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交个朋友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交个朋友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意儿——”叶染修声音故意拖长了一些双眼锁住罗云意喊道。

    罗云意“呵呵”一声傻笑带过,忙看向雷战虎转移话题:“战虎哥,外边有没有说胜出者是谁呢?那虎骨折扇到底给谁?”

    叶染修见罗云意躲避害羞不肯答,展颜一笑也将目光转向了雅间外,此时雷战虎又高声问年乙庸扇子给谁。

    “二十四公子所做七首诗在北柳之上,北柳甘拜下风,不知可否有幸一见?”北柳公子这次是看向罗云意几人所在的雅间问道。

    既然这北柳公子自己都承认不如二十四公子了,六人中这两人的诗作最出众,年乙庸释怀一笑,也对着罗云意几人的雅间说道:“此次诗会二十四公子之才学令人惊叹,这把虎骨折扇就送与二十四公子,年某也请二十四公子出来一见,大家交个朋友如何?”

    王谦和林明辉此时也从雅间里走了出来,两个人也顺着年乙庸的目光看向了罗云意几人的雅间,王牧、许诚等人也是好奇地看向那个雅间,这京城何时出现了一位才气过人的二十四公子?

    此刻,听书茶楼又突然变得安静起来,一时间罗云意几人所在的雅间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云意妹妹,你出不出去?”雷战虎有些小声地问罗云意。

    “云意妹妹,这朋友你交不交?”叶茗辰也出声问道。

    叶染修只是转头静静看了一眼罗云意,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自己都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交!为什么不交!”罗云意嫣然一笑站了起来,今日这风头她出了就是!

    “等等,等等,我先出去!”雷战虎想显摆一下,于是挺胸抬头气势轩昂地走出雅间,看向众人高声说道,“二十四公子说了,这朋友她交!”

    雷战虎话刚说完,叶染修和叶茗辰便一前一后从雅间里走了出来,一看到这两个人,有不少人心中狐疑起来,难道这二十四公子是两人中的一个?要说可能性,梁小王爷更大一些。

    年乙庸三人也是诧异地看向叶染修三人,对于叶染修和叶茗辰他们并不陌生,这位梁小王爷“败家”的名号人人皆知,不过他师父是当世得道高僧任一大师,二十四公子若是他倒也不难理解。

    “不知哪一位才是二十四公子?”北柳公子看着三人问道。

    “我们都不是!”叶茗辰笑笑答道。

    “都不是?”林明辉最先疑惑起来,刚才问过小厮,二十四公子的诗作正是从叶染修他们的雅间拿出来的,难道那里面还有一人?会是谁呢?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乱猜测的时候,罗云意从雅间里走了出来,叶染修和叶茗辰三人自动给她让了一条道,然后将她护在了三人中间。

    “我就是二十四公子!”罗云意对着林明辉的方向甜甜一笑,顺便还招了招小手。

    “你——”林明辉目瞪口呆地指向罗云意,“二十四公子怎么——怎么会是你?!”

    “林贤弟认识这位小公子?”看到罗云意的年纪和样貌,众人皆是吃惊不已,年乙庸和王谦更是如此,真没想到北柳公子已经如此年轻有才学,这位二十四公子倒是更胜一筹。

    林明辉哭笑不得地点了一下头,真没想到今日获得这把虎骨折扇的竟然是他的亲外甥女,父亲若是知道这个结果,肯定高兴极了。

    “我怎么觉得这位二十四公子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王谦看了一眼罗云意的脸嘀咕道。

    王谦的话恰被年乙庸听到,他也觉得熟悉,仔细回想了一下,猛然记起来罗云意是谁了,出口说道:“你是皇上亲封的那位司农官罗大人!”

    罗云意点了一下头,对着三人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略显调皮地看向年乙庸问道:“年大学士现在还舍得把扇子给我吗?”

    自从魏太后寿宴之后,现在京城谁不知道皇上封了一位小姑娘为司农司的司农官,真没想到此人不但擅长农事,文采也是如此出众,平时自视甚高的学子们傲气一下子被挫了大半,诗文竟比不上一个小姑娘,真是太丢人了,看来回去还得好好刻苦读书才是。

    “竟然是她!”许诚眼中阴沉的神色一闪,从覃州他就发现司空家和这位姓罗的姑娘关系亲密,只是对于此人真正的身份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他总觉得罗布的主人和这位罗大人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罗大人才学过人,年某甘愿将此扇相送,请收下吧!”既然说了把虎骨折扇送给胜出者,年乙庸就不会食言,哪怕对方只是个小姑娘。

    “那下官恭敬不如从命,谢谢年大人慷慨馈赠了!”罗云意笑着接过年乙庸手里的虎骨折扇,打开看了看,然后满意地点了一下头,顺手就将扇子递给了玉净收着。

    见罗云意将自己心爱之物如此随意地交给自己的下人,年乙庸也只是一笑,看看北柳公子,又看看她,说道:“今日咱们以诗会友,无关其他,年某做东,诸位赏脸和风楼一叙如何?”

