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各有手段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各有手段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宅子从外看很普通,门上悬着的匾上写着两个斗大的字“余宅”,宅子里住着一对中年夫妻和几个仆人仆妇,夫妻把徐朗主仆迎了进去,行礼道:“属下见过主子。”

    “不必多礼,那三个人可招了?”徐朗问道。

    “没招,三个人都嘴硬得很。”中年男子道。

    徐朗冷哼一声,“下去看看他们。”

    中年男子在前,徐朗居中,常缄殿后,主仆三人,到了书房,扭动机关,垒满书的书架缓缓移开,露出暗室的门,里面光线昏暗。

    在地道两边有不少石室,石室里面都堆放着一些包着铜角的箱子,走到底,仍是一间不大的石室,石室里罢着两张四方桌子,几把玫瑰椅,在石室顶的正中,镶着一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三颗拳头大的夜明珠。

    夜明珠的下方的地砖与其他地砖无异,然常缄走过去,运气摁下了地砖,就见旁边厚重的墙壁,缓缓打开,露出另一条地道。往下走十层阶梯,这条地道有点潮湿,也不算太长,约十五米左右,走到头,是一间长五米,宽三米的刑室。

    三个黑衣男子被石壁上的铁钩锁住了琵琶骨,他们被吊离地面些许,若不想琵琶骨被铁钩撕扯得太疼,可以踮起脚,只是他们身上有伤,体力不支,踮不多久,脚一软,铁钩就会再次撕扯他们的伤口,令他们生不如死。

    看到徐朗主仆进来,居中男子破口大骂道:“徐家小贼,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们兄弟一个痛快。”

    徐朗勾了勾唇角,道:“我是不是男人,不由你们置喙。你们的生死,却由我掌控。”

    常缄从旁边提来一张椅子,放在徐朗身后,“主子,请坐下审讯。”

    徐朗一撩锦袍,在椅子上坐下,那中年男子不知从何处倒来一杯热茶,恭敬地双手奉到徐朗面前,“主子。”

    徐朗接过茶杯,吹了吹,抿了一口。看他这作派,三个被吊着的人面露愤怒,居中之人再次骂道:“徐小贼,你这个虚有其表的伪君子,世人都被你蒙骗了,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老子宁死不屈。”

    徐朗冷笑一声,常缄走了过去,拉了拉铁链,那男子闷哼了一声,脸因疼痛而扭曲。徐朗看着他身上的血滴落到地面,道:“三位不愧是他培养出来的走狗,骨头硬,不愿意招,那就这么吊着好了,你们就慢慢熬着好了。”

    三人已被折磨了四天了,不管是身还是心,都濒临极限,左边那人面上闪过一抹挣扎。徐朗捕捉到了,眸光微转,抬手将一杯茶水泼向左边那人。他眼法准,水全泼在了那人的伤口上,那人发出一声惨叫,“我招,我招,我招。”

    居中之人脸色大变,喊道:“闭嘴,闭嘴,你给我闭嘴。”

    “大哥,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居左之人激动的脚下站立不稳,拉扯了铁链,铁钩又拉扯他的琵琶骨,痛得他差点落泪,他受够,真得受够了。

    居中之人道:“死有何惧?十八年后又是条好汉。”

    “你们这些走狗,死后会下十八层地狱。”徐朗冷冷地吓唬他们。

    居左之人惊恐瞪大了眼睛,“徐大人,徐大人,我愿意招,我愿意招。”

    “余柱,将他带到里间去,好好审审。”徐朗发话道。

    “是,主子。”中年男子也就是余柱,抬了下手,从角落走出两壮汉,取下挂在石壁上的铁环,架着居左之人,去里间审讯。

    徐朗站起身,弹了弹锦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道:“这两个狗东西没用了,剁碎了做肥花料。”

    “是,主子。”常缄挽袖,做凶恶状。

    居右之人顿时崩溃,大喊道:“不要不要,我也愿意招,我也愿意招,徐大人,您大人大量,饶了我这条狗命。”

    居中之人绝望而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他不怕死,可另外两人却怕死,他拦不住,却也绝不同流合污。徐朗也不需要他招供了,示意将居右之人也押去里间审讯,他把手背在身后,转身走出了密室,穿地道,回到了地面上。

    与此同时,程珏也在接受他母亲苗氏的审问,“康宁县主身份高,你说不高攀,好,那我们就不高攀。吴大人是工部员外郎,他家的闺女这总门当户对了吧,吴家姑娘长得也不错,知书达理的,你咋还不愿意呢?”

    “母亲,您别急,先看看这个。”程珏从袖袋里掏出一张叠着的纸,双手递给苗氏。

    苗氏接过展开一看,脸黑了,“这上写得都是真的?”

    程珏温和地笑笑道:“母亲,我是不会诬陷人,查清这事,费了不少功夫,毕竟吴家人瞒得死死的。”

    苗氏对自家儿子的秉性还是清楚的,“这吴家姑娘是个面上人,可不能娶,娶回一搅事精,会家宅不宁的。”

    “母亲说得对,娶妻不贤,祸害三代。母亲,我的亲事不着急,慢慢寻访,得挑个好的,孝顺的老人的,才能娶进门。”程珏淡笑道。

    “你怎么会想着去查这吴家姑娘?”苗氏又看了眼手中的纸,叹了口气,那吴家姑娘瞧着大方得体,怎么私下这么恶毒呢?难道她真得老了眼花,看不清人了?

    程珏轻摇纸扇道:“从来都是抬头嫁女,低头娶媳的,可吴家反其道而行,这里必有蹊跷,因而去查了查。”他说得也算是实话,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不想娶吴姑娘,但说服苗氏并不容易,才这么迂回行事。

    “吴太太长了张寡嘴。”苗氏气呼呼地道,想到吴太太在她面前说得话,觉得不是自己眼光不好,她是被人哄骗了。

    程珏笑而不语,他不会直接说自家母亲耳根子软。

    苗氏还是有点心虚的,差点害了儿子一辈,道:“行了,这事我心里有数,你的亲事,我会慢慢寻访的,不会再闹出这种事来,你回房歇着去吧。”

    “儿子告退。”程珏起身离开,顺利解决迫在眉睫的亲事,唇角上扬,心情愉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