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诡异关系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诡异关系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哪怕从梁王府到护国将军府只有两步的路程,在古代也是要坐马车的,尤其是随行的还有女眷。

    罗云意和叶染修坐上马车,凳子还没有暖热,护国将军府便已经到了,而此时府门外早就有谢家的奴仆在迎客,一听说是梁小王爷到了,一名守门的小厮飞快地往里跑去,不一会儿,谢家的男主人谢林亲自迎了出来。

    “哈哈,小王爷快请,快请!”谢林脸上笑容堆起,内心却是疑惑不已,他还以为叶染修除了宫宴不屑于参加其他宴会呢,真没想到他今日会来给自己母亲贺寿,而且还来得那么早。

    单是看在梁老王爷这位大禹朝老祖宗的面子上,他对叶染修就要恭敬两分,更别说叶染修身后还有皇后娘娘、安王府和卫太妃等人,这位虽不是皇子,却比皇子的身份地位更高些。

    “罗姑娘也快请!”谢林自然也看到了叶染修身边的罗云意,这位可是他母亲指名要见的。

    双方简单见了礼,叶染修和罗云意便跟着谢林往谢家待客的正院而去,不一会儿谢林的夫人苛氏也来了,而且遵照谢林的意思,将罗云意带往女眷们待会儿要在的谢家景华苑内。

    “罗姑娘请自便吧,今日府中老夫人大寿,诸事繁杂,我就不陪姑娘了!”还未走到景华苑的门口,苛氏语气就愈发冷淡地说了一句,然后也不等罗云意回答,扭头带着大丫鬟就离开了。

    “这将军夫人什么待客之道,也太无礼了!”玉婷有些气愤地瞪着苛氏离去的背影说道。

    “我看这将军夫人眉眼之间都是对姑娘的敌意和不满,想来是在太后寿宴的时候姑娘令苛御史难看了吧。”玉净猜测道。

    罗云意也只是无所谓地淡然一笑,如果苛氏非把这笔账算在她头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主仆三人在一个小丫鬟的带领下进了谢家专门供客人赏景游玩的景华苑,因为罗云意来得太早,此刻景华苑里很安静,偶尔能看到一两个丫鬟穿梭其中。

    “咱们走走!”罗云意带着玉净、玉婷开始在景华苑里逛起来,不过很快主仆三个就从另一个门出来拐进了谢家的后宅。

    因为今日是陈老夫人的寿宴,府里会来很多的客人,所以对于出现的陌生面孔谢府的下人们倒没有特别在意,而罗云意纯粹是瞎逛,她们三个都是第一次来谢家,也不知道自己走着走着到了哪里。

    “请问姑娘可是司农司的罗大人?”正当罗云意打算返回景华苑的时候,一位皮肤白皙长相清秀的女子笑盈盈地走到三人面前问道。

    “正是,姑娘是?”罗云意也没有被人发现的尴尬,反正已经想好说辞,就说自己迷路了,不过对方并没有问,而是笑容恭敬地回道,“奴婢是老夫人身边的荷香,听闻罗姑娘已经到了府内,我家老夫人想见姑娘一面。”

    罗云意心里有些犯嘀咕,谢家的这位陈老夫人怎么会想见她呢?不过这实在是一个好机会,自己也很想见她。

    荷香领着罗云意主仆来到了陈老夫人所在的福寿堂,走进去之后,荷香让罗云意单独进了一帘之隔的暖间,三个丫鬟则留在外边。

    罗云意一个人掀开帘子走了进去,暖间里光线有些昏暗,还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暖间软榻上半躺着一位头发花白的妇人,她微闭的双眼在听到脚步声后缓缓睁开,看到站立在自己面前的罗云意先是有些迷茫地愣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了清明的神志。

    “姑娘,坐吧!”陈老夫人撑起身子坐在软塌上看着罗云意微微一笑,神态祥和自然,又显得亲近慈爱。

    “谢谢老夫人!”罗云意在软塌旁边的绣墩上坐了下来,自从知道谢家当年逼着罗家退婚之后,罗云意对于谢家的人便没多少好感。

    “姑娘姓罗?”陈老夫人仔细地打量着罗云意,似乎要在她身上寻找什么人的痕迹一样,见罗云意点了一下头,又问道,“不知姑娘父母高姓?”

    “家父家母乃是乡野间的农夫村妇,姓名不值一提!”罗云意并没有言明。

    陈老夫人见罗云意不想回答,也没有接着问,而是又定定看着她说道:“像,真是太像了,之前我还以为妍姐儿在说笑,没想到你长得竟和当年的林家姑娘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唉,如果她还活着,和震哥儿的孩子也该有这么大了。”

    陈老夫人口中的“妍姐儿”正是年乙庸的夫人谢氏的闺名儿,而罗云意听到陈老夫人提起自己的父母,脸上也不由地一愣,假装好奇地问道:“老夫人说的林家姑娘是?”