    北柳公子没有先回答,而是往罗云意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始终带着恬淡平和的笑容。

    “好呀,有免费的饭菜,不吃白不吃!你们去不去?”罗云意故意说得无赖,还转身问叶染修三人。

    “却之不恭!”叶染修看向年乙庸几人说道。

    北柳公子也是在一旁拱手点头,并没有拒绝年乙庸的邀约,于是几人下了楼前往和风楼,王牧也因为王谦在的关系,兴高采烈地跟了上去,至于茶楼里的其他人只能望着几人潇洒离去的背影感叹时不待我。

    众人到了和风楼雅间坐下,很快便有伙计端来热茶、点心,又询问过众人所需菜单,这才关了门出去。

    “不知两位师承何人?”茶香四溢,年乙庸却无心品饮,便看着北柳公子和罗云意问道。

    “家师正是怀山隐士!”北柳公子轻声答道。

    “什么?你竟然是怀山隐士的弟子!”年乙庸、王谦、林明辉几人都吃惊地看向北柳公子,年乙庸更是感慨说道,“几年前家父曾对我说怀山隐士已经因病过世,他的确收过一位关门弟子,只是外人很少见过此人,莫非正是你?”

    北柳点了一下头,说道:“正是在下!”

    “罗姑娘,你的师父是?”王谦见罗云意落座之后只顾饮茶,不禁笑着又问一遍。

    “我师父叫沧游子,住在迷雾山,已经死了,其实刚才那些诗都是我师父以前做的,年大人,扇子给了我你可不能再要回去了!”面前的这些都是真正有学问的人,虽然自己的学问也不差,但真要较量讨论起来,估计自己还真不如这些古人。

    “哈哈哈!”年乙庸听后大笑几声,“放心吧,扇子给了你就是你的!”

    “那就好!”罗云意展颜一笑,继续喝茶,

    “沧游子?”北柳公子低头思索片刻,“倒是未曾听闻过,未有幸见得老先生一面,真是北柳之遗憾!”

    “没什么可遗憾的,那老头比起吟诗作赋更喜欢钻研农事,见到他十个人九个人都会觉得失望!”罗云意对着北柳公子露齿一笑。

    众人没想到罗云意会这样说自己的师父,北柳公子哑然一笑,觉得今日遇到的这位罗姑娘甚是有趣可爱,他倒是觉得最后那四首诗出自女子手笔,想来刚刚她是自谦了。

    “意儿,该喝茶了!”叶染修将罗云意面前的茶杯端了起来递到她面前,手臂正好挡住了她看向北柳公子的目光。

    罗云意狐疑地看了叶染修一眼,她从进门就一直在喝茶,再多说几句也渴不着。

    “林贤弟是如何认识罗姑娘的?”王谦则是好奇地看向林明辉问道。

    “意姐儿是我旧友的女儿!”林明辉并没有多说。

    “旧友?”年乙庸别有深意地看了林明辉和罗云意各一眼,当日从宫中太后寿宴回来之后,他夫人谢氏便说殿中的女司农长得与当年好友林洪文之女林菀清极像,而林明辉可是林菀清的亲哥哥,他又说罗云意是旧友之女,难道?

    年乙庸想想又不太可能,毕竟他夫人说林菀清已经死了十几年了,是和罗家四少私奔逃到海上遇的险。突然,年乙庸脑中灵光一闪,罗云意姓罗,和林菀清长得像,又和林明辉看着关系亲近,莫非她真的是林菀清与罗震之女,那么当年他们根本没有死,还成了亲有了孩子?!

