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沈家分家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沈家分家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沈穆轲出了三房大院门,让人去请两个兄长去萱姿院,沈穆轲很清楚,被御史弹劾会影响到自己的前途。一路走到萱姿院,想出了解决的法子。

    沈母喝了醒酒汤,歪在软榻上打盹,婢女通报三老爷来了,她愣了一下,这个时候,老三过来有啥事?

    沈穆轲匆匆进来,抬手示意婢女们退下,低声道:“母亲,出事了。”

    沈母惊愕地瞪大了眼,这大喜的日子,会出什么事?她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问了出来。沈穆轲冷哼一声,问道:“母亲难道没看出今天喜宴上的酒菜过于丰盛?”

    嫡长孙娶亲,沈母兴奋过头了,到是没注意酒菜的不妥,经沈穆轲提醒,顿时脸色大变,骂道:“这个蠢货,办得这叫什么事?蠢货,就知道做这面上功夫。”

    “母亲,您先别发火,一会大哥二哥过来了,我们要好好商量一下,不能因为这么件事,闹得被御史弹劾,影响仕途。”沈穆轲揉着额头,摆出苦恼不已的样。

    沈母恼怒地重重擂了下软榻,嘴里又嘀咕地骂了周氏几句;后悔当年眼皮浅,顾念那点情意,让这个蠢货进了门。

    等了一会沈穆载和沈穆轼,两人中午都饮了酒,眼睛通红,带着醉意,沈穆轼进门就很不快地问道:“老三出什么大事?急三忙四的喊我过来。”儿子今日做新郎,他趁周氏忙得无暇分身,把她身边一个他垂涎数月的婢女扯上了床,大白天的就准备再当新郎,可这刚要入巷,就有人来禀,说老太太有请,差点没被气死。

    “可不就是出大事了!”沈母怒吼道。

    “母亲,出什么大事了?”沈穆载和沈穆轼被吼得精神一振,异口同声地问道。

    沈穆轲为了达成目的,把事情往严重的说,还拿先太宗皇帝时期,承恩侯府老夫人寿宴僭越,被满门问罪一事当例子;沈穆载当即就变了脸色,他的品级没有沈穆轲高,根基自然也没有他深,怕只怕到时候御史们杮子选软的捏,把他的官职先给作没了。

    “母亲,今天来吃喜宴的人这么多,这事不好遮掩,会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沈穆载叹气道。

    沈母皱眉看着三个儿子,沉吟片刻问道:“老三,你一向主意多,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宽哥儿成亲,我这个做叔叔的也高兴,我能体谅二嫂一番慈母心肠,只是这事办得太过了,二嫂她……二嫂她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成一家人?就光顾着宽哥儿,就没想过大哥和我的处境。”沈穆轲抱着脑袋,“母亲,这事不管怎么掰扯,都掰扯不清,大哥和我的官只怕是作到头了,我们对不起父亲的期盼。”

    听话听音,沈穆载听懂了沈穆轲的话外之音,翘了翘唇角,道:“母亲,我们是一母兄弟,掰扯不清,也就不掰扯了,我和三弟认栽,日后咱们三房人就守着祖业过清贫的日子,希望宽哥儿兄弟几个能够争气,光耀沈家门楣。”

    “别说丧气话,事情还没到那一步。”沈母冷着脸道。

    三个儿子眼巴巴地看着沈母,向她讨要解决之法。沈母看着三个儿子那依赖的眼神,想起了他们小的时候,护犊之心大增,还有那么一丝得意,谁说儿大不由娘?瞧瞧,她三个儿子等着她拿主意呢。沈母沉吟片刻,道:“分家,这样二房的事就牵连不到大房和三房了。”

    沈穆载眼中闪过一抹窃喜,嘴上却竭力地反对,“母亲,这怎么可以?您还在,我们兄弟怎么能分家?不行,不能分家。”

    “母亲,我也不赞同用这种方法来解决问题,我们不能舍弃二哥一家不顾。母亲,还是再想想别的法子。”沈穆轲亦道貌岸然地附和沈穆载的话。

    这两兄弟早就想分家,可面上却摆出兄弟情深样,沈穆轼所有的心眼都用在沾花惹草和逗鸟上去了,被他们感动热泪盈眶,道:“大哥,三弟,母亲说得这个法子好,常言道‘树大分枝,人大分家。’周氏不知轻重,做出这种事来,当兄弟的,不能再连累你们,我无品无职,纵然僭矩了,最多听几句闲话,没什么大不了的。”

    沈穆轼这话,正中沈穆载和沈穆轲下怀,两人又虚伪地推脱了几句,在沈母和沈穆轼的坚持下,“被迫无奈”同意分家。为了赶在御史上折弹劾前,连夜清算沈家公中财产,二房三房等明天新人敬茶认亲后,就立刻收拾东西,寻宅子搬出沈家老宅。

