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谢霄归来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谢霄归来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我说过谢家这潭水不清!”叶染修本就是拉着罗云意出来看戏的,只是没想到这“戏”会比他之前猜想的还要精彩。

    “谢家这水何止是不清,简直是又浑又乱,你给我说实话,今天这一幕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罗云意看着叶染修定定问道。

    “只是听闻些风声,今天算是眼见为实!”叶染修回说道。

    “他们的事情还有谁知道?陈老夫人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罗云意想起刚才陈老夫人和明王妃之间紧张的气氛,母女两个的关系可不太好。

    “或许吧!”叶染修答道。

    “亲兄妹之间这也太龌龊了!”不知为何,罗云意此时想到了叶黎轩,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和舅舅是这样不伦的关系吗?

    “亲兄妹——”叶染修声音渐冷,“恐怕未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谢林和明王妃不是亲兄妹?

    “咱们回去再说吧!”这里毕竟是谢府,今日又是陈老夫人大寿,人多嘴杂的有些话还要防着隔墙有耳,叶染修又搂起罗云意腾跃起来,不一会儿便回到了刚才的赏景阁,雷战虎、叶茗辰和叶祁三人依旧坐在里面喝茶说笑。

    “怎么样?”见叶染修和罗云意回到阁内,叶祁三人看向他们,只见叶染修对他们三人点了一下头,三人中叶祁的脸色最为难看。

    “谢林现在掌管的可是京郊的二十万大军,一旦他有异心,京城恐怕会非常危险!”叶祁已经知道罗云意的真实身份,与叶染修几人说话也没有避着她。

    “谢大将军一生光明磊落、为国尽忠,没想到他的儿子会和羌吴国有牵扯。”一向大大咧咧的雷战虎难得脸色严肃正经地说道。

    “谢林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明王妃,她可是骗了天下人,我担心齐王也参与其中。”叶茗辰也是脸色一怔,论智谋手段齐王叶黎轩更胜当年的明王一筹,他若是被明王妃说动,这天下才真正会乱。

    “这些事情咱们回去再说吧!”叶染修似是听到外边有脚步声,示意几人不要说话了,不一会儿长风便上来,说是寿宴要开始了,让几位爷都过去。

    入席的时候,罗云意是和晗影公主、年雪乔、王楚莹坐在一起的,同桌的还有其他的几位贵女,只是作为寿宴主角的陈老夫人却是没出现,谢林对外的解释是老夫人太过疲累正躺在床上歇息,让他代为感谢各位宾客前来为她贺寿。

    在女宾席上,罗云意并没有看到明王妃,想必是已经离开了,倒是苛氏与年雪乔的母亲有说有笑,一点儿看不出她在假山那里怒火中烧的样子。

    “刚才你有没有看到明王妃,她长得可真漂亮!”同桌的一位贵女小声地对身旁的另一位贵女说道。

    “看到了,听说当年明王过世,明王妃誓死守节,若不是太后娘娘拦着,她就随明王而去了,这些年也是吃斋念佛不怎么出王府大门,今日若不是谢家老夫人大寿,咱们还没机会见到她呢!”另一位贵女笑着说道。

    接下来两个人又赞叹明王妃如何如何,齐王如何如何,罗云意耳力不错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全听了进去,想想自己刚刚看到的情景,再看看众人对明王妃的称赞,她突然觉得很恶心。

    “云意妹妹,怎么了?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王楚莹看到罗云意脸色有异忙轻声问道。

    罗云意摇了一下头,也小声回道:“我没事!”

    众人正推杯换盏到最热闹的时候,谢府的一位小厮突然踉跄地跑到谢林的面前,大喊道:“老爷,老爷,大——大——”

    谢林本来正满面笑容,见小厮来扫兴,立即沉着脸问道:“什么事情?”

    那小厮虽吓得一哆嗦,但还是强硬着头皮回禀道:“老爷,大少爷回来了!”

    “你个混账奴才,大喜的日子说什么鬼话,滚出去!”谢林抬起腿对着小厮就是一脚。

    “老——老爷,是——是真的,大少爷——大少爷他真的活着回来了!”虽然被踢得胸口疼,但小厮还是爬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

    这一下子宾客席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众所周知,谢家大少爷谢霄都已经死三年多了,虽说当初没找到他的尸骨,但是谢家已经给他立了衣冠冢,这死去的人怎么又活过来了呢?