    一时间,年乙庸想了很多,但他始终不动声色地与几人谈笑风生,心中的惊涛骇浪只得暂时压下。

    “北柳公子你真得姓北吗?”罗云意纯粹好奇地问道。

    “是的,因我母亲喜爱柳树,父亲便为我取名北柳,师父赐我表字锦之,今日能与罗姑娘相识为友乃是锦之之荣幸。”北柳公子笑着说道。

    “你太客气了,我才是荣幸!”长得赏心悦目,话也说得好听,罗云意对北柳公子的印象着实不错。

    叶茗辰见北柳公子和罗云意越聊越投机,而且这北柳公子实在太会聊天了,专拣罗云意感兴趣的套近乎,这不才一会儿两个人竟然“锦之”、“云意”地互相称呼起来,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再看一旁的叶染修,此时反而镇定极了,连身上的冷空气都自动消失,安静地坐在那里喝茶不知道在低头想些什么。

    “云意妹妹,你尝尝这和风楼的烤鸡,味道也是不错的!”叶茗辰试图吸引罗云意的注意力到自己这边,他总觉得叶染修此时的泰然自若怎么更让他觉得害怕,就像暴风雨前面的宁静一样,比爆发出来更吓人。

    “还行吧!”罗云意尝了一口说道,火候差点儿,味道淡点儿,稍微改进一下应该会更好吃。

    “这里的烤鸡怎么能比得上云意妹妹烤的,咱们快点吃,待会儿我请你们去别的地方玩!”和一桌子文人吃饭,雷战虎早就急了。

    “你这都快做新郎官的人了还去哪里玩,吃完早点回家!”叶茗辰夹了一个大鸡腿放在雷战虎的碗里。

    “云意小小年纪也擅厨艺?”北柳公子问道。

    “一般,一般!”罗云意笑笑,这世上人和人相遇还真是奇怪,她就觉得这北柳公子挺和她的脾气,和他在一起说话很舒服,虽然两个人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不妨碍他们成为知交好友,“锦之若是哪日有空闲,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几道小菜尝尝。”

    “罗姑娘可不能厚此薄彼,我们这几个长辈可还没吃过你做的饭菜,你可不能只请北公子一人。”年乙庸笑着打趣道。

    要么说酒桌上最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但北柳和罗云意熟悉起来,就是年乙庸、王谦和林明辉、王牧几人也都亲近起来,一顿饭后更是相约下次再聚。

    走出和风楼,罗云意本是打算和林明辉一辆马车回去的,但却被叶染修喊上了他的马车,说是找她有事要谈。

    其实,刚才吃饭的时候罗云意就察觉出叶染修太安静了,但她也没多想。

    两个人上了马车,叶染修也不说话,玉婷代替长风赶车,玉净本来要陪着罗云意坐进马车里,但是叶染修一个眼神杀过来,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情不愿地坐在赶车的玉婷旁边。

    “你找我说什么事情?”罗云意见叶染修脸色还是如常,可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意儿觉得自己小吗?”叶染修突然直视着罗云意问道。

    “按照年龄来说我算是不大吧!”罗云意答道,不过要按照灵魂年纪来说,她可不算小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唉——还是有些小了!”叶染修没头没尾地说着,又朝着她身上打量了一下,目光在她的胸部微微停住,虽然只有极短的时间,但因为他的目光太有方向性和直白,罗云意也低头看向自己的胸部,嗯——这里现在是有点小!

    “叶染修,你——”罗云意暗骂一声“流氓”,这家伙往哪里看呢!哼,要不是被唐老头弄到这个地方,她傲然挺立的“大馒头”怎么会变成一马平川的“小笼包”。

    “怎么了?”叶染修轻笑出声,好整以暇地又扫了一眼某个地方。

    “你学坏了!”罗云意冷哼一声瞪了他一眼,没想到这家伙听后笑得声音更大了,“笑什么笑,我总会长大的!”

    回去她就去找木瓜种子,然后种出来天天吃,就不信还是现在的“小笼包”。

    “意儿,那就快点长大吧,我都等不及了!”叶染修神情又难得正经起来,看着她一脸柔情蜜意的样子,罗云意脸瞬间就红了,果然她对小鲜肉的抵抗力还是太弱。

    “你等不及管我什么事,你到底有没有事情要和我说?”罗云意被叶染修逗得都快在马车里呆不下去了。

    “有!”叶染修觉得这样逗逗罗云意,他的好心情又回来了。

    “什么事情?”罗云意问道,还真有事情找她。

    “涂凌要见你!”叶染修不急不缓地说道。

    “什么?!”罗云意一时觉得自己听错了,于是又问了一遍,“你说谁要见我?”

    “涂凌,你口里的小变态!”见罗云意大睁着双眼的吃惊可爱模样,叶染修忍不住又是宠溺一笑。

    “他还在京城?”不是说冰尧城的人在太后寿宴之后都回去了吗,这小变态怎么还在?而且他又是怎么找上叶染修的?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