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七月初七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七月初七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董其秀好话说了一箩筐,又许诺给沈丹逦买一枝鎏金嵌贡珠流苏簪,才哄得沈丹逦答应帮她抄写十篇《女则》;董其秀心力交瘁地离开沈丹逦的房间,下了楼,在楼梯口遇到了沈丹念。

    “你来这做什么?”沈丹念皱眉问道。

    身为妾室的董其秀,是不能随便走动的,尤其是不能到姑娘们住的小楼来,沈母怕庶出的姑娘被生母教坏,自甘堕落去当妾;沈妧妧当年做了继室,就令沈老太爷颜面扫地,曾放话说沈氏女绝不可以做妾,沈母牢记这个嘱咐。沈丹念自幼在沈母身边长大,和董其秀没多少母女情分,而且在沈母的教导下,对董其秀是鄙视的,若不是董其秀不时贴补她,她理都不会理董其秀。

    “十二姑娘,能去你房里说话吗?”董其秀问道。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沈丹念冷淡地道。

    董其秀捏紧了手中的帕子,心中不快,却拿这个被沈母宠得刁蛮的女儿一点办法也没有,也不多说废话,直接道:“抄十篇《女则》,明早交给我,我给你买一枝鎏金花卉簪。”

    “太太罚你抄《女则》,你就乖乖抄,你还真没用。”沈丹念嘲讽地道。

    “你不懂。”董其秀皱眉,她想不抄,可是却不得不抄,正妻要整治小妾,有着天然的优势,而且她现在红颜未老恩已断,又没有儿子傍身,真惹恼了陶氏,虽因有生育之功不至于被卖掉,但肯定会被送到庄子上去的。

    “我不需要懂。”沈丹念撇嘴道。

    “一枝鎏金花卉簪,抄十遍《女则》,可行?”董其秀问道。

    沈丹念想了想,道:“再加一个鎏金手钏。”

    “你也太贪了吧。”董其秀肉痛地道。

    “给,我就帮你抄十遍《女则》,不给,这事就算了。”沈丹念斜眼道。

    “给给给。”董其秀无奈得答应了。

    事情解决了,董其秀离开小楼,回了院子,让婢女送来热水,往里面滴了几滴桂花香精,袅袅升起的白雾里,弥漫着浓郁的桂花香味,董其秀脱了衣裳泡了进去。然而这晚,董其秀没能等到沈穆轲。

    戌时三刻,微醺的沈穆轲回来了,他遵行内心所想,去睡鹂姨娘了,让董其秀枯坐等了半宿,次日天明,收到两个女儿让婢女送来的《女则》,就去三房正院见陶氏。

    陶氏看着青白着一张脸的董其秀,不屑嗤笑,对她丝毫也不同情,纵是佳人,甘为妾,也令人瞧不起,让招财点了数,确认是二十遍,翘起脚,道:“回房去给我做双鞋,要千层底,绣重瓣牡丹花。给你五天时间,手上有活,就不会到处走动了。”

    “太太,昨儿明明你同意让我找十二姑娘十三姑娘的。”董其秀气得脸色由白转黑。

    “用你的猪脑好好回想,我说过的话。”陶氏冷声道。

    “我不去找十二姑娘十三姑娘,怎么让她们帮我抄《女则》?你这分明是为难我!”董其秀恼羞成怒,口不择言。

    “我就为难你了,怎么着?”陶氏挑眉,“牙尖嘴利的,你是不是想挨巴掌?”

    这话有几分无赖,董其秀气得嘴唇直哆嗦,却不敢再多言。

    陶氏整治董其秀的事,沈丹遐知道,并不多管,而是想法把徐朗约了出来,把那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徐朗,听得徐朗俊脸阴沉发黑。

    “我又没事,你板着脸做甚?怪吓人的。”沈丹遐娇声道。

    徐朗眸色微黯,不安地问道:“你怕我?”

    “不怕。”沈丹遐摇头,“我要是怕你,早离得你远远的啦。”

    徐朗转忧为喜,唇角微扬,问道:“你要做什么?”

    “我那毒药是假的,我骗他们只能骗一时,等他们想明白了,我就拿捏不住他们了,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们乖乖臣服,为我所用?”沈丹遐托着腮看着他,眼睛亮晶晶,充满了对他的信任。

    “你要办什么事?我手下有人,可以借给你,不必费心收服这些人,他们不过是些乌合之众。”徐朗正颜道。

    “我暂时也没什么事要办,就是机缘巧合遇上了,为免这七人日后成祸害,才想将他们约束住。”沈丹遐解释道。

    “这事就交给我来办。”徐朗浅笑道。

    沈丹遐没有异议。

    时光如流水,转眼小半个月过去了,六月底,陶氏带着沈丹遐去程家,和苗氏盘店铺的账。沈丹遐找到程珏问那天的胜负情况。程珏坦荡地道:“我输了,紫林棋社的东家是高手。”

    “没关系,下回再赢他。”沈丹遐安慰他道。

    程珏温和浅笑,道:“棋我下输了,不过李大哥送了我一本《兰草谱》,你要不要看?”

