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裁制披风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裁制披风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二房的事,沈丹遐无从知晓,就算知晓了,她也管不了,她这时,不顾福婆婆等人的劝阻,不怕寒冷的站在廊下,抬着一双水润润的杏眸,无聊至极的在默数房檐上挂着的冰溜子,俏生生的小脸,被冻得红彤彤的,明明没擦胭脂,却比擦了胭脂还好看。

    “这大冷的天,站在外面做什么?是不是知道我回来了,特意到外面等我?”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沈丹遐寻声看去,惊喜地道:“朗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徐朗穿着一袭玄色素面出风毛斗篷,大步走了过来,“今儿一早回来的,刚停了雪,太阳没出来,外面冷得狠,你怎么站在外面?”

    “无聊,数冰溜子玩。”沈丹遐笑,把小手往他掌中一塞。

    徐朗握住她冰凉的小手,道:“你就不怕把自己给冻病了,陶姨让郝大夫熬苦药给你喝?”

    “不会冻病的,我衣裳穿得很厚实。”沈丹遐虽这么说,还是把徐朗带进东暖阁坐下,“我娘怎么让你到祉园来了?”男女有别,就是沈柏密沈柏寓这两个亲哥,陶氏平常都不让他们过祉园来,更别提徐朗这个外男了。

    “陶姨去程家了。”徐朗也没想到他运气会这么好,能登堂入室直接过来见沈丹遐。

    沈丹遐想起陶氏和苗氏合做生意的事,年底了,是该盘总账了,命婢女倒来热茶,亲手将茶送到徐朗手边,“昨夜下那么大的雪,你冒雪回来的啊?”

    “车轮上绑着牛筋绳,走得慢,不滑。”徐朗知她在担忧什么。

    “事情忙完了?”沈丹遐在榻上坐下,问道。

    “出了宵再过去。”徐朗回答道。

    沈丹遐横他一眼,道:“那你赶回来做什么?”

    “回来看你,这么多天没见我,怕你忘了我。”徐朗一本正经的说情话。

    沈丹遐噗哧一笑,“我忘了谁也忘不了你,就你这张脸,谁能忘记?”

    “从外面带了些小玩意,回头我让人送过来给你。”徐朗急着过来见她,东西都没收拣出来。

    沈丹遐抿了口茶水,娇笑道:“谢谢朗哥哥。”

    两人说了一会子话,赶在陶氏和沈柏密兄弟回来之前,沈丹遐把徐朗送了出去,徐朗还要赶去见高榳,他在雁城查到一些东西,得跟高榳通通气。

    黄昏时,徐朗打发人送来了沿路买的各种小玩意,满满一大箱东西,有瓷娃娃、有小玩偶,还有拨浪鼓!沈丹遐嘴角抽了抽,他这是把她当小娃儿在哄呢。

    虽说徐朗送的这礼物不尽入人意,可不管怎么样都是他的一番心意,沈丹遐珍惜,细细的把玩后,就想送点什么给他,荷包送了,腰带也送了,送重复的东西,沈丹遐不太愿意,可徐朗出了宵就要走,只有二十来天的时间,送绣法太复杂的东西,以她能力,绣不出来。

    沈丹遐支着下巴,想了想,可以给徐朗做件披风,在披风内衬里绣个小麒麟。披风好做,小麒麟好绣,沈丹遐觉得自己好聪明。

    第二天,沈丹遐就让管库房的寿婆子,把库房里存着的料子和兽皮搬出,堆在东暖阁的炕上,沈丹遐一年四季的衣裳都是在箴绣布庄做的,她又不是喜欢存料子和皮子的人,库房里,料子和皮子不是太多,挑选了一下,发现都不合适,沈丹遐跑去若水院,找陶氏要料子和皮子。

    “哟,我家姑娘这是怎么了?要亲自动手做衣裳了?”陶氏笑问道。

    “闲着没事,做做女红,省得被人笑话。”沈丹遐不好意思直接说是帮徐朗做披风,撒了个小谎。

    “谁笑话你了?”陶氏顿时严肃起来,她宝贝女儿就算不会做女红怎么了?她给请十个八个针线娘子,什么事都解决了,谁敢笑话?

    “没有人笑话,我是怕人笑话。”沈丹遐赶紧解释,她娘这护犊的架式,太惊人了。

    “傻丫头,没人会笑话你的,大家闺秀里有几个女红出众的,绣东西费眼睛,你瞧瞧那些针线娘子,年纪不大,个个眼花,看东西都要眯着眼,你可不要为了做好女红,把眼睛给熬坏了,娘会心疼的。”陶氏搂着沈丹遐,劝解道。

