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钥匙眉目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钥匙眉目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皇子公主来了田庄,王林忙让人在正厅摆了席位,罗云意做好饭之后,众人方一一落座。

    “还是云意妹妹这里的饭食最香,修哥儿真会找地方躲清闲,我也来田庄住几天好了!”桌子上虽然只有炖肉、荷叶饭和丸子汤三样饭食,但香味浓郁,早就引得雷战虎口水直流了。

    “你先把自己身上的麻烦解决掉再说,惹谁不好去惹太子,你也真是的!”叶茗辰已经打开一个荷叶包,热气腾腾的饭香让他不顾烫就先吃了两口,不过也不忘了挤兑雷战虎。

    “那还不是因为修哥儿!”雷战虎大咧咧说道。

    “和我没关系!”叶染修平静冷淡地回了一句。

    “怎么没关系!你要不是寿宴结束之后拉着云意妹妹走那么快,廉三小姐能急的跑出去追,她要是不追你怎么会遇到喝醉酒的太子,太子又怎么会趁机想轻薄她,我看到了总不能不管吧!”雷战虎一脸正气地说道。

    “那你就用拳头管,把太子打得跟乌眼鸡似的!上次你把辅国公府的世子卫东驰给揍得肋骨断了两根,害他三个月下不来床,辅国公和卫太妃气得差点儿没把你关进天牢,要不是你娘把你送到梁王府,你以为你能有好日子过,这次更过分,你连太子都打了,我看你还是赶紧回北疆或者辞去军务去房州躲躲吧!”叶茗辰真心建议道。

    “战虎哥,很麻烦吗?”雷战虎这少年也太虎了,连太子都敢打,虽说他娘是大长公主,可并不是太后所出的嫡公主,雷家在京城也就是一般的大户人家,算不上多么尊贵。

    “云意妹妹别担心,这次是太子有错在先,我那是英雄救美,当时好几个人都看到太子要把廉三姑娘给扯进后花园,只不过没人敢阻止,我可是纯爷们,见到这种调戏良家妇女的事情怎么能不出手呢!”雷战虎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大笑模样,却没看到叶茗辰几人脸上的担忧之色。

    “太子哥哥最近是越发过分了!”叶祁不知想到什么,脸上有着浓浓的失望。

    太子叶鸾本是孝和帝与第一任皇后赵皇后所生的嫡子,原本天资聪颖是储君的不二人选,只是近些年竟染上了好色的毛病,愈加放浪形骸、无所顾忌,无论是皇帝还是文武百官都有了要废太子的意向。

    “唉,倒是可惜了那位廉三小姐,经过这么一闹,她的名声算是毁了!”司空潭同情地说道。

    虽然太子的兽行没有得逞,但当时毕竟有很多人看到太子和廉三小姐拉拉扯扯,而且雷战虎还出手打了人,即便宫中把此事压了下来,但难免会有风言风语传出来,就是不知道这位廉三小姐能不能撑得过去了。

    “人家可是一心要做梁王府的女主人,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终究是可惜了一位绝色佳人!”叶茗辰看着叶染修坏笑地说道,顺便往罗云意的脸上瞅了瞅,引得叶祁也好奇地看了一眼。

    “觉得可惜可以让皇上为你们赐婚,你不觉得汝南郡王府更需要一位世子妃吗!”叶染修冷冷地瞥了一眼叶茗辰,这话当即让叶茗辰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别,别,别,这样的佳人我可消受不起!”想想这位廉三小姐的出格举动,叶茗辰就已经退避三舍了,他还是喜欢娴静温柔的女子。

    “廉三小姐也没你们说的那么可怕吧,我觉得她挺好的!”雷战虎傻呵呵地说道。

    “挺好的?”叶茗辰眼中一亮和叶染修快速地对视一眼,然后笑着问雷战虎。

    “嗯!”雷战虎下意识地点点头,这位廉三小姐他也是不陌生的,只不过以前听闻她的事情多,两个人真正有接触还是这次他英雄救美。

    罗云意安静地坐在一旁吃饭,从几人的对话中已经把事情给猜出了大概,想起那日见到的廉老头祖孙俩,罗云意对他们的印象还是不差的,她也希望事情能有个圆满的结局,雷战虎不要惹上麻烦才好。

    “云意姐姐,你——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吃过饭,晗影公主在司空潭的眼神鼓励之下从怀里掏出一张有些发黄的纸递到罗云意的面前问道。

    罗云意接过纸张低头一看,眼中讶异之色闪过,但很快就恢复平静,抬头看向晗影公主:“公主知道这画的是什么吗?”

