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黄瓜熟了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黄瓜熟了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被骗了?被谁?”林菀清有些疑惑地问道。

    “自然是您口中的吴公子了,我觉得这个人不是大智若愚,就是在扮猪吃老虎,我比较倾向于后者,他爹可是覃州有名的精明商人吴子贵,都说虎父无犬子,现在看来这吴宝绝对不傻!”罗云意觉得自己之前把吴家和吴宝看简单了,吴家父子如果真是脑满肠肥的无能之辈,怎么能得暮园主人那么看中,而且大禹朝第一盐商除了玢阳公主可就是吴家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傻不傻的,这吴公子我看性情很是敦厚,不像那等奸猾之辈!”林菀清觉得吴宝眼神纯净憨直,身上也没有富家公子的骄气,为人也很热情努力,真是很不错的一个人。

    “娘,不是吴宝不错,是您太单纯了,他在故意讨好您!”罗云意直接说道,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外人能得林菀清如此夸赞呢,吴宝怎么就入了她娘亲的眼呢。

    “我知道!”林菀清笑笑,“我还知道他为什么讨好我!”

    “为什么?”罗云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因为他想娶罗家的姑娘,自然要讨好我这个当家主母了,只可惜你们五姐妹的婚事,我也是做不得主的!”林菀清本就不是强势的人,罗家后宅的事情自有陈老夫人拿主意。

    “他想娶谁?”罗云意立即提高了警戒意识,叶昱想娶她二姐,吴宝才来两天就想拐走罗家的姑娘,早知道这小子居心不良,她在覃州的时候就把他给扔进河里好了。

    “他相中了你三姐!”不过林菀清认为陈老夫人是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罗思雨和罗思容都是陈老夫人特别珍惜的孙女,吴宝不但样貌入不了她的眼,就是商人之子的身份怕也不是罗家姑娘的良缘。

    “他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以为我罗家落魄了,罗家的姑娘就谁都可以求娶了,哼,想得美!”在罗云意眼中有钱有势的人未必就配得上她的几个姐姐,像叶昱那种长得还不错的王侯公子她都看不上,更别说是吴宝这种除了银子什么都没有的人了。

    因此第二天一大早,罗云意就让人给吴宝收拾东西搬家,让他去林洪文和林诚旁边的竹屋住,这叫防患于未然。

    “五姑娘,我——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吴宝一脸紧张无害地看着罗云意问道。

    “吴公子,罗家女眷多,你留在这里不方便,我外公那里没什么人,你去住很合适!”罗云意尽量语气温和地说道。

    “我——我不走!”吴宝一屁股坐在了门外的石墩上,“我是罗家的客人,哪有随便赶走客人的道理。”

    “你不知道客随主便吗?”罗云意干脆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竟然还学会耍赖了。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走的,我还要留下来娶妻生子呢!”吴宝脖子一梗,哪怕根本看不到他还有脖子,“你要是现在就赶我走,那我这就去找老夫人提亲,什么时候娶了容姐儿,我什么时候离开!”

    嗬,这家伙倒是和叶昱一样厚颜无耻,拿她罗家姑娘当什么了。

    但罗云意还是很有涵养地笑着说道:“吴公子,不是我打击你,就算你拿着金山银山去提亲,我爷爷奶奶也是不会同意的,罗家的姑娘要嫁的夫君可以没钱、没权、没势、没名,但一定要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最重要的是文武要双修,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而且长相容貌也不能太差,否则带出去也没面子呀。可你——实在不是良婿之选!”

    “意姐儿说的没错,想娶我罗良承的孙女可没那么容易,做不到意姐儿说的这些,那就想都不要想了。”这时罗良承踏着稳健的步伐走到两人面前说到,顺便瞅了一眼吴宝,眼中冷意很盛。

    吴宝先是被罗良承看得眼神一缩,但很快语气坚定地看着罗良承和罗云意说道:“我要是做到了,你们就得把容姐儿嫁给我,君子一诺,不可反悔。”

    “好,只要你能做到,我做主把孙女嫁给你!”或许是被吴宝坚定的眼神给打动了,罗良承应下了这个承诺,“不过,我孙女已经过了及笄之年,我最多给你两年的时间。”

    谁知,吴宝胖手一挥,决绝地说道:“老元帅,不用两年的时间,明年京城春闱殿试,我便考个文武状元回来,让容姐儿风风光光地做状元夫人。”

    “哈哈哈,吴公子,莫说是两个状元,只要是其中之一,我便做主将容姐儿嫁给你。”罗良承大笑着说道,在他眼中,吴宝的话简直荒诞极了,大禹朝的状元可不是好考的。

    吴宝则是眼中惊喜闪过,他对罗思容是一见钟情,为了能娶到佳人,莫说是考状元,就是去摘天上的星星,他也会努力尝试。

    “那你们不能赶我走!”吴宝说这话还特意看了一眼罗云意。

    没想到罗云意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吴公子,你知道我外公是谁吧?那可是大禹朝鼎鼎有名的丞相,三元及第的文试第一人,你既然要考状元,何不拜他为师,好好学习如何做文章,过殿试!”

