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升迁新居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升迁新居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两个儿子大了,是时候多经些事,女儿年纪小,但早慧,听听也无妨,如是陶氏就一五一十的全说了,连珍珠偷听到的也说了。沈柏密无语之极,这么些年,他自认为已看透他大伯和父亲,没想到他们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

    “得了,你也别一副受打击的样,分家不是坏事,三房人住一起十来年了,见天的磨牙打嘴仗,我就想着能安生几日,等清音进门了,也轻快些,不用伺候两层婆婆。”陶氏越说越觉得分家分迟了,恨不能今天就搬出去。

    沈柏密和沈柏寓在陶氏刻意教导下,和堂兄弟们没多少情意,对于分家并不抵触,得知原由,也没再多言;沈丹遐想到分家后,不用早起给沈母请安,不用吃甜得发腻的食物,和陶氏一样,恨不得赶紧分好搬出去。

    在沈家忙着分家时,御史那边也听到了风声,上折弹劾沈穆载和沈穆轲;如沈穆载所料,他的官级小,可弹劾他的却多,到不是御史挑软杮子捏,而是沈穆载是长兄,在父亡故的情况下,长兄如父,没管好沈穆轼,他这个兄长是有责任,沈穆轲是弟弟,小的管不了大的。

    沈穆载兄弟早已想好词,沈穆载道:“且不说我们已分家,就我二弟都是娶了儿媳,要当祖父的人了,我这当哥哥的怎么好多管?难道他不听,我还揍他一顿,让他听?”

    有人怼道:“既然分家了,你们三房人怎么还住在一个宅子里?”

    “这是老人家的意思,想看着长孙在老宅里成亲,我二哥和我才没有搬出去的,现在我大侄儿成亲了,择好吉日我们就搬。”沈穆轲解释道。

    二房喜宴的事,没闹出太大的风波,九月二十九,大吉,宜入宅,三房搬出沈家老宅,搬进了程家对门的那个大宅子;那宅子是陶氏先前看中的,花八千两银子已买下来,为了住得舒适,找了个中间人,在沈穆轲游说了一番,把沈穆轲说动了,用六千七百两银子将宅子卖给了沈穆轲。

    地契,陶氏借口长子以后养老一事,写得是沈柏密的名字,沈穆轲年纪也不小了,这么些年也没再生下一男半女,这辈子只怕就这两个嫡子了,也没有反对写沈柏密的名字;沈穆轲不知道的是,六千五百两银子一转手就进了陶氏的口袋里。

    宅子比当年在鲁泰买的那个宅子还大,中轴线上是五个四进的大院子,东侧是六个三进的院子和四个二进的院子,西侧是两个二进的院子和七个一进的院子,还有三个边角院,三个大小各异的花园以及一个小池塘,池塘边建有水榭。第一个三进院子,收拾出来成了待客的院子,第二个三进院子沈穆轲住,第三个三进院子空着,陶氏住在第四个三进院子里,取了个院名叫“若水院”,出自上善若水一词。

    沈丹遐住在东内里第三个二进院子里,院名沿用先前的“祉园”;沈柏密兄弟分别住在东侧第一个三进院子和第二个三进院子里,之所以让两兄弟住这么宽敞,陶氏是想一次到位,成亲时,这两兄弟不用再倒腾一回,院名亦沿用先前的“稠院”和“厚德院”,要是他们媳妇不喜欢再改就是了。沈丹迼和沈丹迅共住第一个二进院子里,院名“婧院”;沈丹念和沈丹逦一起住在第二个二进院子里,院名“姝院”。妾室通房,陶氏任她们在西侧选院子,董其秀挑了个两进的院落,取名“雅稚院”,沈穆轲让鹂姨娘住进了另一个两进的院落,并亲自取名“窈窕院”。

    沈丹遐被沈穆轲的无耻给恶心坏了,真是秽渎了那首优美的诗,而且这鹂姨娘出身低贱也就罢了,还是个包藏祸心的女人,偷送了两本秘戏图给她,想把她往下流引;若不是知道这女人的靠山是安平亲王,沈穆轲又护得紧,她才不得不徐徐图之,否则早就想办法弄死这个贱女人。

    沈丹遐捂嘴假吐了几下,转眸看到婢女手中捧着的罐子,这醉枣酿过头了,该不会变成红枣酒了吧?“侍琴,夹几颗醉枣出来。锦书,你去大少爷院子一趟,让大少爷去请徐少爷过来吃饭。”沈丹遐想让徐朗尝尝她亲手做的醉枣。

    沈家分家后,各房的排序就依照各房的了,沈柏密成了大少爷,沈丹遐是三姑娘,“病故”的沈丹迢占着二姑娘的名分。

    沈柏密挺不乐意去请徐朗的,可妹妹发了话,他又不敢不听,只得换了身衣裳去请人。徐朗忙着公务,有五六天没见过沈丹遐,今天正好有空,正准备去沈家蹭饭,沈柏密就来了,他喜上眉梢,连客套的推辞都没有,就跟着过来了。

