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七彩霞衣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七彩霞衣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林洪文一句“欺君之罪”令在场之人全都沉默下来,司空一族虽有汝南郡王府做靠山,但毕竟只是商贾,罗家就更不用说了,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人想要除之而后快,若不是当年文衡帝的一念之慈,哪还有罗家血脉在这世上。

    此时无论是司空家还是罗家倘若被人抓到错处把柄,其后果都是最致命的。

    “老王爷,您看——”司空绍转向了梁老王爷开口,他虽然敬重罗家也欣赏罗云意,但绝对不会拿司空一族之人的性命来开玩笑的。

    “不行,我就去一趟京城好了!”罗云意见众人为难,于是开口说道。

    这时,林洪文却轻声说道:“意姐儿,你可不要轻举妄动,别忘了你是皇上下旨亲封的司农官,此时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留在房州处理农事,若是无圣上的旨意擅自进京,依然是犯了忤逆之罪。”

    “去也是罪,不去也是祸,皇上和太后做事情就不能商量商量吗!”罗云意不满地咕哝道。

    这对站在皇权顶端的母子下旨也太随性了吧,现在让她陷入两难境地,一时竟想不出好办法来了。

    “意丫头,你别着急,离着六月十九还有两月有余,我来想想办法,你先把太后要求的罗布染出来吧!”梁老王爷目光深锁,世人都以为当朝太后和皇上是母慈子孝,岂不知当年明王之死也在这对母子中间划开了裂痕,他离京太久,也不太清楚京城此时是怎样的一种局面。

    “是,老祖宗!”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罗云意和司空绍先离开了梁老王爷的院子来到了罗家,梁老王爷则留下罗良承和林洪文想办法。

    “司空大掌柜请坐!”进了屋子,罗云意请司空绍坐下,她自己则在司空绍的对面坐了下来。

    “五姑娘与潭姐儿姐妹相称,若是不嫌弃,喊我一声伯伯,我称你一句意姐儿,你看可好!”思来想去,司空绍在短短的时间内还是做好了决定。

    “司空伯伯这是哪里话,司空家对罗家的恩情,云意一直铭记在心,司空伯伯也不必忧心,此事定不会让您为难。”此时此刻司空绍不是忙着和罗家撇清关系,而是拉近关系,单凭这一点,罗云意就对眼前之人好感倍增。

    “意姐儿,司空府从不怕麻烦,此事说不得还是我家为罗家带来了为难,京城局势复杂,不管此事是因何而起,我司空府都不会弃罗家和你与不顾,这也是家主的意思。”司空绍语气坚定地说道。

    “司空伯伯,此事另议,我们还是先说说染布的事情,太后指定的都是哪些颜色?”罗云意淡然一笑,车到山前必有路,别看山围村不大,这里面能人可不少,梁老王爷他们一定会想到妥善的办法的。

    司空绍拿出一张锦帛,上面写着几行字,字体端雅大方又严谨工整,看形态透着一股子娟秀味道,应是女子手笔。

    “这乃是太后亲笔所书!”司空绍见罗云意盯着锦帛上的字瞧便解释道。

    罗云意点点头,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就是要求罗布的主人染成她指定的十种颜色,染好了有赏,染不好自然要受罚,而且到时候罗布进献是在万人瞩目的太后寿辰上,会有不少的邻邦使节在场,是绝对不能出问题的。

    前九种颜色都是一些最基本的布料颜色,在罗云意看来没有任何难度,倒是这最后一种颜色听起来有些奇怪,七彩霞衣,这不是一种衣服的名字吗?

    “司空伯伯,这七彩霞衣是怎么回事?”罗云意迷惑地问道。

    “这七彩霞衣其实是传说中的一种布料颜色,相传两千多年前,天神之女旖罗公主下凡历练,她化身农家织女尝尽世间人情冷暖,并历经七情六欲生死劫,最终功德圆满重回天上,据说她再度飞升为仙那天身上穿得粗布麻衣变成了犹如天上彩虹一般的颜色,后来回到天宫之后,她便将这件七彩霞衣送给了在人间时的一位织女好友,并且还告诉了她染织七彩霞衣的方法,这位织女好友欣喜异常却在采集花草制造染料的过程中不幸身亡,旖罗公主十分伤心好友的死亡,将七彩霞衣收回到天上,有传言七彩霞衣的染料方子已经流落民间,只是两千多年过去了,也不见有人染出过这种和天上彩虹一样的布料。”司空绍心里很清楚,这最后一种颜色定是有人故意让太后写上去的,而那个人最可能就是许妃,作为布商许家的女儿,对于七彩霞衣的传闻她不可能不知道,而其他人可甚少知道这些。

