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水质问题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水质问题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梯田就是在类似眼前这样的山坡上沿着等高线的方向修建的波浪式或者条状阶台式的田地,远远看着很像是登高的梯子,这样的田地水土不会流失,可以有效地提高粮食的产量。平时你们一年粮食的产量有多少?”罗云意给戚老汉等人大概讲了一下什么是梯田,又问了他们村粮食的年产量。

    “好年景的时候一百多斤吧,差的年景像去年,田里是颗粒无收的,村民们只能挖野菜树皮充饥,要不是五姑娘你的滋味楼收小辣野菜、活鱼和麻杆、麻线,我们村不知道要饿死冻死多少人。”戚老汉从未听说过什么梯田,对于罗云意的问题也是照实回答。

    “如果你们按照我说的方法修建梯田,同时采用正确的方法选种、耕作、灌溉等,那么水稻的亩产量至少在**百斤左右,小麦的产量也要超过亩产四五百斤,如果换上高产的粮食种子,这个产量会更高。”这些产量只是罗云意考虑到这里的地理环境、天气变化等原因做出的保守计算。

    只是,她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大张着嘴巴一脸震惊外加不敢相信地看向她,祝田三人更是眼神急切地想知道罗云意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五姑娘,你说的可是真的?”任泽贤问出了在场所有人都想问的一个问题,一百多斤和**百斤相差实在是太多了,这可是从未听说过的粮食产量啊!

    “老祖宗没和你说?你们爷爷也没告诉你们?”罗云意奇怪地看了一眼任泽贤和祝田他们三人,她还以为梁老王爷告诉任泽贤高产水稻的事情呢,还有祝伯他们,难道没告诉司农司的其他人吗?

    “说什么?”四个人都是一脸迷茫地看向她。

    “没什么,这个咱们回去再说,还是先说这里的耕地情况吧!”罗云意收回从几人身上注视的目光,转头又看向了戚家庄在山里的那些大小不一的贫瘠耕地。

    “五姑娘,按照你说的方法真能种出一亩地**百斤的粮食?”戚老汉颤抖着嘴唇地问道,他不是不相信,只是不敢相信。

    “能,当然能了!不过前提是你们要把这里贫瘠的耕地变成良田,这个过程可不容易,甚至为此得吃很多苦。”没有现代化的机器帮忙,修建梯田的过程会很缓慢。

    “吃苦怕什么,种田就是要吃苦的,只要能多产粮食,吃多少苦我们老百姓也不怕!”戚老汉神情激动地说道。

    “我还要再看看这片山的具体情况,然后才能因地制宜给你们提供一个合理的方案,另外山里的气候环境也要找个熟悉的人告诉我,还有这里一年四季雨水的分布情况也要详细告知我!”罗云意看了一眼任泽贤又看了一眼戚老汉说道。

    “五姑娘,整个戚家庄没有比我老汉更熟悉这片山的了,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老汉我一定全都告诉你。”戚老汉祖祖辈辈都住在戚家庄内,他虽不是庄里年纪最大的村民,但却是最熟悉这个地方的人,就连深山里哪里有一块小水潭他都清清楚楚。

    “那就太好了,咱们先去山里逛逛吧!”既然都已经到这个地方了,罗云意打算亲自查看一下这里的地形。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在戚家庄的山坡地上走走停停,不时地罗云意会问出一些问题,而戚老汉都照实做了回答。

    很快,众人来到了一条小溪边,罗云意这时才觉得有些口渴,她打算弯腰捧起一些溪水喝,却被戚老汉和跟来的戚家庄的两个年轻人给阻拦住了。

    “五姑娘,这水你不能喝!”戚老汉着急地说道。

    “怎么了?这水不能喝吗?”罗云意看这溪水还算清澈,此时正是春末,天气已经开始变得炎热,走了这么长的路,又一直在说话,喝点儿山间的清泉水最是舒爽不过,她倒是不怕喝冷水的。

    “五姑娘,这水能喝是能喝,我们戚家庄祖祖辈辈的人都是喝这山里的水,只是这水不好喝,又苦又涩的,我让人给你们去打点儿待客的甜水,你稍等一会儿。”戚老汉忙吩咐随行的两个年轻人回村里拎水桶去给客人们打水喝。

    罗云意忙喊住他们,笑着说道:“戚老伯,不用麻烦了,这水你们能喝我们也能喝,没事的!”