    “我晚上不绣,就白天绣一个时辰。”沈丹遐笑道。

    “一个时辰太长,绣半个时辰就够了。”陶氏笑道。

    “行。”沈丹遐爽快地答应了,她并不爱做女红。

    陶氏不放心,又嘱咐锦书等人,一定伺候好沈丹遐,晚上绝不准她碰针线,白天做女红时间不能超过半个时辰,晚上沈丹遐要看书练字,一定要点五枝蜡烛……

    吩咐了一大堆后,才让招财拿钥匙开放料子和皮子库房,让沈丹遐进去挑。沈丹遐眼光挑剔,找来找去,也没挑到合适的,决定下午去到街上去挑。

    大冷的天,陶氏不愿沈丹遐出门受冻,道:“你到底想要怎样的?我让人把料子和皮子送进来。”

    “不知道,我要挑合眼缘的。”沈丹遐笑道。

    眼缘这东西,那里说得清楚,陶氏嗔怪的说了句,“你这孩子。”同意沈丹遐出门了。在家里吃过午饭,下人禀报骡车已备好,沈丹遐就揣着银票,带着莫失莫忘出门去了。

    骡车径直到了去了东市街,那儿有条巷子是专门卖皮料的,已临近过年了,大户人家过年的衣裳早就做好了,小户人家也没经济能力买皮料,是以巷子里的几家店,门可罗雀。

    沈丹遐这个客人,令店家喜出望外,一听她要挑皮子,就殷勤的拿出一堆好皮子,任她挑选。沈丹遐一眼就看中了一块完整的白狐狸皮,“店家这个多少钱?”

    “一千六百两纹银。”店家道。

    “少一点吧。”沈丹遐讲价道。

    “姑娘,你看这皮子,没以破损,毛色鲜亮、又浓密,一千六百两是实价,也是现在快过年了,我不想压着货,等开春,天气一热,这皮子不好卖,才这卖这么便宜,你要早一个月来,这个价,你绝对买不到这么好的皮子。”店家吧唧吧唧地道。

    “店家不想压着货过年,那就把皮子便宜卖给我吧,我挑年底来买皮子,就是来捡便宜的。”沈丹遐狡黠地笑道。

    “想捡便宜,就去隔壁的腋皮巷,那儿的皮子适合你这种穷酸,没银子还装什么……九妹妹。”从门外走进一个挽着双环髻,正中戴着一朵牡丹绢花,插着鎏金牡丹花式金钗,身穿绣着大红金丝牡丹花斗篷的妇人走了进来。

    “大嫂。”沈丹遐笑容淡淡的。

    魏牡丹面露尴尬,“九妹妹也来买皮子啊。”

    “嗯。”沈丹遐转眸看回店家,“这皮子一千二百两,我就买了。”

    店家还没说话,魏牡丹走过去道:“九妹妹,有钱难买心头好,这皮子你要是喜欢就买,别在意那几百两银子。”

    沈丹遐眉尖微蹙,道:“大嫂阔气,几百两银子都不放在眼了。罢了,这价谈不下来,这皮子,我也不要了。”言罢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这张白狐狸皮进来有三个多月了,一直因价格太贵没卖出去,好不容易有人出价决定要买了,店家见人要走,急了,忙唤道:“姑娘,姑……”

    魏牡丹瞪他一眼,小声道:“这皮子我要了。”

    耳聪目明的莫忘听到了,回头打量了她一眼。出了门,莫忘就把这事告诉了沈丹遐。沈丹遐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那块皮子不值那个价,她喜欢就让给她好了。”

    说话间,沈丹遐进了第二家店,这家店的皮子也不错,沈丹遐挑了三块灰兔皮、三块白兔皮、一块银鼠毛皮和一块黄羊皮,一共才花了六百两银子。选好了皮料,沈丹遐又去布店选布料,挑了粉蓝色妆花锦缎和灰蓝色织锦、灰蓝色素面丝缎。

    带着这些东西回到家中,也没给陶氏看,就直接送进了祉园,沈丹遐凭着目测,估算了徐朗的身高,让寿婆子帮着裁剪出披风出来,披风外用的是灰蓝色织绵,里面用的是灰蓝色素而丝缎,领子上衬得是毛绒绒的银鼠皮。

    裁好了,沈丹遐开始慢慢缝制。

    转眼到了腊月二十三,过小年,徐朗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小筐新鲜的韭菜,陶氏舍不得给沈穆轲和沈丹念沈丹逦尝,小年夜饭时,没让上桌,而是夜宵时,亲手给儿女们包了一顿韭菜肉馅的饺子。

    陶氏看儿女们吃的津津有味,感叹了句,“也不知道朗哥儿有没有吃到饺子?”

    “母亲,您不会是想让我和大哥,这会子送饺子过去给朗哥儿吃吧?”沈柏寓惊恐地问道。冬至那天,陶氏煮羊肉羹,突然想起了徐朗,就让沈柏密和沈柏寓送了一大碗过去。

    “没让你现在送过去,我是让你明儿去叫朗哥儿过来吃。这韭菜好歹是朗哥儿送过来的,总得让他尝尝味。”陶氏笑道。

    “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去找他。”沈柏寓这才放心继续吃饺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