    “没什么,人老了,总是爱提起以前,让姑娘见笑了!”陈老夫人微微一笑,开口将丫鬟荷香唤进来,“你带罗姑娘去景华苑游玩吧。”

    “是,老夫人!”荷香福礼之后便带着罗云意主仆从福寿堂走了出来,然后一路送到了景华苑,而此时景华苑内已经有其他客人在了。

    “姑娘,奴婢就送您到这儿,景华苑景色不错,您慢慢欣赏!”荷香笑着退出了景华苑。

    虽然被陈老夫人莫名其妙地叫了过去没说上几句话,但罗云意总觉得这位陈老夫人看自己的眼神很复杂,像是确认什么又像是失望,还真有点儿让人看不透。

    很快,进入景华苑的女客越来越多,罗云意除了司空潭和晗影公主在京城也没其他同性朋友,便找了一处不显眼的亭子坐下观景看人。

    “云意姐姐!”突然晗影公主惊喜的喊声传来,紧接着罗云意就看到她朝自己快步走来,身后还跟着两位看起来温柔可亲的姑娘。

    “公主,您也来了!”罗云意笑笑,起身给晗影公主施了一礼,又有些疑惑地看了她身后一眼,这两位气质不凡,可不像是宫里的宫女,想必是哪家的大家闺秀。

    “云意姐姐你总是和我这么客气,这位是年大学士的爱女年雪乔年姐姐,这位是我表姐王楚莹,我舅舅王大学士的嫡长女,我们听说你早就到了,不过没找到你,原来你躲在这里清净。”晗影公主笑着在罗云意身边坐了下来,年雪乔和王楚莹也和罗云意相互见了礼。

    “早就从父亲那里听闻罗姑娘不但才华横溢,还做得一手好菜,那日父亲从西郊皇家田庄回来,可是对姑娘称赞不已,带回家的点心、美酒令人食之难忘。”温雅大方的年雪乔一脸真诚地看着罗云意赞道。

    “年姐姐说的是,我爹和大哥带回来的东西根本就不够分,爷爷一个人就拿走了两坛桂花酒,那酒我也尝了,实在是美味,罗家妹妹你那里还有酒吗?”王楚莹睁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罗云意问道。

    “表姐,你要是再喝酒就真的变酒鬼了!”晗影公主看着王楚莹说道。

    “你小孩子懂什么,罗家妹妹,还有吗?”王楚莹与罗云意是初次见面,不过她对罗云意倒是不见外,说话也是直爽可爱,与王谦、王牧父子温和腼腆的性子还真是差上许多。

    “有,王家姐姐若是喜欢喝,改日你们到田庄来,美酒管够!”罗云意笑着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别改日了,明日我和年姐姐便过去,不喝个十坛八坛不回来!”王楚莹笑着说道。

    “我还是算了吧!”年雪乔赶紧摆了一下手,王家的男人都是谦谦君子,偏偏生的女儿古灵精怪,这王楚莹酒量可是大得很。

    “怎么能算了,明天我也把我大哥拉上,你们有一段日子没见了吧!”王楚莹毫不避讳地提起了她的哥哥王牧,要不是秋闱之考,王家的聘礼已经抬到年家了,年雪乔和她哥哥可是两情相悦的恋人,总不见面肯定会想的。

    年雪乔见王楚莹提起王牧,俏脸不由一红,顿时不好意思地看了看罗云意和晗影公主,还微微瞪了一眼王楚莹,结果引得对方笑得更大声起来。

    接下来,四个人便谈天说地,很快就熟悉亲近起来,转眼间罗云意在京城又多出了两个同性朋友。

    “表姑娘,我家小王爷请您过去一趟!”四个人聊得正畅快的时候,长风不知从哪里跑来,笑嘻嘻地来到亭子里说到。

    “我?”晗影公主和王楚莹都一脸诧异地看向长风,平时长风也是“表姑娘”这样称呼她们的,不过这次长风摇了一下头,转向了罗云意。

    “是让我过去?”罗云意也问了一遍。

    “是,小王爷说司农司的王大人找您有点儿公事。”长风回道。

    “云意妹妹,你快过去吧,公事要紧!”年雪乔出声说道,她们都知道罗云意是司农官,现在在做的事情更是利国利民的大事耽误不得。

    “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罗云意笑着起身,心中却狐疑开来,王大人找她说公事怎么找到谢家来了,再说田庄那里的事情她都安排好了,能有什么事情要急着来这里说呢?

