓紧时间除草深耕,春耕还不晚。

    “小小姐,这些人吃住如何安排?”有很多流民打算今天就在这里住下,但希望村连一砖一瓦都没有,总不能让这些人都住在野地里吧。就算他们自己愿意,林诚也担心他们会被冻坏,到时候还得罗云意操心给他们找大夫。

    “钱大叔会从滋味楼给他们拉一些大豆杂面和小辣野菜过来,另外昨天我已经让绣园的绣女连夜做一些防雨防风的帐篷,罗二叔差不多该送过来了!”吃住的问题昨天罗云意就想到了,好在上次去覃州买了不少大豆回来,而且为了盖温室大棚,家里也储存了不少桐油布,此时正好可以拿来给这些流民。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