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身死荒漠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身死荒漠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这是解药,吃下去你就能说话行动了,我带你们先离开这里,救你们的人已经到羌吴国了!”吞下解药,罗云意才看清救自己的人竟是曾经罗刹寨的大当家王桂,这师兄弟两个还真是有意思,一个把自己抓来,一个却来救自己。

    解药真的很有效,吃下去之后罗云意就觉得轻松多了,不过身体还是有些虚弱,她让王桂先把地上的魏太后扶起来。

    “坛子,坛子!”魏太后双手胡乱在空中抓着,想要去拿放在桌上的黑坛子。

    “太后,坛子我来拿!”罗云意的身体因为很久没活动有些僵硬发软,不过她还是硬撑着站了起来,然后又看向王桂,“王大当家,你先带太后出去,我随后就跟上!”

    “罗姑娘,别耽搁了,咱们必须快点离开这里!”王桂有些焦急地看了一眼罗云意。

    “我知道,可这个坛子我必须要带上,你放心,我随后就出来!”依照巴雅刚才说的话,这坛子里是明王和她三叔的骨灰,她得把坛子先放到空间去,还有巴雅身上那把麒麟钥匙,她也得拿着。

    王桂背着魏太后刚走出密室,罗云意抱起桌子上的坛子,又顿了一下将墙上的那幅画也摘下来,又从已经死去的巴雅身上把麒麟钥匙拽下来,然后突然消失了一下又很快出现。

    “罗姑娘——”王桂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真的随即就跟出来的罗云意,她的手上什么都没有,可能是她觉得带着不方便吧,“咱们快走吧!”

    “师兄,你又多管闲事了!”三人刚走两步就被鬼娃拦住了去路,然后他一个急速转身,趁着王桂背着魏太后行动有碍,又一把将罗云意掳到手上,然后背起她就往外跳窗而去。

    “师弟,你给我站住!”王桂背着魏太后就急急去追。

    就这样,师兄弟两个在羌吴国的皇宫里你追我赶,跑出了皇宫,鬼娃挟持着罗云意一直往前飞身急行,直到羌吴国的死亡之地十里荒漠才停下来,而此时荒漠里正飞沙走石,看起来诡异至极。王桂穷追不舍,也紧跟着到了近前。

    “师弟,你不要执迷不悟了,跟我回去吧,她还只是个孩子!”王桂背着魏太后始终没放下,他治好了师弟鬼娃的伤,还以为他会安心呆在山中,没想到他还记着罗云意伤他的仇,竟然甘心做羌吴国的走狗。

    “师兄,你太多事了,这可是我的猎物,而且我可不喜欢山里那种清苦的生活,你把背上的人交给大禹朝的皇帝,我把这小丫头交给羌吴国的皇帝,咱们两个就都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了。”鬼娃阴笑着说道。

    “师弟,我不会让你继续错下去,这两个人我都要带走!”王桂虽然做过山匪,但他心肠并不坏,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师弟走上不归路。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鬼娃冷哼一声,挟持着罗云意转身走进了狂沙之中,而王桂毫不迟疑地跟了上去。

    罗云意被鬼娃像货物一样扛在肩上,整的她都要吐了,要不是担心魏太后的安危,她刚才就躲进空间里去了。

    此刻,荒漠里刮着席卷天地的龙卷风,十里黄沙吹得人根本看不清四周的方向,而且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像有巨强的阻力阻挡着人的脚步,而过一会儿又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借着风使劲儿推着人往前走,想要退回去根本是不可能。

    据闻,羌吴国的十里荒漠是一处诡异的死亡之地,凡是进入此地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一开始鬼娃还扛着罗云意,风沙太大,举步维艰,他就死拽着罗云意往前走,可渐渐的他已经顾不得罗云意了,在这里武功高是不起作用的,风沙能直接把人给吞掉。

    罗云意自然趁此机会赶紧躲开鬼娃,可她也已经找不到王桂和魏太后,等到再转身连鬼娃的影子也没有了,她可不想留在这里吃沙子,于是便进入到空间里。

    刚才进入的太匆忙,她把坛子、画和钥匙放到竹楼一楼便又跑了出去,现在则是着急也没用,她得看看这空间里有没有能助她离开荒漠的东西。

    好在她是幸运的,找到了专门在沙漠里辨别方向的指南针,虽然上面的外壳掉了,但里面的指针还管用,她又用一个背包装了食物、水和绳子,换了一身阻挡风沙的衣服,将盛放骨灰的坛子和那幅画放好,然后拿着麒麟钥匙来到了三楼。

    站在三楼的门前,罗云意想了一下便把麒麟钥匙插进凤凰门锁里,而这一次钥匙整个插了进去,罗云意心内一阵狂喜,唐老头说她找到钥匙就可以回到现代,那么打开这扇门她是不是就能找到回去的方法呢?

