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桃花美酒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桃花美酒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罗云意一行人几乎是被戚家庄的村民们热情簇拥着送出村外的,因为他们的到来,村里人从此之后再也不用喝那种苦涩的水,而且从今天开始,县老爷还会派人和他们一起在山里修建梯田,说是这种田种庄稼更高产,这对他们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

    出了村子,祝田三人早已经忍耐不住,纷纷开始询问罗云意一些农事上的事情,尤其是有关梯田修建的内容,短短时间的相处,让他们三人见识到罗云意小小年纪不但学识渊博,其眼界、能力都是他们望尘莫及的,留下来跟着罗云意学习的决心就更大了。

    任泽贤一路上并没有多话,只是静静地在一旁听罗云意和祝田三人讨论农事,然后让一旁跟随的小厮用笔记录下来。

    到了巫山镇上换乘了马车,此时已经是夕阳落幕,不敢多耽搁,几人往永岭镇方向而行,回到山围村的时候,一闪一闪的星星正俏皮地在天上眨眼睛。

    接下来的几天,罗云意带着祝田三人都是早出晚归的从永岭镇跑到巫山镇,戚家庄的梯田修建工作已经在着手进行中,而任泽贤派往戚家庄的人并不是县衙里的官差,而是那些需要服劳役的普通百姓。

    对于任泽贤的这一做法罗云意很是赞同,一旦这些人学会修建梯田,劳役结束之后,他们便可以回到自己的村子修建梯田或者以此为谋生的手段也未可知。

    古诗有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罗云意没想到在永岭的山中也能看到初夏之际桃花盛开的缤纷模样,而且因为山中特殊气候环境的原因,山中散落各处的野生桃林竟有春桃花和夏桃花两种奇观。

    春桃花初开之时,罗云意便让在山中训练的罗勇峰几人帮她多摘一些桃花瓣,叶染修离开永岭之后每隔十日便让人送一百坛的米家陈酿到山围村,蒸馏成君子酿之后会给罗云意留下一半,另一半再让人拉走,至于拉去何处罗云意就不知道了。

    罗云意原本是想将手里的君子酿都送到覃州的君悦楼,不过她觉得这样长此以往下去很麻烦,就把蒸酒器的制作图让人送到了左长老手里,并让他找个隐蔽之地建个酒坊,君子酿直接在酒坊里蒸馏出来即可。

    又恰逢春日桃花盛开,罗云意便想起了酿制桃花美酒,这种酒是唐老头的最爱,只不过在现代她酿制桃花酒的时候,所使用的原浆是最醇香的白酒,君子酿比之还要差上一些,空间里的那两箱酒倒是合适,只不过她有些舍不得。

    临去覃州时她亲手在高大宽眼中的神仙洞里埋下了五十坛密封好的桃花酒,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桃花美酒已经到了可以开封的时候。

    “五姑娘,桃花酒能开封了?”这天,陪着罗云意进深山的依旧是高大宽一个人,一个月前将五十坛桃花酒搬进山里的也是他一个人。

    山围村有不少人都知道罗云意亲自做了桃花美酒藏起来,无论是爱好美酒的梁老王爷、罗良承和林洪文,还是罗勇峰、刘小光、牛得胜他们这些快有酒瘾的少年,都想知道这酒被罗云意埋到何处,但这一次高大宽嘴很紧,就是梁老王爷问了多次他都傻傻一笑不说,其他人就更问不出来了。

    罗云意因为从覃州回来就忙着田里的事情,这段时间又常去巫山镇,所以倒把山中埋下桃花酒的事情给忘了,要不是苍星图从罗勇峰几人嘴里知道了桃花酒的存在,跑到她面前吵着嚷着要喝,她都记不起来了。

    “应该差不多了,待会儿打开一坛先看看,高侍卫,你没有偷喝吧?”罗云意看向高大宽故意笑眯眯地问道。

    “五姑娘之前说过,酒不到时候便开封便失去了酒的味道,我虽非好酒之人,但也喜饮真正的美酒,莫说是一月,美酒难寻等上十年也是值得的。”高大宽温和一笑说道,全然不在意罗云意对于他人品的质疑。

    “高侍卫说的是,我这桃花酒值得等!”罗云意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言。

    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山洞,罗云意拿出铁铲,先挖出了五坛酒,然后装进两人带来的背篓之中,又返回了山围村。