    “五姑娘你说的有道理,那我这就搬过去!”吴宝点点头,行动起来比谁都积极。

    解决了吴宝,罗云意就去了附近新盖好的蔬菜大棚里,她前段时间种下的大棚春黄瓜已经开花结果很诱人了。

    走到黄瓜大棚里,罗云意提着一个竹篮子来回走了那么一遍,不一会儿,竹篮里就已经整整齐齐放了一篮子绿油油刺尖尖的黄瓜。

    这里的蔬菜都是纯绿色最天然的,罗云意将竹篮放下,拿起一根黄瓜用手将外边的刺使劲一抹,然后就大力地咬了一口,真是清爽脆甜,好吃极了。

    “玉婷,再拿一个竹篮过来,多摘一些给老祖宗还有爷爷、外公他们送去!”新鲜的黄瓜生吃最好吃了,而且这黄瓜种是她从空间里拿出来的改良三代,口感可是很好的。

    玉婷又跑去拿了竹篮来,罗云意又摘了两篮子,然后让玉婷送去,她自己则提着一篮子的黄瓜回了家。

    “奶奶,快尝尝我新种出来的好东西!”罗云意提着篮子就进了陈老夫人的房间,拿起一根将刺抹掉,然后递给了坐在炕上休息的陈老夫人。

    “这是什么?怎么这么长?奶奶怕是咬不动!”陈老夫人好奇地接过罗云意手中的黄瓜笑着说道。

    “奶奶,这个叫黄瓜,很脆的,您咬起来没问题的,可好吃了!”罗云意将几根黄瓜放在了陈老夫人面前的炕桌上,然后提着剩下的黄瓜说,“我去给娘和姐姐们送几根尝尝!”

    “去吧,去吧!”陈老夫人咬了一口黄瓜,这东西吃起来还真是清脆爽口。

    罗云意来到了罗家的织布间,林菀清正和罗思雨、罗思玥、罗思容三姐妹在各自的织布机上忙碌着。

    “娘,大姐、二姐、三姐你们先别忙了,黄瓜熟了,快尝尝!”罗云意往她们每人面前放了两根黄瓜。

    “黄瓜?意姐儿,这是水果吗?”罗思雨好奇地问道。

    “不是,黄瓜是蔬菜,可以凉调也可以炒菜,做法也很多,不过我觉得刚摘下的来生吃最好吃!”罗云意又拿起一根咔吧咔吧地吃了起来。

    “没想到春天就能吃到这样新鲜的蔬菜,我家意姐儿真是厉害!”罗思玥笑着称赞道。

    “吃起来真不错,清清爽爽的,让人从里到外都透着舒服!”林菀清边吃边说道。

    “娘,这黄瓜不但能吃,还能美容呢!女人要是天天做个黄瓜面膜,脸就会变得特别紧致白皙,而且会像这新摘的黄瓜一样水灵!”罗云意打算今天晚上回去就做个黄瓜面膜,虽然她天生丽质,但女人保养皮肤可是不分年龄的。

    “意姐儿,你说的可是真的?”罗思容没想到这好吃的黄瓜还能美容养颜。

    “自然是真的了,三姐你要是天天做个黄瓜面膜,绝对比天仙还美!”罗云意故意表情夸张地笑着说道,但她的话还是让罗思容羞红了脸,“对了,三姐,你这两天有没有见过一个不怀好意的胖胖的男的?”

    “意姐儿——”林菀清无奈地瞪了一眼小女儿,她怎么把吴宝说得好像很猥琐一样,别让容姐儿误会才好。

    “没有啊!”罗思容摇了一下头,想了一下又说道,“倒是你刚回来那天,我看到一个满头大汗长得比较胖的男子站在咱家院外,他说口渴想喝杯水,我就把手里的两个小金橘给了他,然后又给他倒了一杯水,接着就来织布间了。”

    “只是两个小金橘和一杯水,你们有没有说别的?”这么说吴宝还真的见过罗思容,不过想想也是,要是没见过,他怎么会说想娶的人是罗思容呢。

    “没说什么!”罗思容再一次摇了一下头,“怎么了吗?那人是谁?”