    徐朗常来常往的,陶氏看到他,也没多想,让下人备好酒菜,五人在桌边坐下,沈丹遐让婢女送来了一碟醉枣,“朗哥哥,这是醉枣是我亲自做的,你尝尝。”

    “好。”徐朗夹起一枚醉枣放进嘴里,醇馥的酒香混着淡淡枣香,因酿得久了,枣子入口即化,甘甜不腻,“小九妹好手艺。”

    “朗哥哥喜欢吃,一会带一小罐回去。”沈丹遐大方地道。

    “不用带,以后我常过来吃。”徐朗微笑道。

    沈柏密斜睨他道:“你来得已经够勤的了。”

    “乱说什么?”陶氏瞪了眼沈柏密,对徐朗笑笑,“朗哥儿,别听他的,你天天过来都成。”

    “陶姨放心,密哥儿说得话,我当没听到,不会往心里去的。”徐朗猜沈柏密已经觉察到他和沈丹遐,所以对他才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徐朗对沈柏密的恶劣态度一点都不在意,谁让他想拐走人家的妹妹。

    吃过晚饭,沈柏密借口让徐朗帮他布置书房,强行将他拉走,不给他机会与沈丹遐相处。

    十月初二,沈家二房搬进了新宅;沈穆轼和周氏手头没沈穆轲和陶氏那么宽松,买得宅子不大,魏牡丹又发了一次脾气,可这次沈柏宽却没再忍着,当天晚上就睡了个婢女。

    乔迁新居,请客筵席。沈家二房请客的日子定在十月初十,内院外院各开十桌。周氏因喜宴一事,被沈穆轼训了一场,这次升迁宴,就减省了许多,桌上只有鸡和鱼;讲究排场的魏牡丹脸都黑,又被她娘家两个嫂子挤兑了几句,晚上又冲着沈柏宽大发雷霆。沈柏宽亦是娇养出来的,也是受不得气的人,狠狠地甩了魏牡丹一耳光;气得魏牡丹哭了一夜,第二天回了娘家。

    二房的事,三房离得远,不是太清楚,何况陶氏忙着准备请客的事,也没空去多管。沈家三房请客的日子定在十月十六日,内院外院各开了三十桌。内院,陶氏带沈丹迼、沈丹遐和沈丹迅陪客,外院则是沈穆轲带着沈柏密兄弟作陪。

    沈穆轲是正四品官,请得是四品以下官宦之家,陶家、袁家因是姻亲,也过来凑热闹;沈婉婉一个月前回来,初十那天去了二房那,今天带着次女俞宜纱、儿子俞嵘来三房恭贺;沈妧妧亦带着儿女过来赴宴,她依然瞧不上陶氏这三嫂,要不是沈穆轲是四品官,她才不走这一趟呢。

    还没到正午时分,宾客们三三两两湊成几个小圈子,或在小花厅里打牌,或在西偏厅里听戏,或暖阁里闲聊;十月的锦都虽已天寒地冻,但冬季有冬季的风景,早开的红梅、腊梅、山茶等耐寒的植物将庭院点缀的格外亮丽。

    陶氏和袁老夫人、苗氏、金氏、沈婉婉几人捧着杯茶闲聊,说着说着话题扯到了沈家新买的这个宅子上了。沈婉婉笑道:“三嫂,这宅子买得不错,景致也好,尤其是进来时,看到的那几棵红梅,开满了树,一朵一朵的红艳艳的,可惜没下雪,要是下雪,白色的雪映衬着红色的花,那就更添雅致了。”

    “听俞太太这么一说,我都盼下雪了,好来踏雪赏梅了。”袁老夫人笑着插话道。

    苗氏拍了陶氏一下,道:“佩儿,我和你说,你什么时候下个帖子,单请了我们几人,领我们好好逛逛你家院子去。”

    “行,下帖子还不容易吗?等下大雪,就请你们,到时候你们可别嫌冷,不愿来啊。”陶氏爽快地答应了。

    众人皆笑道:“一定来。”

    太太们相谈甚欢,其乐融融,就是林氏、周氏和沈妧妧也知趣的没有给陶氏添堵,可也有不知趣的人,比如徐纹,在沈丹遐面前夸耀安平亲王府的景致如何如何好,贬低沈家新宅的景致如何如何差。沈丹遐任她说,等她第三次重复夸耀安平亲王府内的景致时,沈丹遐淡定地问道:“纹表姐识字?”

    “你什么意思?你敢小瞧我!”徐纹怒道。

    “纹表姐既然识字,就该知道《钦定大丰通志》上写得清清楚楚,四品官的府邸和亲王府的府邸是有差别的,若四品官的府邸弄得跟亲王府的府邸一样,那是僭矩,会被问罪的。纹表姐胆大,我们胆小,要比较就请拿贵府和亲王府比,沈家可不敢。”沈丹遐正颜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