    叶染修、叶茗辰、叶祁和雷战虎见晗影公主掏出那张纸后脸上都有了然的神色闪过,这张纸晗影公主保存很久了,是她宫里的一位老嬷嬷画出来的,说是一种非常好吃的东西,晗影公主从小就想寻到的一种果子。

    “我只知道这是能吃的东西,长得和玛瑙一样,一个挨一个,甜甜的,酸酸的,好吃极了!”晗影公主眉眼弯弯地笑着说道。

    “你吃过?”罗云意记得这个时空是没葡萄这种水果的,没错,这纸上画的就是一串葡萄,而且从形状上看非常类似他们研究院的玉美人紫葡萄品种,因为玉美人每串中都会有几颗心形的葡萄,她曾戏称这是美人的心脏,晗影公主拿出来的画上的葡萄串中也有这样几颗心形的葡萄。

    晗影公主失落地摇摇头,说道:“我从小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尝一尝老嬷嬷说的这种果子,可是父皇、母后还有三哥、修哥哥他们都帮我找过,都没有找到!”

    “意儿,你认识这种果子吗?这是晗影宫中一位老嬷嬷在进宫之前吃过的果子,似乎是一位路过的老者送给她的,那老嬷嬷记忆难忘便画了下来,晗影小时候哭闹,她就给她讲这个果子的故事。”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会成为晗影的心病,听得多了,她就想亲自尝一尝,但那位老嬷嬷也不知道这果子叫什么名字又是哪里栽种出来的。

    “一位老者?什么时候送给她的?”罗云意忍着激动问道,她突然想起了空间里的那些玉美人葡萄,这老者会不会是唐老头呢?

    “老嬷嬷说是她八岁进宫那年,已经有六十年了吧!”晗影公主歪着头想了想说道。

    “公主,这位老嬷嬷现在何处?我能见见她吗?”罗云意忙问道。

    “老嬷嬷五年前就已经过世了!”晗影公主有些悲伤地说道。

    一听这位老嬷嬷死了,刚刚升起来的希望又瞬间破灭,罗云意有点儿沮丧,同样是六十年前,同样是一位老者,而且老者拿出来的东西她很熟悉,这让罗云意不得不猜测苍星图当年遇到的人和晗影公主所说的老嬷嬷遇到的人是一样的,这是不是进一步表明在六十年前,唐老头真的出现在这个时空?

    “云意妹妹,你怎么了?”几人见罗云意脸色变了几变都有些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这种水果会在六十年前出现过!”罗云意勉强一笑说道,叶染修看着她却陷入了片刻的沉思之中。

    “水果?你真的见过?”晗影公主脸上顿时喜色难掩。

    “我不但见过,还吃过,这叫葡萄,是一种水果,可以生食,也可以酿酒!”罗云意说道。

    “真的吗?哪里有?”晗影公主急急问道。

    “以前在我住的迷雾山中有这种水果,我应该还有几颗种子,等我找找看能不能栽种出来!”罗云意笑着对晗影公主说道。

    “太好了!”想到终于有可能吃上想象中的果子,晗影公主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因为天色已晚,叶祁兄妹没有在田庄久待,叶茗辰和司空潭陪同他们一起回去了,雷战虎则真的留了下来。

    晚上罗云意一直在回想晗影公主给她讲的有关老嬷嬷和紫葡萄的故事,那位老嬷嬷八岁那年被家人送进宫中,就在皇宫的宫门口她因为思念家人哭泣的时候,一位老者经过用一串果子安慰她,之后老者就消失不见了。

    老嬷嬷这个故事讲了太多遍,听过的人都当她在编故事,只有单纯的晗影公主不厌其烦地听了一遍又一遍,对老嬷嬷描述的果子念念不忘多年。

    只要一想起唐老头之前有可能在这个时空出现过,罗云意就再也睡不着,原本躺在床上的她又翻身坐了起来。

    “姑娘,怎么了?”今夜是玉净陪在她房中,这段日子叶染修总是以下棋为由在她房间一呆就是一夜,她还没等出声反对,两个丫鬟就急了,晚上轮流在她房里陪着,而叶染修在她入睡之后才会结束棋局离开。

    “我睡不着!”罗云意下了床,玉净已经先起来把灯点亮了。

    喝了一杯温茶,罗云意在书案前坐了下来,想了想,拿起笔开始在纸上认真地描画起来,半个时辰左右,她画出了一把锁的形状,而这把锁正是空间三楼门上的那把锁的形状。

    呆呆地注视这把锁良久,罗云意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推开窗望向外边,转眼之间又快到七月了。

