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信她信我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信她信我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好,这事情还要从六年前我在西郊皇家田庄接到太后的进宫懿旨说起!”唐云意告诉沈宝儿她跟着太后身边的黄公公进了宫,然后在太后的寝殿被鬼娃和黄公公打晕带到了羌吴国,又和同样被劫持的魏太后到了羌吴国太皇太后巴雅的宫中。

    她还告诉沈宝儿明王之死和罗家冤案的真相,当然关于两个女人和唐老头的感情纠葛她省略掉了。

    “什么?!当日在北疆被射杀而死的明王竟然是假的!这一切都是羌吴国那位太皇太后捣的鬼?”沈宝儿惊讶地看着唐云意问道。

    “是的!对了,沈家姐姐,你知道罗家的冤案是怎么被平反的吗?我和太后失踪之后又发生了哪些事情?”唐云意问道。

    “当时我人在西南,京城里发生的事情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后来还是赐哥儿来信告诉我你的父亲找到了罗家被冤枉的证据,再后来皇上亲自下旨为罗家平反,并且派了皇家护卫迎罗老元帅进京。你失踪的那天正赶上太子逼宫,要不是梁小王爷控制住京郊的二十万大军,太子就成功了,最后太子逼宫失败自杀而亡,太子妃逃跑途中被齐王抓获,死在了狱中。”沈宝儿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唐云意,“云意妹妹,你还活着,那太后?”

    “巴雅想杀了我和太后,还好王桂出现救了我们,只是鬼娃又出现把我掳走,我们四人进入到一片诡异的荒漠中,然后风沙将我们分开,还好我又找到了太后,只是我被巨蛇咬伤昏死过去,等我再醒来时便被一位世外高人带到了西南之地的一处深山里疗伤,从他那里我才知道,他是我师父沧游子的同门师弟,因为算出我有危险,便前去荒漠救我,当时我身中蛇毒就剩下一丝气息,而师叔他并没有见到太后的身影,所以我也不知道太后现在是生是死。”唐云意半真半假地说道。

    “你不是说太后她的眼睛已经瞎了,羌吴国的十里荒漠可不是一般人便能走出来的,太后她老人家怕是——”沈宝儿话没有说完,但意思不言而明,能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活下来不太可能,除非魏太后也像罗云意一样幸运地遇到了高人出手相救。

    “希望太后她能够吉人天相!”自己可是用一条命救了她的,要是她就那样死在荒漠中,唐云意也会觉得很惋惜。

    “希望吧!”沈宝儿也是一叹,又看向唐云意,“那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为了解我身上的蛇毒,师叔他用了整整六年的时间采用‘脱胎换骨’之法救了我,所以我的容貌还有声音都变了,而师叔为了救我一身修为耗尽,前段时间过世了,葬了师叔我便出来找你们了。”唐云意想着这个理由或许很多人还是能接受的。

    果然,沈宝儿听后关心地问道:“那你的身体现在怎么样?”

    “已经没事了!”唐云意说道。

    “那就好,你师叔乃是世外高人,既然他能算出你有危险,应该也能算出自己的寿限,一切都是天命,你也不要太伤心!”沈宝儿安慰道。

    “沈家姐姐说的是,师叔临死之前也说一切是命数!”唐云意想起文真道长临死之前说的话。

    “你的家人若是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很开心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弟妹?”沈宝儿笑着问道。

    “等过两天四姐身体好一些吧!”唐云意怕罗思雪太激动对她休养身体不利。

    “也好,赐哥儿若是知道你便是罗家五姑娘,也一定会很开心的,你还不知道吧,他现在不但是你四姐夫,还跟着你祖父学了罗家枪法,现在可是你祖父最得意的弟子之一。”沈宝儿说道。

    “我最没想到的是沈大哥会娶了四姐,也不知道其他几位哥哥姐姐都怎么样了!”唐云意一笑,六年的时间改变了太多的人和事,也有太多的意外是她想不到的。

    “这些还是让弟妹告诉你吧!”沈宝儿忙让人去请沈天赐,结果沈天赐去了大营,两天后才能回来。

    躺在床上歇息的罗思雪这两日觉得姐姐沈宝儿对那位唐公子太过殷勤了些,两个人还常常避着下人到一旁谈天说地,有说有笑的样子显得很是亲热,她都看到两三回了。

    “姐姐,你别怪我说话太直,你与那唐公子还是不要走得太近!”这一天,罗思雪拉住又要去找唐云意的沈宝儿说道。

    “怎么了?”沈宝儿不解地问道。

    “那唐公子人是不错,长得也英俊,可毕竟男女有别,你与他在一起难免会惹出一些闲话!”罗思雪直接说道,她可不会拐弯抹角地说话。

    “呵呵呵!”沈宝儿听后笑了几声,意有所指地说道,“你要是知道她是谁就不会这样说了。”

