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太子威吓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太子威吓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西郊皇家田庄一处观景亭内,齐王叶黎轩犹如一棵青松站立在那里,举目远望田庄内尽是一副丰收美景。

    他知道皇帝和文武百官刚刚离开此地不久,他也知道田庄内的黍种丰收,亩产量令皇帝龙心大悦,他还知道有些事情不止他查到了,叶染修和罗云意他们也查到了。

    护国将军府谢霄的归来似是一个信号,当年自己父亲的死亡和罗家冤案的真相正在重新被揭开,是的,冤案,几乎将罗家灭门的通敌叛国之罪是莫须有的。

    他和表弟谢霄都在经历同样的苦痛,他们都一心要查出当年明王之死和罗家案子的真相,结果查来查去竟查到了自己最亲近之人的身上,这种感觉真是比死还要难受。

    罗云意走进观景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叶黎轩一副愁绪满身的背影,这可和他平时给人的感觉大不一样,一个情绪不喜外露的人怎么如此大意呢?

    “齐王殿下!”罗云意出声唤道,叶黎轩转过身来,罗云意朝他施了一礼。

    “罗姑娘,我以为咱们已经是朋友,你怎么还如此见外!”叶黎轩淡扫一眼罗云意,嘴角有了一丝笑意。

    “这个世上朋友有很多种,我比较喜欢君子之交淡如水。”罗云意微微一笑算是回答。

    “是吗?”叶黎轩却不是很相信她这句话,至少在和叶染修、叶茗辰、雷战虎他们相处的时候,罗云意对他们更像是真正的朋友和家人,而他也曾经有这样一位胜似家人的朋友,只是那个朋友却因为他和他的家族身心受创、家破人亡。

    “不知齐王殿下今日来找我所为何事?”此刻观景亭内就罗云意和叶黎轩两个人,看着眼前的叶黎轩,想起那日在护国将军府假山外看到的场景,罗云意一时不知该拿怎样的眼神来看他,猜忌与同情似乎都不适合眼前的男子。

    “你还记得我在覃州对你说过的话吗?”叶黎轩突然直视着罗云意问道。

    “当时齐王殿下说了很多话,不知是哪一句?”罗云意反问道。

    叶黎轩看了她一眼,走到亭内的石凳上坐下,然后说道:“我说过很多事情你不应该参与进来,否则你会后悔的。”

    “到底是我后悔还是齐王殿下后悔?!齐王殿下有话不妨直说,我不太喜欢拐弯抹角!”罗云意有些猜不透叶黎轩今日来的目的。

    “离开京城,越快越好,越远越好!”叶黎轩无比认真地看着她说道。

    “为什么?!”罗云意奇怪地看向叶黎轩,为什么要让她离开京城,而且为什么听叶黎轩的语气竟藏着不易察觉的急切呢?!

    “别问那么多,总之尽快离开京城!”叶黎轩无法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整个局面会不会突然失控,一旦失控会有多少人被卷进漩涡之中,而他并不希望好友的妹妹也牵扯进来,或许他能再为好友罗勇泽做的就是今日来西郊田庄这一趟。

    “齐王殿下想必知道我现在是司农司的司农官,更掌管着西郊、南郊两处皇家田庄的农事,如今司农司改良的高粱获得大丰收,皇上正在兴头上,他是绝对不会放我离京的!”虽然不知道叶黎轩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尽快离京,虽然自己也很想离开京城,但现实却不准她离开。

    “你那么聪明,我相信会想到办法让皇帝同意你离开京城的,就像你用制糖的方法换取你舅舅的自由一样。”叶黎轩一直都认为只要罗云意想抽身没人能拦得住她,问题的关键在于她自己愿不愿意抽身。

    “齐王殿下,你总得告诉我一个必须离开的理由,然后我再考虑看看该不该离京,你这样莫名其妙就让我离京,我可是有些糊涂!”罗云意耸了一下肩膀笑着说道。

    “我只能告诉你京城这边不安全,你早些离京是对你好,万一——总之我虽然在覃州时动了杀你的念头,但现在并不想你出什么事情,你始终是我好友在意的妹妹。”叶黎轩说道。

    听完叶黎轩的这些话,罗云意也陷入到短暂的沉默当中,还真拿不准叶黎轩让她离京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

    叶黎轩看见罗云意眼中一闪而逝的怀疑,心中不由地无奈一叹,脸上也有一丝苦笑闪过,他纠结许久才做出的决定竟被这丫头怀疑别有用心,当年他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如今他不想再错一次,可是有些选择就像剜肉剔骨一样,疼也得忍着。

