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两司打架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两司打架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舅舅,舅母,你们今晚先在王府住下,烧房子这笔账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罗云意原本想在京城低调地过完太后的寿辰就回永岭,但现在皇帝不想放她走,那自己只好想办法逼着皇帝放人了。

    “意姐儿,还是算了吧,反正现在我们已经和辅国公府再无瓜葛了!”林明辉不想给罗云意带来麻烦,她若不是有几分本事,单凭她罗家血脉的关系,这京城就容不得她。

    “舅舅放心,我做事有分寸的,而且你不想追究,可不代表对方会就此罢手!”能让皮六那帮人整整闹腾了林明辉他们一年多,可见授意这帮狗奴才的幕后之人并不打算轻轻放过他们夫妇,连官府都惊动了,这是想致他们于死地。

    罗云意让莫娘和玉净暂时收拾出一间客房出来让林明辉夫妇住下,既然老祖宗把梁王府的大门钥匙交给她,那就是信任她,相信她现在所做的一切老祖宗也会支持她的。

    思绪一时繁多,罗云意干脆从海棠阁走出来,趁着淡淡的月色在梁王府慢慢逛了起来。

    一晃今天都已经六月初九了,还有十天魏太后的寿辰就要来到了,虽然这几天罗云意总是往城外跑,但城内愈加热闹的氛围连她都感觉到了,很多外邦使节已经陆陆续续进了京城,各地方进献寿礼的车队也已经挤了进来,叶茗辰和司空潭已经忙着参加各种名头的上层宴会了。

    听说在所有的送礼名单中,众人最期待的竟然是罗布,当然,更多的人是想看司空家的笑话,这七彩霞衣可不是一般人就能染出来的。

    “表姑娘,您还没睡呢?”长风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罗云意刚才就察觉出周围有人,以静制动便没做声。

    “没有,你也没睡?”罗云意笑笑,绕过假山,在一处落满残叶的池塘边凉亭里坐了下来。

    “小的是夜猫子,这么早睡不着!”长风嘿嘿一笑也跟了上来,“表姑娘看起来心情不好,是不是因为今天元大哥带进府的客人?”

    “你知道他们是谁吗?”罗云意不答反问,意味深长地看着长风问道。

    “不敢瞒姑娘,当年林家三公子的才名众所周知,小的也是有幸见过几面的,林公子的夫人是辅国公府的四小姐,这个京城没人不知道的,小的别的本事没有,记性还是不差的,虽然林公子的样貌有了改变,但依稀还是当年的模样,小的应该没记错,您这位客人便是天下第一才子林三少。”长风笑着说道。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罗云意又笑着问道。

    “小的别的不敢多问,只知道姑娘是咱们府里的表姑娘,是两位主子最看重的人,现在是咱们王府的掌家人。”长风笑道。

    “长风,你做守门的小厮,可惜了!”罗云意淡淡看了他一眼说道。

    “嘿嘿,表姑娘,您太瞧得起小的了,小的真的一点儿本事也没有,连做守门的小厮都不称职,今年都十**岁了,连个娘子也没讨上呢!”长风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嬉笑样子。

    “想成亲了?”罗云意看了一眼长风,这家伙模样不算差,与娃娃脸的叶安相比,更多了几分男子气概,而且为人机灵活泛,鬼心眼估计也不少。

    长风听罗云意这样一问,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笑嘻嘻地凑向前说道:“表姑娘,您是不是很想收拾皮六那帮人?”

    “你知道?”看来长风比她想象的还有几分能耐。

    “京城大大小小的事情就没我长风不知道的,这件事情不用您出手,交给小的来办就行,您别看小的只是个守门的,在东街那也是一呼百应的人物,收拾辅国公府那帮不成器的玩意儿,绝对不成问题。”长风拍着胸脯很是豪气地说道。

    “你的条件?”长风可没叶安单纯,这小子无利不起早,绝对是有所求。

    果然,长风讨好一笑,说道:“表姑娘,小的听说您身边的玉婷姑娘还没找好人家,只要您答应把玉婷嫁给小的,皮六那帮人您就不用问了,保证给您办得漂漂亮亮的。”

    原来这小子是看上了玉婷,罗云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玉婷只答应在我身边做五年丫鬟,五年后我便会放她自由,所以她的婚事我是做不得主的,全看她自己的意思。”

