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魔童赖上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魔童赖上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嗯!”叶染修点了一下头,“他没有跟冰尧城的人回去,而是躲在了滋味楼。”

    “他见我干什么?我可不想见他!”对于涂凌这个小魔童,只要一想起春芽因为他在冰尧城受的罪,她就恨不得多整他几次。

    “不想见便不见吧!”叶染修只是代为传话之人,见不见涂凌全在罗云意自己。

    “你为什么想要我见他?”罗云意听完叶染修的话,反而一脸好奇地问道,如果叶染修不想自己见到涂凌,那么他就不会提起有关涂凌的事了。

    “你应该知道在我七岁那年被魔教教主天魔老人抓走过,当时他把我囚禁在一个铁笼子里,饿了我三天三夜,逼我跟他学习魔功,之后就给我食物和水,如果我反抗不学就继续饿我三天三夜,奇怪的是,这种折磨时间长了,人就形成了习惯,对于食物又渴望又厌恶,如果不是太爷爷耗费二十年功力救了我,师父又将我带入寺中养身、养心,我想我现在已经变成了像天魔老人一样的怪物。”这些叶染修之前从未对别人说起过,但自从见过涂凌之后,他便想起了七岁那年的经历,看到他仿佛就看到了自己。

    罗云意听完这些沉默下来,叶染修童年的记忆并不美好,而且听他这样说,她好像多少也能理解涂凌的一些行为了,比如在冰尧城的时候他为什么用铁笼子把小孩子都关起来,然后又给他们食物和水,想来他在天魔老人那里也经历了同样的事情。

    叶染修很少对自己不亲近的人表示在意,没想到这次涂凌却是个意外,或许是因为同病相邻吧。

    “你觉得涂凌这个小变态还有的救吗?”到底还是因为叶染修变得心软一下,罗云意出口问道。

    “不知道!”叶染修轻轻摇了一下头,当时他在天魔老人手中只被囚禁折磨了三个月,而涂凌却已经做了天魔老人三年的徒弟,他体内的魔气怕是已经逼不出来了。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见他一面吧!”罗云意想了一下笑着说道。

    当两个人回到梁王府的时候,涂凌竟然已经大咧咧地坐在了王府正院客厅,高大宽陪他一起在厅内。

    “高侍卫,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罗云意一见到高大宽便上前关心地问道。

    “我去帮王爷办点儿事情!”高大宽笑着答道。

    看到涂凌一脸无害笑嘻嘻地瞅着自己,罗云意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问道:“你见我做什么?”

    “你做我家厨娘好不好?”涂凌开口就问道。

    “不好,我对做厨娘没兴趣!”罗云意直接拒绝道。

    “那我给你银子,你每天给我做饭吃好不好?”涂凌又说道,要不是自己打不过高大宽和叶染修,他早就想办法把罗云意给掳走了,真没想到她身边的高手会这样多。

    “你这还不是让我做厨娘,我就奇怪了,你干嘛非要吃我做的饭,这天下厨艺比我高的人多的是,你又不缺银子,自可以花钱找去!”做饭只是罗云意的兴趣而不是专职,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呢。

    “只有你做的饭让我觉得好吃,让我有满足的感觉,其他人做的饭菜不饿急了我根本吃不下去!”涂凌有些懊恼地说道,虽然他的武功一日比一日增进,但对食物的渴望感和厌恶感也越来越强烈,唯有罗云意做的饭菜让他感觉那才是吃饭。

    “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折磨那些无辜的小孩子?”罗云意问道。

    “没有为什么,就是想让他们也尝尝被饿的滋味!”涂凌邪恶地一笑说道,见罗云意脸上有了怒意,继续笑着说道,“我饿着,他们也别想好过,不过你要是让我天天吃饱饭,我就不把那些小孩子抓到笼子里玩了,玩久了也没意思。”

    听着这小魔童的话,罗云意气得想打他的屁股,这熊孩子敢情就是“我不好过谁也别好过”类型的,还真是小变态。

    “行!”罗云意突然爽快地应了一声,引得在场三人都侧目起来,她又笑着看向涂凌,“不过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要是做不到,我可不会给你做饭吃。”

    “你说吧!”涂凌还以为罗云意会拒绝呢。

    “这第一你以后自然是不可以再抓小孩子折磨他们,也不可以欺负我身边的人,第二是我做什么你吃什么,不许挑三拣四,第三跟着我吃饭要给伙食费,其他的条件我以后想到再说吧,目前你先做到这三条,记住,在我这里做个听话的乖宝宝才有好东西吃!”罗云意笑得狡猾,免得这小变态再去祸害别人,她就先放在自己身边调教调教吧。