    跟着长风来到一处两层楼高的赏景阁,走到顶层之后,罗云意看到叶染修、雷战虎和叶茗辰、叶祁四人正在说话,并不见王大人。

    “云意妹妹,你来了!”四人都是对着罗云意微微一笑,叶茗辰更是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赞道,“云意妹妹日后必定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不是说王大人有公事要找我?”罗云意不解地看向四人。

    “嘿嘿,公事待会儿再说,修哥儿,你们走吧!”雷战虎对着罗云意傻呵一乐,又对叶染修说道。

    叶染修对着三人微微一点头,然后起身走到罗云意身边,小声说道:“你不是要去查案?带你逛逛护国将军府。”

    说完,叶染修猛地一搂罗云意的小蛮腰,飞身就从开着的窗口跃了出去,然后先停在一棵高树浓密的枝桠间,接下来叶染修带着罗云意就那么堂而皇之地大白天在谢家飞檐走壁起来,不一会儿便到了陈老夫人所在的福寿堂,停在了堂外一处隐蔽之地,从微开的窗口可以将厅内的情形一览无余,只是听不太清厅内之人的说话。

    此时,陈老夫人被贴身丫鬟荷香扶着坐在福寿堂的正厅,她的两旁坐着好几位夫人和贵女,其中有一位样貌与陈老夫人很像,正是年乙庸的妻子谢氏。

    几位夫人、贵女陪着陈老夫人说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了,谢氏则被陈老夫人单独留下,等到就剩下母女两人的时候,陈老夫人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硬塞进谢氏的手中,谢氏推脱不要还落下了眼泪,陈老夫人疼爱地拍拍她的手,将银票再次放入她的手中。

    谢氏离开之后,陈老夫人坐在榻上有些呆呆的,很快荷香就进来低声耳语两句,不一会儿罗云意便看到有一位身穿素锦衣裳挽着妇人发髻的美貌妇人来到福寿堂厅内,见到陈老夫人也是恭敬地施了一礼。

    陈老夫人脸上的神色冷冷淡淡的,挥手让厅内的下人都出去,包括跟着那名美貌妇人来的两个丫鬟。

    “这是明王妃!”大树上,叶染修凑到罗云意耳边轻声说道,呼出的气息弄得罗云意痒痒的。

    罗云意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她不敢出声说话,唯恐一点儿声音就让别人察觉到,所以抿紧嘴唇眼睛紧盯着厅内。

    她看到陈老夫人和明王妃母女两个先是沉默地坐了一会儿,然后不知明王妃说了什么,脸色本就不好的陈老夫人更加阴沉起来,接着面带怒容地指着明王妃说着什么,很快明王妃也站了起来,更是走到陈老夫人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谁知陈老夫人接下来就是狠狠的一巴掌,将自己都打得震回了椅子上,气得捂着胸口怒瞪着明王妃。

    不知明王妃又说了什么,见陈老夫人生气还打了她,她冷冷一笑站了起来,对着陈老夫人说了一句话,然后转身就走出了福寿堂。

    明王妃一离开,叶染修搂着罗云意也离开了,所以罗云意没看到陈老夫人气得昏过去的场景。

    从福寿堂出来,叶染修带着罗云意竟是跟着明王妃来到了一处比较安静的池塘假山旁,两个丫鬟远远跟在明王妃的后边,当明王妃走到假山入口的时候,突然一双手臂伸出来将她扯了进去,而明王妃像是早就预知一样,并没有惊惶大叫,两个丫鬟也像没看到一般,反而警惕地查看着四周。

    罗云意被叶染修带着躲在了树丛中,从他们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假山里两个在纠缠的人影,不过是转瞬间两个人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开始做一些激烈而又羞羞的事情,虽然叶染修第一时间就捂住了她的眼睛,她对免费的动作爱情片兴趣也不大,但是却被“主演”的两个人差点儿惊掉了下巴,男主角竟然是护国将军谢林。

    乖乖隆地咚,哥哥和妹妹,这也太劲爆了!罗云意转向叶染修,却发现他眼中闪过“果然如此”的神色,嘴唇微微抿起,变得严肃起来。

    想来是记起今天是陈老夫人的大寿,府中还有很多宾客在等着他,谢林意犹未尽地穿戴好衣服从假山洞里走出来,明王妃也随后穿好衣服、整理好发髻,从在谢林身下婉转低吟的娇媚女人又变成了那个一脸无欲无求扑克脸的明王妃。

    两个人开始像外人眼中的普通兄妹一样并肩离开了假山处,而且还言语不多地交谈着,待他们不见了人影,罗云意想起来,却被叶染修一把拉住,示意她看向某个地方。

    罗云意顺他的眼神示意看去,眼睛惊得更大了,在假山的另一处隐蔽之地,苛氏正一脸嫉恨地走出来,眼中的怒火、妒火都能把人给烧死,连下嘴唇都咬出了血,想必是刚才的场景也给了她很大的冲击力吧。

    等到苛氏也愤然离开之后,叶染修和罗云意才拍拍身上的尘土起身,仔细听听周围没有其他人走动的声音,罗云意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可憋死她了!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