    走到村中的时候,正碰上徐老七带着几个人往村外要盖建的新村子拉青砖,于是喊住他们,将背篓中的一坛未开封的酒递给了他们。

    “徐大伯,这是我新酿制的桃花酒,你和几位叔叔伯伯尝尝,若是觉得好喝,我日后便多酿一些出来!”罗云意停住脚步对徐老七等人说道。

    “五姑娘,这——这如何使得!”徐老七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来到山围村这里他们这些人才开始了解到,罗老元帅的这个小孙女竟是海外高人弟子,不但聪慧灵智,而且从高人那里习得一身了不得的本事,罗家能在短短时间内发生变化都是因为这位五姑娘。

    “自家东西怎么就使不得了,你们先忙,我还要给老祖宗和爷爷、外公他们送酒去呢!”罗云意笑笑和高大宽继续往村里走。

    “哈哈哈,不用送了,我们自己来了!”大老远就听到了罗良承爽朗的笑声,林洪文和他并肩而行,两个人身后还跟着苍星图,并不见苍星图的孙子苍无念。

    “意姐儿,你和高侍卫这背篓里是不是桃花酒?”林洪文爱上了君子酿,每日里总是要小酌几杯,听说罗云意酿了别的酒,他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嗯!”罗云意点点头,正要放下背篓给他们拿酒,就看到罗良承冲她摆了一下手,然后说道,“这酒也要送到老王爷那里去吧?咱们一起去。”

    “我也要去!”苍星图唯恐罗云意有好酒会忘了他,吵着也要跟去,罗良承和林洪文也没有阻拦,高大宽只是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

    于是,几个人就去了梁老王爷的竹屋,今天老王爷没有去山中,正在炕床上歇息。

    高大宽先进去通报,然后让他们都进了屋,罗云意亲自将一坛桃花酒放在了梁老王爷面前的炕桌上,笑着说:“老祖宗,您要亲自解封吗?”

    “行呀!”梁老王爷满面笑容地伸出手将酒坛口的封布、封纸依次去掉,一股清冽甘醇的酒香瞬间飘满整个房间,并且一直飘散到外边,经过微风一刮,那酒香飘得更远,引得无数正在劳作的人都驻足吸鼻。

    “好香的酒味!”

    “哪里来的酒香?”

    “好闻,真好闻,一定更好喝!”

    “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一时间,整个山围村都被包裹在浓浓的桃花酒香中,更引得那些好酒之人垂涎三尺,就连骑马急行的司空绍都猛地一勒马缰绳,深吸一口气,真是好香的酒啊!

    外边的人闻到一点儿桃花酒的酒香就已经难以自持,更别说屋内几位好酒之人,梁老王爷连酒杯都省了,直接拎起酒坛就豪爽地饮了一口。

    “好酒,好酒!”倍感畅快的梁老王爷一抹嘴赞道。

    “老王爷,这好酒怎能如此豪饮,该是细品才是!”看着桃花酒被梁老王爷如此饮法,林洪文竟为那酒觉得有些心疼。

    “林老头,你们文人有文人的细品,我们武人有武人的豪饮,老王爷本就是军旅中人,这种饮法正合适。”说着罗良承弯腰就去背篓里拿出一坛酒开了封,也和梁老王爷一样拎起酒坛对嘴喝。

    “你——”林洪文摇头对着罗良承叹了一口气,也赶快去抱起一坛子桃花酒,唯恐慢了,这一坛子酒就没了似得。

    苍星图动作也极快,而且他拿起酒一个转身就出了房间,连声招呼也不打,唯恐罗云意出口不让他把酒拿走似得。

    “老祖宗,爷爷,外公,你们别都喝完了,好歹给我和高侍卫留一点儿,这酒味道到底如何呀?”看着眼前的三位老人喝得浑然忘我的样子,罗云意也馋酒了,她还没喝上一口呢。

    “意姐儿,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藏了五十坛的好酒,再取几坛回来,你就知道这酒的味道如何了!”林洪文笑得有些狡猾。

    “一共就那么几坛酒,现在都喝完了,以后怎么办?”罗云意嘟起了嘴不满地看着三人。

    谁知,梁老王爷三人听后哈哈一笑,梁老王爷更是指着她笑骂道:“你个偏心的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藏着那些酒要干什么,是不是要给修哥儿、霆哥儿他们送到北疆去?”

    “这几天,峰哥儿他们又进山去给你摘桃花,你不是还要接着酿桃花酒,既然酿那就多酿一些,往后可就没有桃花了。”罗良承笑着看向罗云意,多酿一些,他这一年才能有这样的好酒喝。

    “就是,就是,意姐儿,我们可都是你嫡嫡亲的长辈,你这酿出好酒不给我们喝给谁喝,霆哥儿他们要专心在北疆守土保国,一个个都变成酒虫可不行,这桃花酒还是留在村里比较好!”林洪文喝的慢,一坛酒也快见了底。

    “我看变成酒虫的是您三位!”罗云意摇头叹笑,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三坛子桃花美酒可就快喝光了,再好的酒也不能这样喝呀!