    说完,罗云意双手就伸进溪水中捧了一些清凉的水往嘴里送,只是一口还没咽下就皱起了眉头,这溪水一入口的确如戚老汉所说又苦又涩,看着清澈透亮,里面却含有很多矿物质,这种水能喝是能喝,只不过是硬水,对人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好处。

    “唉——这水不好喝吧!”看着罗云意皱眉的神情,戚老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而那两个年轻人也赶快跑回村里,又飞快地跑进山,不一会儿又抬着一桶干净的山水来到众人的面前。

    “五姑娘,你们尝尝这水,这是山神赐下的甜水,是我们庄子专门待客所用。”这些甘甜的水戚家庄的村民平时很珍惜的,满山的苦涩也比不上这一口的清甜。

    “甜水?”罗云意和任泽贤对视看看,然后分别舀了几口喝下去,这水果然有淡淡的甜味,喝起来令人顿觉神清气爽。

    “怎么这山里还有两种水吗?”祝田也喝了几口,有些疑惑地问道。

    戚老汉听后点点头,给几人解释说道:“我们守着这片山过活已经有好几百年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对于我们来说都很熟悉,所以这山里的水又苦又涩我们也都习惯了,大概是我的祖爷爷那一辈,说是有个村民进山打猎迷了路,饥渴难耐之下祈求山神救命,却意外发现一条犹如缸口那么大的小水潭,他喝了一口小水潭里的水,没想到这水竟是甘甜爽口,重新回到村中的时候他就将这个小水潭的事情告知了村民们,大家都认为这是山神给戚家庄赐下的神水,只有重大节日或者家中来了贵客,我们才会拿出这甜水。”

    “戚老伯,这片山只有你说的那个小水潭的水是甜的,其他的水都是苦涩的吗?”罗云意问道,见戚老汉点点头,她觉得这种情况很异常,没道理整片山的水独独那个地方不同,“我们能去那个小水潭看看吗?”

    “可以,当然可以!”其实,戚家庄平时也没什么贵客来过,又加上村民们特意隐藏有小水潭的事情,所以知道这山里有两种不同味道的水的外人并不多,但面对罗云意这个恩人姑娘,戚老汉却是没打算隐藏的。

    罗云意和任泽贤他们跟着戚老汉和那两个年轻人翻过了一个山头,又穿过一片茂密的灌木丛,然后登上了另一座山头,在半山腰一个很隐蔽的山洞里发现了一个很小的水潭,而水潭的水大多都是从洞顶的一个透明小孔里流出来的,而小孔外的水刚才罗云意就观察到了是从山顶的瀑布分流出来的。

    罗云意又尝了尝这山洞小水潭清澈赶紧的水,味道和刚才尝过的一样带着淡淡的甜味,她又对玉婷说道:“你用水袋装一些瀑布的水拿过来。”

    玉婷点点头,直接施展轻功去快速地取了水来,虽然这水看起来也没什么杂质,但喝起来却是和第一次喝的溪水味道相同,是苦涩的。

    任泽贤和祝田他们也都品尝了两种水,任泽贤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得看向罗云意问道:“五姑娘可看出其中问题?”

    “明明是同一个瀑布流下的水,怎么味道会有如此差别,一个甘甜,一个苦涩,这太奇怪了。”祝田三人也百思不得其解。

    戚老汉这时笑着说道:“所以说这水是山神赐下的,就是想让村里的人喝上一口真正干净好喝的水。”

    这里的小水潭平时虽无人看守,但村民们都很自觉,如无必要从不来这里多取甜水饮用,村里的娃娃们更是宁愿喝那种苦涩难喝的溪水,也不来偷喝这里的甜水,因为他们都知道这甜水是要珍惜的,否则山神怪罪,他们就连这一小水潭的甜水都会消失不见的。

    罗云意可不认为这里水质的差别是因为山神的原因,她更愿意相信是某个环节出现了异常,所以才造成这里的水味道会不同。

    于是,她就走出了洞外,仔细地观察从瀑布流经山洞的整个过程,发现洞里洞外的水唯一不同的是,山洞里的水是通过刚才那个小孔流入,顺着洞里的石壁流入小水潭的。

    她又让玉婷去洞外随意拿了一块石头进来,然后又从洞里随意捡起一块石头,将两块石头都敲碎,她发现石头里面略微有些不同,心里开始有了一个想法。

    “玉婷,用水桶多取一些外边的水来!”罗云意干脆将两块石头尽量碾碎,然后用随身所带的麻布各自包好。

    “五姑娘,你这是?”几人全都不解地看向她,从刚才开始,罗云意的一系列动作行为就引起了他们的强烈不解,只是大家看她专注的样子都没出声打扰她罢了。

    “我只是心里有个想法,也不知道对不对,或许待会儿就能知道答案了!”罗云意笑笑也没有多说。

    等到玉婷拎着一桶水进到洞里来,罗云意先将碾碎的盛着洞外的石头的麻布包扔进水桶里,然后静静地等待一会儿捞出来,先尝了一口水,还是苦涩的并没有什么变化,接着她又将盛着洞里石块的麻布包扔进水里,水中竟有了很细微的气泡反应,就像是水要烧开似得。