    “好,我答应你!”涂凌对于做个“乖宝宝”什么的没兴趣,不过能先吃饱饭再说,至于其他的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不过你就这样呆在京城不回冰尧城可以吗?你家里人不会着急?”听说这小魔童可是冰尧城城主夫妇的心尖肉,任由他一个人在京城想必不太放心吧。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饿了,我要吃饭!”既然罗云意已经答应他了,想来今天他应该不会拉肚子了吧。

    罗云意刚在和风楼吃过免费的大餐,现在自然不饿,不过她还是起身去了厨房给涂凌下了碗面吃,阳春面很简单,清汤寡水的,但味道很鲜,高大宽也没吃饭呢,两个人竟然连喝了八碗面条,好像几天都没吃过饭一样。

    打着饱嗝,涂凌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罗云意也没管他,也没资格管,说到底她还是做了涂凌的厨娘。

    下半晌的时候,罗云意正在海棠阁写酿酒的配方,叶染修陪坐一旁,却不想司空潭红着眼圈跑来找她。

    “潭姐姐,你不是被太后叫进宫里去了吗?这是怎么了?”司空潭一见到罗云意,也不顾叶染修就坐在一旁,泪珠就扑簌簌落了下来。

    “云意妹妹!太后要为我下旨赐婚,我——我不想嫁!”饶是司空潭以往再坚强此刻也变得脆弱起来,面对即将要来的赐婚,别说是司空家不敢反对,就是汝南郡王府也无能为力,她就说太后为什么要封她一个商女做公主,原来都是有目的的。

    罗云意知道司空潭为什么不想嫁,她想嫁的是自己的大哥罗勇泽,只是罗家今非昔比,她大哥也无心儿女私情,司空潭的感情之路注定不顺遂。

    “太后要为你和谁赐婚?”罗云意问道。

    “冰尧城的大公子涂磊,一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浪荡公子!”司空家和冰尧城城主府的关系很亲近,所以对于涂家的人也比较熟悉。

    冰尧城城主涂赦一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涂磊是第一任夫人所生,今年二十四岁,已经娶过两位妻子,府中姬妾姨娘通房更是不计其数,为人残暴不仁,平时就喜欢以射杀奴隶为乐趣,是冰尧城有名的好色凶残之人。小儿子便是第二任夫人所生的涂凌。

    “太后怎么会突然要给你赐婚?你家里人都怎么说?”罗云意问道。

    “太后根本不是突然要给我赐婚,她怕是早就想好了!”司空潭言语之中忍不住对魏太后有了诸多抱怨,“上次太后寿宴,冰尧城的人不但送了厚礼,还送来冰尧城城主的一封亲笔信,信上写着他要为大儿子涂磊求一位公主进门,太后说如今宫中适龄的公主只有我和芳菲公主,她想让我嫁去冰尧城。”

    “难道是因为你没有皇家血脉?”魏太后应该也知道涂凌不是什么好良缘吧,她不舍得自己的亲孙女去联姻,所以才挑上司空潭的吗?

    “不是!”司空潭坚定地摇了一下头,往叶染修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对方只顾自己,像是根本没听到两人的谈话一般,这才一股脑地全对罗云意说了。

    原来这芳菲公主是宫中卫皇贵妃的女儿,今年刚满十五岁,而卫皇贵妃出自辅国公府,是卫太妃的亲侄女,与魏太后的关系自然不是特别好。

    冰尧城虽然隶属大禹朝疆土之内,但城内更像一个自治的小城邦,而且整座城池拥有的财富十分惊人,更有坊间传闻,说是城内发现了一座小金矿,而冰尧城城主决定将这座小金矿作为给未来儿媳妇的聘礼。

    “就因为一个传闻,太后就让你嫁去冰尧城?再说了,就算是真的,这金矿是你的聘礼,太后她也得不到!”要么说古代女人的地位太低下,随便一个烂理由都能当成棋子甩出去。

    “谁知道这传闻是真是假,反正太后透露出的意思就是让我嫁去冰尧城,而不是芳菲公主。”虽然司空潭现在知道卫太妃一心想要芳菲公主嫁去冰尧城,但魏太后若是直接下赐婚圣旨,这桩婚事就再也更改不了。

    “现在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吗?”罗云意虽然也很想司空潭和罗勇泽在一起,但别人感情的事情她插不上手,一时也想不到办法帮司空潭。

    司空潭有些绝望地摇了摇头,然后又擦干眼泪语气果决地说道:“我不嫁,就算是抗旨我也不会嫁的,这一生我只愿做泽哥哥的妻子,哪怕他不喜欢我!”