    罗思雪不明白地看了一眼沈宝儿,却听到沈宝儿让身边的丫鬟去请唐云意,不一会儿唐云意就来了。

    “你们全都下去吧!”沈宝儿让房内的下人全都出去了,就剩下她和罗思雪、唐云意三人。

    “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罗思雪不解地问道,又看了看从进门就一直对她微微笑的唐云意。

    “大将军夫人,你看看这个还认识吗?”唐云意是背着她的小背包来的,她从里面掏出了一把精巧的连弩,这是当初她在山围村做的三把中的一把,另外两把她分别给了罗思雪和罗勇峰。

    一看到这把连弩,罗思雪就从床上直接蹦了下来,然后走到近前仔细看了一眼,瞪着眼满是警惕疑惑地看向唐云意:“这弩你从哪里得来的?”

    “这是我自己做的,一共做了三把,我留下一把,另外两把不是给了四姐你和五哥吗?四姐,难道忘了?”唐云意一脸柔和地看向罗思雪。

    “意姐儿?”罗思雪不确定地看着唐云意喊了一声。

    “四姐!”唐云意忍不住落下泪来,等待了一年终于见到这个时空的亲人,此刻与罗思雪的相认让她心情激动。

    “你真的是意姐儿?!可是你的脸你”罗思雪顿时手足无措起来,真的是她小妹再一次死而复生了?

    “弟妹,你先别激动,听云意妹妹慢慢和你说!”沈宝儿安抚罗思雪道。

    罗思雪慌忙点头眼睛始终没离开唐云意,唐云意又把她对沈宝儿讲的经历对罗思雪说了一遍,当然为了使罗思雪进一步确认她的身份,她还讲了一些只有她们姐妹知道的私房话。

    “意姐儿——”罗思雪猛地大力把唐云意抱在怀里,唐云意疼得呲牙咧嘴一下,这让她想起在海上的时候两姐妹也有这样一番“亲密”,当时她的胳膊差点儿被罗思雪给捏断。

    “四姐,疼——”唐云意笑着说道。

    罗思雪忙放开唐云意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哪儿疼?”

    沈宝儿无奈一笑,说道:“你们两姐妹好好聊聊,我先去看看俊哥儿和英姐儿。”

    沈宝儿离开之后,罗思雪将唐云意直接拉到床上坐下,先是仔细地打量一番,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样到爹娘面前,他们肯定认不出你来的,我们都以为你死在了羌吴国呢。”

    “四姐,家里人都怎么样?爷爷奶奶和外公、爹娘他们身体好吗?罗家的冤案又是怎么平反的?”唐云意急着问道。

    “六年前你在京城突然失踪,消息传到永岭,家里人都急坏了,后来得知你和太后被劫持到羌吴国,而且进了十里荒漠,再后来,梁小王爷在荒漠里找到了王桂和鬼娃的尸体,但却没有寻到你和太后的,一开始我们也不愿意相信你死了,可后来一年又一年过去,一直没有你的消息,再后来梁小王爷在荒漠里找到了你从不离身的那把匕首,大家这才认为你不可能活着。”罗思雪听沈天赐说过,羌吴国的十里荒漠里到处都是尸骨,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连王桂和鬼娃那样的高手都走不出来,更别说罗云意和魏太后她们两个了,“至于罗家的冤案是爹和梁小王爷找到了三叔和明王的血书,证明当年的事情根本是子虚乌有。”

    “叶染修,他——还好吗?”听完罗思雪的话,罗云意又问道。

    造化弄人,唐云意也没想到金玉空间会再次把她送回现代,而她还能回到这里。

    “说不上好不好,夫君说自从你不见之后,四哥变得更加暴戾,而梁小王爷变得更加冷漠,现在他们一个守着大禹朝的北疆,一个守着大禹朝的东南,如果知道你还活着,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只是老祖宗他——”罗思雪有些欲言又止。

    “老祖宗他怎么了?”唐云意心里一紧。

    “确认你死之后,老祖宗忧伤过度,已经听不见了,后来被梁小王爷送到东南一处茶园静养,也不知道现在身体如何!”罗思雪说道。

    “怎么会这样!”唐云意仿佛有石头堵住胸口,她的空间里有助听器,不知道对梁老王爷有没有帮助,她得尽快让家人、朋友都知道她还活着的消息,只是皇上要是问起魏太后,她该如何回答呢?