    “那小的要是让玉婷姑娘心甘情愿嫁给我,表姑娘你可不能拦着!”长风笑道。

    “你若是良人,我又何必做坏人姻缘的事情!”罗云意起身道。

    长风立即便明白罗云意话中的意思,倘若他不是玉婷的良人,罗云意一定会拦着的,这表姑娘可是有些护短的,他会证明自己是玉婷的良人的。

    第二天一大早,林明辉和卫红英就商量着要离开梁王府,毕竟罗云意也只是暂住王府,他们迟早都得重新寻找住处。

    罗云意也没有拦着他们,莫娘说东街正有一处两进的小宅院要卖掉,六七百两银子便能讲下来,还附送临街的一间小店铺,于是罗云意便让莫娘带着林明辉夫妇去看房。

    罗云意准许司农司休沐的五天时间已到,昨天她就把司农司的大门钥匙交给了周大人,反正户部的后门不止北门那一个。

    罗云意打算再去东郊的皇家田庄一趟,皇帝每月也是要发她俸禄的,她不能只拿工资不干事呀!

    只是,当她出城的马车刚刚走到城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急呼之声:“罗大人,等一等!罗大人,等一等!”

    赶车的玉婷停下了马车,罗云意撩开了车帘起身往后看,司农司的秦大人骑着一匹快马追上了她。

    “秦大人,怎么了?”罗云意待他停下马问道。

    “罗大人,您快回司农司看看去吧,司农司和户籍司的人打起来了,已经有人去请尚书大人了!”秦大人喘着气说道。

    “怎么会打起来?”罗云意让玉婷调转马头往司农司的方向而去。

    “这还不是因为咱们司农司的人这几天没去登记户籍,户籍司的人就来找麻烦,陶大人他们气不过,就和户籍司的人理论起来,结果说着说着两方就动起手来了,王大人让下官赶紧请您过去!”秦大人衣衫已经湿透,脸上的汗水更是往下淌,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急的。

    罗云意听他这样说脸就沉了下来,等到司农司一看,半条街上围的都是人,一半是纯粹看热闹的,另一半就是打架双方了,只见司农司的几位老司农官拿着扫把、锄头、镰刀、耙等农具气势有些弱地组成人墙守在司农司的门口,而他们对面是一帮神色嚣张得意洋洋的身着官服的人,这应该是户籍司的人。

    “让让,让让,罗大人来了!”秦大人和玉婷一左一右护着罗云意到了陶大人几人的面前,而当着所有人的面,陶大人他们恭敬地朝着罗云意行了礼。

    司农司这些司农官的行为让在场之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尤其是户部的其他人,他们早就听说皇帝封了一个未满十二岁的小姑娘做正五品的司农官,这简直是在拿大禹朝的未来开玩笑,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懂什么农桑稼穑。

    “是你们来我司农司闹事?”罗云意神色平静地看向对面户籍司的那帮人。

    “呦,你这小丫头真把自己当官了,这里可是户部,不是你玩耍之地,还是早早回家去吧!”户籍司有人嘲弄一笑说道。

    “我这官是皇上封的,有圣旨为凭,户部也有我的任职文书,你们若不是我平级同僚,见到本大人是不是该行礼问好,否则便是藐视上级之罪,该打多少板子比较合适呢!”罗云意慢条斯理地冷冷扫了对面那群人一眼,凉凉的语气竟让在场的人都不禁后背一僵。

    没错,不管罗云意年龄资历如何,她都是皇帝正正经经封的正五品官员,在场有大半人的官级都是比她低的,别说是户部,就是礼部、刑部那些正五品以下的官员见到她也是要行礼的。

    户籍司的那帮人都转头看向了自己的直接上司,正五品的户籍官邱大人,只要他一个眼神,他们就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

    只见邱大人冷冷一笑,说道:“司农司帮忙去做户籍登记乃是尚书大人亲下的令,你们不尊上令,私自休沐回家,这乃是渎职之罪,打板子倒是轻的,怕是你们头上的官帽都保不住了。”

    “这位大人可知‘尽忠职守’四个字,为人臣者,若是不能竭尽忠诚,尽力做好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才是渎职之罪,我司农司有我司农官应做之事,你户籍司有你户籍官应做之事,在场的每位官员在工作中都有自己的位置,倘若你分不清自己的职责是什么,那么不管你是几品官,都是最失职的。”罗云意冷笑一声看着那位邱大人说道。