    “潭姐姐,你别着急,现在圣旨还没下,咱们想想办法,说不定这事情还能改变!”罗云意担心司空潭做出什么傻事。

    “不管能不能改变我都不怕,大不了和我师父一样绞了头发去做姑子!”司空潭眼中明光闪过,她是绝对不会嫁去冰尧城的。

    “潭姐姐,别冲动!”青灯古佛罗云意认为可不适合司空潭的性子,她得想想办法帮帮她。

    司空潭来去匆匆一阵风似的又从梁王府离开了,罗云意也无心再写什么酿酒配方,叶染修自始至终也没发表什么意见,似乎对太后要赐婚司空潭的事情他早已经知道。

    只是,魏太后的动作太快了,还没等司空潭回到家,赐婚懿旨就已经到了司空府,而且婚期就在两个月后,当晚司空潭就带着她的丫鬟香珠失踪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茗辰就来到了梁王府,见到罗云意的第一句话就是:“云意妹妹,你知道我表姐在哪儿吗?”

    “不知道!”罗云意也是刚刚从叶染修的嘴里得知司空潭主仆不见的,她猜想司空潭是不是去房州找她大哥了。

    “真的不知道?”司空潭在京城也就晗影公主和罗云意两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宫里她现在自是不会去的,罗云意这里也没见的话,那她能去哪儿呢?

    “真的不知道!司空家真的打算把潭姐姐嫁去冰尧城?”她大哥要是早点儿下手就好了,罗云意还真是很希望司空潭做她大嫂的。

    “太后赐婚旨意都已经下了,表姐若是抗旨不尊,整个司空家都会受连累,司空家表面看着风光,暗中不知多少人要放冷箭呢!”叶茗辰无奈一叹说道。

    “潭姐姐不是那种不知轻重之人,我想她只是一时想不开吧,至于她去了哪里,我真的不知道!”罗云意对叶茗辰说道。

    叶茗辰也知自家表姐的性子,她若是想躲一般人还真得找不到,只不过与太后作对,最后的结果她能承受得起吗?!

    叶茗辰走后,叶染修和罗云意坐上马车往西郊皇家田庄而去,一路上罗云意想找机会问问叶染修关于赐婚的事情,却发现他一直闭目养神,想了想也没打扰他,这家伙晚上就喜欢下棋,昨晚估计又熬夜了。

    到了田庄忙了大半天,罗云意和几位司农司的学徒等庄里的厨娘来送饭,有时候他们在田里忙的时间长了,就让厨娘直接把饭送来,吃完再接着忙。

    不过今天厨娘迟迟不出现,后来还是玉净一脸无奈地在田里找到罗云意,在她耳边低语两句,她这才拍拍身上的灰尘泥土来到了田庄厨房,此时这里已经被涂凌这个小魔童砸得一塌糊涂。

    “你这是干什么,要把这里拆了吗?!”罗云意皱着眉瞪向拿着一把菜刀冲着厨娘比划的涂凌。

    “你说过要天天给我做饭吃的,不守信用,哼!”涂凌小脸一黑有些怒气冲冲地看着罗云意。

    “就因为这个你就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害得一大帮人跟着吃不上饭?!”早上没在王府见到这小魔童,罗云意还以为他不会来了呢。

    “我饿着,你们也别想吃!”涂凌手中菜刀一甩,直接从厨娘的耳根擦过去,一下子插在了门板上,吓得厨房里的下人们全身都打哆嗦。

    “你们都先出去吧!”罗云意挥了一下手让厨娘和其他下人都出去了,就连玉婷和玉净也让她们守在了外边,然后看向涂凌,“去拿一些柴火过来!”

    “干什么?”涂凌死盯着她问道。

    “想吃饭就帮忙烧火!”既然要答应给他做饭自己也不会食言,罗云意在厨房里看了看,发现还有活鱼,便利索地将鱼宰杀,直接清炖鱼。

    厨房里还有厨娘们按照她教的办法调好的肉馅和和好的面,罗云意直接动手包起了小包子,然后找来一个小点儿的平底锅,开始做水煎包。

    “火不要太大!”看了一眼蹲在灶火前乖乖烧火的涂凌,再大的气罗云意也有些发不过来了,这小魔童一切的恶劣都源于他对食物的渴望,看在这个份上暂时原谅他好了。

    涂凌不太会烧火,但不是一点儿不会,他的学习能力很强,罗云意稍微指导两下,这火他就烧得有模有样了,而很快厨房里也弥漫着鱼汤的鲜香和水煎包的浓郁,别说厨房内的涂凌馋的直流口水,就是厨房外的人也都砸吧砸吧嘴。

    “这是我一个人的!”一锅水煎包好了之后,涂凌直接霸占说道。

    “一下子不要吃太多,你脾胃会受不了的,如果喜欢吃,我以后经常给你做就是,我是不是和你说过别欺负我身边的人,如果你再这样乱发脾气,就让你吃了天天拉肚子。”罗云意故意恶狠狠地看向他说道。

    没想到涂凌听后却是露齿一笑,说道:“只要是你做的饭菜,拉肚子我也吃!”

    看她对他有那么一点点关心的份上,他就帮她一个忙好了!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