    可当她打算拧动钥匙时又有些犹豫了,如果打开这扇门她真的就回去了,那么留在沙漠里的魏太后怎么办?她在大禹朝的家人和朋友怎么办?明王之死的真相又该谁去揭开?

    不知为何她还想到了叶染修,想到了司农司的那些司农官和学徒,想到了很多很多,最后轻叹一口气,将手从钥匙上拿来。

    反正时间还多的是,等她把这个时空的一些问题都处理好再离开也不迟,至少也要活着回到大禹朝为罗家洗清冤屈。

    背着背包走出空间,外边依旧是黄沙漫天,拿出指南针,这一次罗云意很容易就辨别了方向,她开始艰难地顶风而行。

    大概走了有一个时辰左右,她突然看到前方有一排排的房屋出现,正要惊喜欢呼往前奔走,却恍然记起这很可能是沙漠里常出现的海市蜃楼,便稳定心智继续依靠手里的指南针。

    又走了一会儿,她看到前方有一个身影在艰难地爬行,定睛看去正是魏太后,此时黄沙几乎将她整个身子掩埋,但她一双手爬的满是血还在挣扎着往前行。

    罗云意赶紧走过去,将魏太后从黄沙里拉出来,两个人躲在一处沙丘后边暂时避避风。

    “太后,您怎么样?”罗云意从背包里掏出了水,先喂魏太后喝了一口,而魏太后有些贪婪地喝了几口,也不问罗云意这水是从哪里来的,只是抓着她的手,急急说道,“坛子,坛子呢?”

    “太后您放心,坛子我放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等到我们走出这片沙漠,回到大禹朝,我就把坛子交给您!”罗云意对她说道。

    “莫丢了,千万莫丢了,一定要把它带回大禹朝,一定!”魏太后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活着走出去,绝对不能让她的儿子死得不明不白,还有,罗家的冤案她一定要亲自还其清白,还有她另外一个儿子,这些年是她误会他了,当年那些所谓的证据肯定是巴雅用来离间她和孝和帝母子的,连她身边的黄公公都是巴雅的人,那么皇宫、京城岂不是还有更多。

    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她欠很多人一句歉意,她还被很多人蒙蔽住了双眼,如今她瞎了,反倒是心明了,希望一切不会太迟,希望老天爷还会给她一次机会。

    “太后您放心吧,丢不了!”金玉空间可是比什么都安全,“太后,咱们走吧,应该很快就能走出去的。”

    “好!”魏太后抓紧罗云意的手,这小姑娘身上流着罗家的血,现在她能相信的就只有她了,而罗家人从来不会让人失望的。

    罗云意从背包里拿出绳子一头系住魏太后的腰身,一头系在自己身上,然后半扶着魏太后站起来,这样她们就不容易走丢了。

    突然,荒漠里又起了一阵更强诡异的风暴,连天空都阴沉蔽日,罗云意和魏太后两个人虽然用衣服包住了头,罗云意也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但往前挪动一小步都极为困难。

    “太后,咱们找个地方先避避风,现在风太大,走不动!”罗云意冲着魏太后的耳边大声喊道,魏太后对她点点头,两个人又找了一处沙丘躲避风暴。

    “我们能走出去吗?”魏太后之前从未进入过荒漠,她现在因为眼睛看不见,只感觉到有砂砾朝着自己全身猛烈地击打过来,强烈的风几乎要把她吹起来,而地上的黄沙则像是有吸力,仿佛张开大口的怪兽要把她吞噬一般。

    “能,一定能!”罗云意很有信心,虽然这也是她第一次进入沙漠中,但有金玉空间能提供水和食物,又有指南针帮忙,只要风沙小一些或者停止,她就能很快找到出去的路。

    “哀家信你!”魏太后又握了握罗云意的手。

    过了有好大一会儿,风沙终于小了一些,罗云意再一次扶起魏太后准备跟着指南针的方向往前走,可她忽略了凡是沙漠都有潜在的危险,毒蛇便是其中最要命的一种。

    一条黄色的巨蛇早就伺机隐藏在黄沙里,当它察觉到自己的猎物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便以最快的速度滑动起来,而等罗云意察觉到的时候,巨蛇已经张开它的血盆大口朝离它最近的魏太后飞扑过来。

    罗云意下意识地便把魏太后推到一边,以更快的速度解开手腕上的匕首击杀巨蛇,这一击快准狠,直接把巨蛇的头就给割了下来,而巨蛇也没料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就像临死前的报复一样,没了身子它还能咬罗云意一口。

    手背上猛然巨疼传来,被罗云意拿在手里的匕首落在黄沙之上发出一声轻响,紧接着罗云意便直挺挺往后倒去。

    魏太后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慌乱起来,她被罗云意一下子推倒在地,听到异动便出声喊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罗姑娘?罗姑娘?!”