    “意姐儿,你都不知道,你出事之后,奶奶和娘亲都大病一场,直到现在娘还常常以泪洗面,她说六个儿女中最对不起的便是你,你自小不在她身边,她便已经很愧疚,又让你小小年纪为了家族东奔西走,最后连性命都丢了,她总说一切都是她的错!”罗思雪说着说着也流下泪来,她一向不爱哭,但此刻却忍不住。

    唐云意也是眼睛湿润,她抬起手轻轻擦拭掉罗思雪眼角的泪珠,又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大力地推开,沈天赐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位娇俏的佳人,正是沈天赐的那位表妹崔嫚儿。

    突如其来的推门声让唐云意下意识地一把搂住罗思雪,而这看在沈天赐眼里简直是妒火中烧,虽然眼前的小公子救了他的妻子,但他怎么可以如此轻薄无礼。

    “表哥,你看我没有说错吧,这位唐公子根本就是不安好心,表嫂都被他迷惑了!”崔嫚儿眼角微挑很是得意地看了罗思雪一眼。

    “你们在干什么?”沈天赐怒气冲冲地问道,此刻他脸都要黑成锅底了。

    罗思雪刚想开口解释却被唐云意按了一下肩膀示意她别说话,姐妹两个心有灵犀,罗思雪便低着头不吭声了,而这在沈天赐看来却是默认,最可恶的是他心爱的女人竟一脸娇羞地被另一个男人搂在怀里。

    “你给我放开她!”沈天赐大踏步向前,眼看一把就要抓住唐云意给他甩飞出去,罗思雪动作更快地一个转身拦住他,将唐云意给护在了身后。

    “沈天赐,你要是敢碰她一根手指头,我跟你没完!”罗思雪眼冒怒火,又瞪了一眼崔嫚儿。

    “雪儿,你——你护他?你别忘了谁才是你的夫君!”沈天赐双手握得嘎吱嘎吱响,看向罗思雪身后的目光都能把人灼伤。

    唐云意将罗思雪轻轻推开,然后冷笑地瞅了一眼崔嫚儿,又不满地看向沈天赐:“这个女人你怎么还没送走!明知道她对你居心不良还留她在府中,沈天赐,你别忘了谁才是你的妻子!”

    “我们的家事不用你管,你救了我的夫人我很感激,但请你离她远点儿!”沈天赐想把罗思雪拉到自己的身边,却被罗思雪一把甩开。

    “抱歉,这一点我可做不到!”唐云意冷冷一笑,“我看你对你的夫人也不是一心一意,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反而是不相信自己的夫人,家里还留着这么一朵白莲花,我看你们夫妻关系迟早要出问题,不如现在就散伙吧!”

    “表哥,我就说这位唐公子怎么刚好出现救了表嫂,说不定这都是他们之前就预谋陷害我的。”崔嫚儿心里一喜,罗思雪越护着这个小白脸,她做大将军夫人的日子就越近,然后又一脸痛心疾首地看向罗思雪,“表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表哥,他那么喜欢你,你却背叛他,亏得为了给你解毒他连自己的内力都耗损大半了。”

    “沈天赐,我说我没有,你是信我还是信她!”罗思雪没理崔嫚儿,而是目光直视着沈天赐,她受够了整日里拈酸吃醋,不是她不会玩心计,只是她不屑于把心思用在崔嫚儿这种女人身上。

    “我自然信你!”沈天赐毫不迟疑地说道,“可眼前这一幕又该如何解释?”

    “你是信自己的眼睛还是信自己的心?一个女人两三句话就撩拨得你对自己的妻子产生怀疑,若是千军万马之中,敌人故意给你设下圈套,你能分辨得出来吗?沈大将军,你连家事都处理得如此拖泥带水,真怀疑皇上怎么会封你做大将军的。”唐云意话中不无讥讽意味,沈天赐这个人因为经历了家族的巨变,早已不是那个单纯少年,他对别人疑心、戒心都比较重些,但唐云意认为罗思雪是他的妻子,他们夫妻之间不应该怀疑来怀疑去的。

    “我说了,这还轮不到你来管!”被唐云意如此奚落,沈天赐脸色更沉了,但有一点她说的对,在崔嫚儿的这件事情上他是不太果断,总想着她是死去舅舅的唯一女儿,她一个女孩子孤苦无依的,哪想到会让他们夫妻之间出现矛盾。

    “赐哥儿,你在干什么!”沈宝儿急走进房间内,她一听丫鬟说沈天赐带着崔嫚儿来罗思雪的房间,就担心会出事,她这个表妹实在不让人省心。

    “表姐,表嫂她——”崔嫚儿一看到沈宝儿就急着要告状,却被沈宝儿一巴掌打在了脸上。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