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柏宽出事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柏宽出事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谢家出事,牵涉了不少人,皇帝趁势将一些官员贬职的贬职,削官的削官,这样就空出一部分位置,会钻研的沈穆轲升官了,足足升了一级,从吏部侍郎升任正四品吏部右侍郎,正四品。

    锦都是权贵的聚集地,正四品属于低级官员,不过吏部右侍郎这个职位的,却不容小觑。吏部管的是官员任免、考核、升降、调动等事物,吏部尚书之下,最大的就是两个左右侍郎,吏部右侍郎是实打实的实职。

    沈母大喜,觉得家门有幸,开了祠堂告慰先祖。凑巧的是沈穆轲任职书下来的第二天,是大早朝,沈母为了表示隆重,也为了表示高兴,让家中所有人都穿戴一新欢送他。

    次日寅时初,沈丹遐打着呵欠,满脸倦意的进了三房正院的门。陶氏一看她这样,心疼坏了,“乖乖忍忍,一会睡回笼觉。”

    沈丹遐捏着帕子擦去眼角因打呵欠流出来的眼泪,问道:“娘,二哥三哥怎么还没过来?”

    “我让他们直接去萱姿院了。”陶氏牵着沈丹遐的手,带着她往外走。

    半道上遇到了沈柏密、沈柏宯几兄弟,“三婶(母亲)。”

    陶氏微笑颔首,沈丹遐唤道:“二哥哥,三哥哥,四哥哥,五哥哥,六哥哥,早上好。”沈柏宽和沈柏实不见踪影,自从沈柏宽参加送春宴后,出门的频率更高了,三天两头的夜不归宿。

    “九妹妹(妹妹)早上好。”沈柏密等人齐声道。

    陶氏带着这一群孩子进东居室,沈穆载、林氏、沈穆轼、周氏并沈丹蔚姐妹们已然在座,彼此见礼落座,周氏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声,问道:“三弟妹,三弟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陶氏整了整衣袖,似笑非笑地道:“二嫂子是喝了海水吗?连小叔子房里的事也管。”

    这可不是什么好话,沈穆轼恼怒地瞪了周氏一眼,周氏讪笑道:“我就随口那么一问,没想管你们房里的事。”

    陶氏嗤笑一声,移开视线不理会她。

    过了一会,沈母过来了,见众人都到,却不见沈穆轲,不满地剜了陶氏一眼,怪她拢络不住男人,全然忘了她昨夜借口沈穆轲升官,身边没人伺候,把身边一个叫绢绣的二等丫鬟赏给他。

    足足又等了一刻钟,折腾半宿的沈穆轲,面带些许倦意,身穿四品绯色官服,腰系金带,佩药玉、云鹤花锦绶和两个金绶环走了进来。都说相由心生,纵然沈穆轲容貌长得好,可沈丹遐看了,觉得他丑陋无比。

    “三儿。”沈母笑得满脸菊花开。

    “母亲。”沈穆轲行礼,“儿子给您请安。”

    “快快起来。”沈母上前扶起了他,拉着他的手,在罗汉榻上坐下。

    母慈子孝了一番,婢女送来了步步高升汤,沈母端起碗,笑道:“我儿,吃一碗高升汤,从此官运亨通。”

    “谢母亲。”沈穆轲接过碗,将一碗温热的高升汤喝完,“母亲,我去上朝了。”

    “好。”沈母领着一大家子人送他出门。

    到了萱姿院外,沈穆轲停步道:“母亲请回。”

    沈母也知不合适送他去二门外,道:“老大送送你弟弟。”

    一直当背景板的沈穆载应了声是。

    把沈穆轲送到二门,看着他上了轿,一家人都散了,各回各房,可这天注定没有好觉睡,沈丹遐脱了外裳,躺在床上正迷瞪着,侍琴匆匆进来,“姑娘醒醒,姑娘醒醒,出事了,出事了。”

    “谁出事了?”沈丹遐打着呵欠问道。恶意地揣测,难道沈穆轲的轿子坏了,他摔出来嗑掉了牙?

    “大少爷和七少爷出事了,老太太让大家都过去。”侍琴道。

    沈丹遐坐了起来,“他们出什么事了?”

    “大少爷和七少爷是被小厮抬回来的。”侍琴边挽帐幔边道。

    锦书拿起搁在衣架上的衣裳,披在沈丹遐肩头。沈丹遐掀开锦被,“倒杯茶水来。”今日这回笼觉是睡不成了。

    沈丹遐猛灌了两杯茶,让自己清醒些,又重新穿上外裳,梳了头发,去了三房正院,进门就听陶氏在跟招财抱怨,“我们不是他爹娘,又不是大夫,折腾我们过去做什么?”

    话虽这么说,可人还得过去。陶氏和沈丹遐冷了张脸去了二房正院,沈柏宽直接被抬进了二房正院,沈柏实被抬去了前面的他的房间。

    一进院门,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沈丹遐没提防,被吓得打了个趔趄。因大夫还在给沈柏宽正骨,陶氏和沈丹遐没进卧房,在小厅坐着,沈穆载和林氏已在座,接着沈丹蔚姐妹们也过来了,最后到的是沈母。

    在门外就已迭声问道:“宽哥儿怎么了?”

    “老太太来了。”婢女扬声禀报。

    沈穆轼从卧房出来,“母亲,您怎么来了?”

    “宽哥儿在哪?他伤得重不重?是谁伤了他?”沈母问道。

    沈穆轼抹泪道:“宽哥儿四肢都被打断了,动手的是昌信侯府的五公子魏兴民。”

    沈母愣了一下,哭喊道:“怎么会招惹上那个祸头子?”

    锦都有四个出众的公子,当然现在只剩三个了,谢书衡随祖父和父亲流放了。锦都还有四个浪荡子,魏兴民高居榜首。

    折腾了近一个时辰,沈柏宽的四肢的骨头被接上了,绑上了夹板,只是他右腿伤势太重,纵然接好了,也会短上一截。周氏得知此噩耗,哭得不能自己,她最骄傲的就是生了沈家的嫡长孙,如今沈柏宽成了瘸子,不能入仕为官,也寻不到好亲事,她所有的期盼都落了空。

    沈丹遐随陶氏进去看过因疼痛而脸色煞白的沈柏宽,就离开二房正院,回祉园,不打算多管沈柏宽的事。做为一家之主的沈穆载却不得不管,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子沉声问道:“宽哥儿,魏兴民因何对你下这般的狠手?”

    沈柏宽吱吱唔唔,半天说不清楚。沈母舍不得看他为难,道:“不管是什么事,他魏兴民也不能下这样的狠手,怎么着,这是欺负我们沈家没人?一个败落侯府,得罪就得罪了,等老三回来,告诉他,让他上折,我们沈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沈母说了这话,沈穆载也不好多说,众人就此散了,让沈柏宽好好休息,至于沈柏实,沈穆轼和周氏就跟不记了,问都没问一声,大夫还是沈柏密给请的,他的伤比沈柏宽轻,没有伤筋动骨,多是皮外伤。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