    沈家分家正是陶氏的目的,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在梦里,明年沈穆载就要出事,为了不被上头查出亏空官银一事,他需要大笔的银子来填补,沈母舍不得变卖沈家祖业,想法设法逼得她不得不连压箱用的金条都拿了出来。她早就打定主意要远离这些人,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这一次,周氏送了个好机会来,她若不把握住,枉费她掌握先机。

    次日辰时正,沈家人在光耀厅等候一对新人来敬茶认亲,可是左等右等,不见人来,等得满脸笑容的沈母沉了脸色,等得周氏心急如焚,不停地往外张望;等着林氏直皱眉,陶氏摇头,新媳妇第一天敬茶就迟到,这太不懂规矩了。

    巳时初刻,沈家人终于等来了身穿红衣的一对新人。经过昨夜的洞房花烛,魏牡丹添了几分妇人的妩媚,她身边的沈柏宽仰着头,满脸餍足得意。

    “你们终于来了,还想着要不要让人去问问呢。”林氏笑道。

    沈柏宽和魏牡丹没听出她话外之意,大多数人都听出来了,这是嫌他们来晚了。沈母警告地盯了林氏一眼,道:“敬茶吧!”

    沈柏宽领着魏牡丹跪在丫鬟放在地上的锦垫上,接过丫鬟端过来的龙凤茶碗,高高的举过头顶,“祖母请喝茶。”

    沈母疼爱沈柏宽,魏牡丹又是低嫁,自然不会为难她,抿了口茶,道:“好孩子,你们要好好相处,为我们沈家开枝散叶。”她给魏牡丹的见面礼是一对赤金镯。

    接着两人给沈穆轼和周氏敬茶,两人的见面礼是一对花卉鎏金钗,周氏笑看着魏牡丹道:“以后好好服侍大少爷。”林氏和陶氏不约而同地撇了下嘴,这娶得是嫡妻,又不是娶丫鬟,真不会说话。

    魏牡丹不知是没听懂,还是不屑一顾,没有接话,而是让婢女把箱子抬过来,给沈穆轼和周氏送上开箱礼;每人一套衣裳两双鞋,周氏拿过来仔细瞧,任魏牡丹跪在面前,不唤起。看她那挑剔样,沈母险些被气晕过去,重重地咳了一声,蠢货,有这么为难亲儿子媳妇的吗?

    周氏要在儿媳妇面前立威,对沈母咳嗽声充耳不闻,放下衣裳,拿起鞋,沈母无奈地开口道:“时辰不早了,让他们认亲吧。”

    周氏忌于沈母的威严,只得干笑的让魏牡丹起来,心里对维护魏牡丹的沈母十分不满。

    沈母的陪房嬷嬷过来扶着魏牡丹,给她介绍道:“大少奶奶,这是大老爷,这是大太太,这是三老爷,这是三太太,这是二少爷、三少爷……”

    沈柏宽陪着魏牡丹给四位长辈依次行礼,收下见面礼;沈柏密这些弟妹们,则上前给两人行礼,收魏牡丹为大家准备的见面礼;魏牡丹给弟妹们见面礼是她亲自准备的,六个弟弟是一人一套文房四宝,妹妹们清一色的鎏金芍药头面。

    沈丹蔚微皱了下眉,她不想多想的,可是这意思似乎太明显了,牡丹是主花,芍药是使花,魏牡丹这是要压下所有的小姑子的意思吗?沈丹遐没那么多的想法,反正别人送的头面,她是不会戴的。

    弟妹们或聪明或老实或胆小,都没有为难长嫂,从魏牡丹手中接过见面礼,就退回原位上去了。沈柏宽的婚事办完,分家的事就摆到台面上来了。

    魏牡丹顿时就不乐意了,圆瞪双眼,朝沈柏宽嚷道:“你家里是什么意思?我这刚进门就分家,是对我不满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祖母还在,谁能想到祖母会同意分家?你别多想,没人会对你不满,一会我去问问我母亲是怎么回事。”沈柏宽搂着她的腰,嘴往她脸上凑,刚娶亲,正新鲜,沈柏宽耐着性子,没发少爷脾气。

    魏牡丹推开他,道:“你赶紧去问问,若真得要分家,该我们二房的,一定得分到手,不能便宜了大房和三房,知道吗?”

    “知道,知道。”沈柏宽虽想把魏牡丹弄上床,亲热亲热,可也知道若不把分家这事弄清楚,魏牡丹不会让他近身,只得忍着先去二房正院找他娘。

    三房内,沈柏密兄妹得知这事,也很震惊,“母亲,为什么突然要分家?”

    “九儿,你先回房去。”陶氏淡笑道。

    “娘,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要听。”沈丹遐钻进陶氏怀里耍赖,“说给我听嘛!娘。”

    “好好好,说给你听,说给你听。”陶氏宠女儿,事事顺从她,哪里抵抗得了她这招。

    ------题外话------

    啊啊啊啊,又到清明节,又要回农村,啊啊,累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