    等到水桶里的水重新变为平静再没任何异常,罗云意将麻布包捞出来,也是尝了尝桶里的水,然后脸上有了笑意,说道:“果然如此!”

    “五姑娘,怎么了?”刚才水桶里的微小反应在场注意观察的人都看到了,任泽贤自然也没放过,看到罗云意脸上露出喜意,不知为何他心中竟有隐隐的期待,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你们现在再尝尝这水!”罗云意示意在场的人都喝一口桶里的水。

    任泽贤想都没想就喝了一口,然后眼中一亮,接着又喝了好几口,并不嫌弃这水是用石块泡过的,嘴里啧啧称奇道:“这水竟然没了苦味!”

    祝田他们三人也紧跟其后尝了尝,就连玉婷和戚老汉还有那跟来的两名年轻人也都各喝了几口,喝完之后,众人脸上都是一个表情,那就是倍感神奇和震惊。

    “姑娘,怎么会这样?这水我保证是从刚才的瀑布那里接的,和水袋里的水是一样的,都是苦涩的!”玉婷疑惑不解地看着罗云意问道。

    “这——这怎么会这样?外边的水怎么会没有了苦涩之味?”戚老汉更是一头雾水,这山里的水他都快喝一辈子了,外边瀑布流下的水是什么味道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五姑娘,这水前后如此不同,是不是和你刚才放进水桶里的石块有关?”脑袋灵活的祝田猜测道,而且他觉得这里水质问题的关键就是在这洞里的石头上。

    果然,罗云意点了点了头,给几人解释道:“这小水潭的水和外边的水味道不同关键就在这洞里的石头上,外边的水含有的矿物质比较多,其中某些物质含量过多造成了水喝起来苦涩的味道,而且这种水长期饮用对人的身体很没好处,而这山洞里的石头恰恰含有能将这种物质中和的另一种物质,所以水的味道才从苦涩变成了甘甜,水也更适宜饮用。”

    “矿物质?物质?”祝田和任泽贤他们面面相觑,都没完全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大概的意思是明白了,就是说戚家庄山里水有两种味道就是因为石头的不同,这洞里的石头能把水里的苦涩味去掉。

    “就因为这石头?”戚老汉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们几百年饮用这苦涩的水就是因为这些石头,那这样说以后拿石头在水里泡一泡,家家都能喝上甘甜的水了。

    “很大程度上这里水质的差别就是因为这些石头,所以要改善这一问题也不难,让水改道从这个山洞流出去,村里人喝这个山洞流出来的水应该会好很多。”罗云意建议道。

    “现在知道这里水苦涩的原因就好办多了,不然这里的人还要几百年地忍受这苦涩的味道,以后就不用,都可以喝上甘甜的溪水了!”任泽贤笑着说道,他真庆幸和罗云意出来,然后又来到了戚家庄,否则戚家庄的百姓说不定子子孙孙还要喝苦涩的水长大。

    “呵呵呵,这真是上天的恩赐,派五姑娘来解救我们,五姑娘,您真是我们戚家庄的大恩人,快,快给恩人叩头。”戚老汉招呼村里的两个年轻人,三个人就要对着罗云意跪下,却被罗云意手快地给一把扶住。

    “戚老伯,您这样可是要折我的寿,我还是个孩子,这礼可不能受,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碰巧遇上又多知道一些东西罢了。”罗云意只拉住了戚老汉,那两名年轻人却是没来得及拉住,他们没有迟疑地跪下就给罗云意磕了一个响头。

    “不不不,这都是老天爷安排好的,您就是戚家庄的恩人、贵人,我们子子孙孙都不会忘了您的大恩大德!”说着说着戚老汉老泪纵横,想想刚才罗云意说的粮食亩产量,再看看眼前水质的改变,他便认定罗云意是上天派来拯救他们这些可怜百姓的大恩人。

    “戚老伯,你——我也没做什么值得你们如此的事情!”罗云意真的觉得受之有愧,这也让她决定修建梯田的第一个地方就选在戚家庄好了。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