    罗云意这话一出口摆明了就是说户籍司的这帮人才是犯了渎职之罪,他们才是没有分清自己职责的人,其实在场的人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被罗云意如此清晰直白地说出来,户籍司不少人都有些脸红地低下了头。

    “不要以为你小小年纪能说会道便把此事的过错推到我户籍司身上,我们是尊了上令的,你们不听上官的命令,这便是错!”邱大人才不会被罗云意几句话就给糊弄过去,他可是有尚书大人做后台的。

    “说得好!”罗云意轻拍了一下手掌,引来众人的诧异,她怎么又站在户籍司那一边了,“不听上官的命令便是错,他们休沐是我这个上官准许的,所以他们没错,而我的上官除了尚书大人还有当今圣上,圣上命我全权掌管司农司,更有御赐金牌便宜行事,我的人都被你们拉去干苦力,他们还怎么教百姓耕种农桑之事,若不是你们耽搁,司农司新改良的高产粮食种子早就实验成功了,唉,现在只能再耽搁一些时日,也不知道能不能在秋播之际多育出一些种子来!”

    罗云意这话音转的那位邱大人脸上瞬间成了调色板,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会儿黑的,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要憋过去,这丫头是想把他们户籍司往死路上逼呀,这话一传出去百姓们还不恨死户籍司的人,就是皇帝也不会放过他们这些人。

    “邱大人,下官看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有位户籍官靠近邱大人小声说道,“皇上封的这位司农官,别看年纪小又是个姑娘,可是伶牙俐齿不太好惹。”

    邱大人也知自己的下属说的没错,再呆下去,不知道罗云意还要给户籍司多添什么罪名,憋屈就憋屈吧,改日再找他们算账。

    “本官不和你多说,自有尚书大人明断!”邱大人冷哼一声就要带着户籍司的人回去,却没想到罗云意出声拦住了他们。

    “几位大人先别急着走,你们白白让我司农司的人替户籍司干了这么长时间的活儿,不但耽误了司农司和皇上的大事,现在还打了我司农司的人,就这样双手一甩走人可有点儿说不过去。”罗云意的声音清脆中带着淡淡的讥讽,就那样直直地看向准备转身离开的邱大人等人。

    “你们也打了我们的人!”邱大人脸色也冷冷地说道。

    “可是从现场状况来看,我们的人似乎受伤更重一些,再说上门寻衅之人是你们吧,我们司农司只是自卫!”陶大人他们脸上都磕出血了,而对面的人除了衣服脏一些,并没见伤。

    “那是他们自己走路不稳撞倒的,和我们可没关系!”户籍司的人很是委屈地说道。

    “不管怎么说,今天主要的错在你们,赔钱吧!”罗云意直接开口说道。

    “赔——赔钱?”邱大人鼻子都要气歪了,“走,咱们走!”

    罗云意也不是真的让户籍司的人赔钱,不过是进一步确定这次打架双方的责任问题罢了。

    户籍司的人怏怏不乐地离开了,司农司的人也直接关起了门,没有热闹可看,其他人自然也就散开了。

    “陶大人,你们没事吧?”一回到司农司的院中,罗云意就关心地问道。

    “劳罗大人挂心,一点儿小伤,没事的,没事的!”陶大人笑呵呵地说道,今天司农司终于扬眉吐气一回。

    “罗大人,刚才那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一定会去尚书大人那里告状的,到时候——”王大人有些忧心地说道。

    “到时候你们都不要怕,你们只是我的下属,所有的决定都是我这个长官来做的,你们只是听从了我的命令,无论谁问起,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就是。”罗云意浅笑道。

    “这绝对不行,咱们司农司绝不做此等忘恩负义之事!”在场的司农官纷纷表示道。

    “这和忘恩负义没关系,你们这样做才是帮我。”罗云意说道。

    “罗大人,你刚才说司农司有新改良的高产粮食种子,这是真是假?”周大人最关心的还是农事上的问题,反正司农司的人是不会把过错都推到罗云意身上的。

    “对呀,罗大人,你说的是真的吗?”罗云意在农事上的本事司农司的人多少都是了解一些的,高产水稻和高产土豆可都是出自她之手。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但司农司的司农官们想知道,就是孝和帝也很想知道,所以很快一道圣旨就把罗云意宣进了宫。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