    “姑娘,这个——”身后传来玉净有些惊讶的声音。

    “怎么了?”罗云意转头见玉净正盯着那张纸上她刚刚画的锁秀眉紧皱。

    “姑娘识得这把锁?”玉净眼中竟有激动之色闪过。

    “你也认识不成?”罗云意疑惑地看向她,就见玉净点点头。

    “这是青铜透雕凤凰门锁,相传乃是万年前一位神匠所铸,此锁相配的还有一把麒麟钥匙,据史书记载,凤凰门锁锁的是天下龙脉,麒麟钥匙开的是盛世到来。”玉净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没想到这锁还有名字,而且罗云意也终于知道她要找的是什么东西了,就是那把麒麟钥匙。

    “姑娘忘了奴婢的爹曾是京中的太史令,他在编写史书时曾有幸进过一次宫中的藏书楼,更无意间在一本残缺的古籍中翻到了有关凤凰门锁和麒麟钥匙的图文记载,爹爹一时好奇便把凤凰门锁和麒麟钥匙的样子誊描下来,没想到这也给奴婢家带来了灾祸,朝廷非说我爹有谋反之心。”说到这里玉净的眼圈都已经红了。

    “原来是这样,关于凤凰门锁和麒麟钥匙都是你爹告诉你的?”罗云意问道。

    玉净点点头,说道:“一天晚上,我看爹爹从宫中回来便坐在书案前愁眉紧锁,问他什么都不说,还盯着一张画了锁和钥匙的纸发呆,后来我问他纸上的是什么,他便告诉了我。被官兵抓走的那一天,爹爹趁人不注意告诫我,绝不可以将他告诉我的事情外传,否则会有杀身之祸。姑娘,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我还没你知道的多,只是我师父给我画过这样一张锁的纸而已,我之前连它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你刚刚说了我才清楚!”罗云意笑笑说道。

    “姑娘,不管您是怎么知道凤凰门锁和麒麟钥匙的,也不管这世上有没有这两样东西,从今往后都忘了吧,这是祸根!”事关龙脉传说的事情,不管真假,玉净都不想罗云意惹上麻烦,罗家本就有通敌叛国之嫌,若是再扯上这两样,怕是麻烦会更大。

    “我知道了!”让她忘了怎么可能,凤凰门锁她在空间里可是真真切切地见过、摸过的,难道这天下的龙脉在竹楼的三层不成?罗云意摇摇头,她是越来越看不清唐老头的意图了,无论如何她都要找到那把麒麟钥匙,看看这第三层竹楼里到底有什么!

    “对了,玉净,你还记得你父亲找到的那本书叫什么名字吗?”宫中的藏书楼,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进去一趟。

    玉净无奈一叹,自家姑娘到底还是好奇更多:“姑娘,奴婢真的不清楚,我爹他没说。”

    “行,我知道了!回去休息吧!”终于有了钥匙的眉目,罗云意心情好了许多,希望唐老头有句话没说错,那就是她找到钥匙也就找到了回去的方法。

    第二天一大早雷战虎就拉着叶染修进了山,他说自己想吃包子了,而且是野猪馅的包子,准备进山猎一头野猪去。

    罗云意把厨房的事情交给玉婷、玉净,她带着司农司的几个学徒则去了田里。

    刚到田里没多久,长风就拿着一张拜帖跑到了她跟前,大喘着气说道:“表姑娘,有人要见您!”

    “要见我的人多了,谢绝访客!”罗云意回说道。

    “表姑娘,可对方说是您的旧友,在房州的旧友!”长风挠了一下头说道。

    “旧友?什么人?”罗云意不解地问道。

    “来人是忠信侯夫人,她说自己姓沈!”长风说道。

    “你们先忙着!”罗云意吩咐一声跟着长风从田里回来了,姓沈的她的旧相识在京城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曾经化名沈天宝的沈宝儿,沈天赐的亲姐姐。

    来到田庄的待客前厅,长风已经将客人迎了进来,罗云意简单地梳洗一下便来到了厅里。

    再次见到沈宝儿,罗云意有一些意外,她和沈宝儿算不上关系亲近,两家当初也只是短短的合作关系,但沈宝儿能在危难之时还想着把罗家从危险中摘出来,仅凭这一点,她就觉得沈宝儿这个朋友值得交。

    “没想到再见之时,你已经是罗大人了!”眼前的沈宝儿依旧是一身冷冷清清的出尘气质,只是那双精明的眼睛里多了些许的沧桑憔悴。

    “我也没想到曾经的沈公子成了如今的侯夫人,沈家姐姐,别来无恙!”罗云意莞尔一笑,语气亲和自然。

    罗云意的一句“沈家姐姐”叫的沈宝儿心中一暖,一句“别来无恙”也让她微微红了眼眶,沈宝儿缓缓起身,竟是朝着罗云意盈盈下拜。

    “沈家姐姐,你这是何意?”罗云意赶紧扶住她。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