    “两千多年都没人染出来过,太后就凭几匹罗布的颜色,就觉得罗布的主人能染出来?这要不是有人故意为难,打死我都不信!”罗云意冷哼一声说道。

    “意姐儿你说的没错,这次的确是有人故意在太后面前提起了七彩霞衣,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宫中的许妃,不过家主来信也说了,太后也只是一时兴起,并且许诺了家主,只要前九种颜色染出来让她满意即可,最后一种尽力而为,染不好她也不怪罪。”司空绍说道。

    “那我尽力吧!”要在一块布料上染出七种颜色并不难,罗云意愁的是怎么把七种颜色染出令世人震惊的效果,有人想使坏,那她就狠狠地打他们的脸,还真以为她个小好欺负。

    “意姐儿,这次就辛苦你了!”罗布在京城、覃州两地早已经成为了有价无市的极品上等布料,有很多世家豪门甚至用各种手段逼迫司空家多拿出一些罗布,这一次太后专门下旨让罗布的主人进京,未免不是这些人在其中作祟。

    “司空伯伯,生意是咱们两家的,这些也都是我应该做的!”罗云意笑了笑。

    司空绍这一次没有急着离开房州,他要等罗布染好,还要等梁老王爷和罗云意他们的最后决定,这京城罗云意到底跟不跟着去呢?!

    等司空绍离开罗家之后,罗云意一个人安静地在屋子里呆了会儿,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两张图纸,然后她拿着图纸找到了苍星图。

    “苍老头,苍氏一门谁的木匠手艺最好?能不能尽快帮我把这个东西造出来,我急用!”罗云意将图纸交给了苍星图。

    “这是你那台织布机上的东西?”苍星图看了一眼抬头问罗云意道。

    “是的!”罗云意点了一下头,也没隐瞒她,就将太后下旨和罗布的事情都告诉他了。

    “放这吧,明天就把做好的东西给你!”苍星图挥手一笑,继续悠哉悠哉地眯着眼睛喝起了他的桃花酒。

    罗云意也没有多问,既然苍星图说明天,他应该不会食言。

    回到家里,她又把几个姐姐聚在一起,也将太后下旨的事情说了,并且让罗思雨她们抓紧时间织布,她还得去兴岭县一趟,这次她要亲自染布。

    到了第二天,苍星图果然遵守诺言拿来了罗云意需要的东西,并且帮她在织布机上重新安装好。

    “大姐,现在就用那些最上等的麻线织布,织出来的罗布让人尽快送到兴岭县。”罗家五姐妹平时有点儿空闲的时间总会亲自制作麻线,罗云意将老阿妈的手艺都教给了她们,而她们的麻线茧子都被林菀清单独放在一个房间里,这些也都是众人眼中最上等的麻线。

    “意姐儿,放心吧,我们不会误了你的事情!”罗思雨笑着说道。

    从织布间出来,罗云意交代了祝田几人一些有关修建梯田的事情,然后带上苍星图连夜给她做好的一车木质零件,朝着兴岭县而去。

    经过昼夜赶路,罗云意来到了青云村,见她神色匆匆的样子,赶来迎接的元仲和玉净也是一头雾水。

    “姑娘,怎么了?”玉净冲玉婷使了一个询问的眼色,却见玉婷无奈地摇了一下头。

    “没什么,你们手里的染料还有多少?”罗云意说着就朝着青云村专门染布的地方走去。

    “五姑娘放心,就是染一千匹布也是够的!”就是担心染料会不够用,可能会误了罗云意的事情,所以元仲专门分出一半的村民制作染料。

    “那就好,从现在开始我来亲自指挥染布,你们找人按照我说的方法把这些车上的木块都组装起来。”罗云意让玉婷把跟来的马车上的黑布扯开,里面都是一些形状各异的木头,有长的、方的、圆的、带孔的、三角的一时间围观的众人都不明白罗云意带这些木块来村里干嘛。

    不过,很快他们就惊奇地发现,这些简单的木块一组合竟然很快成了一台负责染布的木制机器,而且更省时省力,染出来的布料也不会颜色不均,布形也更加平整光滑。

    罗云意亲自带玉婷、玉净配比好九种颜料,已经从方佑文化名为玉生的玉净的弟弟因为头脑灵活又干活利索,元仲和玉净就让他负责带人染布。

    第一种颜色便是罗布一经面世就极受女子们喜爱的薄荷绿,而等玉生带人把布染好第一遍之后,罗云意立即让人更换了机器上相互紧挨的两个圆木块,而换后的木块有一些凸起的不规则形状,上面还有着特殊的色浆。