    “有丫头你的美酒喝,变成酒虫也是值了!”梁老王爷哈哈大笑道。

    屋内的笑声让刚走进院中的司空绍又一次停下了脚步,不知道待会儿自己说完老王爷还有没有那么好的兴致,但他也只得硬着头皮打扰了。

    “王爷,司空绍在门外求见!”司空绍一进院门的时候高大宽就已经抬脚从屋里走了出去,然后很快又进屋对梁老王爷禀告道。

    “让他进来吧!”梁老王爷想着司空绍应该是有事来找罗云意的,毕竟现在司空家和罗家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司空绍走进屋里,见罗良承、林洪文和罗云意都在,先是脸上一怔,然后朝着梁老王爷他们先行了礼。

    “什么事情?”梁老王爷诧异地看了一眼司空绍,他似乎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启禀王爷,司空家刚刚接到太后懿旨,让司空家两个月之内献上十匹上等罗布,并且还指定了这十匹布的颜色。”司空绍最终还是说明了来意。

    “既然是罗布的事情,你和意丫头商量就是了。”司空潭在京城也开了一家布坊,而且罗云意也往京城送了十匹罗布,这些梁老王爷都是知道的,罗布震惊世人他早就预料到了,所以太后下旨要司空家进献罗布,他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只不过指定颜色怕是有些为难的意思在里面。

    “大掌柜不必为难,十匹上等罗布你在这里等上几日便可以带走。”罗云意还当是什么大事,罗布她现在手里有不少,而且想染成什么样的颜色都可以。

    “恐怕事情没这么简单吧!”林洪文放下酒杯看向司空绍,他还是很了解魏太后这个人的,如果真是为了几匹颜色出众的布料,她是不会下旨的,直接派个内侍到司空府通知一声就是了。

    如今她郑重其事,想必那圣旨上的内容并不仅仅是让司空家进献十匹罗布那么简单。

    果然,司空绍看了林洪文一眼,又看了看罗云意,这才对几人说道:“太后懿旨上还言明要罗布的主人亲自献上这十匹罗布,时间就定在六月十九,太后的寿诞之上。”

    “今天是四月初八,还有两个多月,太后可知罗布的主人是谁?”梁老王爷眼中一冷地看向司空绍,这一眼看得司空绍头皮都有些发麻,但他也得照实回答。

    “这个——不清楚!”司空绍只知道太后把司空由亲自召进宫中宣旨,而这懿旨实在来得蹊跷,定是有人在太后的面前说了些什么,不然太后也不会在懿旨上特意言明让罗布的主人在她寿诞之日进献罗布。

    “太后是不是知道了罗布的主人就是意姐儿?她难道真要赶尽杀绝吗?”罗良承不想猜测魏太后召罗布主人进宫是出于什么目的,一旦她知道罗布的主人便是罗云意,那么罗云意若是此时进京,必定会有危险。

    “罗老头儿,你别着急,我看太后是不知道罗布的主人是意姐儿,如果她知道,反而不会在懿旨上这么写了,也不会让意姐儿进京献布的。”林洪文沉思片刻说道。

    “这是为什么?”罗良承不解地看向林洪文。

    林洪文看了一眼陷入沉默的梁老王爷,然后笑了一下说道:“你忘了,皇上已经下旨封意姐儿为从五品的司农官,甚至还请了祝伯他们来到永岭,又送来祝田他们,就是希望能让意姐儿安心留在此处种出高产的粮食,然后将种田之法教给司农司的人,太后必定也是知晓此事的,在春耕夏耘这样的关键时候,他们怎么会做出其他的事情让意姐儿分心呢!”

    “那可未必,太后对罗家成见很深,因为明王之死,她对罗家的所有人都是恨之入骨的,未免不是她听信谗言,要见一见意姐儿这个海外高人的子弟,看我罗家是不是又有了谋反之心!”罗良承有些愤愤然地说道。

    “太后对罗家有成见,你对太后不也一样有,不管她知不知道罗布的主人是谁,懿旨已下就是皇上也更改不了,六月十九太后寿诞之上罗布的主人是一定要出现的。”林洪文看了一眼牛脾气的罗良承说道。

    “那还不简单,直接找个人代替意姐儿去不就行了!”罗良承是十万个不愿意让罗云意此时进京的。

    “那司空家和罗家便犯了欺君之罪,到时候就连老王爷也救不了你们的。”林洪文定定地看着罗良承说道。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