    罗云意也是心生疑窦,当初在山围村的时候,自家奶奶可是说过谢霄是在为罗家寻找证据的途中突然死亡的,现在她大姐还在等着这位未来姐夫呢,如果他真没死,最高兴的肯定是她大姐罗思雨。

    谢林一听小厮煞有其事的这样说,脸色更为阴沉,将手中酒杯放下,就起身往外而去,女宾席上苛氏和谢氏也一脸莫名地站了起来,随后和众人告了一声罪,也跟着谢林往外走去。

    “死了的人还能活过来,这可真是有意思,走,咱们也瞧瞧去!”叶茗辰高声一笑放下筷子也站了起来,转眼间宴席厅便空无一人,众人都跟着瞧热闹去了。

    到了厅外才知晓,谢林他们已经去了福寿堂,好像是那位回来的谢家大少先去福寿堂见陈老夫人去了。

    此时已经有谢府的管家出面开始安抚和招待宾客们,但大家都已经没心思吃席,都想知道谢府小厮说得是不是真的?谢家大少谢霄真的活着回来了?

    “走,咱们去福寿堂瞧瞧去!”叶茗辰凑热闹不嫌事大,带着几个王侯公子就往福寿堂的方向而去,谢府的管家敢拦一般的宾客,叶茗辰这样的却是不敢碰的。

    晗影公主、年雪乔和王楚莹也拉着罗云意一起往福寿堂而去,这四位谢府的下人也是不敢拦的。

    很快,这一群人便到了陈老夫人所在的福寿堂外,就听到里面传来陈老夫人放声大哭的声音,年雪乔心急,疾步就往里面走去,王楚莹一手拉着晗影公主,一手拉着罗云意也紧跟其后。

    到了厅内,就看到一位男子跪在正中,陈老夫人抱着他哭得哀痛,谢林、苛氏脸上表情不多,年乙庸一脸欣慰地安慰着正在垂泪的妻子,谢府的其他儿孙脸上表情也是不一。

    罗云意进入厅中的时候看到的只是男子跪着的背影,他的身边还放着一张面具,一双手想要将陈老夫人扶起来。

    “祖母,孙儿已经没事了,您快起来吧!”谢霄示意站在陈老夫人身后的荷香,让她把老夫人一起扶起来。

    “老夫人,您快别哭了,大少爷回来是好事,您应该高兴才对!”荷香含泪笑着对陈老夫人说道。

    “对对,我的好孙儿回来了,我高兴,我太高兴了!”陈老夫人应该是也察觉到厅内又进来不少的人,顺着荷香的话站起来,用手帕将眼泪擦拭干净,并让谢霄也站起来。

    谢霄站起后便转过身来,众人这才看清他的样貌,原本俊朗的容颜上自眼睛处有一条丑陋的伤疤,看起来有些吓人,胆小的晗影公主不由地惊呼出声又赶紧捂住了小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还真是谢霄,你没死啊?”叶茗辰笑呵呵地看向谢霄问道。

    “叶世子,别来无恙!”谢霄倒是一脸坦然之色地看了看众人,然后施了一礼,又和自己熟悉的几个人打了招呼,这其中便有齐王叶黎轩。

    叶黎轩也没料想到谢霄会“死而复生”,看来这三年谢霄一定是遇到什么难事,不然也不会现在才回将军府。

    “表哥,你的脸——”年雪乔在将军府和谢霄这位表哥的关系还算不错,当初得知他去世的事情,她也陪着谢氏掉不少的眼泪。

    “是不是吓到乔姐儿?”谢霄轻扯嘴角微微一笑,年雪乔则摇摇头,“是难看了一些,但至少我还活着。”

    说完,谢霄又扫了一眼众人,目光在罗云意的身上停顿了一下,然后又不着痕迹地挪开,不过罗云意却是被他看得心里起疑,难道这位谢家大公子认识自己不成?

    “各位,今日谢某招待不周,还请各位见谅,犬子突然归来,我们也是又惊又喜,不防请各位继续吃席,或者到厅中饮茶!”小小的福寿堂一下子挤进来这么多人,谢林又不能将人全都撵出去,只得好言相劝,他们自己的家事还是留给他们自己处理吧。

    “谢大公子归来是一家团圆的喜事,我们就不过多打扰了,先走一步!”叶祁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谢霄,两个人眼神短暂地在空中对视,然后会意一笑,叶祁带着晗影公主便回宫了。