    “今日我要说的话就这些,我希望你能把它们听进去,另外,你替我转告叶染修一句,太子最近有些不安分!”说完这些叶黎轩便起身离开了,没有再给罗云意开口的机会。

    从观景亭回来之后,罗云意就去找叶染修了,见到他便将叶黎轩在亭内对她说的话都转述了一遍,然后有些迷惑地说道:“你觉得齐王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你万事小心就好!”叶染修也不知该如何回答罗云意,叶黎轩这一趟来得太蹊跷了。

    “嗯,他最后让我转告你太子有些不安分,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罗云意猜测道。

    “你不要想太多,这些事情我会去调查的!”叶染修有种感觉京城要变天了。

    只是令罗云意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太子叶鸾就派人来请她过府一叙,而且来人的架势有些强硬,罗云意几乎是被半逼着坐上马车的。

    “姑娘,来者不善!”一坐上马车,玉婷便凑到罗云意身边小声说道。

    玉净本来要跟着,但是罗云意没同意,听说太子那人是个色鬼,玉净长得花容月貌,去了太子府怕是会徒生事端,便让会武功的玉婷跟在身边。

    “见机行事!”罗云意没有多说。

    马车一路畅通到了太子府门前才停下,罗云意下了马车抬头看,面前的府门华丽气派中更有着独属于皇家的威严,从侧门进去之后便有人领着罗云意主仆往里走。

    一路上奇花异草、假山池塘、亭台楼阁、曲廊幽径相映成趣,不时有美丽的宫娥袅娜而行,还没到达太子叶鸾所在的院落,罗云意就听到有丝竹演奏之声和女子的笑声乘风而来。

    等到走进去一看,罗云意都忍不住低下了头,只见太子叶鸾身穿白色中衣坦胸露背地半躺在一张放在院中的软塌上,榻上还有一位倾城绝色的美人将太子的头颅放在她的酥胸上,一双芊芊玉手正在给太子轻揉着太阳穴,软塌下亦半跪着一位冰肌玉骨的佳人,此刻太子叶鸾一双不安分的手正在她的上半身游走。

    院中还有六七个衣服清凉的舞姬正在翩翩起舞,更有几名美人在一旁弹琴吹笛,光是看到这副场景都让罗云意对太子叶鸾产生了厌恶,更别说他还在皇宫的时候对廉三小姐意图不轨,这样的男人就算有几分心机谋算,那也不是个什么好人,更不会成为一个好君主。

    罗云意已经来了太子府,甚至已经走到了太子叶鸾的视力范围之内,但正在享受美人恩的太子似乎根本没看到罗云意一般,就把她晾到了那里。

    人家是皇帝的儿子,罗云意就算心里不满,脸上也没有表现出来,他总不会一直不说话吧。

    眼看太子叶鸾和身边的美女就要在软榻上颠龙倒凤,那位坐在榻上的绝色美人娇笑开口了:“太子,你看看这罗大人小小年纪便楚楚动人,他日花开时分不定是怎样的倾城绝色呢!就是可惜呆了些,站在那里像块木头一样!”

    “是吗?”太子叶鸾邪笑着扫了一眼微微低着头的罗云意,干干瘦瘦的小丫头能有什么看头,但还是附和身旁的女子说道,“太子妃慧眼独具,她既然能得你的夸赞,想必日后也是位美人。”

    “这样的美人可不能落到旁处去!”太子妃意味深长地看着罗云意对叶鸾说道。

    “太子妃若是喜欢,收了便是!”太子笑着在太子妃的酥胸上亲了一口,这满府的美人可有一半都是太子妃为他搜寻到的,他只管享受哪管美人是谁又来自何处。

    两个人的对话不算很大,奈何此时舞姬们已经舞完一曲,琴乐之声也停了,耳力不错的罗云意将他二人的对话全都听了个仔细,想打她的主意,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太子挥手让舞姬们退下,起身在踏上坐下,太子妃和刚才榻下的美人一左一右依偎在他身旁。

    “抬起头来,让本殿下瞧瞧太子妃所说的楚楚动人!”太子叶鸾对着罗云意的方向说道。

    罗云意不吭也不动,就当没听懂太子说的话,不是说她呆的像木头,那她就呆好了。

    太子见罗云意一动不动,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怒道:“没听到本太子的话吗?抬起头来!”