    当最后的成品布出来的时候,所有在场的人除了罗云意都吃惊地看向晾晒在高高圆木杆上的绿色罗布,细腻光滑、柔顺清新的布料上竟然有了清晰的图案,看形状很像是一些散落的竹叶,这让整块布料都变得更加生动多样起来。

    “姑娘,这——这不是染坏了吧?”玉净忙问道。

    “当然不是,这是印花染布,和普通的染布略有不同,太后要求的十种颜色罗布,咱们染出普通的和印花的各十匹,既然是贺寿,没有寿礼可不行!”罗云意看着眼前的印花染布出来的成品满意地笑着说道。

    “姑娘,您真是蕙质兰心,这些布到了京城,一定会引起轰动的!”玉生有些激动地说道。

    他很感谢罗云意救了他姐姐和他,还让他们姐弟重聚,就算一辈子隐姓埋名走不出这青云村他也心甘情愿,在这里,他一定会好好帮罗云意的忙的。

    “先别忙着夸我了,咱们时间紧任务重,还有最重要的七彩霞衣要染出来呢!”罗云意笑着说道。

    “姑娘,您真的会染七彩霞衣?”玉婷听都没听过七种颜色的布料,要染出和天上彩虹一样的颜色,除非天上的仙女。

    “七彩霞衣我不会染,但是要在一块布料上染出七种颜色我还是可以试试的,要是有萤火虫或者夜明珠就好了,说不定还能染出在夜里闪闪发亮的布料,真的会犹如霞光一样呢。”罗云意笑着说道,只当是开个玩笑。

    不过,在场的其他人却当了真,到了这天晚上,元仲竟然搬了一个小箱子到罗云意暂住的房间。

    “五姑娘,这些你应该用得上!”元仲笑笑,似是浑不在意箱子里的东西。

    “这是什么?”罗云意看了一眼箱子问道。

    元仲把箱子打开,原本点着麻油灯有些昏暗的房间竟亮光大盛,夺目的光彩从箱子里流泄出来,元仲拿来的竟是一箱子的夜明珠。

    “你从哪里弄来的?”同在屋内的玉净狐疑地看向元仲,他从未和她谈论过这些夜明珠。

    “青云寨被攻破之后,我曾回去一趟,在大当家床底下的密道里发现了这箱子夜明珠,也不知是大当家还是柳三娘藏起来的,本来是留着应急用的,既然五姑娘现在需要,就把它们用在太后的寿礼上吧。”元仲将夜明珠的来处做了说明。

    “这是你们最后保命的东西,还是你留着吧,七彩霞衣也不一定要用这些夜光的东西,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就不要浪费了。”罗云意说道。

    元仲却笑道:“五姑娘难道忘了我们这些人现在都是你的人,我们的东西自然也是你的东西,再说跟着五姑娘我们也不需要什么最后保命的东西,你作为主子自会保护我们,不是吗?”

    “你说的没错,你们是我的人,你们的命是你们的,也是我的,我自会保护你们,这些夜明珠就当我先借你们的,日后定会加倍偿还!”罗云意笑了一下。

    “五姑娘这话便见外了,按说这些夜明珠可是赃物,五姑娘敢用?”元仲又狡猾一笑说道。

    “这些夜明珠上面又没有刻字,有什么不敢用的!官兵没有搜到是他们无能,这些可不是什么赃物,是我的人上山捡的。”罗云意拿起一颗夜明珠在手里来回晃了一圈,待会儿就把它们全都磨成粉,就更没有知道它们来自何处了。

    罗云意将七彩霞衣的染料配好,又将染色的方法告知了玉生、玉净几人,然后亲自带着他们染布,经过一系列复杂程序的印染,一匹泛着柔光、细滑轻薄的七彩罗布就呈现在众人面前,而且在黑暗中竟真的会泛出犹如霞光一样绚烂的光芒。

    “姑娘,您成功了是吗?这就是传说中的七彩霞衣?”玉净有些痴迷地看向那匹布料,任何一个人尤其是女人只要见了这七彩霞衣定是想要据为己有的。

    “你说是就是吧!”罗云意有些得意地一拍手,她这染出来的布料最确切的叫法应该是夜明罗衣才对,就是夜明珠太少了,那一箱子才刚好够染出一匹布的,要是多些,她还能多染出一些自己留着,这匹彩虹布可是要献给大禹朝最尊贵的女人的。

    “姑娘,您这次会进京吗?”一晃罗云意在兴岭县已经呆了大半个月,太后旨意上要求的没要求的布料日夜忙碌已经染出了大半,玉净算算时间,如果罗云意要进京,进入五月就要启程了。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