    “太太后!”罗云意此刻真是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想那么多用麒麟钥匙打开三楼的门了,这下子倒好,不但回不去现代,也回不到大禹朝,连自己这条小命都要交代了。

    在这之前,她想过很多种自己的死法,但没有一种是被毒蛇咬死的,唐老头在空间里准备了很多西药,可都是感冒发烧治小毛病的,他怎么就想不到放些解蛇毒的药呢。

    不过就算有自己也救不了自己了,毒素已经瞬间进入她的血液传遍全身,她不但动不了,现在连眼睛鼻子嘴巴里都在往外冒血水,顺着她的脖颈往下流去,染红了她脖子里一直戴着的金玉镜。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窍流血而亡!”此时,罗云意脑海里竟闪过这样一句话。

    好在,她还有最后一丝残存的意志,看着将她半截身子抱在怀里焦急的魏太后,罗云意露出一丝无奈苦笑,至少她死之前还做了一件好事,还有一个人在她身边陪着她。

    “太太后我不行了,背包背包外边的口袋有有一个指南针,你顺着里面指针指针的方向走,我我想”她好想回家,只是再也没机会了,罗云意的意识开始涣散,她觉得眼前一片白茫茫的,似是有什么在冲她招手,又觉得自己猛然一轻,像是要飞升到哪里去一样。

    “罗姑娘——罗姑娘——”魏太后使劲摇晃着罗云意的身体,却发现她小小的身躯在渐渐变凉,此时她的心也跟着变得冰凉起来,“罗云意,你醒醒,你醒醒,你不可以死,你绝对不可以死!”

    魏太后此时非常后悔,她不应该拖罗云意的后腿的,应该一遇到她就让她自己一个人走,她摸到了那条蛇尾巴,知道罗云意是为了救她才死得。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孩子已经没有了呼吸,黄沙漫天里只剩下她一个瞎子了。

    “谢谢你救了我,这辈子我都欠你们罗家的人情,你放心,我拼尽全力也会活下去,我要活着回到大禹朝,回到皇宫,为你们罗家平反,让你们罗家恢复所有的荣耀。我还要踏平羌吴国,让他们为我的儿子、为那些冤死的罗家将士陪葬!”魏太后一边语气果决地说着,一边将罗云意轻轻放平,然后摸索着用黄沙把她的尸体掩埋,接下来的路程无论多么艰难她一个人都会坚持走下去。

    黄沙渐渐堆成了小山一般高,魏太后撑起了身子,背起从罗云意身上卸下来的背包,手里紧握着罗云意说的那个能够帮她走出沙漠的指南针,一个人步履蹒跚又十分坚定地往前走去。

    此时又不知从何处刮来一阵狂风,将原本黄沙堆积起来的山丘刮平,露出两截巨蛇的身躯,而埋在巨蛇附近罗云意的那具尸体却没了踪影。

    峰峦叠嶂、远离钢筋水泥的大山深处,一座年代久远的竹楼屹立在山腰处,错落有致的梯田将它环绕其中,在澄净高远的秋日天空下显得神秘而又静美。

    “唐教授,咱们还是送小唐教授去医院吧,她都昏迷七天了!”竹楼内的卧房里,四五个男女看着已经躺在床上昏迷七日的年轻美丽女子对一位坐在床前久久不语的头发花白的老者建议道。

    “先不用,再看看!”老者脸色凝重地看向躺在床上的女子说道。

    再看看?还看什么?!这小唐教授本来好好地在梯田里突然就倒地昏了过去,大家急着要把她送到附近的医院,但小唐教授的爷爷唐教授却不准,甚至连大夫都不让请,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你们事情都做完了?!全都出去,围在这里干什么,她醒了我会通知你们的!”老者冷着脸扫了一眼屋里的人,那几名男女便再也不敢吭声,而等他们都乖乖走出去,老者才脸色一变,叹了口气又朝床上之人看去,“丫头,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老者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他说完这句话,床上之人的手指微微动了一动。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