    罗云意还是没动,反正太子也没指名道姓的,她就当不是对她说的。

    太子身旁的两位美人目光短暂相会便齐齐看向罗云意,这小姑娘胆子可够大的,连太子的话都假装没听到,她难道不知道眼前这位太子除了好女色,脾气也不是太好吗?

    “罗大人,太子再和你说话呢!”太子妃曲瑶声音柔媚又带着丝丝亲和对罗云意说道。

    罗云意这才假装惊诧一脸呆相地抬头看向他们说到:“和我吗?”

    “对,就是和你,司农司的罗大人!”曲瑶轻声一笑,竟有说不出的万种风情千般娇媚,连罗云意都有些看呆了。

    “太子妃和她多费什么口舌,直接让她把那些高产粮食的种植方法还有制糖的法子都写下来,若是不照办拉出去解决了!”见罗云意一脸呆相,原本还有几分兴致的叶鸾脸上变得不耐烦起来,就算有几分姿色也太呆了,他可对这样的丫头没兴趣。

    解决?太子是打算怎么解决她?不会是要先斩后奏直接杀了她吧?虽然知道了太子找自己来的目的,但对方这种态度可有些棘手。

    “罗大人别害怕,太子是和你开玩笑呢!”太子妃曲瑶则是对着罗云意又是一笑,这一次罗云意倒是没看呆,只是目色变得深沉起来。

    “请问太子殿下找下官前来究竟所为何事?下官虽只是一名司农官,但领着圣命不敢懈怠,太子若是无事,下官就此告辞了!”罗云意行了一礼说道。

    “哼,你当我这太子府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你可知本太子是未来的皇帝,你这小小的司农官还是个女的,本太子碾死你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趁我没发怒之前,将你们司农司负责的高产种子给我拿来一些,再将种植方法和制糖的方法写下来,事情办好了,本太子会记着你这份忠心,若是办的不好,你可就要小心自己的脑袋了!”太子有些阴狠地瞪向罗云意说道。

    罗云意正想开口说话,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本王还不知道太子威胁人的能耐倒是见涨了!”

    “叶染修,你怎么来了?!”看到来人,叶鸾眼中闪过一丝阴狠还有不易察觉的惊惶,这小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

    “这太子府我想来便来,想走就走,需要告诉你原因吗!”叶染修神情冰冷地看向太子,然后站在了罗云意的身边,“这是我的人,以后没有我的同意,我希望你不要擅自带走她,否则本王会很不高兴的!”

    “你在威胁我?!”太子猛地从软榻上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看向叶染修,他可是当今太子,未来的君主,叶染修竟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简直是岂有此理。

    “是的!”叶染修漠然地说道,毫不掩饰他对太子的轻视嘲弄,然后拉着罗云意转身便走。

    “叶染修,你给我站住!”叶鸾突然厉声喊道。

    叶染修倒是停住脚步但没回头,被他牵着的罗云意偷偷回瞧了太子一眼,此时的太子真像一只暴怒的野兽。

    “太子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叶染修目光直视前方,似乎整个太子府都不在他的眼中。

    “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更别忘了本太子是谁,你会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的,等着瞧,本太子会让你尝到今日羞辱我的下场!”太子已经毫不掩饰对叶染修的敌意。

    “这也是我要对太子说的话,你好自为之吧!”叶染修拉着罗云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太子府。

    “叶染修,你真以为有老祖宗护着你,本太子就不能拿你怎么样!哼,且等几日看看,看你是如何跪在本太子的面前求饶!”叶鸾死死瞪着叶染修和罗云意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道。

    出了太子府,和叶染修一起坐上马车,罗云意还觉得有些晕乎,她就这样被叶染修从太子府拉出来了?叶染修刚才的言行是一点儿也没把太子放在眼里,他也太大胆了吧?

    “太子被你气得估计吃不下晚饭了!”罗云意有些调侃地看了一眼叶染修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太子府?你不是说皇上召你进宫有事吗?”

    “长风托人往宫里送的消息,皇上交代我的事情高侍卫已经去办了,若是太子再派人来找你,不必理会,一切交给我处理就好!”叶染修对她说道。

    “好,我知道了!”虽然对付太子会有些棘手,但罗云意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有人能帮自己解决,她也乐得清闲。

    “接下来这段时间尽量呆在田庄不要外出,我会让高侍卫来保护你。”叶染修看着罗云意说了一句。

    “怎么了吗?”罗云意怎么觉得叶染修这话透着一股不寻常呢!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