    罗思容从早到晚大部分的时间都耗费在织布间,而这里除了罗家女眷是不许旁人进来的,更别说是外来的男子了,否则会被香秀给打出去的。

    “没什么,没什么!”罗云意赶紧摇摇头,罗思容可是比她娘亲林菀清还单纯的一个人,在没看透吴宝这个人之前,还是不让罗思容知道自己爷爷和吴宝打赌的事情吧,免得节外生枝。

    可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吴宝那人根本就没打算隐藏自己要求娶罗家姑娘的事情,从这天之后,每次有人看他读书或者练武时追问其原因,他都一脸认真地说,自己明年要去考文武状元,然后当个状元回来娶罗家的三姑娘。

    “呵呵,意丫头,看来你罗家要有喜事了!”高产水稻旁边的竹屋外,梁老王爷坐在摇椅上,一边吃着刚从大棚里摘得新鲜黄瓜,一边看着在稻田里拔草捉鱼的罗云意取笑道。

    今年罗云意种的高产稻田里撒了不少的鱼苗,她说这种稻田养鱼的方式不但有利于水稻更高产、少虫害,还能多出一项养鱼的收益,而这种耕作方式司农司已经在很多地方开始试验采用了。

    “老祖宗,您就别凑热闹了,吴宝是不可能考上状元的,就算他有那个天赋和本事,吴子贵也不会同意的,您别忘了,大禹朝有一条律法,商籍之人是不能参加科考的。”罗云意从一开始就知道吴宝是不会成功的。

    “我看那小子倒是很有毅力,这段时间我听说有不少人明里暗里地故意取笑他,但他却不在乎,依旧苦读诗书,苦练武艺,虽没什么进展,但其精神可嘉。”梁老王爷别看每日待在山中,对于山围村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现在的表现是挺让人佩服的,只是吴家世代经商,其根基虽比不上司空家和许家,但也差不了太多,若是放弃商籍就相当于放弃了好几座金山银山,更是弃了吴家的根本,我自然觉得三姐值得一个男人这样做,但就算吴宝愿意,他爹吴子贵也不会同意的!”对于梁老王爷,罗云意并没有隐藏心中对吴宝的看法,虽然现在她也有些欣赏这位胖胖的盐商公子了。

    “这倒也是!”梁老王爷点点头,“对了,这摘下的黄瓜能保存多久?”

    “贮藏方法得当的话最长可以保持两个月吧!”罗云意站起来伸了伸腰说道,“秋黄瓜还可以晒干腌制,那样保存的时间会更长。”

    “两个月就足够了,这两天你多摘一些新鲜的黄瓜,我打算给几个好友送去一些。”梁老王爷的朋友天南海北到处都有,知交好友的居所更是距离房州很远,以前都是极为老友不远万里地给他送好东西,这一次黄瓜熟了,他觉得得让他们尝尝鲜。

    “没问题,老祖宗!”大棚里的黄瓜天天都有很多可以摘下吃的,如果现在不摘过两天也都长老了,留黄瓜种又不着急,既然梁老王爷要送人,自然是先紧着他,“对了,老祖宗,您要送黄瓜的这些老友中有没有玉美人的主人?”

    “怎么,又馋了?”梁老王爷笑看向罗云意,这丫头就那么喜欢喝玉美人的茶。

    “嘿嘿,我是想问问这茶树他愿不愿意割爱,我想试种看看,要不然您让人送黄瓜的时候帮我问问,这茶他为什么要取名叫玉美人呢?”罗云意笑嘻嘻地问道。

    “茶树老祖宗可是替你要不回来,不过这茶名的由来倒是能帮你问问!”梁老王爷笑着说道。

    “那就多谢老祖宗!”罗云意一弯腰双手猛一握,一条大鱼扑棱着被她捉住了,“老祖宗,待会儿给您炖鱼吃!”

    “王爷,任泽贤来了,他说找五姑娘有些公事要谈!”高大宽走近两人说道。

    “他找我能有什么公事?”罗云意将捉到的大鱼用结实的草根从鱼鳃里穿过绑紧,然后扔在了田埂边儿,擦擦身上的泥水说道。

    “意丫头,别忘了你现在是从五品的司农官,整个房州的农事你都应该参与的,他找你可能也是农事上的一些事情。”任泽贤为官清正廉明,性情耿直又有些内敛,在官场上稍加磨练将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您要不说我都忘了!”罗云意起初以为皇帝封她做官无外乎是让她在永岭这个地方种出高产的粮食来,并不是真的让她一个女娃娃参与朝政公事,现在看来,自己的工作范围可不仅仅是山围村这一个小地方。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