    叶染修、叶茗辰和雷战虎也带着罗云意随后离开,不一会儿陆陆续续的客人们都从护国将军府出来了。

    回到梁王府后,罗云意先回了海棠阁,叶染修、叶茗辰和雷战虎三人留在书房说话。

    玉净见罗云意回来之后便陷入到沉思当中,便给她泡了壶玉美人,她总觉得自家姑娘从护国将军府出来之后心思就有些重。

    到了第二天,罗云意本想去田庄,却听长风说谢霄来了,正和叶染修在厅里说话,罗云意一扭身便转了方向,她也很想和这位死了三年多又突然出现的谢家大少爷聊一聊。

    到了厅中,叶染修和谢霄正对坐饮茶,此刻谢霄的脸上已经戴上了面具,将他整个人衬托的愈加冷肃神秘。

    罗云意对着两人轻施一礼,自她进来后,谢霄就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打量的有些肆无忌惮,但并不让人觉得受到侵犯或感到讨厌,他的目光坦率而认真。

    “意儿坐吧,谢家大公子是来找你的!”叶染修坐在一旁静静饮了一口茶,然后对罗云意说道。

    “找我?”罗云意不解地看了一眼谢霄,她和他之前好像并不认识。

    “你真是罗家人?思雨的妹妹?”谢霄希望自己打探到的消息没出错误。

    “不错!”罗云意没有否认,又反问了一句,“你真是我那无缘的大姐夫?”

    “无缘?”谢霄听后脸上有些苦涩,只是他戴着面具,叶染修和罗云意看不到罢了,或许真如罗云意所说,他和罗思雨之间无缘也无分,如果罗家的冤屈大白于天下,他就会是罗思雨的仇人之子,无论他们怎样相爱,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或许吧!”

    罗云意从谢霄的话中听出了些许无奈,她也猜测出来一些他的想法,谢家和当年明王之死、陷害罗家无关还好,若是有关谢霄和罗思雨之间怕是会有难以横跨的沟壑。

    “谢公子,我能问问这三年来你究竟发生了什么?当年你约定要与我大姐见面,为何会突然失约呢?这三年来你又为何迟迟不出现?”想必这是很多人都想问谢霄的,罗云意也实在是好奇这些问题的答案,毕竟她的大姐在山围村苦苦等待了那么久。

    “三年多前我查到一些有关明王之死的线索,本打算去北疆确定之后便转道去房州赴约,谁知半路遭人截杀跌入悬崖下的江中,然后被南琴山庄的董庄主所救,之后便留在南琴山庄养伤,董庄主不但救了我还收我为徒传授我武功,更是召集一帮武林人士前往北疆调查当年明王之死的真相,我则留在山庄替他打理一些事情,说起来,之前咱们也见过一面。”谢霄看着罗云意说道。

    “我们见过?”罗云意回想一下,不记得自己之前见过谢霄。

    “覃州百花楼比宝的时候,你的一串佛珠可要了我一百万两的银子!”谢霄笑着说道。

    “啊,原来你就是那个始终把脸藏在黑色裘衣里买走佛珠的神秘人!”罗云意惊讶地看着谢霄说道。

    谢霄点了一下头算是回答,当初他本是去覃州办一件急事,却没想到在那里能看到罗勇泽,原本急着离开的他却参加了晚上的比宝大会,并且将刚刚筹集到的银两买下了那串佛珠。

    后来,那串稀世珍宝的佛珠可是帮南琴山庄避免了一次大危机,比一百万两的银子更有效用。

    “既然你已经到了覃州,为什么不去房州看看大姐?她直到现在还在等你,别人都说你死了,可她坚信你还活着!”罗云意有些埋怨地看了一眼谢霄。

    谢霄被罗云意问得一时语噎,有些事情他是没办法告诉罗云意的,就像他想为罗家翻案,结果查来查去竟查到自己父亲的身上,这实在是令他难以接受,而让他难以接受的不止这一件,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和姑母明王妃之间还有着不可告人的龌龊关系。

    “思雨她——还好吗?”谢霄很希望自己不是什么谢家大公子,而只是南琴山庄的少庄主,哪怕只是做一个替身,他也甘愿。

    “不好!”罗云意答道。

    “是我对不起思雨,我——没脸见她!”只要一想到自己的父亲谢林和罗家大爷、二爷他们的死有关,谢霄就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站在罗思雨的面前,不管最后等待他的是什么,他都已经决定查出当年的真相,让他心爱的女人再一次堂堂正正以罗家大小姐的身份站在人前。

    “别说是你脸毁容,就是缺胳膊少腿,我想我大姐也不会嫌弃你,更何况你这张脸是为了替我们罗家洗清冤屈才变成这样的。”依照罗云意现在看来护国将军府谢家虽然不是什么好去处,但如果谢霄和罗思雨两个人是真心相爱,他们大不了以后开府另过,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如果没争取就放弃,那么她很怀疑谢霄对自家大姐的感情究竟能真到几分。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