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七夕之夜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七夕之夜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大丰朝的风气虽较前朝开放,姑娘们可以在上元节、上巳节、清明节、端午节、七夕节、中秋节、重阳节等几个节日里出来玩耍,但平时仍然是门规森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七夕节是情人们的节日,比其他节日更添了几分缱绻和情趣。大街上,人山人海,路被堵得水泄不通,到了月老庙附近,骡车已经无法驶过去,沈丹遐等人下车,步行前往月老庙。

    “人太多了,大家相互照应着,别被挤散了。”沈柏密虽然不想理会沈家其他人,却不得不多嘴叮嘱了一句,沈柏宽没来,他为长。

    天色渐暗,街道两边的店家和住家都出来点灯,烛光因灯笼的颜色,而变得五颜六色。沈丹遐扯着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问道:

    “二哥,你和清音约在哪里碰头?你快过去吧。”

    “不着急。”沈柏密表面淡定地道。

    “你快去吧,别让清音久等。”沈丹遐催促他道。

    “二哥,妹妹这里有我和朗哥儿,你就放心去见清音,然后带她去鹊桥东,我们在那儿等你们。”沈柏寓笑道。在月老庙旁有一条小银河,在小银河之上,有一座雕着千只喜鹊的石搭桥,每年七夕节,情侣们就会走鹊桥、放莲花灯、簪花、找同心锁。

    “去鹊桥东做什么?你是不是与人约好一起走鹊桥?”沈柏密沉声问道。

    “我没有,我是为你着想,难道你不想和清音走鹊桥,放灯、簪花、找锁?”沈柏寓挤眉弄眼地问道。

    沈柏密脸微红,沉吟片刻道:“好,朗哥儿麻烦你照看他们俩个,我们一会见。”

    “我会照看好他们的,你尽管放心。”徐朗淡笑道。

    “照顾好妹妹。”沈柏密又叮嘱了沈柏寓一句,这才离开,去约好的地点找袁清音。

    人太多,沈柏寓又贪玩,左顾右盼的,没走多远,就被人群挤散了。徐朗趁机抓住了沈丹遐的左手,一本正经地道:“人太多了,手牵手,才不容易走散。”

    “朗哥哥你说这话时,目光不要闪躲,会更容易取信些。”沈丹遐低声笑道。

    “我就是为了名正言顺地牵你的手。”徐朗垂首看着身旁娇俏的小姑娘,唇角上扬,眸中含笑,烛火照映下,越发显得他面如冠玉、眉目如画。

    沈丹遐与他对视,看到他眼中宠溺的温柔,灿然一笑,道:“你可要牵牢了,别撒手哟。”

    徐朗握紧她纤细的柔荑,郑重地许下承诺,“我不会撒手的,死都不撒手。”站在不远处的沈丹逦虽听不清两人说什么,但看到两人站得很近,眼神里充满的妒意。

    “大过节的,不许说那个字,晦气。”沈丹遐娇嗔地横他一眼道。

    “好,不说那个字,我们抢在他们前面去走鹊桥。”徐朗微微笑道。

    “好。”沈丹遐弯眉甜笑,情侣走鹊桥是习俗,她随众。

    常缄常默在前,帮着分开人群,莫失莫忘跟在后面,帮着拦住往前挤的人流,眼前两人就要越走越远,跟在后面的沈丹逦急了,喊道:“九姐姐,等等我。”

    沈丹遐微愕,回首只看到沈丹逦主仆二人,其他人早已走散,眉尖微蹙,这人实在是死皮赖脸了,“你不跟着沈丹念,跟着我们做什么?我可不会管你。”

    沈丹逦从莫失莫忘身边挤到沈丹遐面前,眼泪汪汪地看着她,用哭腔道:“九姐姐,你别丢下我,这里人这么多,我害怕。”

    沈丹遐恼怒地磨牙,她再讨厌沈丹逦,在这个时候却不能不管沈丹逦,万一沈丹逦被拍花子拐走了,她也于心不忍,可沈丹逦所为,令她不快,她不喜欢被人强迫着做某些事。

    徐朗同样不愿带着这么张狗皮膏药,也清楚地猜到沈丹遐的顾虑,如是快刀斩乱麻,冷声道:“常缄,将她送回沈家去。”

    “不要,九姐姐,我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你别送我回去,我乖乖跟在后面,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沈丹逦的眼泪一颗颗掉了下来,可怜兮兮的。

    “常大哥,麻烦你了。”沈丹遐淡笑道。沈丹逦脸都白了,她没想到沈丹遐丝毫不念姐妹之情。

    “不麻烦。”常缄笑道。他家主子好不容易动心,选定了主母,他绝不容许某些心思不良的女人来破坏。

    沈丹遐牵着徐朗的手,转身就走,沈丹逦这下看清两人是牵着手的,吃惊地嘴微微张开,心往下沉,他们已经这么亲密了吗?常缄走到沈丹逦面前,拦住了她的视线,作了个手势,道:“沈十三姑娘,请。”