    “要要要。”沈丹遐欣喜地迭声道。

    程珏领着沈丹遐去了书房,拿出《兰草谱》,递给她。沈丹遐翻看了几页,就兴奋地道:“程二哥,我们摆棋子对弈。”

    程珏没有拒绝,两人对弈三局,程珏表明会将《兰草谱》原样绘出来送给她,沈丹遐这才意犹未尽的随陶氏离开。

    过了几日,到了七月初七,七夕节,相传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这个时空与沈丹遐熟知的历史虽有许多不同,但神话故事里的人物却差不多,天河之东有织女,天帝之子也。年年机杼劳役,织成云锦天衣,容貌不暇整。帝怜其独处,许嫁河西牵牛郎,嫁后废织纤。天帝怒,责令归河东,但使一年一度相会。

    连天帝都有怜爱之心,让有情人一年一度相会,地上的君主和家中的长辈,也大开方便之门,让男男女女在这天到月老庙牵红绳,走姻缘路。

    徐朗和沈丹遐虽然还没家里人挑明,不过徐朗是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的,一大早就到沈家来了。

    “今天是七夕节,街上很热闹,不出去逛逛?”徐朗问得是好玩闹的沈柏寓。

    “去,肯定去,吃过午饭歇个午觉就去,晚饭我们去店里吃,我请客。”沈柏寓豪爽地道。

    “你请客?三哥,你有银子吗?”沈丹遐质疑地问道。

    沈柏寓吧咂了几下嘴,干笑道:“我请客,妹妹出银子。”

    沈丹遐嗤笑一声,扭头不理他。沈柏密瞪他道:“好有出息,这话都说得出口。”

    沈柏寓嘿嘿笑了几声,“等发了月钱银子,我把银子还给妹妹。”陶氏穷养儿子,富养女,沈柏密兄弟只能每月领十两银子的月钱,沈丹遐除了月钱,店里分到的利润也全都归她所有,是妥妥的小富婆。

    “不用你请客,我请。”徐朗看着沈丹遐,眉目柔和地道。

    “每到过年过节,街上人挤人的,也没什么好玩的,不如留在家里打牌。”沈柏密扯徐朗的后腿,不想让他把妹妹拐出去。

    “要是不好玩,二哥,你为什么和清音约好了去月老庙牵红绳?”沈丹遐噘嘴问道。

    沈柏密语噎。

    “好啦,有你们三个,难道还看不住九儿一个吗?出去玩吧,只是别太晚回来。”陶氏见沈丹遐想出去,自然不会去阻拦。

    陶氏发了话,沈柏密再不愿意,也只能同意。除了还在养伤的沈柏宽,其他人都结伴出门,包括下个月就要及笄,可亲事还没定下来的沈丹蔚。

    大家不约而同的在申时正出门,毫无意外的在二门处碰到了,沈丹逦看着徐朗,眼神痴迷,“九姐姐,你们也是去月老庙玩吗?”

    “是的。”沈丹遐不喜欢沈丹逦看徐朗的眼神,微微蹙眉。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吗?”沈丹逦问道。

    “不可以。”沈丹遐厌恶地蹙眉,直接拒绝,明明徐朗对她不假颜色,沈丹逦还要死缠上来。

    “为什么?九姐姐,我是你妹妹,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苛刻?”沈丹逦含哭问道。

    “大过节的,哭什么哭?晦气。”沈丹蔚因亲事不顺,心情烦躁。

    沈丹逦抽了抽鼻子,眼泪汪汪地看向面无表情的徐朗。

    “九妹妹,十三妹妹是你们三房的,跟你们一起出门,理所应当。”沈柏宯突然开口道。

    沈丹遐眸中闪过一抹诧异,没想到一向如隐形人一般存在的沈柏宯会帮沈丹逦说话,微眯了眯眼,道:“四哥说得没错,十三妹妹是我们三房的人,她是可以跟我们一起出门,可我不愿意带她出门。”

    “九姐姐,我怎么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这么容不下我?我没想跟你抢朗哥哥,我只是想陪他身边,静静地看着他,我不会妨碍你的。”沈丹逦痴情地道。

    “不要脸。”徐朗直白的表明对沈丹逦的态度。

    “十三妹妹,你就别在这里恶心我们了,回小楼呆着吧。”沈丹遐冷笑道。

    沈丹逦不愿就这么放弃,“九姐……”

    “行了,你要点脸吧你,别喊了。”沈丹念打断她的话,“你想出门就闭嘴,再多说一句,就给我滚回小楼去。”

    沈丹逦委屈地噘着嘴,退到沈丹念身后去了。

    沈丹迅使了个眼色给沈丹迼,道:“七姐姐,我们给老太太准备的寿礼还没绣好呢,今天还是别出去玩了。”

    言罢,也不等其他人反应,扯着沈丹迼迅速离开,沈丹迅眼见沈丹逦得罪了嫡姐,聪明的撇清关系,溜之大吉。

    这时车夫套好骡车牵了过来,大房二房以及沈丹念姐妹一伙,沈柏密兄弟、徐朗和沈丹遐是一伙,各自上了车,出了沈家,一前一后往月老庙去。

    ------题外话------

    公众文是两千字一章的啊!

    呜呜,你们别催我了!我也没办法,我得听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