    “我不回去,我要去月老庙。”沈丹逦倔强地道。

    “沈十三姑娘,你若不愿意走回去,小的就辛苦点,将两位扛回好了。”常缄板着脸,语带威胁道。

    沈丹逦瞠目,她的丫鬟惊恐地扯扯她的衣袖,道:“姑娘,人这么多,也没什么好看的,还是回去吧。”

    沈丹逦不情不愿被常缄带走了。

    另一边,沈丹遐和徐朗手牵手到了鹊桥东,交给守桥人七文铜钱,买了一盏并蒂莲花灯和两朵浅红色垂丝海棠式样的绢花。恰好刚上了六对情侣,沈丹遐和徐朗是第七对情侣,守桥人松开了拦在桥口的红绳,让他们上桥。常默、莫失和莫忘,沿河岸绕到鹊桥西等他们。

    徐朗提着灯,沈丹遐拿着花,一起上了桥,河面上飘荡着十数盏并蒂莲花灯,那些都是先前上桥的情侣们一起放下去的。两人缓步慢行,居高临下地看四周的风景,天上月虽不明,星星璀燦,地上灯火通明,远处星光灯火交相辉映,融为一体,仿佛天上的星辰倾泻而下,美伦奂。

    两人走到桥中间,解下绑在桥墩上的麻绳,将莲花灯放在托盘上。徐朗侧目看着沈丹遐,道:“九儿,来,我们一起许愿。”

    沈丹遐乖乖地闭上了眼睛,默默地在心里念叨,祈求苍天保佑,有情人终成眷属。默念完,沈丹遐睁开眼看着身旁的徐朗,“朗哥哥你许得是什么愿?”

    “和你一样。”徐朗凝视她,目含柔情地道。

    沈丹遐眸光流转,撇嘴问道:“你怎知是一样的?”

    “你我心有灵犀。”徐朗唇角上扬,俯身凑近沈丹遐,柔声道。

    带着淡淡薄荷香味的温热的气息,扑打在面颊上,沈丹遐俏脸微红,羞涩地向后退了一步,垂首道:“放,放花灯吧。”

    “九儿,你过来些,站那么远怎么放?这花灯是要两个人一起放的。”徐朗眯着眼笑道。

    沈丹遐听话的走了过去,两人双手拿着麻绳,同心协力将放着莲花灯的托盘往河面放。桥上的人看风景,桥下的人看桥上的人亦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尤其徐朗俊,沈丹遐美,两人并肩而立,好一对金童玉女。

    他们共放花灯的这一幕,落入高鋆的眼中。野心勃勃的高鋆是没空过这种无聊的节日的,不过因徐奟为他办成了一件大事,高鋆心情好,陪徐萝来月老庙游玩;夫妻俩身份尊贵,与人挤了一会,就去小银河边的一家茶楼歇息。

    “王妃,你看看桥上那个是不是你的堂弟徐朗?”高鋆把手中的千里镜递给徐萝。

    徐萝接过千里镜,走到开启的窗边,拿着千里镜往外看,很快就找到站在桥上放花灯的徐朗,当然也看到了他身边的沈丹遐,柳眉微蹙,喃喃自语问道:“这两人怎么会凑在一块?”

    “有什么问题?”高鋆问道。

    “我堂弟身边的那个女子是大伯母娘家的侄女,今年。”徐萝以为高鋆不认识沈丹遐,“她今年才十一岁,可朗弟已有十八岁,这年龄相差好几岁呢,不是太合适。”

    “的确是个问题。”高鋆拿过千里镜,往外看,正好看到徐朗在为沈丹遐为簪花,沈丹遐笑得一脸甜蜜;高鋆眸中染上一层怒意,这小丫头不但是他看中的人,而且还是对他成大事有人的人,他绝不允许旁人染指。

    徐萝没有觉察到高鋆龌龊想法,虽然成亲已有数年,可她并了解高鋆,不知道他喜欢的这种稚嫩的小姑娘,有的小姑娘因经受不住他在床上的折磨,香消玉殒。

    沈丹遐压根不知道她被一个像毒蛇般的人给盯上了,和徐朗放了花灯、簪了花,从桥洞里找到了一把鎏铜同心锁,手牵手下了桥。常缄、莫失和莫忘已在桥西等候多时,看到两人安然无善,都松了口气。

    “姑娘,开锁的钥匙摊在那边。”莫失已在附近转了一圈。

    “带路。”沈丹遐笑道。

    “姑娘请随奴婢来。”莫失领着徐朗和沈丹遐过去找钥匙。

    看守钥匙摊的是一对中年夫妻,看着一对长相气质都出众的情侣,穿戴也不差,两人的笑容都深了几分,客气话都多说了几句,不过在商言商,这选钥匙的费用没降低,一文钱一把。

    徐朗仔细看了看同心锁,数了一枚铜钱给老板,道:“请拿第四十八号钥匙给我。”

    男子依言从挂钥匙的架子上,将系着写着四十八布条的钥匙取了下来,双手奉给徐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